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学习空间如何迈向未来?匹配未来教育法的必达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圆满落幕

8月4日,由「必达亚洲」主办、「美国建筑师协会(AIA)上海分会、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师分会教育建筑专委会」协办的「必达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在上海召开。

来自「中、美、英、澳、丹麦、德国」以及全球学习空间设计的资深专家,以「创造面向未来的学习空间」为主题,结合国内外优秀学校新建及改扩建建筑案例,在整体规划、空间布局、学校建设规范约束下的创新、地产教育融合、走班制、项目制对于空间设计的挑战、公共空间利用等领域进行详细的讲解。

Paul RICE :为学习者和创新者缔造顺应未来发展的教育空间

帕金斯威尔建筑设计事务所-建筑设计总监 Paul RICE

75年前,「帕金斯威尔」凭借第一个项目: 克劳岛小学 ,在教育设计领域赢得了全美的认可。「创新、协作和可持续性」,这些因素对克劳岛小学的设计发挥了影响力,继而又为之后的教育理念奠定了基础。设计阶段的前瞻性考量,使得这所学校在如今依旧可以适应当代的学习模式。

「在中国」,Perkins+Will设计的教育建筑项目包括:西交利物浦大学校园规划、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海协和国际学校、北京顺义国际学校、上海德威英国国际学校等。

Paul RICE 从未来教育发展趋势出发,介绍了上海美国学校学校建设的概况,「将学校的运营团队、教学团队和来自Perkins+Will的设计团队整合成一个相互协作的项目团队」,是他所在团队在学校建设中的创新之举。将思维显化、支持协作沟通、以实践为导向、以项目主导学习提倡社交与自我空间等几个角度详细描述了上海美国学校探究与设计中心的设计举措。

在当今世界,指数式变化速率成了常规惯例,技术消融了行业间的边界,各大洲通力协作成了常态模式,办公场所内的跨专业协作型项目团队层出不穷,竞争对手相距遥远,创新力和创造力享有着丰厚的报偿: 「我们不能再依赖于先前为不同的时代和不复存在的经济体所设计的教育体系与设施」,这正是Paul整个演讲的核心主题。

上海美国学校探究与设计中心从“发现”走到“演进”的整个过程,大约花了24个月的时间。设计团队通过专业咨询与推敲评估,「我们明确希望在改造后的空间设置七大功能」,即:私密空间、观看空间、数据空间、表演空间、发布空间、团队空间及参与空间。

在上海美国学校校长Sascha Heckmann阐述的理念与原则基础上,我们推导出未来学习空间具备的若干特征。

其中,「首要特征莫过于灵活性,空间可以灵活拆分合并,家具桌椅也可以灵活配置」。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可书写的表面,目的是鼓励人们表达想法和互动交流。
  • 学生们很喜欢这种表达观点和激励沟通的可书写空间。这也是传统方盒教室缺少的功能空间。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小组讨论空间,让学生们有机会探讨和发表想法。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灵活的空间,使学习活动能以不同的形式和各种教学规模进行组织。同时也需要灵活的家具来给予配合。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具有一定私密性的安静空间。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与多种先进技术相结合的空间,方便学生运用各种技术手段进行学习交流。
  •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非正式的空间。在项目调研过程中,很多学生都表示希望能够拥有这样的社交空间。
  • 结合案例研究与项目发展目标,我们与设计团队频繁交流,经历了长时间的方案比选与优化提炼,最终形成了方案D的开敞布局。

Perkins+Will正是在深入思考「在新的学习空间需要如何设置以上七大功能」,比如:如何通过家具布局形成私密空间,如何围绕私密空间组织可书写讨论空间,如何在多个区域设置观看空间,如何迅速合并或拆分空间等等。正是在这样的考量下,Perkins+Will在中国完成了众多高质量的国际学校设计项目

今日的学生若要获得明日的成功,就需要我们重塑教育体系与设施,重新整装出发」,以终为始,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点击阅读Perkins+Will设计案例

