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这个雅安地震后重建的幼儿园,想帮孩子们驱散灾难的阴霾

BEEDAsia必达亚洲

20170621212302klKI2AWfxgUSR5sO.jpg-w600.jpg

四川雅安地震后的第四年,位于雅安市南部的汉源县唐家镇,有了一座新的幼儿园。作为灾后重建的一部分,这间名为集贤幼儿园的学校,是壹基金在 2014 年时在雅安地区援建的 13 所农村乡镇公办幼儿园之一。

幼儿园位于田埂与村庄之间,其所在的唐家镇坐落于流沙河的河谷地带,四面环山,田园气息十分浓郁。尽管由于国家相关的安全规定,设计之初设定的半封闭围栏不得不更改为实体围墙,但是孩子们仍可以在两层及以上的高度,欣赏到校园周边的自然景致。

201706212119036flecPoFBQSHkK8W.jpg-w600.jpg

201706212119037x108nBpe6Rk2t95.jpg-w600.jpg

负责这所幼儿园设计的是广州的东意建筑工作室。在这个项目之前,他们曾在 2010 年时参与过另一个同样关注欠发达地区幼儿园建设的“手牵手计划”,与广州的一批青年建筑师一道,在两年内帮助河南、陕西、甘肃的六个国家级贫困县建设了 10 所幼儿园。

集贤幼儿园的情况,与“手牵手计划”中的幼儿园很相像,儿童早教资源在那里极度短缺,更谈不上从建筑设计的角度出发来辅助乡村基础教育的发展。不过重建之后的幼儿园,或多或少被赋予了一些启蒙价值,孩子们既拥有了配套设施更为健全的崭新校舍,也能在其中自由地玩耍,保持儿童玩乐的天性。

校园中最有意思的部分是那个用鹅卵石圈起的沙坑。沙坑的周围铺上了草皮,而其中一侧则与一架滑滑梯相连。这块区域深受孩子们的喜欢,一到课间,就会有不少孩子顺着滑梯来到沙坑中玩耍。

201706212120389M0EcAB3umXLi6h1.jpg-w600.jpg

20170621212038MLNWyiGPg3VhO6z1.jpg-w600.jpg

这块区域是校园中地势最低的部分。整座校园南面与北面之间的高度差达到了 4 米,而这原本是项目设计中的一个阻碍。不过在建筑师的处理下,这个劣势被扭转成了一个优势——利用高度差,在滑梯的一侧,设计师设置了几排阶梯,根据活动需要,阶梯与底部开阔的平台,可以组成一个小剧场,孩子们可以坐在台阶上观看演出或露天电影。

20170621212142XQmqwsMnhjivlO1D.jpg-w600.jpg

富有童趣的玩乐元素还可以在校园的各处找到。设计师在教学楼墙体中,挖出了不少呈不同几何形状的空间,并涂上了鲜艳的颜色。孩子们可以爬进爬出、跳上跳下,在这些“洞穴”中玩游戏。主教学楼尽管被打造成了规整的长方体,不过走廊的设计却不符常规,不时会出现一两条岔路口,并延伸出一些露天平台,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为了“发掘出更多活动的可能性”。

20170621212217IApnHy8q6cNoV3Ow.jpg-w600.jpg

20170621212218a9bnsotgIcLJElBP.jpg-w600.jpg

20170621212217hlaiGSB7e8A1p4uP.jpg-w600.jpg

20170621212217AGUsKiDYVp47E8vz.jpg-w600.jpg

这座幼儿园一共有 12 个班级,根据建设标准,所需用地为 4300 平方米,不过在这个项目中,所能利用的土地面积仅为 2490 平方米。因而为了提高空间的使用率,在设计中,东意建筑工作室采用了“集约”的形式打造了一栋主教学楼,在教学楼面前,又分设了几栋与之相连、二层楼高的小盒子,用作休息室与音体活动室。这些小栋建筑的顶部则被打造成室外活动空间,孩子们可以方便地从主教学楼抵达这片开阔的小天地。

20170621212302j5LpUbcKABQYgXwk.jpg-w600.jpg

20170621212303NTwcsnWJ6PXvOgti.jpg-w600.jpg

20170621212302cxrOoFTkYfLRa9P5.jpg-w600.jpg

为与周边的田园风光相融合,设计师将主教学楼的屋顶设计成了深灰色,就像铺设了屋瓦一样。从空中俯瞰,整座幼儿园与周边方块状的民居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不过几栋小镇的小楼与插穿在其间的开阔平地,又为其增添了几分特别。

20170621212357XFmaseKGUQCo6HzO.jpg-w600.jpg

人工智能离教育还有多远?-来自伦敦的声音

BEEDAsia必达亚洲

640-4.jpeg

去年我在新加坡参加第一届 “亚洲教育科技峰会(EdTechxAsia)”,看到了很多最新的教育科技应用。当时我有感而发,写了一条朋友圈消息:

“ 如果技术驱动的教育创新没有与教育公平相呼应,未来的世界将会变的更加分裂并固化—

一部分人接受的是用过时的教育方法灌输的过时的教育内容,未来只能从事高度流程化、低认知度的工作,从而深陷社会底层;另一部分人则充分享受新的更加有效的学习体验,从事的是高认知度、高创造性的工作,从而稳居社会的高等阶层。打破这种局面,教育领域的社会创业者们大有可为,也必须有所作为。”

转眼一年过去了,这几天我在伦敦参加第五届 “ 欧洲教育科技峰会(EdTechxEurope)” 。 巧的是,今天在伦敦大学学院(UCL)举行的这场研讨会,主题为 “人工智能(AI)与教育民主化” ;而这个主题恰好和我去年的担忧有关。面对未来的教育者们,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大家到底在讨论些什么吧。

什么是人工智能

1)上周伦敦一栋大楼着火,造成严重伤亡。现任首相 Theresa May 的应对举措很及时,但因为事发后拒绝前往现场慰问受灾居民,而被民众普遍批评 “ 缺乏人道主义(lack of humanity)”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评价 Theresa May  (作为人)的智能(是否完备)?

2)AI 看上去很聪明,但是它知道自己都知道些什么吗?

3)AI 在未来会替代教师吗?

这是第一位分享者向在场听众提出的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意在说明关于何谓 “智能” ,我们尚未有统一的观点,其内涵和外延都有很大弹性。人们现在一谈到人工智能 AI,想到的就是具体的技术,其实研究 AI ,“ 首先是智能,然后才是技术(intelligence first,tech later)” 。

第二个问题反映出的是 AI 尚不具备自我意识(self-knowledge& self-awareness),这是 AI 系统的主要局限。

第三个问题是很多人都关心的,分享者的回答很明确:“不会。未来,AI 会变成TA(教学助手,TeachingAssistant),教育将会是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结合的工作” 。AI + 大数据 + 各种灵巧的可视化手段,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人类的智能,揭开学习过程的 “黑箱” ,从而更好地理解学习是如何发生的,并改善人们的学习体验。

“AI cannot understand itself, BUT IT CAN HELP HUMAN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MSELVES ”

大数据从哪里来?

很多人提到人工智能 + 教育,想到的就是在线教育。没错,在线教育天然地适合 AI,而且学习者在网络上的操作也天然地就会生成大量的数据。不过,还有很多与学习有关的数据来自线下。

让我们想象一下10年后的教室会是什么样?

2027 年的教室很有可能乍一看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不过细节决定一切。仔细看看,教室的各处都有摄像头,每一张课桌上都有内置的微型麦克风,学生身上有各种可穿戴设备。它们不动声色地记录着学生的各种数据,很多数据是我们现在一般不太会想到与学习有关联的,或者想到了也难以有效搜集记录的。

比如:学生的眼球运动、面部表情、肢体动作、语音语调的变化、各项生理指标的变化、学习者的各种群体互动指标、学习者与不同学习材料/学习设备的接触情况 ……

这些数据会得到实时的分析,并在教师手上的设备中以不同的可视化方式有效呈现。每个学生也会有自己特定的学习界面,AI 会根据他们的学习习惯和搜集到的数据来调整学习内容、方式和进度,并对学生的学习行为给予相应的反馈。

与通常的想象不同,这间未来的教室里未必会有一个机器人来当助教。AI 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甚至根本不必具有什么特定的外在形式。

人工智能在PBL上的应用

以项目为基础的学习方式(Project-based Learning,PBL)正在变得越来越流行,今天有一个分享主题专门探讨了 AI 在此方面的应用。

分享者的逻辑非常清晰:

1、面向未来的学习更加强调技能,而非知识

2、PBL是一种非常有助于培养学习者技能的学习方式

然而,实证研究表明,很多类似 PBL 这样的小组学习(Group Learning)在学习效果上并没有比传统的学习方式更好。

主要的原因是:相比传统的标准化的教学方式,PBL 这样的响应式学习对教师的要求更高,教师的工作负担更重,教师面对的教学情况和学生的个性需求非常复杂而多样,难以应对,反而导致教学质量下降。

下面这幅小组学习的实景照片很能说明问题。

640-6.jpeg

课堂上的这位老师正在低头和一位学生交流,他看不到教室的一边有一位学生正在举手求助;同时在教室的另一边,两名学生已经完全不知所措。

PBL 这样的学习方式要想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不仅仅是一个学习形式的改变,也不是仅仅按照 PBL 的步骤来设计课程,还需要对每一位学习者和每一个学习小组有合适的监测和适时的指导,并对学习过程和学习成果做出有效评估。这正是人工智能可以做贡献的地方。

随着技术的发展,PBL 过程中的很多数据都可以很便捷地搜集分析。比如小组各成员脸部间的平均距离、学生手部移动的平均速度、学生从网络上获取的学习资源的数量和内容分析…… 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可以生成很多关于学习的洞察,便于教师及时提供学习指导和支持。

分享者举了一个例子,安装在学生身上的传感器记录了两位学生在一个 PBL 课程上移动的轨迹,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人在交互行为上的差异(主要和谁/什么发生交互,以及交互的频率和时间段),通过比较两人最终的学习成果,可以分析怎样的交互行为和怎样的学习环境设计会更有利于提升学习者的学习效果。

