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如果美国最厉害的创新教育都不能提高成绩,你还有勇气赌上孩子的未来吗?

【小筱荐文】 美国High Tech High是当下被热议的一所创新型学校。该校抛弃传统教育的限定,全部采用当下最流行的项目式学习。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值得一看的影片”记录了这所学校故事,并称它为《极有可能成功》。这样一所学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说它极有可能成功?

对于Brian来说,这个夜晚有点难熬。

作为美国高科技特许学校(High Tech High Charter School,简称HTH)的九年级新生,他过去一个学年的全部功课,就是与同学们一起制作一个演示人类文明进程的“大齿轮”。而这天晚上,已经到了学校一年一度的“展览之夜”,可Brian小组的那部分“齿轮”还没有做好。

Brian的故事发生在纪录片《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中,这部在中国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值得一看的纪录片”,一度引起教育界热议。近日,这部纪录片登陆上海,出现在“一土上海2020未来课堂”的项目开幕式上。

《极有可能成功》记录了发生在High Tech High学校的故事。那么,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640.webp.jpg

一所靠“项目”堆积起来的学校

2000年,High Tech High作为一所公立特许学校在美国圣地亚哥成立。一开始就得到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大力支持。没错,就是那个比尔·盖茨。

如今,经过十多年的发展,High Tech High已经成为了包含13所K-12学校和提供教师培训课程、以及创新教育研究院的教育集团。

作为公立特许学校,它们不挑学生,所有学生根据居住的学区摇号入学,免收学费。

而这所学校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它没有教材、没有明确的学科区分、没有考试、没有家庭作业,只有贯穿全学年的一个项目。每个学生都必须把自己的一年所学,通过这个项目,在“展览之夜”上展示给全校师生、家长、社区以及所有的参观者。

这种被称为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简称PBL)的教学方法,恐怕是近年来在教育界被热议最多的一个话题。但它其实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儿,作为教学方法的一种,早已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多年,可是像High Tech High这样完全采用项目式学习进行教学的学校,却是寥寥无几。

毕竟,没有几个人能狠得下心完全推翻现有的学校教育模式。

640.webp (2).jpg

追溯历史,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教育革命发生在大约124年前,那是工业革命的开端。在这之前,不管是在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教育针对的都是上层社会。进入工业时代后,为了把处于农业时代靠劳力为生的人们,训练成为可以在有统一标准的工厂和流水线上工作的工人,基于年龄、能力、学科区分的现代学校模式诞生。

然而10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教育模式毫无改变。当今的大部分学校仍是一个个分隔开的教室、四五十分钟一节课、铃声一响迅速进入另外一门学科、靠标准化的答案评价优胜劣汰。

一个世纪以来,计算机、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让我们周围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信息瞬息万变,早已不再需要通过老师传达。就像从前的人如何也想象不到任何信息都可以通过一个小小的盒子(手机)进行传送一样,我们也无法想象未来的世界。

李开复曾表示,未来50%的工作,现在都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我们又怎么有信心继续用昨天的方法教育今天的孩子,以保证他们迎接明天的世界?

而High Tech High的创立,就是为了打破这样的教育模式。

Larry Rosenstock是这所学校的创始人,他在就读波士顿大学法学院期间发现,其他同学可以凭借阅读和背诵实现记忆,他却必须画出知识的脉络图,才能记得住。

640.webp (3).jpg

同样是大学期间,在教几个有精神障碍的孩子做木工的过程中他也发现,为了成功地做出一把椅子,这些孩子会主动学习平时他们避之不及的几何和代数。

虽然每个人的学习方法不同,但“做中学”算得上最自然、最深刻的一种了。

在我们的学生时代,被各种作业、功课烦到质问“为什么要学这个?生活中又用不到!”的情况不在少数,但在High Tech High学校里,这样的情况就不会出现。学生们都在被项目的进程驱动着学习,“为什么要学?因为我想让它工作起来。”一个学生如是说。

但完全跳脱于现有教育模式的做法实在太大胆、太难,不论是对于学生、老师、家长还是学校的管理者而言,都充满了无限挑战。

被质疑的课程和教学模式

Scott是九年级的物理老师,但他的课是和负责人文学科的Mike老师一起上的,他们共同辅导60个学生,Brian就是他们班上的一员。

这学期Scott和Mike为学生们设计的任务就是——探讨文明是如何更迭的,并且通过一种工程学,即齿轮的方式演示出来。

每个学生都被分在一个小组,Brian担任了小组组长的角色。他们不断收集资料、讨论、实验、做结论、推翻自己的结论、再实验、再讨论。Scott说,“这样的循环往复就是为了把文明历程这样一个抽象的理论,用实实在在的东西呈现出来,而所有的努力都将在‘展览之夜’上,被展示出来。”

老师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的,除了充当项目的总设计者,就是以一个旁观者的立场,跟踪和把控整个项目的进程。

当一个学生让老师帮忙在项目中做决策时,老师拒绝了她。“我们从没给过孩子做决定的机会,却又期待他们在人生的重要关头作出正确的选择。”确实,对于很多老师和家长而言,有时候放手比约束更难做到。

