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为“赢在起跑线”,我们放弃了什么

BEEDAsia必达亚洲

屏幕快照 2017-07-04 下午12.07.09.png

在初中 1000 米体能测试上,一名男生表现得异常紧张,在起跑线上他尽力探着身子,发令枪响后第一个冲了出去,拼尽全力地跑完前 300 米,却在最后几名到达终点。当被问到,1000 米的体测,你干嘛前 300 米跑那么快,他说:至少在前 300 米,我是第一。

美国教育一直是我们的重要参照与学习对象,今天“关于中美基础教育的事实是什么”这个问题好像出现了不同的答案,我们经验中一直是学习对象的美国教育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说,美国的教育对富人子弟实行的是批判性思维、领导力的教育,主要上私立学校;对中产阶级的孩子实行的是素质教育,快乐教育,培养才艺等等;对底层子弟实行的是应试教育,严格训练。那么,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

640.jpg

本文根据旅美教育学家黄全愈与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 6 月 25 日 在  “中美教育比较沙龙”上的发言整理。

美国基础教育真的比中国差么?

黄全愈教授说,在基础教育阶段很多人认为中国基础比美国好,中国的基础比美国的扎实,经过 20 多年的比较研究,可能事实并不是这样。

美国基础教育真正推崇的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中国的基础教育不去解释为什么,我们是证实不是证伪,只要学生答出了,老师并不解释为什么。

杨东平院长提出中美基础教育在课堂教学目标上存在巨大差异。

例如在中国,数学老师直接教你计算答案的过程;但是在美国,老师特别注意培养学生的数学思维,也就是从加法到乘法,这个过程到底怎么实现。美国的小学教育,在美国的教育学界被研究得非常充分,很多博士的课题就是研究小学生的数学认知过程,尤其是从加减到乘除的过程到底怎么建构的,美国更关注数学思维的建立,而不是只追求一个标准答案。

640.jpg

中国基础教育更多是追求一个答案、追求一个结果,而欧洲美国的中小学校,却旨在从小帮你建立一种知识建构的过程,从阅读、分析材料、收集资料、提出问题、小组讨论、分工,最后形成一个小报告。

欧洲从小学开始用这样的方法不断地重复,教学生怎么做一种所谓探究性、研究性的学习,所以到大学做作文的时候驾轻就熟。中国的学生从小被要求背标准答案,被操练解题技巧,训练的是越快越好,越准确越好,但到了做论文的时候却开始犯难,这就是教学目标不一样。

中国是靠什么“赶英超美”的?

PISA 测试是测试 15 岁青少年的学业成绩,上海学生在经合组织举行的两次 PISA 测试中独占鳌头,对西方国家有很大的刺激。英国随后派学生到上海来交流,上海给他输出了一批数学老师和数学教材。这不禁也让我们思考,我们在 PISA 上的“大获全胜”是如何取得的?

杨东平教授讲到,一些研究表明,通过 PISA 测试数学卷的分析,15 岁相当于中国初三的年龄,而 PISA 数学卷的内容是中国小学阶段的内容,也就是说这份考卷对于中国初三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我们学科教育的难度提前量远远超过世界的平均水平,这就是中国学生学习成绩比较高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学生学习时间特别长,所以上海其实获得了两个世界第一,第一是学习成绩第一,第二是学业负担第一,学习时间之长是世界之最。PISA 成绩同样列为第一梯队的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我们的学习时间比他们高一倍,日本的学习时间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

640.jpg

黄全愈教授补充道,中国和美国教育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培养“考生”还是“学生”,Exam pick or learning explore。

知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人类已知的,一类是人类未知的。我们培养这些考生都是在已知世界里徘徊,不管是奥林匹克还是知识竞赛奖也好,这些都是已知的事情。为什么我们的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诺贝尔奖 2015 年年底才出了一个? 114 年以后才一个。我的反思是,我们没有培养学生去探索未知世界,而是在已知世界里面徘徊。

“取胜”付出了什么代价?

▎不断被突破的底线

“不要输在起跑线”成了我们基础教育的一句口号,这句口号在家长群体中特别有感染力,激励着家长们排除万难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

在这一场没有制定规则,或者制定了规则但没有严格执行的比赛中,为了赢在起跑线,中国的家长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集体焦虑旋涡中,家长或自愿或被迫地进行“偷跑”、“抢跑”,抢跑的底线也被不断突破。升学压力透过高中、初中、小学直抵幼儿园,上海的一些地区,小朋友为了升入理想中的小学从幼儿园开始就要进行应试训练,“无忧无虑”的日子只剩下了四岁之前。

640.jpg

我们为了赢在起跑线,丢掉了什么?我们丢掉了起码的底线。我们知道体育竞赛中不能使用兴奋剂,体操动作不能戕害运动员身体;我们知道,哪怕世界大战期间,我们也有“不射杀战俘”、“不征用童兵”的基本战争底线。

但是在今天,我们为了升学,可以接受孩子睡眠不足,可以接受孩子的双眼或者脊柱得到不可逆的损伤,可以接受孩子心理长期焦虑、压抑,甚至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可以接受孩子丧失对学习的兴趣,甚至,我们可以接受孩子丧失作为一个孩子的权利。

可以说,我们在基础教育中的底线不断被突破,或者说正在变得没有底线,只讲成败,而且这种成败是极其短视的成败。

▎被抹杀的可能性

我们付出的另一个代价就是抹杀了孩子未来的潜力与可能性

黄全愈教授用亲身经历说明了这个问题:我儿子从小数学很好,数学给他带来了无数荣耀。但是一到大学,他离开我们,可以自己做决定的时候,谈数色变,绝不选数学。这就是我后来讲的这段话。我们所谓的赢在起跑线就是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跑抢跑偷跑。

640.jpg

杨东平教授补充道,这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很多参加过奥数,中学时候在数学方面取得很高成绩,拿这个做敲门砖的学生,最后再也不碰数学了。尤其是到美国以后,都学金融、会计之类的专业。这个现象也不单是在数学、化学领域,自然科学、艺术领域也如此。

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个院长提到很多中国琴童从 80 年代开始在各类国际比赛上获奖非常多,但是过 20 年以后会发现这些人全部消失了。当年跟他们同台竞技的波兰各个国家的学生很多都已经成为大师了,中国的琴童却消失了,他们到了美国以后去学金融、会计、股票、证券。也就是说,他们对自己的学科并不是发自内心的爱好,而是家长的爱好或者是一些功利的追求,当作敲门砖,可以上大学、加分,可以到美国,然后就扔掉了。这个现象是非常可惜的,浪费了很多人才。

640.jpg

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的一个主持人,当时是中科院少年班的优秀学生,从小一路名牌学校,最后到美国读了个生物化学博士。他拿到博士文凭以后,把文凭寄给中国的家长,他说你们要求我做的我已经完成了,现在我要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到电视台当主持人去了。从小到大那么长的学习路程,从小学到博士毕业都在做完全不是他喜欢的事情。当然他总算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个性,做回了自己,但是生命中最好的年华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也无不令人惋惜。

▎失去自我

杨东平教授总结了应试教育最大的问题:应试教育的核心概念,是以考试和分数为目标,而不是以人的自我发展,自我实现为目标。

在中国应试教育特别严重,去年有个很流行的词——“空心人”,是北京大学专门做心理咨询的一个副教授,在他的一次报告中提出的。他说他们对入学新生做心理测评的时候,发现有 40% 的学生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的目标,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从小到大都是按照家长的意思去生活、去考试、去追求分数。现在进入大学了,生活毫无方向,毫无意义。这个没有意义的危险性在于他很容易放弃生命,他没有自己的目标,活到十八九岁的时候,没有人生的乐趣、价值,自我发现,这个自我没有建立,所以叫“空心人”。可以想像,如此下去即便他上了名牌大学也很难在所谓为人类文化、进步做贡献,他自我还没有确立,这个很可怕。

我们的学生青少年时代就是考试,所以他走上社会的时候,内心是空白的,对社会没有了解,对自我也没有了解。所以他只有一个选择,继续上学,本科毕业了再读研究生,硕士毕业了再读博士生,这个选择能做,其他的选择做不出来。

很多人高中毕业的时候一片茫然,本科毕业还是一片茫然,研究生毕业还是茫然。茫然的话只有随大流,大家都出国我也出国,大家都考公务员,我也考公务员,没有自我,还是这个问题。在应试教育的制度过程当中,没有培养建立起自我,更不用说对他所谓改造社会的这种理想、服务社会的动机等等,都谈不上。

美国的“快乐教育”在中小学,我们的“快乐教育”在大学

黄全愈教授提到,美国主流文化是认同在幼儿阶段不进行知识传授,美国是儿童的天堂,青年人的战场,到了高中以后学业竞争会逐渐激烈。美国的素质教育不是说不要考试,强调考试是完全应该的,但要高分高能。

在美国,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没有开学典礼,只有毕业典礼,到毕业典礼的时候非常隆重,几代人都参加毕业典礼。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没有开学典礼?

实际上这是两种体制,我们是在起跑线上判断孩子输赢,高考一过,过了这个炼狱就好了,就变成一个进去多少出来多少,就变成一个传送带。美国是大进小出,宽进严出,基本上什么人都能进去,但是最后你能不能毕业就不一定了,就像一个炼钢炉,最后在终点线上才判断你到底是一块钢还是不是一块钢。

640.jpg

杨东平教授也补充道,从一些数据来看,越是好大学淘汰率越高,美国大学本科阶段的平均淘汰率在 40% 左右。中国基本上是零淘汰率,但里面也有一些跳楼、自杀的、抑郁的,基本上零淘汰。

中国的少年儿童生活的实在太沉重了,太不合理了,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这样。而且一切的教育就是为了考试、为了升学,而一旦进入大学,就变成一身轻,学习没有压力了。我们的教育好像弄反了,该快乐的时候不快乐,不该快乐的时候,反而在大学里很快乐。

我们教育的今天与明天

我们的教育没有输在起跑线,但最终输在了终点线。问题就在于我们用一个终结性的评价标准去衡量一个发展性的教育阶段,我们评价一名六年级的小学生不能终结性地考核他掌握了多少知识,而是应该看他为今后的学习与生活做好了哪些准备,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基础教育还领先么?我们还算不算“赢在起跑线”?