Harry HOODLESS:活跃 | 社交 | 个性 宝麦蓝教育空间设计

宝麦蓝(上海)建筑设计咨询-亚太区董事Harry HOODLESS

作为德威、惠灵顿、国王学校、新加坡Nexus国际学校以及参与宁波诺丁汉学校项目的国际性设计事务所,宝麦蓝在教育领域的探索可谓日久弥新。

学校空间的设计,我们希望是一个开放、互动,可以再生的空间,这是我们的追求。如何做到这一点,需要把学生作为中心,让空间围绕着他们和他们的需求展开,这是我们设计21世纪学校空间的要点。我们的设计师拿到一个命题的时候,首先要想到一个学校和一个监狱能否划等号

这是Harry思考学校建筑时,最核心的观点。

我们在中国的学校空间的演变是从教到学的转变,我们也听到很多教育者的反馈,是否要让学习空间过于复杂

在我们国王学院的图书馆和互动空间整合成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之后的造型,我们可以看到,空间的整合和定位很重要,每个区域到底是一个有目的地的空间还是一个几平米的场地,这些需要动态的考虑。

这是我们设计师的一个步骤,创造一个空间是一个最终的目标,围绕着这个目标的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这里是用于“教”还是“学”,还是“教与学”。我们在过去和学校业主沟通的过程中学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花很多时间听取业主的理念和要求,这是做出一个好学校的重要步骤

  • 1.学习在各个层面上都逐渐变得社交化
  • 2.技能和就业培训是推动学术创新空间的关键因素
  • 3.了解办公空间与教育如何相互碰撞、相互作用
  • 4.新兴品牌以及品牌形象
  • 5.社区互动

这些来自Harry对于未来学习空间的五点洞见,让我们不禁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从这些学习空间的设计趋势中可以学到了什么?

接下来,来自BM的另外三位设计师,在Harry的主导下,从活跃、社交、个性三个角度,为我们解答了这个问题。

  •  ACTIVE活跃
  • 1. Moving In Spaces可移动空间
  • 2. Moving Between Spaces灵动空间
  • 3. Making Your Own Spaces创造个人空间
  • · SOCIAL社交
  • 1. Collaboration In Research合作研究
  • 2. Interaction In Different Postures空间与不同身体姿态的匹配
  • · PERSONAL个性
  • 1. A Sense Of Scale To Promote Caring For One Another促进人们相互关心的尺度感
  • 2. Generating Life Skills In Social Spaces培养生活社交技能
  • 3. Generating Places That Promote Individuality创造个性的场所

最后,Harry表示,设计下一代学习环境的方法并不是一刀切,我们需要优先考虑学生的体验,而空间的设计也与特定的教育机构息息相关。

点击阅读BM设计案例

曹阳:走班制教学对于学校规划的挑战

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室内设计工作室主任/高级室内建筑师 曹阳

曹阳在演讲中主要介绍了校园室内空间设计的模式,如何匹配走班制、项目制、STEAM等面向未来的教学法。从学校使用主体考量空间设计,从空间设计反思对于教学课程、效果的支持,为我们展示了学习空间设计未来式。

结合北京三十五中与北京法国学校的设计实践,曹阳先生为我们带来一次走向前端的原创性尝试。创造开放和多元化的公共空间,构建各功能空间的联系,打破教室四面围墙;创造“家”的感觉,让学校成为自由成长的地方;学习、讨论、交流、展示多种功能的复合,突破学校用地限制;室内空间的专业化和教师与学生的共同参与,让学校校长与建筑师不再脱节。

点击阅读法国国际学校设计案例

Adam ROBARTS:基于项目的学习(PBL)、机遇团队的学习(TBL)如何重塑课堂设计?

北京一工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 Adam ROBARTS

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之而止矣。出自《荀子. 懦效》的一段引用,正是Adam多年学校设计中对于学习空间的最佳总结。

在设计学校的过程中,需要研究教学方式的转变。比如当前教学方式需要很多研讨的角落,设计师就要为学校设置相应的空间,比如图书室的角落、室外的台阶。

21世纪是跨学科的,需要各个行业的知识融入,学校需要开展合作式学习,空间需要为学习模式提供支持。学生们在做实验的时候可以培养合作精神,实验室的桌椅可以根据课程的设计进行改变。建筑师在设计教室的时候,要考虑课时的调整,要纵观学习空间对于混合学习的支持。

尝试,如果不行,那就继续尝试。正是Adam在学校设计的大胆创新,为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纷呈、创新与实用并重的案例分享。