640-7.jpeg

( 我把现场拍摄的这幅照片发到了 “2017群岛加速器大本营” 微信群里,一位小岛反馈说:“这个好像精益生产中的一个工具,叫 ‘意大利面图’ 。蹲一个人观察两到三个人的运动轨迹,通常搞一轮下来大家都要崩溃,但效果很好。生产力可以提高 20-30% 。现在有了AI,用在教育领域应该会有更多发现,很期待。未来真实不敢想象。”

没错,这个例子确实很像是精益生产里的运动轨迹分析和车间布局设计。这位小岛的反馈其实提醒我们,对很多 PBL 的实践者来说,现在可能还没有条件用上 AI,但是仍然有必要思考应该监测那些指标,哪怕用录像和人为观察记录的方式也可以去做一些监测。这么做当然不像 AI 那么精细缜密,但比不做肯定要强。想起前不久 “群岛社会化学习城市论坛” 巡回公映的纪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中,HTH 这所创新学校在进行 PBL 教学时,老师对学生的学习过程也是要保持密切地观察记录评估的。)

情绪:被忽视的学习数据

现在市面上已经有了不少所谓应用了人工智能的教育类产品,比如根据学生的答题结果来推送学习材料或者练习题。这些产品美其名曰:“ 自适应式学习产品” 。不过细细想来,这种产品适应的是学习者对知识技能的掌握情况,或者更高级一点的,还可以分析并适应学习者的认知情况。然而,学习者不是一个机器,而是一个人。是人,就意味着有心理和生理的各种状况,这些状况对学习者的学习体验和学习成果都会产生影响。现有的数据监测往往忽略了这些信息,特别是学习者的情绪状态。即便有些监测数据已经包括了学习者的眼球运动这样的行为信息,但仍然主要是为了判断学习者对学习内容的关注度,而非学习者自身的情绪反应。

有一位分享者说了一句我印象深刻的话:“ 我感觉,故我学习( I feel ,therefor I learn )。”

真正的自适应类学习产品必须包括对 “学习场景” 的深刻理解,以及学习者即时的情绪体验的洞察和反馈,由此才可能带给学习者有效的可持续的学习体验。在群岛的产品设计课程里,反复强调好的用户体验要关注三个与 “情” 有关的维度:情境、情绪、情感,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这让我想起 2014 年去卡塔尔参加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 时,一个分论坛就是关于大数据在教学上的应用。其中一位分享嘉宾指出:“教育是复杂性(complex)问题,大数据不足以准确分析,比如大数据无法告诉你一个学生今天表现不佳是因为没吃早饭。” 是啊,一个学生学习成绩不佳,或许不是因为没有理解知识点,而是因为刚刚被同学霸凌了,或者父母吵架了,或者对这部分学习内容感觉厌烦。

一位分享者举了一个例子来展示自适应式的学习产品,如何把学习者的情绪纳入考量。AI很可能会在学习过程中对学习者做出这样的反馈:“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焦虑?” 这个问题有可能是根据算法得出的结论(注意:AI 还远远不具备感知情绪的能力),但更有可能只是为了激发学习者的某种反馈。学习者可能会回答:“是啊,这几道题目真的太难了。”或者,“不是的,我只是有点饿了。” 这些反馈会成为 AI 的输入,引发进一步相应的输出。虽然这个过程是如何实现的,还是它只是一个未来场景,分享者没有细说,但是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在应用于教育时,将会越来越重视和作用于学习者的情绪体验。

真正的自适应类学习产品必须包括对 “学习场景” 的深刻理解,以及学习者即时的情绪体验的洞察和反馈,由此才可能带给学习者有效的可持续的学习体验。在群岛的产品设计课程里,反复强调好的用户体验要关注三个与 “情” 有关的维度:情境、情绪、情感,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说了这么多,AI到底和教育民主化有什么关系?

有一位分享者认为教育民主化包括三个部分:

1)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接受优质的教育;(这可能也是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

2)尊重多样性:学习者特质不同、学习方式和学习进度多元;(真正的因材施教和自适应式学习)

3)Impact of education on how school leavers usetheir education to control their environment。(这句话我把英文原文写在这里,是因为我也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分享者口中的 “school leaver” 是指从学校里毕业的人,但是在一个终身学习的时代,这个身份有什么意义呢?)

第一位分享者谈到了为什么人工智能会有利于教育民主化,她认为有三点原因:

1)  能够增加学习者的 “自我效能(self-efficacy)” :这个术语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一个人对于运用所掌握的能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感到很有信心。因为学习过程变得更加清晰、自己的学业进步变得更加明确可视,学习者于是对学习的过程以及应用学到的技能变得更有信心。

2) 根除标准化的考试形式,使学习测评变得更加丰富多元,更能适应学习者的不同个性,对不同的学习方式和学习经历也更有可能获得评估和认可。关于这一点,我在今年初写过一篇文章《开放数字徽章:推动一场“社会化学习”的革命》,也谈到了同样的问题。

另外,分享者讲到了一个学习和评估的可能性:面向未来的学习强调技能的掌握,而对技能最好的评估是实践应用。未来,有可能通过监测真实工作环境中技能应用时的各种数据,用这些数据来指导技能的教学并进行教学成果评估。

3)  解放教师,使人人都可以有一个个性化的导师。根据 OECD 的预测,到2030 年,全球范围内面临高达 6 千 9 百万的教师缺口。如何弥补?仅靠增加教师数量是远远不够的。人工智能的应用使现有的教师得以从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从事更有价值的个性化学习指导的工作。

总体来说,这些分享者普遍对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前景以及对教育民主化的影响抱有非常乐观态度。长远来看,AI的应用会大幅降低教学成本,提高教育质量,并有助于将高质量的教育惠及更多人。但显而易见,这个过程并不会顺利的乃至天然的发生。

几位分享者都提到,各个利益相关方需要围绕 “AI+教育” 展开更多的对话,既要为 AI 祛魅,也不要恐惧 AI 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才能更好地借助人工智能来推动教育的变化。

上海对教育培训机构开始整顿:徐汇连发6份告知书,责令百花、昂立等限期整改

BEEDAsia必达亚洲

在6 月 1 日有报道指出,上海市政协就整顿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开展重点提案协商办理。

6月20日,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官网连发6份行政告知书,要求6家教育培训机构就违规办学行为限期整改,其中包括百花、昂立等品牌。

据了解,目前,上海市已经梳理出教育培训机构近 7000 家,从现在起到 9 月 1 日,将对其分类整治规范。其中证照齐全的 2000 多家,有营业执照但无教育培训资质的 3200 多家,无照经营的有 1300 多家。

从现在起到 9 月 1 日,将首先查处取缔无照经营的教育机构,其次,对有执照但无资质的机构,将由各区的市场监管局和教育主管部门共同牵头,制定和下发行政指导书,指导其限期整改。

6月20日,上海市徐汇区教育局官网连发6份行政告知书,要求6家教育培训机构就违规办学行为限期整改,其中包括百花、昂立等品牌。

2016年5月,曾引发连夜报名的上海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百花”被曝出违规经营——其6个教育点没有教育培训资质,一度被官方叫停报名收费。

澎湃新闻记者从此次徐汇区教育局公示的行政通知书上看到,上海百花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

其中包括:

  • 部分培训课程违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采取内容拔高、超前等方式,对义务教育阶段及以下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教学内容培训;
  • 未按学杂费专用存款帐户监管制度规定;
  • 存在冒用分公司名义在浦东、虹口、闵行等地存在办学经营行为等。

除了百花,此次公示行政告知书还涉及5家教育培训机构。

其中上海韦学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存在“部分培训课程存在违背身心发展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等问题;

上海支点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存在“冒用分公司名义在上海多地存在办学经营行为”等问题;

上海昂立、上海学半教育培训、上海尚英有限公司存在“培训项目与登记事项不符”等问题。多家培训机构还涉及财务制度或会计制度不规范、财务管理或资金使用混乱问题。

6份行政通知书皆要求上述机构在8月30日前完成整改,并递交整改报告和处理佐证材料。如不能限期完成整改,将由区市场监管局对违规办学行为依法查处。

下附告知书原文件:

一个月前,成都市教育局根据群众举报,责成锦江区、青羊区、金牛区、武侯区,成华区对所在区域的学而思教学点进行整改,其中9个校区停止招收新生,4个校区停止教学和招生。

「根据各区通报的内容,“学而思”共涉及以下几项问题」: 

  • 未取得教育行政部门的行政许可擅自招生的违规办学行为;
  • 委托或变相委托其他主体举办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考试或培训班;
  • 举办、承办或组织中小学生参加非政府部门举办或未经政府部门认可的各类竞赛、考级或活动;
  • 消防相关问题。

成都市各区教育局对“学而思”培训机构提出了整改要求,要求所涉教学点在整改期间立即停止招生和教学,在取得相关许可手续后才能开展相关教学活动。

因“学而思”培训机构在成都被责令整改的消息,上海对4500家培训机构,重拳出击,将培训机构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从而引发人们对像学而思这样类似的全国几十万家校外中小学培训机构未来发展趋势的思考,何去何从呢?

中民协培专委王文博:规范培训教育市场,中小机构不必恐慌

来源 | 蓝鲸访谈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文博

继成都、上海先后整治培训机构后,近日,新疆、兰州、西安、扬州、荣成、秦皇岛等各个城市也相继展开了培训市场治理活动

比如,新疆开展民办职业培训学校专项检查,11所学校被注销办学资质;扬州调研显示,市面上存在着大量未经登记、非法的办学机构,数量无法统计。

同时,有教育局联合所在省市媒体公布了合法民办培训机构,并告知,暑假就要来临,如果要安排孩子教育培训活动,一定要到经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颁发过“办学许可证”的合法民办培训机构参加培训。针对以上培训教育机构治理情况,近日,蓝鲸教育与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法律事务部副部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文博进行了交流。

王文博认为,这是行业向前发展必经的阶段,随着行业发展壮大,需要有规范来进行行业治理。

但他也认为中小机构不必恐慌,如果真要从事这个行业,按照标准提出申请,达到教育行政部门或人社部门审批的要求就会被许可。

以下是蓝鲸教育与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文博的对话。

培训教育机构的乱象很早之前就有了,在这个时间点来整治,您觉得是出于什么原因?