中国教育改革如何从应试教育突围?黄教授与杨教授表示招考分离,进行多元评价是一个重要的抓手。正如黄全愈教授所说:等到北大清华不抢高考状元,中国的教育就有希望了

我们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由 21世纪教育研究院教育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王晓鹏编辑整理。

打造21世纪学习环境:探索与教学法、空间、技术相结合的学校布局

BEEDAsia必达亚洲

几十年间,学习已变得日益丰富,复杂科技正在带来众多新的学习方式,以及支持这些方式的工具 ;学生也正在寻求更具合作性和创业性的学习体验 ;跨学科研究的需求正在激发新的学术关系与互动;而且,就学习行为而言,教室已经不是学习的主要场所。

教室的边界正在消融:随着教学法转向以协同为导向和以课题为基础的学习模式,学习活动更加强调在传统教室以外的场所开展。非正式学习空间的运用变得更加重要,利于小组讨论与课题研究的课堂布局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

针对教室的变革,成为一个新兴的发展和研究领域。在现代教育教学理念的指导下,未来的教室建设将越来越多地体现出人性化、可适应、可持续、安全、灵活、开放、不断成长的特征。

以人为中心的设计理念 Human centered design concept

未来教室的设计必须充分考虑到人体工程学原理,实现人—机—环境的和谐。

比如,考虑到不同阶段学习者的身高体重,学习时间的长短,以及不同的学习形式等,而设计出可调节高度、可旋转拼接、让使用者具有最舒适感觉的课桌椅。

室内的物理因素,如光线、气温、颜色、气味、温度等都经过设计并可调控,更加注重学习环境的五感设计,从而创造出最有利于学习者学习的环境,达到舒适安全与智能的学习空间。

走廊或其他非正式场所同时提供随机的讨论场所与学习角:过去研究表明,友好、非正式、放松的互动会让人们较容易产生新的灵感与创意。学习者看到同伴在认真学习,自然会增强自身学习的动力,这称为同伴引力与学习氛围

因此,不同的学习空间之间最好使用玻璃板隔墙。学习空间需融入自然元素,在这种环境下,学习者会在潜意识中产生积极、愉悦的感觉。同时,需要打破传统的长方形的教室空间结构,可尝试圆形、多边形等空间布局,给学习者带来不同的感官体验。

学习空间的可重构性与延伸性 The reconfigurability and extensibility of learning space

未来教室必须能满足不同的教学类型,即教室的设计必须能够适用于多种不同类型的教学场所

学习空间的可重构性包含两个方面:一是课堂桌椅的重构,二是空间的可重构性。桌椅的重构性体现在教室内桌椅的位置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能够根据不同的教学类型,灵活、快速地进行拆分与重组。

如日本东京大学 KALS未来教室所采用的豆瓣型课,可满足2~6人的协作学习组合。

日本东京大学 KALS未来教室豆瓣型课桌

空间的重构性是指,教室的物理空间可以通过设计手段进行拆分组合,打破教室四面墙壁,让教室在同一时间支持多种学习活动。学校的建筑和设施要具有足够的弹性,能够灵活变化以适应现在不同的教学要求。这样既能节约空间和资源,又能满足学生的各种学习与活动需要。

同时,学习空间不应局限于教室内,应将其延伸至走廊甚至校园,即能够随时随地进行学习,打破时间与空间的障碍,并且可与自然生态空间进行连结。

此外,在走廊安放圆桌、沙发等,注重社交空间的学习需求,提供给师生一种轻松舒适的可进行小组协作或随时随地都可进行讨论的空间;

校园内设有木桌、长椅等基础设施,并保证无线网络的可使用,供个人或小组进行自主、合作学习。

高智能的智能技术与教学装备 Intelligent technology and teaching equipment with high intelligence

除了普通教室具有的基础设备之外,未来教室还配有多种先进的软、硬件设备。

交互式电子白板是未来教室最常见的设备之一,通过电子白板,教师可将不同媒体资源进行整合,创设课程情境,使学生进行自主、协作学习。同时电子白板的交互性可以提高学生课堂参与度。

平板电脑的使用改变了学生的学习方式,教材的电子化、通过无线网络学习资料的随时获取、及时的在线测评等应用强化每位同学的课堂参与度,并增强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也有利于教师对学生学习情况的掌握。

通过智能录播系统,师生可进行课后反思巩固,也让家长了解到孩子在校的各种学习情况。

利用教学法—空间—技术(PST)框架进行学习空间再设计Redesign the learning space by the PST framework

必达亚洲BEED致力于探索更好的教育环境,我们在深度研究与探索之后,发现以PST为框架的未来学习空间设计建设模式,在全球很多地方成为一种可靠、低价的设计规划方式,这也将成为我们今年10月,必达亚洲2017学校设计与技术秋季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

教学法—空间—技术框架(Pedagogy-Space-Technology, PST)是由昆士兰大学教授D. Radcliffe于2009年基于下一代学习空间项目」( NGLS)提出的,PST包含了“教学法”“空间”“技术”三个要素。

其中,教学法为技术与学习空间相结合提供了行动指南,学习空间促进了教学法并使信息技术手段内嵌于其中,而信息技术反过来增强了教学法的效果,拓展了学习空间的范围,所以教学法、学习空间和技术三者是相互补充的关系。

随着技术、教学、知识的发展,学生的学习特点发生了变化,教室已经不是学生学习的唯一场所,学生建构内容成为知识的主要形式,这些变化促使学校进行学习空间再设计。

所以再设计的学习空间与以往的教室最突出的区别在于遵循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设计原则,力求学习空间通过学生的协作、互动、讨论等活动促进其主动学习(Active Learning),通过构建支持学习空间的途径支持学生的协作学习。

在国内,北京师范大学未来学习中心在综合分析国内外学习空间再设计案例基础上,提出了7种新形态的教室,包括互动讨论教室、互动教学案例教室、分组互动学习教室、教师教育实训教室、国际远程协作教室、未来学习探索实习教室和录播控制室等新形态教室。

在国外,昆士兰大学从实际教学需要出发,提出了三种学习空间再设计的案例,包括协作式教学与学习空间(CTLC)、先进概念教学空间(ACTS和新一代科学实验室(NGL);

而在PST框架的指导下,很多组织通过各种项目推动学习空间再设计,包括美国国家学习基础设施倡议联盟(NLII)、以促进STEM教育为目标的万花筒项目(Kaleidoscope Project)、教学学习与技术联盟(TLT)和下一代学习空间项目(NGLS)。

PST框架包括总体设计、教学法、空间(包括环境、设施和空间布置)、技术(包括信息技术、实验室和专业化设备)四个关注点,而在每个关注点中又包含有“概念与设计”“应用与实施”两个角度,具体内容如表1所示。

在教学法、空间、技术之前,还需要对总体设计(Overall)进行考量,而总体设计是解决学习空间再设计的目的及期望达到效果的问题,所以在三个要素之前应把总体设计囊括到PST流程当中,即以目标为导向的PST框架,本研究认为应包括目的—教学法—空间—技术(OPST)四个环节,如下图1所示。

学习空间再设计的目的

一般认为学习空间再设计应实现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的融合,我们的研究也认同以上观点,所以学习空间再设计在转变以学生为中心的主题环境中,应包括通过正式学习或非正式学习促进学生学习的两种目的。

支持学习空间再设计的教学法

教学法是知识产生的过程,包含了教师、学生和知识三个要素。一般来说,教学法是在特定情境下通过对特定对象所采取的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的改变来促进学生产生学习效果,支持学习空间再设计的教学法应包括:以教为主的方法、教与学并重的方法和以学为主的方法

支持学习空间再设计的空间结构

Stephen H.通过在悉尼创新学习中心(SCIL)的研究,提出了学习空间包括虚拟空间(Virtual Space)、教学空间(Pedagogic Space)和现实空间(Physical Space)三个维度。

在教学的现实空间外所促进学生学习的空间,所以空间维度包括:教学空间、虚拟空间和生活空间。

支持学习空间再设计的技术

在各种关于学习空间再设计的研究当中,将正确的设备融入正确的情境,是技术与学习空间相融合的有效途径。PST框架的技术包括:支持教师教的技术、支持学生学的技术、基础设备技术和社群互动技术四个类别

基于OPST框架的学习空间再设计流程

根据Radcliffe关于学习空间最大化(Place for Learning Spectrum)的构想,以及上述关于OPST四个环节的具体描述,以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为设计目的,通过教学法、空间和技术的学习空间再设计,为具有特定目的的学习空间提供设计策略。

参与者、参与者的活动、学习目的,对学习空间具有决定性作用,空间的设计、技术与配套设施对学习空间的利用率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空间设计和设施布局可以从哪些方面促进这些“教与学”的方式?部署什么产品和技术可以补充并实现优秀的空间设计,促成所需“教与学”的方式?现代教育技术需要哪些教学空间辅助设计?

