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大厂进军教育新基建,教育创业“各归其位”

以下文章来源于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 ,作者姜浡

title.gif

教育关乎国计民生,教育行业是为数不多的能够长久存在的朝阳行业之一。近年来,互联网、信息科技领域的各大公司也看中了教育行业这一特点,依托自身的技术、流量优势进军互联网教育赛道。

1.jpg
百度:放弃自营教育业务,All in AI
2013年,百度整合百度文库的资源成立百度教育。但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虽然百度文库上的海量备课、作业资源是其他互联网大厂都没有的,但这些优势却没有成为百度教育的业务核心。2015年,百度拆分作业帮,推出“百度优课”,百度传课和百度文库合并成立“百度教育事业部”。如今看来,孵化出作业帮,或许是百度经营教育业务这几年来的唯一亮点。
2018年百度开始All in AI,教育业务也难以免俗。2018年5月上旬,百度教育事业部被撤销。整合后,原有To C业务文库和阅读并入搜索公司用户产品;To B产品百度智慧课堂并入百度智能云。从To C战场撤回到了To B,用AI技术优势来切入教育赛道。2019年2月,百度教育正式发布了“AI+教育”四大产品:百度教育智慧课堂解决方案、人工智能教育解决方案、VR教育产品和面向高校的人才培养合作方案。抛开官方解释不谈,此次整合后百度教育的To C业务基本成了“弃子”。
2020年在各家为了教育打得火热的时候,百度依旧不慌不忙的“All in AI”,除了教育信息化的布局以外,主推智能机器人。并推出了“共度计划”来帮助中小教育企业获得技术、流量支持。虽契合百度“All in AI”的战略,但却舍弃了百度文库等资源的“金山”。如今,百度自研的教育产品难成气候,主线已经变为纯粹用技术布局教育领域。“AI+教育”虽有前景,但在这一轮互联网大厂的博弈中,百度成了第一个放弃自营教育业务的玩家。
阿里:借鉴淘宝经验做教育
在进入教育圈这件事中,阿里似乎想得很明白。今年凭借被小学生吊打的钉钉破局,顺利进军教育行业。今年3月,淘宝教育事业部正式成立,除了能自由用于教育的工具钉钉以外,在产品上推出针对中小学生课业问题的付费问答平台“帮帮答”APP,在服务上推出了“一亿新生计划”,充分应用自己在基础设施和营销服务的优势。
6月22日,淘宝发布“一亿新生计划”,宣布将搭建全新的在线教育基础设施,依托淘宝8亿活跃用户,在未来三年帮助超1000家教培和知识付费机构获取10万名以上新生。淘宝教育事业部总经理黄磊表示:“万能淘宝从来就不缺少教育产品。今年年初在线教育大规模爆发,淘宝也顺势而为加强运营,用平台方式加速教育行业数字化。”昔日在教育领域碰过壁的阿里,想要围绕教育的基础设施和营销渠道,在教育领域重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企业”的愿景。
腾讯:“投资+自营”一个都不少
作为以投资见长的腾讯2018年以来投资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已接近10家,且以B轮后的大额投资为主。看多了教育公司的玩法,腾讯打算做一个全能选手。To B端打造腾讯云课堂、腾讯会议,适用网课场景;面对复学后的校园管理需求,企业微信推出了复学码、晨午检、以及智慧测温硬件等新功能,帮助学校及相关教育部门做好复学后校园疫情防控工作;更是在教育圈全民利用社交渠道获客的关键时刻封禁了教育机构常用的微信营销插件WeTool,把朋友圈的获客业务逐渐回收到企业微信。To C端围绕社交渠道打造QQ“群课堂”方便学生上课、推出腾讯作业君APP和微信小程序,适用作业场景。
字节跳动:有一颗做教育的雄心
2017年,张一鸣公开表示:“科技公司跟教育机构合作是必然的趋势,这才是实现技术和数据的最优化结合。”此后字节跳动就开始推出了自己的教育产品。从2017年的“好好学习”,到2018年的在线英语学习平台gogokid,到2018年底推出的AI智能英语教学平台aiKID,再到2019年的汤圆英语。字节跳动在教育产品方面的探索与布局从未停过。字节跳动不只在To C上发力,在To B上也同时进行布局。