王文博:我不同意乱象这个说法。一个行业发展的初始阶段,可能会因为发展环境不太好,而要尽可能去支持,这样行业才能更好地发展起来。但是发展过程中,一些不具备资质、办学方向太明确甚至鱼龙混杂的机构也会出现。随着行业发展壮大,需要有规范来进行行业治理。这种治理与民促法出台的时间可能是有契合点,是一个巧合,但行业发展的规律就是这样。

您是说先经历一个相对宽松的发展阶段,然后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应该要规范了。

王文博:对。规范也是应家长、学生的要求以及社会各界对培训教育行业的关切。

上海整治后,很多中小机构十分恐慌,觉得没有办法办下去了,您对这种心理怎么看?

王文博:从上海规范、治理的实践来看:首先是对无证无照的办学行为进行清理;其次是对有照无证开展办学活动的机构进行规范;再就是警示证照齐全的培训教育机构要依法办学、规范办学、诚信办学。所以,机构不必恐慌,它起码在3200家里边,如果真要从事这个行业,就按照标准提出申请,达到标准就可以了。对于无证无照的治理,主要是指那些从事办学活动的个体,比如公办学校的老师边任教边在校外举办课外辅导班或补习班,甚至有老师在课堂上不讲完知识点,让学生通过在校外报培训班才能完成教学任务的情况。

整治的是在学校任教又在外面收钱教的?

王文博:对。这种行为的确干扰了正常的学校教育计划,经常遭家长、学生抱怨,为社会所诟病,也是监管部门重点治理的。

另外,我一直有这样一个观点:公办学校应力促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不能因择校和上名校给学生和家长带来焦虑,确保每一个孩子都能有学上,办让人民放心的教育;民办学校应走多元化办学方向,注重特色教学、狠抓教学质量,打造精英教育,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有适合自己的教育,办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社会不断地进步,人们对教育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多样化,学校教育(学历学校)已不能满足人们对教育增长的需求,培训教育机构就要适时地承担起这项重任,办好人民需要的教育。

基于这几点认识,我觉得培训教育机构应准确把握定位,发挥自身优势,依法开展规范办学和诚信办学,国家还是鼓励和支持的,大可不必恐慌。

他们恐慌是以为生存不下去了,但其实现在的治理是在帮他们走向更加规范的道路?

王文博:要保证培训教育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进行治理规范是必要的。但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也决定了培训教育行业必须存在且会不断发展壮大,所以从事培训教育行业的机构,无论规模大小,只要依法开展规范办学和诚信办学,就没问题。

适时改变招生、考试和升学制度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对成都市教育局治理规范学而思事件怎么看?这边与学而思方面有没有一些具体的交流?除治理培训教育机构外,您对这个行业治理与规范方面还有什么建议?

王文博:我对上述事件有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现在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培训教育机构绑架了学校教育,助推了应试教育,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社会上还有这样一种现象,有培训教育机构通过举办各种竞赛和杯赛,为名校开展幼升小或小升初的自主招生活动,家长为让孩子能够进入名校,不得不在培训机构报各种尖子班、竞赛班,甚至不得不让小学生学习初中的课程。要消除这些观点和克服这种现象,政府要做到对症下药、标本兼治,不但要规范治理培训教育机构规范办学、诚信办学等的行为,更要适时改变招生、考试和升学制度。

第二,从事课外辅导的培训教育机构开展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活动确实要为学生的发展服务,确实对学生的成绩和成长有帮助。同时应该做到让家长满意,对学生、家长和社会都要负责任;

第三,学而思是培训教育行业的知名品牌,也是市值最大的教育上市公司之一,它的一举一动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影响巨大。成都治理事件中,我们要求学而思要积极配合,如确有需要整改的,要积极主动整改,并尽快把整改意见向教育主管部门汇报。在成都外省、市教学区,要先行开展办学行为的自查自纠工作,主动配合教育行政部门规范教学活动和办学行为,积极践行社会责任,正向引导行业方向。

问您个办学许可证的问题。办培训学校,都要有办学许可证吗?每一个教学点都要有一照一证的吗?

王文博:这个问题我还是要从几个方面回答。

首先,《民促法》第十二条、举办实施学历教育、学前教育、自学考试助学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举办实施以职业技能为主的职业资格培训、职业技能培训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并抄送同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第十八条、审批机关对批准正式设立的民办学校发给办学许可证。可见,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是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的。

第二,原则上每一个教学点(校区)都要有一照一证,证照齐全。按照各地培训教育机构的设置标准,每个教学点(校区)的设置都是要进行前置审批的。但在一些城市,在同区内先有了一个教学点(校区),这个教学点是证照齐全的,那么,如果还要在同区里办分校或者教学点,只要备案就可以了。对于培训教育行业,实行一点一证一照,我觉得是可以的,这样便于政府的规范和管理,但从办学者的实际出发,行政部门也应加快审批的速度和效率。

第三,在这里,我想再强调一个概念:根据《民促法》解释,民办教育主体是由“民办学校”和“其他民办教育机构”组成,其他民办教育机构又是由教育行政部门审批的“文化教育机构”和由人设部门审批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两部分组成。可见,“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是“文化教育机构”和“职业技能培训机构”最好的统称

目前,由于“文化教育机构”审批的“经营范围”和“职业技能培训机构”审批的“经营范围”没有统一的界定,工商登记部门也在按《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的教育行业分类审核注册开展培训活动的相关企业,这就造成了社会对“培训教育机构”认识上的混乱。

但是,我认为“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是不能和“课外补习”、“校外辅导”、“校外培训”等划等号的。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正在积极开展研究工作,为推动各行政部门共同解决这一难题建言献策。

现在有很多机构开展线上教学,这种方式会不会也会被治理?

王文博:如今在互联网+的时代,在线教育实现了个性化和定制化的教育服务,它线上线下互动,传统与创新结合,使教育教学资源高效配置,学生学习效率明显提高。可以说互联网+教育的线上教学模式是大势所趋。但它实施跨区、跨省教学,目前对这一块的监管确实是盲点,我们也在和相关部门积极探讨,看看这方面怎么进行规范管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 李菁+蓝鲸教育 甄祥晴

可持续性设计下的学习社区: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

BEEDAsia必达亚洲

随着中国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未来几年的人口增幅将逐步刺激中国的教育产业。毫无疑问,人们对教育设施和优质校园的需求将不断增加。

面对中国未来广阔的教育前景与庞大的市场,B+H建筑事务所为我们带来了他们在教育建筑与学习环境的探索,致力于为教育领域打造更多更智能更优秀的设计,从而造福未来的年轻一代。

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Canadian International School Kunshan

谈到校园设计和教育设施的项目,B+H在国内外拥有很多成功案例。

这其中包含厦门国家会计学院、耀中国际学校上海虹桥校区、上海美国学校浦西校区、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学生会大楼、温莎大学工程创新中心、皇后大学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Marine住宅区,北欧国际管理学院等项目,而最值得一提的是最新建成的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Xiamen National Accounting Institute

耀中国际学校上海虹桥校区

YCIS Shanghai Hongqiao Campus

上海美国学校浦西校区

Shanghai American School Puxi Campus

我们在设计之初就希望将来的学校可以吸引各种国际背景的师生,因此在设计上非常注重文化的包容性和一体化原则

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于2016年底完成了第一期的建造。

建立一个热情、关爱、益学的学校社区,是这所国际学校的目标与愿景。自建校以来已经获得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项目的核心负责人, B+H的全球合伙人王其优女士这样描述空间形态上强调了互动性和开放性,以最好的适应21世纪最新的教育理念。人性化的细节与环保材料的全方面运用,更是反映了我们将孩子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的初衷。该项目以北美绿色设计理念为依据,获得中国绿色二星认证。

基于对自然资源管理的设计,将自然处理方式最大化的原则,B+H在校园全方位地运用可持续发展的设计手法,战略性安排建筑布局,并实施了生态雨水收集和废水管理以及地源热泵系统等基础设施。

在设计过程中,设计团队十分注重学校与周边环境的互动,并且寻求最大的可能性将校园核心建筑与绿化,水体,运动场地等开放空间进行有机的融合。

当然,在宏观的考量之外,校园的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也处处彰显着独到的用心和细节关怀

作为一所来自加拿大的国际学校,你可以看见很多加拿大的特有元素,比如独木舟和枫叶等。

此外,学校的大堂,咖啡厅,室内体育馆等公共场地选择了红色和蓝色进行点缀,因为红色和蓝色看起来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木质的天花板和地板非常的环保,看起来也更加自然,对孩子的健康也是极为有利的。

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校董袁灼权先生,他表示:

整个校设计理念很有北美风格,十分国际化和现代化。环境与空间的设计很有特色,功能多样、实用性很强,让人享受在里面工作和学习的状态。

设计团队的设计哲学体现了其跨专业合作以及综合设计手法的主旨。

他们清楚最佳的设计作品来源于与人文环境、景观与建筑设计、可持续发展设计的完美整合。设计团队专注于提供业主要求与项目实际情况之间的平衡,因此,打造的教育建筑设计一直与未来校园扩建需求紧密结合。

在项目设计过程中,设计负责人与业主之间的直接接洽,从而指导整个项目团队将其专业、深入的知识基础应用于每个设计方案。

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除了会举办向社会开放的夏令营之外,也不定期举办一些其他活动,深受人们的喜欢。

一个精心设计的开发项目是一个社区中最为宝贵的财富。它不仅对未来员工、学生以及社区人员有一定影响,还对社区氛围起到了支持的作用,同时给人们留下持久的印象。

 

清华附中王殿军:打破基础教育的怪圈从综合素质评价系统开始

BEEDAsia必达亚洲

5.pic.jpg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曾针对核心素养向某位专家发问:如果有10位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您是否能告诉我他们的核心素养达成情况?学校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保证核心素养在学生身上有很好的体现?