带着这些问题,今年十月,2017必达亚洲秋季峰会将邀请知名学校设计师、教育科技设备供应商与国际学校业主,共同探讨基于PST构架下的学习空间再设计。

 点击下图了解本次峰会详情

2017必达亚洲春季峰会嘉宾分享

2016必达亚洲峰会嘉宾分享

以上仅为部分嘉宾授权分享的内容

「五感设计」下的现代校园:昆山城北中心小学西校区

BEEDAsia必达亚洲

昆山市城北中心小学西校区项目,规划为8轨48班小学,建筑总面积3.95万平方米。项目用地周边环境较为复杂,形状不规整且限制性条件较多,因此,营造良好的校园氛围,处理好校园空间与周边环境的关系,打造合理的校园使用流线便成了本次设计的重点。

建设单位:昆山市玉山镇人民政府

设计单位:苏州华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文化教育建筑研究中心

用地面积:47698㎡

总建筑面积:39850㎡

开工时间:2017年12月

我们希望本次的校园设计不仅能承载自身的使用功能,更成为改善周边区域环境、更新城市肌理的一次契机。

区位图

学校不仅仅是学习,获取知识的地方,对于小学时期更是综合素质的培养,个性,人格,兴趣发展的关键时期。

随着“素质教育”及“现代化教育”的相继提出,对小学校园规划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原则及手法已经不适应当代教育发展的需求

为打造适应现代化教育发展的理想校园,我们提出四位一体的校园规划设计理念,即文化导入、空间营造、景观提升、绿色生态

与传统的设计模式相比,一体化设计不仅能确保工程进度的可控性,同时也可以减少后期变更,节约工程造价,为塑造精品建筑打下扎实的基础。

学校建筑空间与造型,对于师生在校园中的情绪的影响至关重要,不同的空间,可以赋予人不同的感受,影响人得精神状态及行为,设计中因地制宜的采用不规则的建筑布局,打破传统横平竖直的格局,异形不规则的空间营造出丰富多变的校园空间,结合平台、架空、大台阶、屋顶花园创造出变幻无穷的动态空间,使学生在每个角落都能感受到不一样的空间体验感。

书香校园

造烛求明,读书求理,校园与书的关系密不可分,书籍是一代代学子获取知识的源泉。建筑方案在体量划分上采用“书香校园”的立意,将叠放的书进行几何化的符号处理,象征着知识的凝聚。

建筑造型采用整体统一的设计手法,采用书架的的理念,立面上通过横向楼层梁营造出书架结构,通过竖向混凝土线条与窗户的巧妙结合,营造出“书本”的意向。

走入校园,使人仿佛走进了巨型的图书馆,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限激发出学生探索世界的激情。

主入口效果

沿运动场效果

校内文化广场

主入口广场效果

校园主入口效果

校内文化广场效果

教学区内庭院效果

教学区内庭院效果

体育馆效果

食堂效果

校园空间小品

校园空间小品

校园空间小品

校园空间小品

文化校园

建筑立面形体构成上则采用文化校园的立意,将书架的形象融入于建筑语言之中,象征着知识的积累。

树人校园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校园是一代代学子学习生活的场所,我们通过建筑形体,片墙以及铺地全方位营造独具特色的庭院空间,以树木的年轮作为景观铺装意向,体现校园的人文情怀。

人性化校园

学校内部功能分区明确合理,交通流线便捷,为师生提供最大的方便,学校教学区、后勤区、运动区、共享区,四大功能分区相对独立,同时注重各分区的有机结合,使校园空间有明确的序列感和关联性,形成一个分合有序、自然融合的整体形象。

安全校园

外部交通方面,结合用地现状,合理设置车行人行流线以及家长接送等候区。同时通过新建市政道路将周围的剩余用地合理划分,为周围的远期发展留下充足的空间。

五感校园,亲近自然

视觉——入口自行车停放区以一条梧桐大道贯穿,并配以散布于野花草坪上的盛花和色叶乔木。四季不同的色彩变化为师生呈现一场视觉盛宴。

触觉——入口广场以粉带乱子草等质感特别的芒草结合不同材质的条石景墙,让学生在这里感受不同自然材质的质感。并且这里的乔木也以樱花、榔榆、香樟、木瓜海棠等有特色树皮的乔木为主。

听觉——中央庭院以水幕墙、竹林和芭蕉打造一个“听觉剧场”。在这里,学生可以细听自然的声音,在水滴声、雨打芭蕉声和风吹劲竹声中体验自然的美丽。

味觉——食堂入口的蔬果园中将用可移动的吸湿床四季轮种蔬菜,并栽植杨梅、桃子等果树。学生可以在这里观察蔬果的生长,自己动手播种、耕种、采摘,并在食堂品尝到自己的劳动成果。

嗅觉——我们将在两栋教学楼围合的庭院内以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等打造一个香草花园。并栽植桂花、含笑、腊梅、红梅等芳香乔灌木,丰富香味和延长芳香时间。

学校环境作为学校文化内涵和文化底蕴的重要承载者,具有重要的育人功能。学校环境建设是一种文化建设,是一种美学建树,是一个完整的、立体的艺术品。他反应了学校的文化品味和审美水准。

室内设计中通过不同功能区的不同设计手法,诠释校园精神,反映校园文化的多元性、自由性、兼容并蓄。同时注重内外部空间的交融,强调空间的交融性。

综合楼门厅效果

科技楼门厅效果

陈列室效果

图书馆效果

体育馆门厅效果

体育馆篮球场效果

美食中心效果

报告厅效果

校园电视台效果

办公休息区效果

科学实验室效果

音乐教室效果

劳技室效果

舞蹈室效果

教师办公室效果

昆山城北中心小学预计2017年12月开工,富有特色的校园布局,完善的功能配置,丰富的室内景观空间,是昆山高新区基础教育布局优化方案中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完善教育资源配套的重要举措,同时整体建成后将全面提升该区域的城市形象,为昆山市民提供优质教育的重要民生工程。

必达亚洲

beed.asia

井喷式发展的自然教育,美国、日本、德国和中国都是如何做的?

BEEDAsia必达亚洲

640.jpg

自然教育是让少儿回归大自然,不是间接通过书本学习, 而是通过与大自然实物的直接接触而学习, 孩子们的观察力自然而然变得敏锐,他们的学习及探索动机也将源源不断。

在中国,自然教育还是一个比较新近的概念,然而一些国家,自然教育起步早,发展相对成熟。它们多种多样的存在形态和运作方式或许能给起步不久的我们一些启示。

美国:鼓励少儿接受 4H 教育

640.jpg

谈及美国教育方式,许多人都能够想到著名的 STEAM 素养教育,K-12 基础教育,就连比较新颖的 Home School 家庭学校教育,也为人所知。但有一种在美国推行了一百多年的教育方式——美国规模最大的非正式教育计划 4H 教育,去年参加过的学生已达 650 万人,然而我们国内知道这种教育方式却不多。

4H 教育中的 4H 是 Hand、Head、Health、Heart 的简写。顾名思义,这种教育强调手、脑、身、心的和谐发展。4H 教育鼓励孩子们从大自然和日常生活中撷取知识和掌握技能,进而在生活中创建积极的人生观的教育哲学。

640.jpg

以专为美国农场孩子设计的 4H 教育为例,美国孩子们根据年龄或年级不同参与的 4H 活动也有所区别。通常幼儿园的孩子学会把吃剩的早餐收集起来去喂猪,他们观察营养物质循环;一年级的孩子在农场做零活,喂鸡、放羊或看看动物;二年级的孩子学习农作物种植,包括丰收时亲自打谷、扬场;三年级的则动手学做饭、房屋搭建;四年级的孩子认养奶牛;五年级的孩子们侧重于地理学习,通过绘图、水彩、粘土塑形来描述农场地形;六年级的孩子则开始研究乳制品;七年级探索外面的世界;从七年级起,学生们开始通过探险拓宽他们已经熟悉的领域。

美国有许多以探索自然为目的的教育课程鼓励儿童以及他们的家庭参与,把自然作为儿童的户外教室和主要学习领域。美国的孩子在小学毕业前则要参加自然课堂,有的学校是去野外生存训练,哪怕是下着大雨,孩子们也都在森林里探险。营地教官会指导他们如何在雨天利用白桦树树皮上的胶质钻木取火,如何尝试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靠吃植物、昆虫、动物而生存

日本:回应具体社会问题

640.jpg

日本的教育很重视社会实践,很早就开展了自然体验教育,并积累了很多经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几年前,在日本比较有规模的自然学校就已有 3700 多所。这些自然学校拥有能够提供优质环境教育、体验大自然的各种设施和野外活动场所,有专业的指导员和项目运作人员,并且常年实施各种以体验自然和环境学习为主题的项目。

日本自然学校的强项是体验活动+社会问题。在日本自然学校不仅只关注参与者的自然体验,更关注对具体的社会问题的回应,将多种不同领域连接在一起,使其涌现出有特色的项目和人才。如日本 3·11 地震时,在自然学校网络的基础上成立了 RQ 市民灾害救援中心参与救灾。

640.jpg

此外,在日本孩子出生后就可以进入保育园。保育园每个班级都是以自然中的植物命名。保育园里长年饲养着一些小动物,如乌龟、鸭子、金鱼等。日本的小学也是如此,通常学校都会在校园里饲养兔子、家禽等小动物,并让学生参与。孩子从小和这些小动物一起成长,对生命的存在和价值会有一种天生的认同。

日本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别活动,并在课程设置中占了很大比例,它的内容和形式多种多样,包括仪式性活动、文化活动、促进身心健康的安全体育活动、接近自然和文化来增强公众道德的旅行活动、集体住宿活动、义务活动等等。例如学校设有专门的生活教室,学生可以在此练习切菜、点燃煤气灶、做饭等;远足活动也是特别活动中的一项,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每年都进行,培养孩子们耐力。

日本的社区公园也是儿童亲近自然的场所。城市保留大量的公共绿地,社区公园也保留了大量的自然风貌。蜥蜴、獾、蝙蝠等动物能够在东京市内生存繁衍,也得益于这些公园作为生态小区的作用,相互链接起来成为城市的生态走廊。有野生生物的存在,孩子们对自然的兴趣就会增多,在自然中游戏长大,既可以避免儿童自然缺失症,也丰富他们对自然的认知。