影片中的一个家长就对这种没有考试、没有作业的教学方法产生了极大质疑。High Tech High的做法在培养学生面向未来的综合能力方面不容置疑,但现实世界的客观因素也不可忽视。面对升学择业这些每个学生必须跨过的坎,任何家长都“不希望让孩子遇到向他关闭的门”。

同样的质疑也出现在学生身上,当“未来重要还是成绩重要”的问题抛出时,大部分学生都表示,当下来看,成绩是对他们未来影响最直接的因素,所以相对于无法掌控的未来,还是成绩更重要,技能和综合能力什么的留到考进大学后再说。

但当导演反问前面的那位家长,为什么还是选择了这所学校时,这位焦虑的母亲说到,“我看到周围有很多像从康奈尔这样的名校毕业的学生,到他们已经三十岁的时候,却还是只能在父母的公司里工作,这让我对现有的学校模式失望”。

同时,Brian小组的“齿轮”进展得也并不顺利,同伴质疑Brian太过追求完美,这样会导致他们在现有时间内无法完成工作。但Brian还是不愿意放弃原有的设计,觉得“每天留久一点就有可能完成”。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终于到了“展览之夜”当天。“大齿轮”渐渐成形,最终只缺了Brian小组的那一块。可是,他们还没有放弃,当其他同学在参观者的赞叹声中展示自己的作品时,Brian的小组还在卖力地尝试。

随着参观者的逐渐离去,“展览之夜”拉下帷幕,Brian的小组还是没能完成他们的齿轮。透过电影的镜头,我们看到Brian继续失落地鼓捣着他的齿轮,Scott老师走到他身边,说了一段令外滩君分外感动的话,“虽然这次你的努力看似没有结果,但不让你继续做理想主义者,不让你继续做自己不是我们的目的”。

学期结束,同学们都开始享受自己的暑假,只有Brian还在学校里忙活着,Scott老师陪伴在他的身边。

为什么项目式学习“极有可能成功”?

讲到这里,也许大部分读者和外滩君一样,陷入了对这种项目式学习模式的迷思。究竟这种教学模式值不值得大规模推广,还是只能继续“小而美”地进行?既然传播知识已经不再那么重要,学校、老师该扮演的角色又应该是什么?孩子需要的敲门砖,项目式学习能给得了吗?

为了更加清晰地思考这些问题,让我们先来看看,在项目式学习中,哪些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640.webp (4).jpg

1. 真实的观众

首先,不同于基于标准答案的评价体系,项目式学习建立在一系列难以量化的标准之上。在“展览之夜”上,学生一学年的成果得以直观地被观众感受,但它所展示的结果还不足以公正客观地评价学生的所学所得。

所以,即使在项目制作的过程中,老师大部分时候扮演的是旁观者的身份,但他们做得更多的是测评考核的工作。因而我们能看到,在学生们为项目不能顺利完成争执不休、殚精竭虑的时候,还是会停下来听听老师的建议。

其他同学、导师、老师、专业人士的反馈对于学生的项目质量至关重要。但形式早已打破分数这种单调的方式,这种评估方式可以是会议、项目的进度报告、其他同学的评价,甚至是一次简单的对老师解释的过程。

我们看到,在High Tech High的“展览之夜”上,不仅仅是同学、老师、家长,更有成百上千不认识的人,当他们看到学生们一年的成果,听着学生们的解释,惊讶道:“哇,你们是怎么办到的”的时候,是最让人心潮澎湃的时刻,这会让学生的工作变得更加重要。

2. 真实的问题

此外,与传统教学方式不同,项目式学习强调问题的真实性,这不仅仅指与“真实的世界”建立联系,更重要的是提出真实的问题。那什么才算是真实的问题?

以全世界的历史课都会涉及的二战为例,在传统课堂里,老师们重点关注的问题通常如下:

  • 战争开始及结束的时间节点?
  • 战争波及的国家有哪些?
  • 重要的历史事件是什么?
  • 产生的意义是什么?
  • ……

读到这里,你也许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百度”来回答。但在项目式学习的课堂里,老师就有可能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忘记历史,如果重新来一场二战,哪个阵营会赢?

与传统试卷上的那些问题不同,真实的问题往往没有标准答案。

3. 真实的世界

读到这里,让我们暂时脱离项目式学习带给我们的美妙幻境,回望一下我们所处的真实世界。

真实的世界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被拴在了一个“大齿轮”上,在这个齿轮上每个人的命运都是通过考试、分数、成绩来决定的,不遵守齿轮的规则,就难以正常地运转下去。

项目式学习固然美好,影片的最后,Brian也成功地让他的齿轮转动起来。但想要对抗这个巨大的“齿轮”,就像进行一场不知输赢的赌博,没有明确积极的结果,谁都没有勇气赌上孩子们的命运。

让项目式学习继续这样“小而美”下去,还是进行一次翻天覆地的教育革命?这是摆在每个关心教育的人面前的命题。而你,将会如何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如果美国最厉害的创新教育都不能提高成绩,你还有勇气赌上孩子的未来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