对于这两个问题专家均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因此,应该如何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终究是学校要考虑的事情。

前不久在西安召开的“核心素养的校本化表达”研讨会上,王殿军校长带着清华附中8年来的研究成果——“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走上讲台,这套已被北京、贵州、陕西等六、七个省市个性化使用的系统,不仅很好地解决了核心素养校本化落地的问题,也是针对2014年教育部中高考改革发布的“未来高校、高中招生,一定要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结果的应对办法。以下为王殿军口述内容:

综评为中高考改革铺路

2007年,我从一名清华大学教授成为了清华附中的校长,当时我感觉到基础教育陷入了怪圈。

我们一些顶尖学府,招生仅仅依靠高考分数排名,从第一名开始进行顺序录取。

如此复杂的人才培养和选拔体系,如果其中一个重要环节用如此简单的方式处理,必将带来严重的后果。

但如果我们能够分析一个人的全面素养,并以此作为招生和录取工作的重要依据,那么高等教育选拔人才的过程就会更加严谨、更加多维度。

然而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如何分析人、评价人?在目前的教育过程中我们发现,无论是培养目标、培养过程还是达成情况,其实都难以表述、难以考量、难以评价。

6.pic.jpg

(清华附中百年华诞文艺演出图片)

2014年,教育部发布中高考改革重要文件,其中最本质的改变是未来高校、高中招生要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以评价结果和考试分数综合进行录取。

改革方案中提到了五个学生综合素养应该包括的方面: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

但是我们发现,这五项指标在细化至二级乃至三级之后,仍然很难落实到观察层面。于是在各个学校执行时,就会变成一种主观评价。

例如通过举手表决来决定一名学生综合素养成绩的高低。评价结束后,学生很难理解分数或高或低的原因。

这样的评价在高校招生时也难以起到判断学生素养的作用。因此,自上而下制定的评价思路很难进行细化、分解、描述、测量。

基于这样的情况,清华附中在研制综评系统时,做了颠覆性的设计。

系统采用的是由下至上、在中间进行接壤,通过以行为来判断素养的模式进行评价。在达到教育部要求的同时,做得更细、更实、更到位。在解决高招需要综评结果的同时,也让核心素养落地找到了途径。

以行为评价学生素养

综评的理念是把学生活动和活动表现记录下来,综合进行素养推断,用行为代替量表或问卷调查进行评价。

在教育中,有两种类型的活动,一种是学校统一安排的共识性活动,虽然每位学生都参加,但具体表现有差异,于是老师就能够记录孩子的不同表现。

另一种是特色性活动,是孩子在课余时间自主参加的活动,通过这些活动学生某一方面的素养能够有所提高。

7.pic.jpg

(2015-2016中国高中男篮联赛全国总冠军(十连冠))

综评体系努力把共性和个性的活动都纳入其中,更全面的分析学生发展。

但在教育活动中有重要的,也有琐碎的,清华附中在搜集了大量优秀学生案例后,梳理出了在学生成长过程中助益较大的活动和经历。因此综评要记录的是对孩子成长有重大影响的活动和事件。

与此同时,要注意选择学生能够完成的活动,不要过度追求高层次造成学生能力与活动不匹配,另外要选择学校组织学生和鼓励学生做的事情,同时选取那些对于发展学生综合素养有帮助的活动,也是中学生力所能及的有益活动。

这些活动将分门别类由学生和教师共同记录完成,同时综评也着重考虑了高影响力人物在其中的作用。

正如国外很重视导师对学生的评价,在一生当中我们会遇到一些对自己的影响很大的人,这些人的评价就更具分量。

清华附中充分考虑了结合具体情况和需求,适当增加老师、家长、同伴的主观性评价功能。

最后还要明确评价内容。我们要评价的是教育能够发展起来的素养,一些因为遗传因素造成的身体素养,诸如身高,并不能作为衡量学生能否上重点大学的条件,因此教育不能发展的素养,不应该作为重点观察。

其次评价的素养应该能够通过学生的行为体现,如果一种素质永远不能以行为体现,也就无法进行评价。

最后要通过行为记录、过程累积和发展变化来进行评价,每一个人的起点都有高低,我们要看到经过学习,孩子的变化和成长,以此观察一个人的努力过程。用“绝对”结合“变化”来分析、理解一个人,才能更科学合理。

通过这种架构建立起来的评价系统,能够直接地检验教育科学性和有效性,另外能够为改进教育过程提供反馈信息,通过数据能直观看到孩子发展是否全面,若在教育过程中出现问题,学校和老师能够及时发现并进行干预,清华附中希望每个孩子能够在全面的基础上发展个性。

当功能更加完善后,教委、教育局、教育部的领导甚至可以坐在办公室看到各个学生的综评报告,以此检查学校是不是只重视学业成绩,甚至看到某一个省份是不是只做应试教育。这也是引导和激励学生提高综合素质的过程。

教育最大的风险和挑战在于所有过程都不能重来,因此综评能够对学生进行阶段性评价,这对于改善学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综评与“功过格”,跨越千年的智慧

这套系统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自下而上进行建立的,记录行为并进行动态量化。因此在系统建立完成后,我们寻找了诸多理论依据,来检验这套系统是否符合教育规律、学者思考和古今中外的先进做法。

8.pic.jpg

(清华附中学生节)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现一千多年前中国就有“功过格”,其中一些思想竟与综评体系不谋而合。

在古代的老百姓或者官员,会把所作所为分门别类记录下来,行为对应着不同等级的功过之分,以这样的方式对人进行评价。

功过格中甚至还存在着“动态量化”的影子,祖先按照不同的社会阶层做不同的评价内容,根据当时的社会风气,把重要的内容分数权重加高。这证明当时的评价就能够做到因人而异,体现了非常高的智慧。

敬鬼神、归阴功、修因果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人们担心作假会对子孙后代不利,所以也少有人在功过格中作假。

但是这种诚信机制在今天明显不适用。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由于诚信的缺失,很难做出综合素质评价。但如果我们“永远做不出评价”,中高考改革也将是无稽之谈,应试教育就将成为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清华附中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参考了很多其他国家的做法,新加坡是借鉴的国家之一。

在新加坡,弄虚作假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一票否决”让人们不敢尝试。所以当惩罚远远大于潜在获得的利益时,学生和家长就都会选择诚实。

当下清华附中的综评系统与微信朋友圈类似,当记录提交之后在设定范围内会进行公示。每一个人都能以此判断记录的真假以及是否客观,如有异议可以提起质疑,引发审查制度。

若经过专人调查、复议证实是弄虚作假的行为,该学生的表现就会被记录到不诚信模块。高校在招生时可以看到。如果是被恶意诬告,那么诬告方会被扣除相应分数。

动态综评服务教育发展

目前综评体系设有9大模块、46个维度,无论是模块、维度数量还是赋分,都能够进行重新设定。

这意味着,如果能够认清综评的思路体系,系统就可以应用在各个学段,可以根据不同使用者因地制宜开展评价、切实指导教育教学。

要注意的,是模块与维度的设定要确保高校或者高中对内容感兴趣,调整相关内容需要经过反复研究和确认后再进行制定。因为综评的真正功能是为了学生发展、学校发展做服务。

体系中不仅评价标准可以动态量化,高校招生时也能够灵活使用综评生成自己所需要的报告。

因为每一所学校需要的生源不同,招收标准也不一样。如果一些高校认为“迟到早退”可以不作为招生标准,那么他们在选择生成评价报告的时,可以忽略相关维度的评价。

目前综评落实于学校的部分已经完全上线,六月份系统还会向上延伸至高校和教育局,此后将有条件作为综合素质平台服务于高校招生工作。

此前,清华附中的综评系统已经得到了教育部的认可,我希望系统在未来可以从孩子上小学起直至大学一直使用下去,起到电子日记的作用,记录人生当中发生的事情和发展路径。

这对于选拔人才、研究人才培养规律都极为有益,也是对长期追踪优秀人才培养发展奠定基础。

香港城大首席信息官:高校CIO需要做好数据架构设计

BEEDAsia必达亚洲

u=898739357,1739206102&fm=26&gp=0.jpg

大学是一种古老而又现代的社会组织,既仍然保留创立之初就有的人才培养使命,不断招收、训练一批批年轻人,又应时代要求,逐步增加了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国际交流等职能。

在传统与革新之间,大学不断探索,有的高校已开始利用新技术支持教学、学习、科研、管理工作(参见《大数据能帮助学生毕业?美国高校的新玩法》)。

香港城市大学(下称“城大”)是其中的典型,2000年,该校成为香港首个设立首席信息官(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下称“CIO”)职位及其首席信息官办公室(Office of the CIO)的大学,而后者的使命(mission)是,通过提供科技战略领导和创新信息技术解决方案,推动城大完成自身核心使命,支持所在社区的发展。

乍听起来,城大CIO及其领导的CIO办公室的使命可并不简单,那么,他们又是如何完成的呢?香港城市大学(以下简称“城大”)CIO克里斯蒂安·瓦格纳教授(Prof. Christian Wagner)为我们带来解读。

通过和瓦格纳教授的访谈,发现了两条脉络

  • 作为城大CIO,瓦格纳负责统筹整个学校的信息技术发展和应用工作,也就跻身学校管理层之列,他需要寻求其他管理层人士(包括学校信息服务治理委员会成员、教务长团队)和校内部门、院系领导等利益相关方的支持,推动打破校内数据孤岛,实现数据互通、共享。
  • 作为城大CIO,瓦格纳也深知技术的威力,自其接任起,就决定必须要在校内创建底层统一的数据结构,让数据能在各部门、院系之间顺畅流动,乃至向上服务到决策层。同时,管理层还意识到要深入了解基层院系、部门和学生的需求,真正以解决问题为导向。

访谈人物:

克里斯蒂安·瓦格纳,香港城市大学CIO,创意媒体学院客座教授,学校分管质量保证副教务长。瓦格纳教授1996年加入香港城市大学,2016年10月成为该校第3任CIO。主要研究方向为基于信息的决策支持体系、虚拟社区(维基百科和博客等)信息和知识管理研究、基于信息技术的战略规划制定和绩效管理研究。

关于责任与素养

作为城大的CIO,你如何看待这份工作?当初为什么要接受这样一个职位?

瓦格纳:我已在城大工作20余年,切身感受到城大在持续发展中的短板。我之前曾想过,如若自己接任了城大的CIO,我可以通过积极的变革让学校发展得更好,这是我接受这个职位的初衷。让城大成为一所更好的大学,对我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担任城大的CIO无疑意味着巨大的责任,因此决定接受这个职位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你平时应该很忙,是如何平衡好工作和科研的?