德国:到原始森林里上课

640.jpg

德国很崇尚自然教育,早在幼儿教育时期就引入自然教育,孩子可以到原始森林上课,在自由、放松的状态下,认识大灰熊的脚印究竟有多大,蚂蚁到底是怎么搬家的,让孩子充满探究欲望。在德国仅森林幼儿园就有 1500 多所。

这些森林幼儿园的孩子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早晨都来到森林“教室”学习。在少数格外严寒的日子里,孩子和老师会钻进露营帐篷或木头建的小教室,暂时躲避一下,但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户外活动。大部分情况下老师和家长不插手孩子做的事情,只是保证孩子们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孩子们在没有老师和家长插手的情况下会更能发挥想象力,会自己权衡危险,会自己学习,会互相学习,从经验中学,从失败中学。

640.jpg

哪怕是学习野外生火这样的高危课题,孩子们还是像学习其他课题一样,被置于老师和家长放任的状态。爬树是很多孩子在森林中最喜欢的活动,这里不会有通常幼儿园或者儿童活动场所设计好的爬树装置,孩子们爬树,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孩子们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这里的孩子很少接触商业性的玩具,而是选择就地取材,在森林中寻找玩具。大自然的玩具不像商业玩具以及被赋予了特定的意义,森林里面找到的树枝、泥巴、小虫等更能发挥孩子的想象力,语言描绘能力。

中国:呈现井喷式发展态势

640.jpg

2016 年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发起并组织全国自然教育行业调查,得出以下结论:2010 年以来,我国的自然教育呈现了一个井喷式发展的态势。2016 年又有更多新的自然教育机构涌现出来。我国目前的自然教育机构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广东、云南、四川。

调查结果显示,自然学校类型的机构数量最多,其次是户外旅行类,再者是生态保育类和自然观察类,还有的类型为公园游客中心与保护区类、农牧场类、博物场馆类等。按照自然教育机构的主管单位区分,私企自营型机构最多,其次是非营利组织运作型机构,再者是个人运作型机构、机关事业单位自行管理或委托私企经营类型的机构。

640.jpg

自然教育机构主要服务对象目前还是以小学生、亲子家庭以及 3~6 岁的儿童为主,分别占 86%、73%、55%。自然教育机构能提供多种类型的自然教育课程服务,多数自然教育机构都能提供一日活动课程和多日活动课程,分别占 85% 和 80%。

公众自然教育方面的兴趣点主要集中在自然体验,占 32%;其次公众对博物认知类的活动也抱有浓厚的兴趣,占 19%;再者为户外游学,占 15%;其他还包括文化旅行、生态保育、艺术工坊等,分别占 14%、12%、8%。

调查结果还显示,对自然教育有一些了解的人占 54%,非常了解的人占 7%,说明公众对自然教育已经具备初步认知。46% 的公众愿意让孩子参加自然体验活动,去自然中嬉戏玩耍结交伙伴,49% 的公众非常愿意。

谷歌、推特和拼趣员工反思当代教育:学生需要哪些技能才能适应未来工作岗位?

BEEDAsia必达亚洲

6.pic.jpg

在当今时代,谷歌、推特和拼趣(Pinterest,美国第三大社交网站)是美国和全球的三个主要雇主。如果当今的学生想要申请这些公司的岗位,他们是否掌握了申请时所需要的技能呢?在2017年,学生应具备什么样的硬技能和软技能才能在21世纪的工作岗位上获得成功?那2020年呢?2050年呢?

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教育科技网站EdSurge分别采访了来自以上三个公司的员工阿方索(Alexandrea Alphonso)、格林伯格(Ryan Greenberg)和全(Trisha Quan),探索什么样的技能组合能给学生带来成功的职业生涯。

虽然受访人的观点并不代表他们雇主的意见,但每一位受访者都阐述了自己对于正规教育的贡献和不足、从事科技行业需要具备的素质、硬技能与软技能平衡问题的看法,同时为想要帮助学生应对未来职场的教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5.pic.jpg

阿方索:谷歌教育团队的项目经理,负责将谷歌的解决方案、产品和服务在K-12学区中推广。

格林伯格:推特的软件工程师,致力于构建推特基础设施。毕业于圣母大学哲学专业,曾在智利当了两年志愿者,而后拿到了加州伯克利信息学院的硕士学位。

全: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担任过Salesforce、推特和拼趣的软件工程师,此前也曾帮助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

Q:你们做这些工作都有很长时间了。谈谈你的正规教育在应对就业时贡献了什么,又缺乏哪些?这些经历对你有何影响?

阿方索:稍微说一下我的教育背景,我之前在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研究生物学和非裔美国人…然后我曾在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中担任过场地组织者,我在利用谷歌的技术和工具方面有着第一手经验。

对我来说,选择通过正规教育来学习的知识并不一定需要技术背景或是一门注重技术的学科,但我后来的经历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同的观点。因为有很多不同的途径,你不一定需要通过技术教育进入科技产业。

格林伯格:我完全同意。就教育体系中所教的东西而言,我所知道的许多编程知识都是自学的,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使编程知识更容易接触方面做得更好。专业化的使用软件工作需要不同的东西——意识到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它们能做什么,什么是可能的。

我不认为每个人都需要学位,但我们可以在提供提高人们技术水平的方式方面做得更好。

全:我曾与很多没有正式接受过4年本科计算机科学教育的人一起共事过,所以我绝对同意有很多不同的方式进入高新技术产业。

换个角度看,我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完成了四年的计算机科学课程。我觉得它在让我应对挑战方面做得非常好…比如非常多的编码实践和学了许多算法理论。但我认为我没有足够准备的领域是与行业工作有关的软技能,比如成长心态以及与你如何工作有关的东西。

7.pic.jpg

Q:你们有软技能,然后又有编码之类的硬技能…有没有一个特别的技能,你会希望学生在进入推特、谷歌或者拼趣之前就掌握?

阿方索:对我来说,我认为公众演讲能力十分重要。我想我是在来到谷歌之后才开发了这项技能……我认为这是我们不太重视的一件事情,但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重要的。

格林伯格: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很快就发现人们应该掌握的技巧是清晰地写出好文章的能力。我认为写英语比编写iPhone应用程序看起来更平凡,但它确实给了你比一个只掌握技术技能的人更有竞争力的机会。

“写得好”永远不会浪费,它迫使你理解自己的想法和目标,以及你要完成的目标,并以一种最终与你在计算机编程上所做的工作并行的方式来分解它们。

全:对于“你正在做什么”和“你要达到什么”具有批判性思维很重要。我看到很多刚入职的工程师,特别是在那些大公司里,只是在随大流,就像有人建议他们加入一个团队,而他们只是完成布置的任务而已——他们并不是真正地在思考,“这是我想要的团队吗?这些是我想学的技能吗?”——对你想学什么和你想去哪里有一个好想法显然可以帮助事业发展。

Q:你们从招聘经理或同事那里有听到过关于必要工作技能的发展趋势吗?当人们申请谷歌、推特、拼趣时,无论申请的是技术或非技术岗位,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技能组合来胜任这些角色?

格林伯格:今天我听到每个人都在谈论机器学习。我认为要记住的一点是,现在谈论10年或20年后人们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技能是不可能的。如果以iPhone为例,iPhone从人们可以为它编写应用程序的角度来看连10年的历史都没有。非常流行的Java语言是20年前发明的,但在当时的很多年内并没有受到如此热捧。

我们已经谈到了软技能,还谈到了更传统的人文科学技能,如写作和交流。但是,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培养“不害怕技术的性格”。拥有学习任何东西,甚至是技能型内容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技能。

阿方索:补充一点,我想除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还需要有抗压性。我知道我们教导孩子失败应该被接受,因为这样你才会发现更多的成功……有时在这些失败中,你也会展示出你的成功之处。你是如何从失败中恢复过来,且自信心没有受损,或你如何做到保持心态继续前进?

8.pic.jpg

全:对我而言这又回到了成长心态的问题。我认为这确实有助于你抗压和更快地成长。另外,我认为对于工程师来说,能够用代码在前端和后端工作是一项很好的技能。

Q:许多教师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在编码等技术技能和成长心态等软技能的教学之间达到平衡的问题。你们对这些教师们有什么建议?

阿方索:我认为教师持续利用学生感兴趣和愿意学习的内容十分重要。像是编码、解决问题和写作之类的东西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我会写关于体育的文章,虽然我不是一个铁杆体育迷,但我能将体育与我对科技的热情结合起来,投入到生活和工作中去。

学生们好奇的是什么?他们想进一步了解什么?想一想,然后加上那些软技能和不那么有形的技能,想想怎样才能把这些与学生们的热情串联起来。

全:如果有办法的话,让学生获得和编码或领域内的专业人士接触的机会也十分重要。

Q:全提到了“接触(access)”这一单词,事实上很多科技巨头在员工组成方面仍然相对单一 。当涉及到公平和准入,涉及到让更多女孩和不同肤色学生担任你们三人所做的岗位时,你认为学校能做些什么来改善人才的多样性?