2018年7月,字节跳动收购了学霸君的To B业务。2019年1月,字节跳动表示已收购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2019年5月,有消息爆料称字节跳动正在研究教育硬件。2020年3月高级副总裁宣布今年将会在教育业务上招聘超过1万人;3月17日,注册成立一家教育公司“博学互联”,至此其旗下教育企业超过10家;3月24日,又被曝出近期谋划收购两家亿元级营收的线下教培机构。
美团:不一样的职业教育
2019年10月15日美团大学成立,在王兴“无边界”的战略下,美团正通过大学的模式,进军职业教育及培训领域,职业教育将迎来新的搅局者。目前美团共有8大学院,美团此前各自独立的8个学院:餐饮学院、袋鼠学院、美酒学院、美业学院、结婚学院、配送学院、闪购学院、客服学院,包含餐饮、外卖、美容、结婚、亲子、酒店管理等多个生活服务品类培训。截止到10月15日,美团大学已经累计培训3000万人次,输出超500万小时课时,线下课程培训也已经覆盖全国超455个城市。
华为:“硬件+软件”构建闭环
华为作为信息技术大厂,技术实力毋庸置疑。近些年华为的消费电子产品也占据了相当可观的市场份额。华为借助自有优势正在学习苹果,以硬件(平板电脑、手机)为切入口,逐步构建软硬一体的生态体系,同时也基于大规模的用户基数开启了教育领域的拓展。
2019年8月,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做《全面开放HMS构建全场景智慧新生态》的主题演讲时,首次提出构建华为教育中心。华为已联合众多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提供涵盖学前教育、K12到成人教育的内容品类。2020年4月23日,“华为教育中心”在华为旗下首款全面屏智慧学习平板MatePad上首发。“华为教育中心”是华为构建全场景智慧生态的重要一环,通过企业入驻的方式,提供包括K12全年龄段在内的全品类内容,并延伸至成年人业务板块,平台连接家长和教育机构两端,提供包括学习前后的全流程智慧服务。
综合各个大厂在教育领域的布局来看,百度回去主打技术了,腾讯和阿里跟从优势重点去做渠道了,传统BAT虽然还没完全放弃To C,但是在策略上都是先打To B了。B端的在线教育跟互联网数据和功能更为相关,C端的在线教育跟传统教育的理念更为相似。只有字节还在C端业务蓄势待发,C端的在线教育重的是效果,重的是用户在教育环节的服务体验,它跟互联网行业对于APP的用户体验并不是特别一致。
蓝象资本的宁柏宇认为,疫情期间,腾讯、华为、阿里、头条等大厂为在线教育提供了“新基建”,他们的大力入局给教育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大厂进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挤压了创新企业的空间,但整个教育行业是非常需要一个底层操作系统的,各归其位才能以效率更高的方式做教育。每一家教育企业应该干好生态位上该干的事儿,这种大投入的事更适合巨头去做。
在上一波创业风口,中国4G网络基建为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各类APP的百花齐放打好了基础。如今聚焦在教育领域,各大厂砸钱一边做教育信息化新基建,一边扩充渠道占有率,势必会为教育内容创业的繁荣打好基础。在这其中,教研能力将是核心,教育产品的好效果必然需要好教研做支持。未来以内“好教研+好效果”为基础教育内容创业也将会更多得到各大厂伸出的橄榄枝。
编辑 | Paul
内容来源 |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
7.jpg
参会报名
原价1580元/人
限时免费仅限校方
扫码报名,输入优惠码:1415
即可免费报名参会
优惠截止至8月31日
报名者从速!
8.jpg
微信扫码,即刻报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大厂进军教育新基建,教育创业“各归其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