瓦格纳:毫无疑问,的确很繁忙。在担任CIO之前,我在学校同时担任多个职务。我是学校分管教学的副教务长,需要花很多时间确保学校的教学质量,从而我个人的科研工作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因此,我尽量寻找能将自己科研兴趣与管理工作加以结合的研究领域。我首先是学校的管理者,然后是一名科研人员。

你认为,一个优秀的CIO需要具备哪些核心特质?

瓦格纳:毫无疑问,作为一个跟信息频繁打交道的职位,对技术的深刻理解是一名优秀CIO必备的特质。除此之外,还需要深入理解学校的运作管理,特别是教学、科研如何运作以及他们的需求是什么,这也是我们校长特别希望由一名教授出任CIO的原因所在,因为这样学校作为学术机构的需求将会和信息技术更加紧密融合。也是就是说,需要同时理解业务运作和信息技术。

此外,管理人的技巧、与不同部门和人员进行高效的沟通也非常重要,例如招聘人才,向非信息技术部门的人员解释我们的工作,说服他们提供数据,等等。我深刻地体会到知人善用的重要性,这需要有很高的情商。

如何搭建信息化团队

你是如何进行团队建设的,在此过程中都遇到过什么问题?

瓦格纳:人才管理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目前,信息行业,尤其是教育科研领域面临人才短缺的困境。城大信息化团队中有多名成员即将退休,我需要尽快找到可以补充这些职位的候选人。面对信息行业激烈的竞争,我们有时也需要通过提高薪资来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此外,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如何保持信息化团队积极进取、与时俱进也是我们面临的另一大挑战。

在补充职位空缺时,你更倾向于提升内部人才还是招聘外部人员?

瓦格纳:这两种方式我都在采用。内部招聘能激励内部团队,试想一下,若是一个高级管理人员退休了,我从内部提拔另外一个人来接替这个职位,通过内部提拔,一个人的退休促成了诸多人职位的晋升,这是大家非常喜闻乐见的职位发展途径。

若是我通过外部招聘来补充空缺职位,这些内部晋升以及晋升带来的激励效果是不可能出现的,这可能会抑制内部团队成员的积极性。所以更多时候,我需要在这两种招聘方式中权衡。有时,我需要要通过内部招聘晋升员工;有时,为了引入新的想法和举措,我需要通过外部招聘补充团队。

在提升团队的职业素质方面,你都有哪些举措?

瓦格纳:举例来说,我们有跨学科团队,让来自不同部门的同事,例如应用开发团队、计算机服务团队和CIO办公室,组成团队,从各自角度分享、交流彼此之间的想法。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就可以相互学习不同学科和技术领域。目前,有的小组正在关注新技术,而其他小组可能在关注如何处理信息安全问题,或如何提升用户体验这样的课题。

信息战略规划

你是如何制定城大信息发展的战略规划的?在这个过程中,你得到了哪些部门的支持呢?

瓦格纳: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CIO,我需要和各利益相关者密切合作。在管理层面,我们的信息事务就由信息服务治理委员会具体管理。委员会负责讨论战略方向和具体措施,成员包括学校行政副校长、学生事务副校长和科研技术副校长,他们也都是我在战略规划制定中的支持者。

同时,由于我还是学校的副教务长,所以我也得到了教务长团队的支持。再者,来自各个院系领导的支持也至关重要。简而言之,我需要获得多方的支持,包括学校高级管理者,以及各个院系的管理者。

我们发现,城大有一个“网站重塑项目”,当时为何要设计这个项目,具体又如何实施的?

瓦格纳:在过去10多年里,城大的很多院系都有自己的网站,它们各自为战,使用简单的工具搭建网页。但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对大学网页的认识改变了:大学的网页可以进行品牌展示、信息交流、知识分享、业务处理、甚至电子商务。比如我们举办会议,参会者进行线上注册并通过信用卡付费,这就是一种电子商务。

大学的网页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只起简单的信息展示作用。我们需要塑造良好的品牌,保证校内网页平稳运行,我们需要通过数据分析获悉用户的行为特点,等等。

为让这一切更加系统化地进行,我们在2011年启动了“网页重塑项目”,实施了对网页内容的管理。网页内容仍然由院系提供,但是他们无需再为服务器、网页应用、编程等细节担心。这个项目让我们可以更加方便地管理网页,更加一致地表达信息,以及更加迅速地更新内容和获取反馈。

数据科学专业

你如何看待“数据科学”这个专业?

瓦格纳:我认为数据科学非常重要。通过对数据的深入研究,我们能够更好地认识学校和各部门。例如,数据科学能够帮助我们弄清如何培养卓越教师和学生,以及如何促进学校的发展,但同时也需要综合多方面的技能。通常情况下,擅长数据分析和擅长处理业务的人不可兼得,而数据科学完美地融合了这两个方向人才的技能。数据科学不仅意味着做数据分析和数据表示,还涉及利用诸如数据仪表盘这样的技术去做数据方面的预测。

给内地同行的建议

对于内地高校即将上任的CIO,你有什么建议呢?

瓦格纳:作为学校的CIO,你可能会面临很多的挑战。在城大,学校拥有各种不同职能部门,例如日常管理、人力资源等,各部门都需要有自己的信息管理系统处理业务,但往往忽视了整合彼此数据的必要性。通过搭建底层共享的数据架构,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只有数据在不同部门间进行共享、整合,我们才能充分利用数据科学,并在未来构建更好的应用。

更重要的是,我必须对数据架构有深入的思考。当我接任CIO的那刻起,我就意识到自己必须创建底层统一的数据架构,这也正是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我认为,做数据架构最好的方法是明确学校的核心业务以及其运行方式,使得不同部门的数据可以互通共享。

综合来看,我建议,高校CIO需要做好数据架构设计、明确学校核心业务、管理合作关系,运用已有资源让大家意识到数据共享的重要性。只有这样做,才能有效打破数据使用的壁垒。当做到了以上这些,你将体会到数据在整个学校组织中得以顺畅使用所带来的精彩。

如何设计未来教学环境?全球一流商学院带来这些探索…

BEEDAsia必达亚洲

数字化进程的不断推进,给商学院也带去了来自这场“数字革命”的挑战。

当传统的教室已不能满足当下授课需求时,包括哈佛商学院、哥伦比亚商学院、法国里昂商学院、英国帝国理工商学院等全球各大知名商学院们采取了哪些举措来应对呢?

近期,《福布斯》杂志(Forbes)也刊登了针对此话题的专文。

美国 | 哈佛商学院

你是否考虑过,也许哈佛商学院的实际意义是哈佛建筑工地

许多富人喜欢通过冠名赞助学校教学楼留名青史,哈佛商学院院长尼廷•诺里亚(Nitin Nohria)也借此不断新建校园设施,希望通过社会赞助来改善校园的硬件设施

塔塔楼 (Tata Hall)

塔塔楼 (Tata Hall)便是最近的一个例子——这栋玻璃幕墙砖混结构的建筑由印度商业巨头塔塔集团董事长拉坦•纳瓦尔•塔塔 (Ratan N. Tata) 冠名赞助,内设宿舍和教室,可俯瞰查尔斯河及其周边风景宜人的景色。

另一栋建筑——赵朱木兰中心 (Ruth Mulan Chu Chao Center) 也将于今年夏天开始启用,大楼由赵氏家族捐赠,目前供行政、教学部门和MBA学生使用。

尽管已经有这两栋冠名建筑,但哈佛的筑楼计划却未就此止步。

哈佛商学院已向波士顿重建局递交了关于在奥尔斯顿校区新建两栋大楼的详细方案。该方案是哈佛大学2013年“学校总体规划”的一部分,其中包含建立一座拥有1,000个座位、能够容纳该校所有MBA学生的礼堂。

美国 |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

致力于打造未来校园的并非只有哈佛一所学校。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斥资2.2亿美元在密歇根湖畔建造了一片占地41万平方英尺(合3.8万平方米)的新校区,希望借此充分体现学院的教育精神以及对社区建设的积极参与。

2015年,南卡罗来纳大学达拉·摩尔商学院价值1亿美元的全新无线大楼投入使用,楼内设有一间500个座席的报告厅,安装了能够测量空气质量和用电情况的创新系统,还有一间配备了证券行情实时显示和彭博终端的先进电子交易教室。

美国 |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

与此同时,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正翘首等待搬迁至其位于哈莱姆区占地17英亩(合6.88万平方米)的曼哈顿维尔新校区,希望为未来的领导者打造全新的校园环境

其中的1亿美元投资由私募股权基金KKR联合创始人亨利·克拉维斯 (Henry Kravis ’69) 与福布斯资产净值评估约123亿美元的罗纳德·佩雷尔曼(Ronald Perelman) 共同抵押出资,其他资金则由哥伦比亚大学校友捐赠。

美国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

在西海岸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也希望在2017年初启用其耗资6,000万美元、可以俯瞰整个旧金山湾区外的全新教学大楼:楼内配备了最先进的网络设施,同时安装了显示实时能源数据的数字显示屏。

这些都体现了哈斯商学院在致力于推动管理教育不断进步,课堂学习和数字学习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社区进步的的同时,还积极践行环境保护的承诺

尽管各大商学院都对校园内的建筑进行了高达上亿美元的巨大投资,但最核心的教室问题呢?在面临来自数字化变革的冲击时,未来的商学院教室又会是怎样的呢

美国 | 哈佛商学院 – HBX Live

让我们回到波士顿,问题的答案不在哈佛校园,而是在距离哈佛商学院十分钟骑行距离的公共广播电台WGBH。

哈佛在那里创立了一间未来教室——HBX Live。HBX Live于去年正式启用,在这个教室里,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员会出现在同一个屏幕上,通过虚拟教室直播进行交流互动

哈佛这回没有选择建筑商,而是与思科、BSS、X20等技术供应商合作,提供不间断电源的虚拟教室,并且可为最多60名学生同时提供无任何响应延迟和眩目光线的实时高清影音传输。

2015年8月21日,星期五,一名男子注视着HBX Live。HBX Live是位于波士顿WGBH电视台的一间在线教室,全球师生可以在此进行实时互动。(图片来源:美联社/Gretchen Ertl)