全:有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能够提供相应课程和课外活动。我知道很多都是靠预算和资源来完成的,但是鼓励学生做“次要项目”或其它东西会有助于让他们更多了解实际动手编程是什么样的,或者成为工程师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对学校来说,如果能做到这些基础的事情会有很好的效果。

格林伯格:当我回头看自己的职业生涯时,有一点让我十分担心。我意识到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电脑。这对我来说就像是生命之水。我一直都能使用电脑,并从中学习。因此我认为让孩子们尽早有机会玩电脑,知道能利用电脑做什么,并且早期培养兴趣非常重要。

9.pic.jpg

阿方索:作为一名身处科技行业的有色人种女性,我认为我们必须继续将诸如计算机科学、工作坊、数字素养培训或编码带到这些社区中去。科技方面我们看到的另一件事就是提高对无意识偏见教育的认识。我认为把它作为一个框架,并把这类课程带到课堂中同样重要。

我认为还需要创建与不同文化和社区有关的内容。对于我的文化和社区来说,嘻哈音乐是一件大事,体育也是一件大事。这并不是说你必须成为说唱歌手或运动员。对于音乐来说,你也可以当音乐工程师,音响工程师。对于体育来说,你可以做广播员,也可以成为新闻记者。我认为这只是为文化和社区提供对它们而言十分重要的内容和机会——了解它们并让它们成为学生关注的中心。

【校园楼梯空间】不能错过的学习社交场所

BEEDAsia必达亚洲

楼梯是建筑中的竖向交通空间,其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解决建筑的垂直交通,联系不同楼层的功能空间。

楼梯是教学区内学生的必经之处,同层或不同层的学生都经常可以在楼梯上碰面,走廊与楼梯之间也有较强的视线交流。作为一个让人不断变换视点高度和方向的建筑元素,对孩子而言,楼梯具有独特的空间体验性。

法国,Trivaux Garenne校园

楼梯的类型

对于楼上的学生来说,对于楼梯的使用喜好往往遵循的是就近原则,以最快捷的方式来往于不同的楼层。除此之外,楼梯的形式和楼梯间的空间性质、与教学楼的内外关系和进入方式,都会影响楼梯的空间感受和使用效率。

法国,格鲁普公立学校

按照楼梯的平面形式和内外关系不同」,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 按平面形式分类:

楼梯种类繁多、形式各异,按平面形式可大致分为直楼梯、折楼梯、弧形楼梯。

直楼梯,行走过程中没有转折,空间上的连续感较强,行走方便快捷。缺点是需要较大的空间进深,占用空间较多。

浙江,天台赤城二小学

折楼梯节约空间、视角变化丰富,作为节点的平台停留感强。

北京大学附属高中

弧形楼梯以一个曲线或螺旋来实现上下楼的连接,美观大方,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行走起来没有直梯拐角那种生硬的感觉。不足之处是对空间大小要求较高、梯段停留感较弱、造价较高。

树屋幼儿园

  • 按位置分类

根据楼梯所处位置和室内外关系来看,可以分为内楼梯和外楼梯。

内楼梯位于建筑内部,与门厅、走廊等室内空间联系密切,空间相对封闭,受外界气候影响较小。

山西,兴县120师学校

外楼梯位于建筑外部或者附属在建筑外侧面上,空间开敞,视野开阔,与外部空间相融合。从空间位置上讲,外楼梯多与楼下室外的活动空间联系紧密,学生可以直接从楼上到达楼梯指向的广场或庭院中。

山西,兴县120师学校

Amanenomori Nursery school

Farming Kindergarten

四川,孝泉民族小学

楼梯空间中的学习社交活动

从楼梯空间中各个组成部分的空间特点以及围合方式来看,可以划分为梯段空间、休息平台空间、上下缓冲空间、楼梯下部空间。它们承载着不同的功能,通过对交往功能的挖掘,也可适应学生不同类型的交往活动。

梯段空间是不同标高的连接构件,是楼梯最为重要的部分。学生在上下楼梯的过程中自身高度和视线的不断变化带给孩子们强烈的体验性和趣味性。学生根据梯度的高低变化发明了与之相对应的游戏活动。

天津,华旭小学

根据楼梯的实际人流量判断梯段所需的宽度,在其基础上适当加宽后,让学生有足够的余地开展其他方面的活动。

European School Campus No. II

休息平台能缓解梯段过长而带来的疲劳感,给学生的驻足停留提供了可能性。休息平台向室外延伸则可强化平台的滞留意义,为学生的交往活动提供更舒适的空间环境和视野,吸引他们加入到空间当中。

York House Senior School

上下缓冲空间过往人流频繁,梯段上和走廊中的学生都可以在这里相遇,是非常活跃的空间。

York House Senior School

楼梯下部空间是指梯段与一层地面之间的夹角空间,由于空间较矮和不规则,往往利用率不高。

然而,对于学生而言,这种小空间的体验性和私密性正好符合了学生的好奇心和隐蔽心理,也能满足儿童的活动需求,成为舒适的交往空间。

Flower Kindergarten

可以加入一定的设施,打造出亲切和有趣的空间氛围。

楼梯间的采光

Hakusui Nursery School

楼梯间的采光取决于建筑界面的围合程度和开窗方式,而开窗的方式也会影响到儿童的视野范围。

在楼梯空间设计中,应尽量开大窗来增加室内的光线,使孩子们能在明亮的环境中活动。

根据儿童的身高比例,尽量降低窗台高度,使儿童能自然地感知到外部空间中的情况,减少他们内心的紧张感。

适当增加窗台宽度,甚至加宽为飘窗的形式,使得平台空间的层次更加丰富,适合儿童对小尺度空间的喜好。

解读「2017中国STEM教育白皮书」:中国STEM教育现状、发展与挑战

BEEDAsia必达亚洲

STEM教育在世界上作为国家人才发展战略受到广泛的重视。中国也在逐渐探索适合自身的未来教育发展路径。近日,中国未来教育实验室发布「2017中国STEM教育白皮书」,本文来自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研究所所长王素女士,为我解读STEM教育的最新探索情况。

 

王素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研究所所长、STEM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未来学校实验室主任

本文作者:王素,以下内容来自王素女士的分享

我今天代表我们的研究团队,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研究成果《中国STEM教育白皮书》。我们希望通过对STEM教育的系统梳理和研究,能够回答以下问题:在中国现实的背景下为什么要开展STEM教育,目前中国STEM教育的现状,在中国我们应该如何开展STEM教育。

如今在谈论未来教育变革的时候,最大的影响之一人工智能,第二个,其实未来社会也会发生重大变化。未来社会会面临文化更加多样化,这些都是教育要思考的问题。

过去我们认为教育都是在学校发生的,所以学校在教育中占比非常强大,我们对学校也给予了非常高的期望,我们希望所有的事情都由学校来承担,无论是知识学习还是学习成长,包括安全等等,但是在未来发展的过程当中,教育不仅仅发生在学校

其实教育不仅仅发生在学校,它发生在全社会,那么即使是学校,也会开门办学,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所以说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会发现,就算是知识技能的培养它也不仅仅是在学校当中培养的。

变化世界中,我们的教育应该如何面对?

21世界之初,国际社会也一直在探讨,也可称作是21世纪技能。说,未来我们培养的人会分为这么三个维度,一个是从认知领域、一个是内在的、另一个是人际关系。所以这些是今天我们希望可以带给孩子们的。

在2018年PISA在新的措施当中增加了一项能力——全球能力,这和前面提到21世纪技能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实际上全球能力会考虑到作为一个人,首先要有知识部分,第二部分便是技能部分,除此之外还有态度和价值的部分,所有的这些部分交织在一起才会构成一个人的能力。

如何实现知识向能力的转换?

过去我们一直是学科教育为主,强调知识教育是核心,但是除了知识之外我们所做的教育是远远不够的,怎么样把知识向能力转换,其实就是在真实世界的学习,也是真实世界里的知识技能转换——深度学习:交流、合作、批判性思考、问题解决

STEM——从日益强大走向无所不包

作为STEM来讲并不是一个新词汇,STEM的发展过程也一直在变化,STEM ——STEAM——STREAM,从增加艺术到增加人文和阅读。

2016年美国提出六大远景,八大挑战

▲STEM教育的六大愿景

(1)网络化且参与度高的实践社区;

(2)加入特别设计的游戏和风险的学习活动;

(3)包含用跨学科方法解决“大挑战”的教育经验;

(4)创新技术支持的灵活且包容的学习空间;

(5)创新且具操作性的学习测量;

(6)促进多元化且多机遇的社会文化环境。

▲《STEM 2026》报告总结出了八大挑战,分别为:

(1)促进公平的 STEM 教与学经验和资源;

(2)培育参与度高且网络化的 STEM 实践社区;

(3)重新设计课堂活动以提高趣味性和风险性 ;

(4)开展早期STEM教育;

(5)打破 STEM 学科间以及与其他非STEM 学科间的分界;

(6)重新构想学习空间;

(7)开发创新且可操作的学习评价方式;

(8)赋予 STEM 新面孔以促进多元化、多机遇的社会环境。

中国为什么要选择STEM ?

对中国更加现实的意义是:弥补学科课程比例过大带来的不足

中国运营STEM教育要以工程项目为载体,运用科学知识,技术的方法,艺术的表现形式,创造性的解决问题。

中国STEM教育现状

中国的STEM教育并不是从零开始,只是在不同的时期名称和内涵有区别。

我们可以这样来描述中国STEM教育的现状:开创了新局面,支撑了新发展,明确了新定位

  • 开创新局面:STEM教育中国实践正在兴起

  • 支撑新发展:中国STEM教育研究呈逐渐发荣的态势

  • 明确新定位:STEM教育纳入国家战略发展政策

明确新定位表现在三个方面:国家科技战略政策融入STEM教育理念,科学教育政策重视STEM教育,教育信息化政策明确了STEM教育发展任务

  • 国家科技战略政策融入STEM教育理念

2006年《国务院关于实施<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若干配套政策的通知》中指出,“大力倡导启发式教学,注重培养学生动手能力,从小养成独立思考、追求新知、敢于创新、敢于实践的习惯。切实加强科技教育。”

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实施方案(2016—2020年)》提出,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基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完善中小学科学课程体系,研究提出中小学科学学科素养,更新中小学科技教育内容,加强对探究性学习的指导;在高中阶段要鼓励探索开展科学创新与技术实践的跨学科探究活动,同时规范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机制,促进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发展。

  • 科学教育政策重视STEM教育

  • 教育信息化政策明确STEM教育发展任务

2015年,教育部在《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提出要“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