张婕:STEAM类课程对于学习空间的诉求

佩利克拉克佩利建筑设计咨询-高级建筑师/项目经理 张婕

从一间教室到一所校园的空间演绎,是来自PCPA的建筑师张婕女士为我们带来的创新分享。

面对当前的需求和挑战,张婕认为必须要重新认识「学校空间」,聚焦未来学习需要,深度重构面向未来的学习空间。

她指出,要重新认识学校,学校应当回归「学」的本质,通过「社交沟通」「师生对话」「与环境对话」,建构适应不同尺度的空间需求、以素质建构为中心的学习生态链。

要重新认识教室,教室已经不是学习的主要发生场所,从STEM到STEAM的创新,不仅仅体现在课程融合上,更是在学习空间的融合上。空间设计要努力突破教室墙壁的枷锁,让整个学校成为课堂,从学校垂直尺度的划分、利用,到走廊、教室分割的细化考量,结合具体设计案例,为我们带来一场创新十足的空间魔法。

Boris SRDAR:如何构建一个前沿的校园,未来学习空间环境的特点

美国NAC建筑事务所 – 设计总监 Boris SRDAR

学生在未来经济中需要什么技能?Boris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四点洞见:创造力、沟通力、合作能力、判断力。

他们需要为创新做好准备,而作为建筑师的Boris,学习空间如何设计才能支持未来人才的培养需求自然成为他关注的焦点。开放空间、支持社交探索、合作共享的空间设计,自然成为面向未来的首要考量。

从时间尺度来讲,未来还没有到来,但Boris却不禁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前沿的校园空间,是什么让他们更有特色?对学习的理解、非正式的社交能力、建筑设计的体验质量是所有创新性校园的共性。

Boris表示,从使用者的需求层次分析,安静的空间与非正式学习空间生态质量的设计原则,是突破现有学校布局的重要方式,从空间连贯性出发,设计师通过光、纹理、颜色、人性化尺度的适应性探索,NAC带来许多富有前瞻性的建筑案例。

从美国塞山高中、史挪合米许郡高中到榛子狼幼稚园K8 ESTEM学校,结合具体案例带来一场学校设计的精彩实践。

Pearl Huang:上天入地:如何合理规划,扩展更多丰富的学习生活空间

伍兹贝格建筑设计公司 – 合伙人 Pearl Huang

激发学生创新思维、动手能力与参与性,空间就需要很强的灵活性,可以快速演变来适合教学进程:例如课堂讨论与小组活动。

面对中国人口基数大、空间紧张的特殊国情,Pearl Huang从地上地下两个空间尺度的设计把握出发,具体到学校特定区域的设计原则,「从如何设计一种折叠式多变化的教学空间」出发展开本次主题演讲。

通过家具与空间合理化设计来激发学生的创造力,从使用需求的角度,设计基于研讨与活动的空间,可折叠式的教室,跨学科的创客空间等。

在传统的教育空间布局上,以教室为单位分割出走廊与公共区域。现在,伍兹贝格通过教育空间的研究,「更加提倡在校园中设立校园」。

所有的公共空间都可以设计成学习场所,提供更多的社交空间,甚至在社交中依旧可以学习,学习变得无处不在。

Pearl表示,在「信息化时代」,我们过多的依赖于远程教育、网络学习,而研究发现,真正的教育需要互动。教学的发展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以教师为中心的模式,转变为「以学生为中心“体验式”学习」。传统「盒子」型排布的校园环境已经不能满足于新型教学模式和学生使用需求。

点击阅读伍兹贝格设计案例

王其优:教室之外的公共空间的创新利用

 B+H建筑师事务所-合伙人 王其优

我们需要充分了解学生的情况、社区的特色、老师的需求,在此基础上完成最终的设计。

从昆山加拿大国际学校到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学生会大楼,创造各种“教室”以外的各种互动空间与“学习”场所是B+H在设计时的重要考量。

具体到学校局部空间,王其优女士表示,将入口大堂设计成为学生进行作品展及学生非正规演出和活动场所;创造教室外的开敞的中庭空间供学生们开展各种各样的室内活动:比如课间游戏,课题小组活动,等各种交流互动;图书馆、画廊等空间设计的艺术性同样也会潜移默化地增强了学生们对美的认识,对知识追求的欲望。

点击阅读B+H设计案例

Alina VALCARCE:改造未充分利用的空间成为创新实验空间

佳厦建筑设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合伙人 Alina VALCARCE

Alina VALCARCE表示教育,大学校园出现的关键问题是,是什么驱动了实验空间

在大多高校和大学里已经存在大量未被充分利用的空间。公共休息室,甚至走廊空间都可以作为社交会议和小组学习的环境,院校可以声明他们对提高协作学习环境的愿景。

Alina指出,主动式学习正在推动实验学习环境,技术也对空间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利用走廊空间打造实验学习空间,成为优于专门规划特定实验教学教师的最佳选择。

而在教育模式的持续探索中,毋庸置疑的是,学习空间的改变,将会带动教育的改变!