哈佛商学院虽然没有透露建设未来教室的成本,但是考虑到其巨额的耗资与投入,相信这间全新的虚拟教室有望彻底改变工商管理教育。

 西班牙 | IE商学院 – WOW教室

为了在数字化时代抢占先机的不仅只是美国商学院。欧洲各商学院也在未来学习领域积极创新。

西班牙的IE商学院于今年十月启用了WOW教室。该教室位于IE商学院的马德里校区,室内配备由48个屏幕组成的45平方米U形卷轴式数字屏幕,可呈现高达200度的全方位视野。

硬件设施还包括两个触摸屏以及能够对课程进行实时录制和编辑的摄像机。为了更好地配合教学,WOW教室团队还采用了最新一代的计算机、SyncRTC服务器、机器人和全息投影仪。

教师们可以选择亲临实地教学,也可通过全息投影进行教学,届时一个机器人可以代替他在教室里来回走动,与学员进行互动交流。所有课程均采用实时录制,方便学员课后查看和复习。

IE商学院副院长Diego Alcázar Benjumea指出:现代科技正在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正随着现代科技指引的方向不断发展。过去十五年,我们在创新型学习项目中投入了2,500万欧元,这间教室进一步彰显了我们对现代科技的不懈追求。学员们未来会承受各种压力,我们则会模拟提供各种场景让他们在重重压力中进行决策,举几个例子,他们可能需要处理业务危机、为工厂制定生产流程、与邻国进行战争谈判以及解决各国外交冲突等。

法国 | 里昂商学院

巴黎里昂商学院等许多商学院的MBA教室都采用了先进的数字化技术,旨在促进师生之间的学习、交流和创新。

秉承国际化办学的宗旨,法国里昂商学院先后在上海和卡萨布兰卡设立了校区,在巴黎建立了全新的教学中心和孵化器,同时与IBM合作推出了一项“智慧学院”计划,基于IBM Cloud在全球范围内按需提供个性化商务教育。

里昂商学院院长Bernard Belletante表示:无论学生身处何地、无论他们正处于职业发展的哪一阶段,我们希望能为他们提供持续性的反馈以及相互合作交流的平台。正如电视机前的观众可以自由选择收看他们喜欢的电视节目一样,我们的学员也可以选择随时随地进行学习。

 比利时 | 弗拉瑞克商学院

但是商学院是否被数字化学习冲昏了头脑呢

尽管比利时弗拉瑞克商学院院长马里昂·德布鲁因 (Marion Debruyne) 认为有时候大家可能会太过专注于追逐最新的技术,但他们也已经开始改革教学方式,用互动学习教室取代传统教室

教室的设计必须跟上创新学习的步伐,这一点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在有些情况下,学习环境甚至能够带动学院进行全方面的教学模式改革。在使用传统教室的时代,学生们是被动地学习专业知识,这种模式与工厂里广泛运用的批量生产方式极为相似。

现如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让教室促进学生主动学习、积极参与和引领创新。有时候,学习环境的改变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桌子,而是将椅子围成一圈方便讨论,甚至连椅子也不要,学生可以在教室内来回走动的同时进行交流。这一切都依赖技术才能实现,但技术并不是万能的。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尚德商学院 | 建设者之墙

尚德商学院的设计目标是培养面向未来的商业领袖。建筑师在中庭设计了一个高12米的,被照亮的Bill Sauder雕像,是学校命名的由来人物。

建设者之墙陈列了过去到现在的在商业创新上有杰出贡献的教师们,固定在主要教学楼里,用来纪念前人们所带来的荣誉和成就。

这个肖像幕墙使用现代国际最通用的元素符号–像素的形式展现了创新性的机制模型,达到了很好的纪念效果和形象树立,让已故人们的经验知识,激发和鼓励未来领导者的培养和学习

同时,据该学院设计师介绍,项目的建造旨在培养未来商业领域的领导人才

这是一个分为三个阶段,25000平方米,投资7000万美金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重建扩展项目。该校享有蜚声国际的商业研究中心,是一个满富创新与创造力的教育机构,此次项目也进一步提升该校的国际声誉。

项目完成于2012年,设计的核心理念是在校园中带来明亮,舒适,统一的视觉感受和极客时尚的环境理念。

建筑风格的转型十分戏剧化,要在原有建筑的基础上打造全新的风格,将学院复杂的各个部分同时作为整体,使每一个部门都相关联。开放性和复杂的内饰旨在彰显校园的活力,包容性,和与社会的互动性。

尚德学院是一所蜚声国际的商业院校,是世界上几大重要的商业研究中心之一,扩展重建就是为了提升学校的国际影响力。以风格化的环境设计展现办学的合作性,创造性和革新精神。

【模糊教室边界】非正式学习环境:学校廊空间设计解读

BEEDAsia必达亚洲

廊空间是学生进行交往活动的主要空间之一,也是使用频率较高的交通空间。有研究机构调查结果表明走廊等交通空间是学生之间进行交流、游戏、相互学习的理想空间。

在学校建筑设计中,塑造良好的廊空间能为学生提供交流活动的场所,互相分享学习经验,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提升学校的活力。

廊的类型

  • 1.交通性为主的扩展廊空间

这种类型的廊空间具有很强的交通联系性与空间过渡性

一方面起到学校建筑内各种教学功能空间自身联系以及与生活空间的联系,另一方面通过对廊空间局部做放大处理,通过与教学区内的开放空间连通融合,从而形成较强的领域感,创造积极的交流空间,丰富建筑的空间层次。

对廊空间的处理方式是多样的,可通过对廊空间的拓宽处理,并融入一些储藏、休息等功能性的空间,来增强廊空间的场所感

法国,Tino学校

丹麦,沙加学校

荷兰,奥斯多多功能学校

通常廊空间的宽度一般为2.4-3.6m之间,为避免廊空间的单调感,可以通过对廊空间平面形式进行收放处理,形成丰富的空间变化;

在一些建筑空间的凹凸处,通过布置具有交往性质的小型桌椅,提高空间场所感的同时提高了空间的质量;还可以在一些教学综合区的节点处适当的进行空间放大,布置成提供学生集会、活动的小型开放空间,能有效的提高廊空间的空间品质

Ivanhoe_Grammar_School

英国,利物浦,Park Brow社区小学

廊空间具有很强的引导性,通过采用玻璃材质能取得开敞明亮的空间效果,随着学生在其中行走,可以看到室外的景致,消除了廊空间的单调感。

法国,波比尼综合学校

通过在地面和墙体采用不同材质取得空间的变化,避免廊空间产生枯燥乏味的感觉。

埃尔戈尔丁格中学

  • 2.融合多功能的廊空间

融合型廊空间是一种通过融合公共空间将连接性的交通空间扩展为融合多种功能的公共空间,在融合型廊空间中,通过布置家居和其他可移动建筑构件实现对空间的围合,实现空间的灵活可变性

廊与公共空间的结合,有效的促进了师生之间、同学与同学之间的交往行为,能够提供承载学生多种活动的空间,有提供休息交谈的场所,有游戏聚会的空间,也有读书娱乐的场地。

学生可以在这类开放空间中进行丰富的活动,可以玩耍、步行、一个人静静的冥想,也可以进行不同规模的小组交流。同时,也能承载各类教学活动需要,极大程度上满足了开放式教学理念的空间要求。

澳大利亚,悉尼,Ravenswood学校

Itoi小学

从交往空间的角度出发,在设计廊空间时应注意一下几个方面:

  • 1.空间的变化

国内传统的小学走廊多为一字型空间,空间单调乏味。

通过空间形态的变化来改变中小学生在走廊中的空间,感受提升空间的魅力,走廊的曲直变化、转折变化等,增加中小学生在体验过程中的新鲜感。

法国,波比尼综合学校

香港,京士顿国际小学

La Courneuve小学

廊局部扩张的时候,那么变宽的部分将与原有宽度的通过性形成对比,给人以停留感,空间性质向厅空间转化,同时也直接为活动提供了场所。

扩展的部分可能出现在廊的端头、转角,也可能按照一定的序列排布,增加了空间的空间层次和趣味性,青少年活动的领域也随之划分。

英国,利物浦,Park Brow社区小学

廊空间在竖向上的扩展有两种,一种是与封闭的庭空间结合,将竖向不同标高的廊空间整合,还有一种是布置夹层,使廊的空间形态更加丰富,加强了上下层之间的视线交流。

  • 2.界面的变化

廊的内侧面通常是教室的墙体,墙体的做法不同呈现不同性质的界面。

当墙面是实体面时,教室空间与廊空间界定清晰,内外关系明确,当墙体逐渐消失或者透明的时候,内外关系随之变得模糊,空间界定关系消弱,最终内外融合

廊的外侧面形式主要有栏杆、栏板和墙体三种

界面的变化关系到空间与外界的渗透关系,也就是廊的开敞和封闭。心理学家认为,人具有向往光线的欲望。

界面的开放和封闭形成了空间的明暗秩序,引导儿童行走的方向,明暗交替的空间也更有吸引力。界面的变化也在空间中形成不同的领域,符合儿童参与交往的步骤,他们选择在明或暗的区域进行自己喜欢的活动。

在界面变化使室内外空间相互渗透的同时,也能引入外界的自然元素,改善和调节室内空间的物理环境,增加舒适性

澳大利亚,悉尼,Ravenswood学校

  • 3.人性化的设施

走廊中合理的设置休息、玩耍、展示等设置,提高空间的使用率,丰富空间的视觉印象,为交往活动的发生给予了充分的理由,也是对儿童细致入微的人性化设计。

室外开放空间中的设计元素都可以成为廊空间的有益借鉴。包括椅子、沙发、箱子、展板、花池等,不仅提供了休息处和展示场所,也有很好的景观作用,丰富了空间的层次。

Podgorje分享时光幼儿园

La Courneuve小学

为互动学习创造社会凝聚力:伍兹贝格悉尼大学商学院设计实践

BEEDAsia必达亚洲

In a strategic move to consolidate its facilities across nine buildings on the Camperdown/Darlington campuses, Woods Bagot designed the flagship home for the new University of Sydney Business School. Woods Bagot事务所为悉尼大学商学院设计了新的学院建筑,并将达灵顿校园的9栋大楼巧妙的连接起来。