2016年教育部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进一步要求:“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众创空间’、跨学科学习(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中的应用,着力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养成数字化学习习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信息化面向未来培养高素质人才的支撑引领作用。”

问题和挑战

中国STEM教育才刚刚兴起,还面临着很多问题和挑战:

中国STEM2029创新行动计划

第三个部分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

  • 中国背景下STEM教育的内涵

我们先讨论一下STEM教育的内涵

目前大家对于STEM教育有很多不同的认识,无论是从研究层面,还是学校实操层面,不同的学者和实践者都有各自的理解和定义。我们认为STEM教育在中国背景下应该包含五个层面的含义:

基于国际与国内背景,我们即将推出《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

该计划是专家学者们共同针对中国国情所提出的对未来十余年STEM教育的展望,对STEM教育普及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也将提供具体实例来帮助应对目前STEM教育所存在的挑战。

该计划将强调参与机构的普及性,呼吁吸纳更多的社会力量协同开展STEM教育创新;提倡STEM教育能够惠及全体学生,尤其是特殊群体学生;希望能够培养创新思维和科学探究的能力,通过注重学习过程的测量改变评价方式和创新培养模式。

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指导原则

 

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战略目标

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的主要内容

中国STEM教育2029创新行动计划的主要内容包含七个方面

  • 促进STEM教育顶层设计

从国家层面顶层设计,统筹考虑国家产业发展、人才储备、各级各类教育,形成需求、政策、制度、内容、评估、经费相配套的一体化战略,既能有目的的培养创新人才,同时也能提供适宜于创新人才成长的环境,并有吸纳世界优秀人才来华的政策。这样我们才能在人才竞争中保持优势,早日建成创新型国家。

  • 实施STEM人才培养畅通计划

注重培养中小学生学习STEM的兴趣,奠定必要的基础;引导职业学校学生树立工匠精神,强化STEM技能技术训练;鼓励大学生积极投身STEM领域,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和就业创业能力。

完善STEM教育课程教学体系,促进各学段STEM教育的有效衔接,打通学生成长关节,疏通学生学习渠道,融通学生学习内容.

  • 建设资源整合和师资培养平台

我们将成立专业STEM教师发展平台,吸引全国高校及地区教师培训机构加入共同打造STEM师资培训高地。同时,我们拟以“大中小为核心,政府干预,第三方积极协助”的合作模式促进STEM教师的专业发展。

  • 建设STEM教育相应标准与评价体系

标准是推动STEM教育有序进行的重要保证。为此,我们将在国际经验基础上,结合中国实际,与中小学、社会机构等联合开发符合中国未来创新人才发展需求的课程、教师、产品、服务等标准,并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促进中国STEM教育的有序与高效发展。

  • 打造一体化STEM创新生态系统

我们愿与各种社会力量协作,建立基于地区特色的STEM实践社区。同时,我们倡议博物馆、青少年宫、科技馆、数字媒介等社会机构积极开放空间,成为STEM教育非正式学习的组成部分。我们也倡议媒体加强STEM教育的宣传报道,推动形成全社会重视的STEM育人环境,构建一体化STEM创新生态系统。

  • 打造服务经济的教育与人才战略高地

推动全社会统一思想和认识,确立以科技人才和创新创业人才为主的创新型人力资源在国家未来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动员全社会资源在共识基础上的积极参与、交流协作和多元投入;以推动创新型人才培养和工程教育、创新创业教育为抓手,加快我国教育和科技体制改革步伐。

  • 推广STEM教育成功模式

STEM教育的实施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靠自我摸索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为此,我们一方面通过借鉴国际经验等指导一些学校进行STEM教育的系统实验,成功后向其他学校进行推广;

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总结现有一些STEM教育做得比较好的案例,进行经验总结,进行模式推广。

以上是我们对中国STEM教育的主要认识。我们期望能与大家携起手来共同推动中国STEM教育的发展。

深深庭院内的学堂书院:泰州中学新校区

BEEDAsia必达亚洲

泰州自史以来,学堂林立、书院盛行,著名的安定书院便位于泰州中学老校区。泰州中学是我国极富盛名的百年名校,始于在宋代著名教育家胡瑗讲学旧址上创立的泰州学堂。原校区内还有纪念胡瑗的祠堂,校园文化气息浓厚。

Taizhou has housed numerous schools and academies since ancient times. The renowned Anding Academy was built right on the old campus of Taizhou High School, which is also a century-old prestigious school in China stemmed from Taizhou Academy founded on the site where Hu Yuan, a famous educator in Song dynasty, lectured his students. There is still a hall on the old campus in memory of Hu Yuan, further enhancing the cultural atmosphere of the school.

▼文化气息浓厚的校园,school with rich cultural atmosphere

文脉Context

新校区方案通过对泰州以及泰州中学文化和历史进行分析研究,并参照泰州传统的学堂书院空间布局,试图重塑一种清新淡雅的书香氛围,从而使新校区体现百年名校的文化积淀和地域特色。与此同时,校园规划融入现代校园空间特征,以基于传统、推陈出新的设计理念,传承校园文脉,再现安定书院的韵味。

Based on the study of the culture and history of Taizhou and Taizhou High School, the design intends to bring back the refreshing and elegant study atmosphere referencing the spaces of traditional “schools and academies” in Taizhou and showcase the profound cultural heritage and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chool on the new campus. In the meantime, the campus planning also employ new design ideas and modern campus features based on the tradition and context of the School to reappear the charm of Anding Academy.

雅院 Tasteful yards

整个新校区借鉴泰州传统的“学堂书院”空间,以院落为空间结构组织基本元素, 并运用南北的学术轴 和东西向的文化轴统领整个空间格局。

The design takes the yards of traditional schools and academies in Taizhou as the basic elements for space structure organization and employs a south-north academic axis and an east-west cultural axis to define the overall spatial layout of the new campus.

每处空间都设置相关的文化视觉焦点和文化主题。校园以礼仪性的书院主空间为主轴,再融入错落有致的书院园林空间,空间层层相套、开合有度,传达出重教尚文,外儒内道的精神内涵。

Each space is designed with related cultural visual focus and cultural theme. By incorporating well-arranged garden spaces into main academy spaces of rituality on the main axis, the design creates well-proportioned spaces placed one inside another, conveying the spirit of valuing education and advocating Confucianism and Taoism.

通过对校园中的教学区和办公区空间统一规划,形成荟雅院、尚礼院、崇儒院、达理院、敬师院、国学院和思源庭等多个主题院落空间,各空间相互渗透,层次丰富,各种自然元素渗透其中,局部再点缀亭台楼榭,烘托出校园静谧典雅的氛围。以生态绿轴贯穿校园,以“水院”沉淀空间氛围,显示出泰中海纳百川,生生不息的人文精神。

By planning the teaching area and office area as a whole, a number of yards themed on grace, rites, Confucianism, reason, respect of masters,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and gratitude for the source of benefit are created, with profound hierarchies and big depth. These interconnected yards are interspersed with various natural elements and at some positions pavilions and terraces to foster a tranquil and graceful ambience. The design also proposes an ecological green axis running through the campus and water yards to represent the all-embracing and unceasing humanistic spirit of Taizhou High School.

▼校门,底面设有篆刻文字,main entrance with seal characters on the soffit

▼楼间围合出不同的庭院,different courtyards enclosed by buildings

▼围合出庭院空间的教学楼,enclosed teaching building with courtyards in between

▼连桥连接不同教学楼,庭院中绿化丰富,different buildings connected by bridges with green courtyards

▼开放的连廊,open bridges

水韵 Water Charm

泰州以水文化著称,泰州中学新校区的设计更将水视作设计的一个灵魂元素。

Taizhou is famous for water culture, and water is regarded as the soul in the design of Taizhou High School’s new campus.

整个校区设置三处水景,分别为思源庭、国学院、银杏湖。三处水景风格迥异但都透露出浓厚的文化气息。思源庭之水规整现代,整体氛围静谧安宁,创造一种静思之境;国学院中水景传统小巧,营造出婉约之境;银杏湖中水景博雅大气,构建深远之境。静谧内敛的水院空间奠定了整个校园的氛围基调。倒影因水而生,校园空间也因此而显得更为开阔生动。水为生命之源,水的引入,使得空间更具灵气。

In the whole campus three water features are provided, namely the Siyuan Yard, Chinese Classics Quadrangle, and Ginkgo Lake. The three water features are different in style but same in atmosphere – a strong cultural atmosphere. The waterscape of Siyuan Yard is regular and modern with a quiet atmosphere, creating an environment for meditation; the waterscape of Chinese Classics Quadrangle is traditional and exquisite, creating an environment of gracefulness; the waterscape of Ginkgo Lake is generous, creating an environment of deepness. The tranquil and restraining space of water settles the atmosphere and tone of the whole campus. Reflections are created by water, which makes the campus open and vivid. Water is the origin of life. The space is spiritual because of the introduction of water.

▼博雅大气的银杏湖,generous Ginkgo Lake

▼规整静谧的思源庭,regular and tranquil Siyuan yard

筑形Shaping

建筑形体端正典雅,简约内敛,建筑细节精细优美,建筑逻辑理性严整。通过简约的形体和细节对比,透射出博雅大气的建筑气质。建筑从立面的开窗排布形式到建筑细节的肌理都采用相同的建筑语言和建筑母题。

The buildings are upright, elegant, simple and restraining, and the details of the buildings are exquisite and beautiful. The design of the buildings is rational and neat.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simple shapes and the details reflects the magnificence of the buildings. From fenestration in the facades to the texture of the details, consistent architectural language and motif are used.