Jens KUMP:面向21世纪学习者设计自由的阅读空间

亨派建筑设计咨询-上海董事/设计总监 Jens KUMP

Jens首先介绍了德国HPP (亨派) 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历史,现今, HPP在德国有8个分部, 在中国及土耳其设有3个海外分支机构。

世界在变,教育在变,教育设计也要随之而变。Jens认为学习已经不再是坐到课堂听老师讲一节课,而是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在任何场所都可以进行。

分数也不再是评判学生的唯一标准,新的时代更看重人的全方位能力。同时,教育者本身的角色有了很大转变,「教」在学习过程中已经淡化,老师更多是一个课程设计师,是大家独立学习时的引导者。

如何创建全新的学习空间,支持面向未来的学习需求,确保学校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是会上探讨的主要内容,Jens Kump在演讲中提及到未来图书馆的发展趋势: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与他人的沟通和交流方式随着环境变化也发生着变化,同时对我们的社会行为、教育学科以及学习过程都产生了影响。在过去,人们去图书馆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阅读书籍和查找资料,而当今我们更加于依赖于互联网 ,例如使用手机和电脑来检索信息。通过这种新媒介 ,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的研究, 订阅和阅读任何一本书籍,访问图书馆变成一种更具交流性、更开放的体验。因此,创造具有启发氛围、为读者提供交流体验的环境,已经成为图书馆的新趋势。而图书馆在当下更多的则是作为交际性和启发性的小环境而存在。

另外一个校园项目,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的鲁尔西部大学校园,8栋独立建筑和620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构成一个独立的片区。这里不仅是一处高等教育学府,整个校园环境也是城市发展结构的一部分。校园内建筑的体量及高度顺延了周边城市的发展形态,使得南面沿杜伊斯堡大街的住宅区更有生活气息并随之升值。同时,校区内形式多样的公共空间,也给周围的居民提供了丰富的户外活动场所。

Christopher CHAN:设计挑战:学术空间设计的趋势

MRY建筑事务所-合伙人/美国建筑师协会上海分会 Christopher CHAN

我们要为今天的学生设计学校?还是要为未来的学生设计学校

Christopher指出,建筑的永续性是教育建筑的工作重点。MRY建筑设计公司的目标是让建筑能够有效支持学校的工作、生活以及学习,为他们提供有力的支撑以及为创造力提供环境。不断建立建筑物与环境的联系,目的是为了让空间更高效、院系更亲近、环境更美观、灯光隔音更优异、环境空气更宜人。

Christopher从近期设计实践——上海科技大学出发,从全球视野与未来考量,为我们带来学术空间的设计挑战与趋势。

总体规划主要「面临两大挑战」,需要组建一支高素质的核心团队。在这片51.71公顷的场地上「提供建筑与景观交相呼应的校园设计」。第二点是,总体规划框架是否能够在质量标准的前提下,根据这些空间创新进行灵活高效的调整。

「总体规划为校园各项设施提纲挈领」——五大学院、居住区以及配套学生生活休闲中心、图书馆、富有弹性的孵化园区、教学中心、行政、会议及招待中心以及公共地下服务停车层。

最后,Christopher为我们分享了「校园设施的设计需要解决两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使用功能的变化发展和迎合未来的规划趋势。 「而这些无疑都需要学习空间具备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弹性」。

点击阅读上海科技大学设计案例

王小工:实践与思考:多元的教育形态与校园规划形态的多元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教育建筑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小工

1998年,王小工开始设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改扩建工程。它是中国第一个官办的高级中学,这也是王小工第一次负责教育建筑的项目。历经十年的改扩建,无疑让这所学校成为中国学校的一个典范。