Catering to over 6,000 students, the project includes three 550-seat lecture theatres, eight 100-seat study rooms, 40 seminar rooms, a learning hub and 1,500 sqm of informal learning space.这栋新建筑可容纳6000名学生,包括三间550座椅的汇报大厅,8间100座椅的教室和40间研讨室,一个学习中心和1500平方米的自主学习空间。必达BEED www.beed.asia

One of the main objectives of the Business School was to reshape the conventional higher education triptych of teaching, learning and research. Drawing on this goal, the vision for the project was to create a 21st century learning environment that fosters productive interactions with the business community while responding to the needs of students. 新建筑的设计主旨是塑造高等教育三点形象教学,教育,教研。带着这样的设计目标,建筑以21世纪现代建筑为模型,促进学校与商界的广泛交流,同时满足学生的各种需求。必达BEED www.beed.asia

▼现代化的建筑外貌,a 21st century learning environment

The architectural vernacular and fine grain of the building draws inspiration from the historic and textural character of the neighbouring terraces and university quadrangle. The exterior skin draws inspiration from the historic and textural character of the neighbouring Darlington terraces and the university quad.建筑具有地域性,其外观的灵感来自大学校园和达灵顿梯田的纹理特征

The double-skin façade system is intelligently designed to react to both the interior and exterior building adjacencies, with density and rotation of blades responding to desirable sightlines, privacy concerns and daylight penetration to study areas. 双层的立面系统同时呼应了建筑的内部和外部环境,外立面百叶的密度变化给建筑内部空间提供充足的自然光,并满足了建筑所需的隐私要求。

In a contemporary reinterpretation of historic local sandstone, the stratification of terracotta baguettes integrates the architecture firmly within the campus aesthetic.富有层次感的陶土色,以及对传统砂石材料的现代化使用手法,使建筑更加亲密地融入校园美学之中。必达BEED www.beed.asia

▼建筑外貌呼应梯田的纹理, the building draws inspiration from the historic and textural character of the neighbouring terraces必达BEED www.beed.asia

McGregor Coxall worked o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esign for University of Sydney Business School.  McGregor Coxall在悉尼大学商学院项目中担任了景观设计的工作,通过在建筑的中央区域种植阔叶树来呼应场地中的Sydney Blue Gum。

The building celebrates the presence of the existing Sydney Blue Gum on the site by establishing the hardwood tree as a central feature around which the building wraps. This strong entry statement also acts as a bold visual and physical link reaching out to the community and main campus. Secondary entries throughout the site provide permeability to the campus and amenities. 主入口以如此大胆的视觉效果在社区与学院之间建立连接,次入口增加了整栋建筑的渗透性

Set back 11m from the property line, the design retained significant native trees creating a sense of ‘buildings in the park’. An integrated landscape concept was devised to supplement and connect the spectrum of learning and social spaces created by the architecture, incorporating ecological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water-conscious landscaping. 建筑退界11米保留了重要的原生树木,营造出公园内的建筑氛围。设计采用综合景观概念,以补充和连接建筑空间,并创造学习和社交区域,同时体现了生态可持续发展和水保护意识。

The spatial and material resolution of the landscape design maximises accessibility and ease of movement while contributing positively to public domain.材料在区域中的运用令景观更具亲密性和连接性,并以此创造更多有益的社交空间。

 

▼建筑与树的相互配合营造“公园内的建筑”氛围,the combination of trees and architecture creating a sense of ‘buildings in the park’

The functional floor plates provide a spectrum of learning environments positioned around a centrally-located social spine, encouraging collaboration and visual accessibility. Providing transparency and a sense of dynamism from the street to informal learning environments, the building is activated via the use of exposed stairs which link the various floors.建筑内部以社交中轴线为分界,将学习环境以不同的颜色分区,促进各空间的交流与视觉畅通。旋转楼梯扭动着连接建筑各层,这种开阔和充满活力的氛围从街道延伸至学习环境中。

Create a “market place” of learning which references the historic character of Darlington. 创造一个带有历史特征的学习市场

A series of buildings, interconnected with canopies and atrium spaces will provide interesting walkways, informal learning and socialisation spaces and be of a scale, elegance and timeless quality which complements the fine urban grain of this historic precinct. 一系列的建筑,檐篷和中庭空间的互相联接,提供了一个充满趣味的走道;非正式学习和社会化空间,用一种规模、优雅和永恒的方式,补充这一历史文化街区的城市细腻感。必达BEED www.beed.asia

The existing H69 building becomes a natural extension of this collection of buildings and is connected via a covered walkway and landscaped forecourts. The architectural vernacular and fine grain of the buildings draws inspiration from the historic and textural character of Darlington terraces and the University Quad.通过一个有盖行人通道连接和景观前院,现有建筑成为H69收集建筑的自然延伸。从Darlington梯田和大学四围的历史和纹理特征中汲取灵感,建筑的乡土风格与精美的城市建筑实现融合。

▼螺旋楼梯创造动感的内部氛围,the geometric stairs creates a dynamic internal space

The design offers an architectural solution in the form of a series of boxes clustered around social, collaborative, ‘sticky’ spaces. The clustered buildings interconnect with canopies and atrium spaces to provide a diversity of spaces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 建筑师在公共空间周围设计了一系列小的功能空间来满足各种学习需求。这些簇拥着的建筑通过中庭和顶棚彼此连接,给教育和教学创造了别样的体验。

The ‘social glue’ spaces provide transparency from the street to the informal internal learning environments and external learning spaces. Stair linkages aid in activating the building promoting pedestrian movement between floors.一些社交粘合空间让内外部学习空间相互连通,建筑内部的楼梯也使人更加便捷的到达各个层面。

▼社交空间,social space必达BEED www.beed.asia

Presenting a new iteration of a university community, the design has facilitated a creative, collegial and collaborative learning and research environmen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of global business leaders.该设计为下一代全球商业领袖提供了创新协作的学习研究环境,展现了新一代的学院教育风采

▼各建筑之间的连通空间,the connection spaces between buildings

▼建筑独特的外立面,the unique facade必达BEED www.beed.asia

从中芬对比视角,看芬兰核心素养如何衔接教育?

BEEDAsia必达亚洲

近年来,芬兰一直是我国基础教育政策、研究和实践的热点关注国家。当下,芬兰正处于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期。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是此次课改的根本目的之一。

在核心素养导向下,中芬两国基础教育课改的方向和归宿在哪里?中芬两国在哪些地方可互通有无?本文将从芬兰课改方向、教育模式等几个角度,分享核心素养如何衔接教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中国未来学校实验室”

芬兰高品质教育一直领跑全球,我们对芬兰最先的了解可以说源于其教育在国际上的优异表现。当前,芬兰正处于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键期。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是此次课改的根本目的之一」

芬兰新颁布的国家课程标准提出七大核心素养,我国则提出了学生发展六大核心素养,成为未来课改的“关键”和“源头

从核心素养的概念上来看,中芬两国的提法大同小异。

我国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主要指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而芬兰的新国家课程标准使用了“Transversal Competence”一词,直译应为“跨界素养”,意译可为“核心素养”。

芬兰认为,核心素养是由知识、技能、价值观、态度和意愿等要素共同组成,是学生在特定情境中灵活运用知识和技能的一种综合能力,并指出,学生的价值观、态度及意愿会共同影响他们运用知识和技能的方式。跨越不同知识和技能领域的核心素养的不断提升,是促进学生成长、学习并成为未来社会合格公民的必备条件。

芬兰新颁布的国家课程标准提出七大核心素养,并将其融入到各学段、各学科的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中」

七大方面核心素养分别」为思考和学习素养,文化理解、交往和自我表达素养,自我照顾和日常生活管理素养,多模态识读素养,信息技术素养,就业和创业素养,社会参与和构建可持续未来的素养等。

围绕每个方面的核心素养,芬兰新国家课程标准从其价值和意义、内容与要素、基础教育培养任务等维度做了进一步诠释。

这些素养的提出是以对当下实际和未来社会发展需要所做的综合考虑为基础的。比如,学会学习的能力在学生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现在大家都有智能手机,当大家都需要使用手机来查找信息时,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如何更有效的搜集到有用信息就变得非常重要。

再如伴随全球化发展,学好外语对孩子来说非常重要,学习英语必须学语法、学单词,这是重要的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孩子在平时生活中通过实践去获得这个能力,而不仅仅是通过课堂学习。

应当说,两国所提出的核心素养的概念和内涵有很多共同点,都特别注重对学生关键能力的培养」。而核心素养的培养与课程融合,成为芬兰这次课改的关键。

芬兰作为拥有杰出教育体系的国家,作为世界基础教育的领头羊,为什么仍然要进行课程改革?

Jari Andersson

芬中教育协会主席

桑斯德玛拉市委员会主席

教育创新专家

在芬兰我们常常是定期修改我们的课程,因为我们所处的世界和时代正在发生变化,而学生在学校里则需要了解这种变化,并掌握能适应当今和未来社会变化的必要技能与知识,这正是我们要经常进行课程改革的主要原因。

无论是在中国、芬兰还是美国、英国,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课程改革的意义都非常重大。核心素养的提出也可以帮助学生从更加综合与全面的角度来进行个人成长与提升,是未来课程改革的方向,对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也大有益处。

芬兰之前也是实施九年义务教育,不过这次新课改把学年一年教育也纳入了义务教育的范畴。

芬兰学生从初中毕业后,进一步接受教育的途径包括两个:一个学术学习的途径,孩子初中毕业后可以通过考试直接进入普通高中学习,普通高中毕业后再往上就是大学阶段;

另一个是职业教育的途径,也有很多孩子在普通高中毕业后有了明确的职业目标和方向,所以他们选择进入高等职业教育。

「一个国家的改革源于学校,学校改革取源于老师,因此老师和校长的教育思考和理念十分重要」。芬兰和中国背景很相似,两国教育改革历程都横跨几十年,都十分艰辛和漫长。

芬兰无论是课程改革还是国家整体改革,基本上都是通过自上而下的过程。教育方面的改革,首先从内阁政府开始,然后下放到国家教育委员会,最后再落实到各地区各学校。

在芬兰,地方政府和学校拥有很高的自主权(因地制宜)制定一些教育方面的政策,做出合理的教育选择。

对芬兰而言,教育改革也是一份任重道远的工作,对于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于学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未来的变化越来越快,包括我们身边的环境也是一直在变。

为什么要推行改革,为什么要培养或是重新建立孩子的核心素养,我想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 首先,21世纪全球化的发展背景下,校园外的整个世界已经发生实质性变化,全球化的影响和可持续发展所带来的挑战对于学校来说是非常重大的。
  • 其次,在未来学生走出校园并走入真正的社会和生活中,为了实现个人的可持续发展,他们需要不断提高综合能力和素养。因为校园外的环境在改变,社会对孩子的能力需求也在改变
  • 第三,我们有必要重新研究教学内容和方法,通过课程改革使之更加科学合理,这是之所以改革的第三个原因。

刚才已经强调,国家的课改从学校开始,不管是在中国还是芬兰,孩子在离开校园进入社会之前肯定都要接受学校教育,所以中国下一代的希望在于学校。课改要从学校开始着手、从学校开始落地,让我们的孩子从教改之中、从课改之中真正受益。再强调一遍,中芬教育之间的合作必须从学校入手,学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芬兰在课程教学改革的实践中,如何融入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目标?