▼端正典雅的教学楼,立面缀有花窗,simple and restraining teaching buildings with carved windows decorated on the facade

▼科学技术楼,science and technology building

将窗花和篆体文字等传统文化元素进行重构并用其对建筑细部进行点缀,赋予建筑文化灵气和传统的意韵。建筑饰面主要采用石材、灰砖等灰色系建筑材料,局部点缀木材等暖色系材料。

The architectural hue is slate grey, creating a quiet and elegant atmosphere of learning; the wooden ornaments render the rustic breath of books. The building form tries to present the traditional implication through modern techniques. The exquisite and elegant style represents an organic combination of modernity and tradition, as well as the culture and modernity of the campus.

深蓝灰的建筑色调,勾勒出清新淡雅的书院氛围;局部点缀的木色则渲染了淳朴浓郁的书香气息。建筑造型以现代的手法表现出传统的意蕴,整体风格精致、典雅,实现现代和传统的有机结合,表达出校园的文化性和时代感。

The traditional cultural elements, including window papercuts and seal characters, are reconstructed to highlight the buildings, injecting cultural spirit and traditional implications into the building. The main façade materials are mainly the grey-toned building materials like stones and tiles which are set off by the partially used wood and other materials of warm tones.

▼信息中心,立面饰有篆刻文字,graphic and information center with seal characters on the facade

▼灰调素雅的建筑立面,elegant building facade in gray hue

▼室内天花,木材渲染出书卷气息,interior ceiling, wood enhancing the feel of culture

▼总平面图,site plan

▼教学楼立面图,elevations of the teaching buildings

项目信息项目名称:泰州中学新校区设计时间:2012年建成时间:2016年项目地址:江苏泰州业主:泰州中学设计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摄影:姚力、战长恒

董明珠投资1亿建格力学校:地产科技巨头入金建校寓意何为?

BEEDAsia必达亚洲

阿里巴巴创办的云谷学校和华为创办的爱为书院还没开学,董明珠的格力学校就被曝光了。令人诧异的是,此次被曝光的格力学校并非是董明珠之前提出来的格力学院,而是一所小学。

董明珠曾表示2017有四个小目标,其中一个便是进一步推进格力学院的建设。没想到,格力学院还未有进一步消息,“格力学校”却先出现了。

日前,格力学校因一份规划方案曝光。珠海市住规建局官网公布了香洲区第三十小学的规划方案进入批前公示阶段,使格力学校的建设进程公之于众。

据悉,格力学校是香洲区规划建设公办小学,用地位于中臣花园旁,与格力电器园区相邻。

该校占地面积为1.9万平方米,预计总投资9870万元;计划2018年6月完成主体工程建设,有望在明年秋季招生交付使用。

公开资料显示,按原规划格力学校地段本是一块中学教育用地,但区域内小学学位紧缺,附近随迁子女对于小学的入学需求量大,因此改为小学用地。

实际上,格力办学校并非一时脑热。早在2014年7月,格力与被誉为欧洲优秀工程师摇篮的德国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达成合作,共同推进“格力学院”的建设。当时,格力学院相当于格力内部的培训班。

此后,董明珠表示,2017年将加快建设真正的格力学院。格力学院将分块培养人才,一是强化人才培养,让普通员工转型升级,二是培养一批专业的技术专家。

其实,近几年在政策和资本等教育行业红利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明星企业开始涉足教育领域

万科2015年在上海成立一所9年一贯制私立学校:上海万科双语学校。此后万科又与深圳中学联手建了私立高中梅沙书院,万科方面也表示,“未来,我们不会只办一所学校,而是希望成立一个教育集团。”

碧桂园的教育产业已成体系。今年1月,碧桂园教育产业更名为博实乐教育集团,并于五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据上市前招股书显示,博实乐教育与碧桂园集团已无股权关系,系杨惠妍家族的另一独立业务平台,但实际控股人为碧桂园杨氏家族。

茅台集团于2014年8月和贵州大学在茅台集团签订校企合作办学协议,创办茅台学院。今年5月正式获批,并开始招生。

阿里巴巴则在2月14日将创办云谷学校官网上线。这是继湖畔大学后,阿里巴巴办的第二所学校。相比较“湖畔”项目商学院的性质,云谷学校切入到了传统教育。

华为在3月底透露,与清华附中合办了一所国际学校爱为书院。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上市公司在教育领域布局。

图片来自蓝鲸TMT网

从教育市场分一杯羹,为母公司提供现金流

有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教育产业的总体规模为1.6万亿元,预计至2020年将增长至近3万亿元,并实现12.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特别是培训领域,包括早教、K12培训以及职业培训,都将成为未来的主力增长点。从数据上来看中国教育产业正迈入黄金时代

面对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有些企业布局教育完全是想从中分一杯羹,通过学费获得充沛而持续的现金流。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及精神需求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放眼海外,加大对子女教育的投资力度。因此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就读收费昂贵的国际学校。

碧桂园集团早在1994年就开设了广东碧桂园学校,到现在碧桂园的教育产业已成体系,旗下有34家幼儿园,18家中小学,以及15所培训学校。既有收费不菲的国际私立学校,也有免费大学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但还是以国际教育为主。

2000年9月,碧桂园引进国际文凭组织(IBO)的教育理念和课程项目,并于2005年9月提升为IB国际学校。所谓IB国际学校就是学生可以选修IB资质的课程,全球知名学校比如牛津、剑桥、耶鲁、普林斯顿等会对这些学校的毕业生提供入学优惠。因此,尽管收费高昂,但IB学校很受高收入家庭的欢迎

除碧桂园旗下的教育集团外,以国际教育为主的还有华为的爱为书院和阿里巴巴的云谷学校,华为的爱为书院学费每年18万元起,阿里巴巴的云谷学校虽然没有透露学费,但也具有非常明显的商业属性

为企业培养专业人才

有些企业创办学校则是单纯的想培养自己的对口人才。比如茅台学院

今年5月23日,教育部致函贵州省人民政府,同意设立茅台学院。经过5年多的筹建,茅台学院终于正式成立。成为国内首家酒业大学。一直以来,酒类专业人才缺乏,是茅台集团发展中面临的一个问题。

“符合要求的酒类专业人才太少。” 茅台学院院长封孝伦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将茅台学院办成培养世界酿造类顶尖人才的大学。”。茅台学院首批开设五个专业,即酿酒工程、葡萄与葡萄酒工程,食品质量与安全、资源循环科学与工程、市场营销,共计招生600人。

除了茅台学院,董明珠的格力学院也在筹备之中,董明珠曾说,格力要向智慧工厂转型,需要大量技术工人替代普通工人。“格力完成2000亿元目标时,可能比1000亿元时的工人还少。” 按照计划,格力将和一所德国大学合作,引进德国教师和教学模式,设立机械、制冷等专业,利用产业优势打造行业标准。

为获取政府巨额补贴

公开资料显示,公办高校在财政上、教育资源分配和城市规划上要顾及的面较多,因此受行政干预也较多,而民办高校在资金到位的情况下,与之相比反而较容易获得审批。

对于地方官员而言,为了政绩需要也会积极推动当地民办高校的建设,补贴高校和主办的上市公司成为是较常见的情况。

以教育资产在安徽省的两家公司为例,今年6月13日,科大讯飞宣布其子公司安徽信息工程学院获得芜湖两级政府的奖扶和补贴共计3000万元。去年9月12日赛为智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投资设立的安徽工业大学工商学院收到当涂县人民政府给予的办学经费补贴人民币1000万元。

科大讯飞2015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四成,但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2.09%,也创下其2008年IPO以来最低水平。而在这4亿多净利润中,政府补助占比仍然高达26%。

实际上科大讯飞2008年至今发布的8份年报中显示,政府补贴收入对科大讯飞净利润的贡献额度平均超过了20%。最高时,甚至一个季度里近一半的净利润都来自政府补贴。

为慈善公益办学

中国另一个互联网巨头腾讯虽然没有直接办学,但腾讯主要创始人陈一丹却热衷于教育。陈一丹主要的办学成就是武汉学院。

早在2007年,陈一丹就开始向武汉学院投入资金,到2015年,武汉学院获批脱离母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转设为民办本科高校。

同年12月陈一丹创办的“湖北一丹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完成首轮共建基金募集。腾讯早期创始团队都参与了捐赠,其中马化腾捐了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陈一丹承诺要办一所非营利民办大学,不从学校拿走一分钱。这意味着,武汉学院是全国第一所公益性质的民办大学。

“外国的私立大学那么多,那么好,我们可不可以也有一批?我们可不可以,先做好一个?”此前陈一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期望通过这样的实践,与教育同行一起,探索一条中国非营利性民办大学的办学之路。

最直接的目的:圈钱

据中青报披露,2013年6月时全国独立学院为292所,独立学院举办者中有房地产及各类投资企业背景的就占总数的68.8%,其“圈钱”的手法有:

  • 1. 企业在办独立学院之后,在所获批的教育用地上以“教师公寓”名义进行商业地产开发;
  • 2. 资产评估后土地增值与学费滚动产生的学校资产增值,将部分无形资产划归母体高校后,剩余收为企业所有;
  • 3. 利用政策杠杆,运转数年后,把独立学院股权转手卖掉;
  • 4. 每年开学时,直接从学生学费中抽取提成……

从事药品研发的A股上市公司人福医药于2004年和武汉理工大学共同举办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现名武汉华夏理工学院),但在2010年7月以3.4亿元出售全部投资收益,通过本次交易,获得4000万元收益。

上市公司想跨界收购高校资产也并非易事。茂化实华 2009年曾试图接盘其大股东北京泰跃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挂牌出售的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70%的权益,但因涉嫌大股东资金占用、珠海学院净资产值被严重低估、石化到教育跨越风险太大等原因,在深交所干预下不得不放弃收购。

看国外:世界知名科技企业创办的学校,欲解锁未来教育密码?