以这个项目为起点,从农村的基点校到国内一线城市品牌学校,王小工主持完成了大量业界较有影响的工程实践项目,包括新北川中学、武汉市艺术学校新校区、北京实验二小本部等近50所不同类型的校园建筑。

多年来王小工体会到教育界与建筑界需要更多的交流,同时作为参与评标中国最具创新的北京中关村三小新校区、中小学设计规范编委之一,对于规范的理解无疑更加透彻,他说:「教育建筑建设不能因为规范限制而不去创新,规范是基线但不是上限。」北京中关村三小新校区的设计建设,就是对于规范的一次次突破与创新。

在演讲中,王小工介绍了北川中学的项目。这是一所5400人规模、建筑面积7.2万平方米的学校。在北川中学,他开始探讨超大规模学校的单体设计集约化,并采用「年级化」处理,每个年级的楼是复合化的单体,孩子们可以就地进行活动。

在潍坊未来学校建设项目中,在校园内通过教室盒子的规划布局,在标准课程体制内,融合混合教学模式为核心素养培养提供支持。

董灏:如何通过空间设计,提升培训机构的竞争力

Crossboundaries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 董灏

Crossboundaries 致力于通过建築设计、环境设计和城市更新方案,营造充满活力、生气的生活空间。董灏表示,在创造凝固建筑的过程中,往往要面对到繁琐的技术难题和文化沟通困难。但每次过程后最终呈现的解决方案,总是具有愉悦的材质触感和对人文氛围的深刻考虑

在学习空间的设计建设中,董灏始终秉持着一个坚定的信念:以缜密的逻辑深入探讨设计问题,从而营造出成功、高实用性的建筑方案。此信念基于两个基本原则:研究与合作。

面对持续走热的教育产业,以及地产+教育持续火热,董灏先生以教学法为切入点,从教师,课程,教学方法,以及如何空间相互协助,达到最优的教育成果,带来用空间设计增强品牌说服力,建立品牌权威性的精彩演讲。

刘经彦:面向未来的学习空间

Gensler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 刘经彦

教育空间贯穿多维度的学习方式。刘经彦表示,多元化且互联的学习方式使我们深入且持久的学习,3种重要特点:多元化、适应性、多模式,与参与性相结合,是创造出积极有效且相互关联的学习空间的关键

刘经彦女士从空间类别、教师空间、非正式交流空间出发,结合具体案例,为我们分享了学习空间设计的未来考量。

Richard WOOD:未来全面和具组合性的学习环境-以香港法国国际学校新校园为例

HLA建筑师事务所-高级主任建筑师 Richard WOOD

空间感、人性化、公开度是HLA设计学习空间的重要考量。Richard WOOD表示,支持混合学习的空间利用,无疑是未来学习空间设计的关键。

学习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学科融合、模拟浸入式体验或者处理复杂数据,因而新型设施将被开发,诸如能够激发同伴学习的创客空间;学习者的技能要求更多设计创造力与跨学科,因而21世纪核心素养成为全球教育的共同追求。

此外,本次峰会上,还有来自诺梵、旭佳、盟多、阿旺特、威盛亚、洁福、KI、诺拉、Hipaint、华腾地毯、PureLiving、Mannington等众多知名学习空间解决方案供应商参与FF&E Showcase(教育建材与装备秀),为更好的学习空间建设提供有力支持。

当前,教育正发生深度变革,科技发展带来许多新的学习方式。图书馆、咖啡厅、厨房、学生宿舍、计算机中心,众多教室之外的非正式学习空间改变着我们的教育布局。

这些趋势证明「校园规划需要新的设计洞见」 —— 基于整合正式与非正式空间的规划原则,提供能够支持混合型活动的、富有活力的空间节点。

以上为必达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来自全球发言嘉宾在教育空间设计的创新实践。在现代教育教学理念的指导下,未来的教室建设将越来越多地体现出人性化、可适应、可持续、安全、灵活、开放、不断成长的特征,这些成为在场众多嘉宾的共识。

21世纪是数字化时代,互联网时代,技术带来的颠覆力在众多传统行业掀起惊涛骇浪。是否存在与教学法、教育科技相呼应的学习环境设计方法?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将于十月举办必达亚洲秋季峰会,探索与教学法、空间、技术(PST)相结合的空间布局,打造面向未来的教育环境,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期待与您再次相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学习空间如何迈向未来?匹配未来教育法的必达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圆满落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