芬兰新国家课程标准已从多方面融入核心素养,使核心素养的培育具备切实的宏观指导方案。

 

首先我们会对我们的老师进行培训,让每一位老师了解到底哪些核心素养是芬兰学生必须掌握和着重培养的。

其中一条重要的原则就是玩中学(Learning by Doing),传统的教学方式主要是以老师讲、学生听为主,学生的学习过程更多是被动的,未来学生的学习方式要变被动学习(passive learning)为主动学习(active learning),如学习如何习得技能、如何与人合作。

因为未来更多的工作需要在协作中完成,协作式学习在未来的教学改革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部分。其次我们认为作为教师,更多的任务是在课外,提前做好整堂课的安排,而非在课内。课堂的主角应该是学生,学生在课堂中的主要任务是积极地参与到活动中去,进行主动学习,教师更多地是课堂背后的组织者和协调者。

在芬兰课改之前,也一直在思考,改革的关键问题是什么

芬兰政府几十年来也一直在探索,每次改革之前他们都有一个清晰的愿景,那就是未来的教育什么样。这包括在未来的社会中,孩子所需要的竞争力、核心素养是什么样的?其次是怎样的改革才能产生预期的效果,能够给孩子带来真正的获益?

第二点非常重要,即如何去实施?在芬兰政府看来,课改的实施非常重要,包括如何落实到地方政府、如何落实到每所学校和课程教学中」。在课改当中,学生是主体,教师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教师的教学能力和职业生涯发展规划对课改成败至关重要。

芬兰新课改的一个核心概念是从学什么、教什么到怎么学、怎么教。在芬兰,学生在校时间比较短,不像中国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学校尽可能给孩子提供比较舒适、自由的环境。如果孩子在学校感到疲惫或是没有安全感的话,个人的创造力是无从谈起的。

其次,芬兰非常重视学生福利,如果孩子遇到什么问题或家庭变动,他们是无心学习的,所以不管是政府还是学校,都要给孩子提供生活支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学习,这也是课程改革成功的重要支撑条件。

在我看来,不管是作为一个校长也好,还是作为一个市长也好,在课改当中、在学校生活当中,以下几点非常重要。

那就是从教什么到怎么教

  • 第一,如果想要激发孩子的好奇心,要允许他们去问问题。
  • 第二,如果想提高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那么老师们就应该把课堂上的内容与现实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鼓励学生去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 第三点很重要,如果想要提高学生的理解能力,那么就要把不同课程的知识和主题组织结合在一起,即中国现在提倡的课程融合或课程整合。
  • 第四,如果学校想要培养未来社会的真正的实践者和缔造者,那么就要鼓励学生参与到学校和生活的真实活动中,然后给他们一个正确、积极的评价,尽量不要给他们负面评价。

我对最后一条感受非常深刻。如果想要保护和增强孩子的自尊心,去鼓励他们学习的话,就要给孩子一些诚恳的和建设性的建议和反馈,并且永远不要去侮辱任何一个学生。

芬兰会给学生提供各方面的学习支持,包括一般性支持、强化性支持和特殊支持三个不同层次的支持。而且这些支持主要发生在学生的早期学习阶段。

做中学(Leaning by doing)是芬兰教育的核心理念,通过“做中学”把学生的学习和现实生活结合在一起。比如,在复活节前夕,芬兰会有学生的奶奶进入课堂带着孩子一起制作复活节所需要的装饰品,这样就把现实生活和课堂教学紧密结合在一起。

具体操作模式是多样化的,不仅有个人单独活动,还有小组合作作业。除了知识以外,做中学还有实践技能方面的教育。大家看这些复活节装饰品,看起来十分复杂,但在亲手尝试做了以后,我相信学生对于这个模型将不再陌生。

在芬兰,课程改革十分注重和把课堂时间真正留给孩子。在早期教育中,如在幼儿园阶段,老师会给孩子更多的自由时间和空间。让他们自己动手,通过玩、通过两个人的交流去学习。

举个例子,芬兰一间学校一个高年级的男孩十分调皮,在学校经常惹事。于是老师组织一些较低年纪的同样调皮的孩子给这个高年级的男孩汇报自己为什么调皮,并让高年级的男孩提供陪一些解决方案。

高年级的男孩听他们叙述自己调皮事的过程也是反思自己的过程,这样老师完全把课堂的时间留给了他们。这个高年级的男孩后来变得非常有礼貌,出现了令人欣喜的改观。在芬兰的其他学校也是这样,将课堂的时间留给孩子。许尔凡中学在芬兰学校的考试排名中一直名列前茅,但是芬兰每个学校的教育质量和环境都是均衡的。

中国和芬兰教育的最大的差距可能在于对于孩子创造力的培养上。比如在一节课中,芬兰老师不会在一开始就给孩子讲清楚各种理论知识,而是让孩子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尝试,不断地失败和试误,自己发现建筑卡最重要的是三角形,因为三角形具有稳定性。

再如芬兰许尔凡中学的学生和老师与中国友好学校的师生一起去景泰蓝中心,任务是在茶壶上作画, 本来学生想自己画自己的,但是中国老师给了一个模型, 结果一堂课结束之后大家的作品看起来都是相似的。

所以我想给孩子更多的自由和想象会更好一些。芬兰老师更注重给孩子一个方向,而不是给一个固化的印象在他们脑子里。这是我认为的中芬教育最大的区别。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老师和校长来到芬兰,来到这里的学校和课堂里观察和交流。

智能设备在课堂中的普遍运用

在几十年新课改当中,地方政府和学校应该考虑个问题,即数字化教学,以及越来越多的孩子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 因为这些智能设备让世界越来越小,也让越来越多的孩子把时间和注意力都胶着在这些设备上,他们缺乏和其他人与社会的交流。

我觉得让孩子面对面的去互动和学习更为重要。所以在芬兰新课改所提的七大核心素养中有一点,即如何照顾自己,如何照顾他人,如何和其他人进行交流与合作。芬兰的教育强调返朴归真,强调回到教育原点,回到教育初心,让孩子们感受到教育真正的乐趣。

在芬兰课程中,制作凳子等手工课对孩子来说是必修课。因为这种课程将孩子的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以促进他们成长。所以核心素养经常提到要关注孩子动手实践能力以及科学素养。STEM教育其中一方面即技术教育(technology education),这方面教育在芬兰落实地非常好。

芬兰非常有名的校外教育,即自然教育和博物馆教育。春秋季节,老师会带着孩子到大自然中去,到学校和社区周围的环境中去,让他们去触摸、感受和聆听,以此来学习知识,这样的学习会更有效率。

记忆金字塔

为什么芬兰课改中强调“做中学”?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研究一下人的记忆规律。

我们通过不同的方式汲取信息和知识,两周后能够记住的量有着天壤之别。通过记忆金字塔可以看出,如果我们只是去阅读,两周后只能记住百分之二十;如果是从别人那听说,那我们只能记住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如果通过看获得内容,两周后记住百分之三十;如果同时通过看和听说,可以记住百分之五十;如果同时通过看并向别人转述,两周后可以记住百分之七十;如果通过个人学习和理解并和别人交流以及动手实践,两周后可以记住百分之九十

这就是“做中学”(leaning by doing)的重要性。比如说我今天的讲座内容,如果在座的老师们只是听,两周后只能记住百分之三十,如果老师们真正理解了我的讲座内容并将其中有用的东西运用到你们的课堂中去,那么两周后你们可以记住百分之七十。

最后强调一点,团队合作很重要,有时孤军奋战解决不了问题,不管是学校、老师还是国家和国家之间,团队合作可以让我们把事情做到最好。

从中芬对比视角看芬兰核心素养

从中芬对比的视角看,芬兰所提的核心素养内涵和要素与我国的在很多方面都相似,但细究之下也有一定差异。

首先,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特别注重对学生必备品格的要求,应当说这是党的十八大报告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根本任务的具体体现之一,也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有力抓手。

芬兰所提的核心素养,更注重的是未来公民所应具备的关键能力,而未像我国这样如此强调品格教育方面的要求。这种要求具体表现为,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18个要点中包括人文积淀、人文情怀、健全人格、国家认同等指标,这些指标所强调的不仅是能力要求,而且包括了品格或道德素养层面的要求。

其次,芬兰提出的七大方面核心素养和我国三个维度、六大方面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指标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

但与芬兰相比,有两个方面是我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较少涉及或有所忽略的。这两个方面分别是多模态识读素养和就业创业素养。

芬兰在未来人才的培养中,之所以特别强调多模态识读素养的重要性,有其原因。多模态识读这个概念是20世纪90年代之后才出现的,此概念提出基于两大背景,一是全球化和移民增加使得语言和文化日益多样化,二是互联网和多媒体技术发展使知识和信息的传递和呈现模式日益多样化。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模态识读素养日益重要。

另外,芬兰特别提出多模态识读素养并将其作为未来公民培养的七大核心素养之一,符合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所开展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同样,芬兰之所以强调就业和创业素养也是基于对当下实际及未来发展的综合考虑。应当说,面对社会和行业变迁日益加速,就业和创业能力,尤其是创业能力对未来的人才发展而言非常重要。

芬兰的此次课程改革无疑是对核心素养融入课程的一次落实,而中国核心素养的培养,依旧缺少如何落地的关键行动。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