2011年,成立百年之际,IBM在纽约布鲁克林创立了公办高中P-Tech,开始尝试对高中教育的变革。

事实上,有越来越多的科技企业在涌向教育领域,更准确地说,基础教育领域。那么,到底是这些企业在为行业未来培养人才,还是行业巨擘们已经洞察了未来人才所需的特质?

  • P-Tech学校:为社会培养技术中产

美国不缺博士生和面包师,但水平介于二者之间的劳动力数量不足。四年高中不够、再读四年大学,又有人觉得浪费。对于社会经济背景处于弱势的学生来说,系统接受STEM教育的机会匮乏,同时,社会对于大学生的STEM技能需求也在快速增长。

于是,IBM与纽约公立学校、纽约城市大学合作创办了4+2模式的P-Tech学校,提供注重STEM学科的教育,并将免费的公立高中与社区大学融为一体。在这里,学生可以完成共同核心标准指导下的课程体系,打下扎实基础。

在这所学校,学生不叫学生,而叫“发明家”。

与美国传统四年制高中不同,P-Tech提供9-14年级(六年制)教育。

发明家们主攻STEM课程(科学、科技、工程、数学),在各领域实习项目的帮助下,除了高中毕业证,他们在高中第5、6年将直接从纽约城市技术学院获得副学位(associate’s degree)。

此外,他们还会获得IBM年薪过4万美元的一份工作机会(IBM承诺,会面试每一位合格的P-Tech毕业生)。

当然,他们还可以获得继续深造,以及信息技术领域多个行业高收入、高潜力的工作机会。某种程度上说,P-Tech很可能为学生提供了一张进入中产队伍的门票

  • 微软未来学校:教学工具革新

2005年,比尔·盖茨在全美州长协会高中教育峰会上发表演讲,批评美国公立学校教育陈旧过时。他说:在今天的中学里训练明天的劳动大军,就如同靠一个使用了50年的老计算机来教育今天的孩子一样。

次年,由微软公司和美国费城学区精心筹划三年的未来学校(Microsoft School of the Future)在费城正式开学。

未来学校设计初衷既是一所能为学生未来工作、生活做充分准备的学校,它在建筑设计上除了充分考虑绿色环保外,还将科技、课程及空间的因素整合在一起。

比如,教室的设计摒弃了传统教室的空间束缚,通过多向多重活动墙,随时可以将空间分割成多间报告厅、讨论室、开放式剧场、自助餐厅或教室。

而校园内既有适合学生互动、合作学习的区域 ,也有供学生深入思索的安静区域。由于网络的便利性,学生可以随时随地地在博物馆、学校草坪、餐厅等地方学习。

“未来学校”到底“未来”在哪里?

“未来学校”的未来之处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 1. 每位学生配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 2. 课本不是必须的,所有的课件、作业、考试、小组讨论等都完全电子化;
  • 3. Wi-Fi覆盖整个学校;
  • 4. 创新的硬件设施:包括课堂里的互动式白板,可旋转180°的报告厅,环保屋顶,可循环雨水的厕所用水系统,可根据课堂不同需要进行拼接的活动课桌椅。

严格说来,“未来学校”提出的是学校的一种设计理念,一个可以在传统预算之内被大范围复制的新型教育模板,但并没有固定版式。

“未来学校”会给每位学生配备一台价值1500美元的笔记本电脑,以活用学校开放、灵活的课程设置。

老师会根据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掌握情况随时调整课目和教材,把新的学习软件发送到学生的“个人空间”。

同时每个学生的电脑里面还装有学生学习需要的电子书以及学习评量软件,用来评估学生学习表现。

学校里也没有黑板,学生使用交互式数字化的“聪明板”上课,板上画面可缩放,电子笔书写或者擦拭。

在课程设置方面,“未来学校”并没有过多改革,而是用笔记本电脑、软件为学生提供了21世纪工作、生活的一种版式,或者体验。

  • Ad Astra:特斯拉创始人的“反教育体制”产物

由于不满孩子就读的徐诶下,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就自己办了一所名为Ad Astra的小学校,校名源自拉丁语名言“坎坷之路,终抵群星”。

他认为传统学校在教授学生如何解决问题上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教学的关键是让孩子们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或是理解问题所在,而非成为解决问题的工具。假设要教会别人引擎的工作原理,传统的做法是“我们将教会你有关螺丝刀和扳手的所有知识”,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教学方式。

相反,在他看来,给学生一台引擎,然后进行拆卸,这种教学方式会更加有效。“该如何拆解引擎?需要一把螺丝刀,这就是螺丝刀的意义所在。” 他认为,接下来就是重点“工具间的关联性变得很明显。”

目前,这所小学校学生不多,而且父母都是SpaceX(埃隆·马斯克创办的公司)的员工。

他对学校所进行的重大改革之一就是取消了年级的划分,不同年级学生之间并没有明显区别。他表示,“要让所有的孩子在同一时间通过相同年级的考试,就像装配线那样。”

语言、数学、音乐,不同的孩子喜欢不同的学科,各有所长。因此,他觉得因材施教更为重要。

对于教育的未来,或者说教育模式的改革,怀揣教育梦想的马云和他的云谷学校带来的探索带来了启示。

  • 云谷学校:未来人才,创意性、创新能力、创造性是关键

云谷学校由阿里合伙人合资创建,投掷十三亿巨额资金,覆盖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等一体化基础教育。2017年开始招生,一年级招收3个班,每班20人,七年级招收2个班,每班24人。

为什么要创办云谷学校

马云认为,未来三十年,整个世界将发生重大改变和重塑。过去两百年,人类处于工业时代,是知识和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而未来进入数据时代以后,文化将变成第一要素。

他希望云谷学校慢慢给孩子们灌输、激励和滋养,让他们多体验、多尝试,多一些社会公益和环保意识,不是一味培养他们如何去应试,而是让他们有“三创”意识,未来的数据时代,人类和机器竞争就靠三样东西——创意性、创新能力、创造性,这是机器学很难学会的。

导师制:成立后的云谷学校师生比将达到惊人的1:5,在这样的前提下,云谷学校将引入国际上大学特有的导师制,在云谷学校,每一组学生都有一位专属的导师,导师将从智力、情绪、态度、兴趣等多方面给予学生支持和引导。

学院制:在云谷学校,传统的班级概念将会被打破,学院将变成一个一个小社区,在这里,不同年级的学生在一起社交、开展活动。

走班制:“走班制”是指学生可根据自己的能力水平和兴趣愿望自主选课,按照自己“私人订制”的课表上课,走班制的教学更加关注学生自身成长发展中的差异性,成立后的云谷学校将在初高中段阶逐步实施“走班制”教学。

项目制学习、主题式学习:云谷学校将在国家课程的基础上进行校本化课程的规划设计,开设潜能性课程,增加拓展性课程,形成独特的云谷课程体系。通过先进的教学方法,如项目制学习、主题式学习、个体成长支持中心等,让个性化的教与学落到实处。

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作为一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创办的民办学校,云谷学校注重科技与教育的结合,依托阿里巴巴集团强大的技术支持,学校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提升教与学的品质。同时前沿科技引入课堂教学,激发学生的探索欲、创造力和想象力。

科技公司开办学校,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如何将创新科技引入到教育中来。而如今,普遍的教育模式需要变革的理念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这些企业的办校理念并非全然代表着未来办学方向,但其办学方式,办学思路,却不约而同呼应着教育全球化时代已经到来。

韩国首尔 DSSI 小学:可旋转墙面带来的学习空间创新

BEEDAsia必达亚洲

首尔DSSI小学对一年级和二年级教室内部的更新改造由daniel valle建筑事务所设计完成。在整个项目中,着重使用了三条设计策略来解决学校的需求:最大化空间、使空间均衡以及创建共享活动。

对于小学生来说,这样的学习环境更易释放天性

教室的布局总是十分规矩:不同的教室并排而设,彼此之间只有一墙之隔,教室门外的走廊,是唯一的共享空间。

这样的设计也被用在了韩国首尔 DSSI小学的一二年级教学楼内。但是对于这栋五面体建筑,照搬方方正正的传统设计,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问题

两间学生数相同的教室,面积不等。公共活动空间狭小,空间的利用率极低。而无论是玩耍、学习还是性质较活泼的分享型活动,都只能在同一空间中进行,教室内的桌椅成了自由活动的障碍物,而即使是不参与某项活动的学生,有时也会被迫受到影响。

不过改造之后,这些问题不仅被一一解决,新教室的设计还带来了不少惊喜。

负责设计的是马德里建筑设计事务所 Daniel Valle Architects。对于这个 150平方米的五边形空间,他们首先打破了传统教室的布局模式,将两间教室分隔开,扩大了教室外部的活动空间。教室结构也不再是规矩的方形,但教室的大小实现了统一。

整个改造工程中最特别的部分是教室的墙面设计。原先长方形的窄门被替换成了可以转动的墙面。墙体进行了增厚,表面新增了软体材料,并用柔软的布料进行了装饰。

这样的设计不仅仅是出于好玩,更重要的是提升了整个教学空间使用的灵活度

在进行常规的教学活动时,墙体可以被合上,与外部的活动空间相分离,可以为学生和教师营造一个相对安静和正式的教学环境。

如果是相对随性的课外讨论或游戏,孩子们可以取下挂在墙上的圆形坐垫,围坐在教室外更宽松自由的环境中开展活动。如果有特殊的教学活动需要,墙面还可以转开,将教室与外部的活动空间打通,对教学空间进行扩容。

Daniel Valle Architects还很细心地在墙面内嵌入了方形的储物空间,孩子们可以将书籍或各类益智游戏的道具放在里面。紧贴着走道的墙面,还放置了几排储物凳,进一步提升了空间的利用率。

而为了完善教室内部的采光,他们在墙体的顶部设置了透光的玻璃窗,并在走廊内配备了造型可爱的吊灯,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都保证了教室内的明亮度。

可移动的墙壁为翻新空间提供了一个有趣的空间层次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