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来自全球建筑大师的教育探索:为学习空间注入教育灵魂

近期,我们在联络Perkins+Will建筑事务所时,其全球董事、基础教育建筑全球负责人Steven Turckes为我们带来这样一个故事:

我(Steven Turckes)在整理地下储藏室的几箱旧物时,无意间翻出了好多泛黄的高中成绩单。毕业三十多年后,重温那段高中生活是颇有意思的。

当时,高中的排课方式十分传统,各科上课的次序也相当传统:代数、几何、三角函数、生物、化学、物理、世界历史、美国历史、美国文学、世界文学、西班牙语1级、西班牙语2级等等……逐步累加学分,直至毕业。

课桌整齐地成行排列,伴着规律的铃声转到下一节课。第一节课的内容绝对不会渗透或者涉及第二节课、第三节课或第七节课的内容。学年安排仍和旧式的农历保持呼应,九月份开学,上学一百八十天,然后放春假。这样的学习生活是不是让你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要了解我所就读的高中目前的课程设置情况,于是我登陆了学校网站,很快找到了所有科目,和我读书时的科目完全一样,就连排课顺序也和我所记得的一模一样。

于是我想,这怎么可能呢,三十多年都没变?长达三十年的课程体系在现在仍能奏效吗?

或许吧,但当今世界的现实情况和暗示未来的种种线索,以及许多学校的不断尝试,却隐隐指向相反的答案。

进入21世纪,教育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未来的学校建筑也要配合未来的教育理念创造空间。未来的学习空间是什么样的?当下国内外有哪些优秀的教育建筑设计理念与方法?

来自中、美、英、澳大利亚等多国顶尖教育建筑设计师,以及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 教育建筑研究中心、美国建筑师协会(AIA)将于8月4日齐聚上海,来到「必达亚洲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针对时下热门的教育地产、教育科技、新时代教学法为主题,发表各自在教育建筑的洞见。

Perkins+Will从上海美国学校学习空间探讨教育空间未来

Paul Rice:帕金斯威尔(Perkins+Will)公司董事,上海办公室建筑设计总监,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会员英国注册建筑师

75年前,帕金斯威尔凭借第一个项目: 克劳岛小学 ,在教育设计领域赢得了全美的认可。创新、协作和可持续性,这些因素对克劳岛小学的设计发挥了影响力,继而又为之后的教育理念奠定了基础。设计阶段的前瞻性考量,使得这所学校在如今依旧可以适应当代的学习模式。

研究分析未来的学习活动时,不难发现的是我们需要培养学生应变未知的世界」。

上海美国学校注重从以往的学习设施建设当中吸取经验教训,关注塑造好的学习环境需要把握的要素与原则。并将这些好的要素与原则同学校现有的限定条件相结合。

在探究与设计中心项目上,我们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缺乏新建空间,现有空间的利用率尚待提高,同时我们还一直激励学生要勇于追求梦想,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学习空间要支持个性化的学习活动」。

这是改造之前的教室空间。对很多学校来说,这是很好的教室环境,但我们希望能够做得更好。

我们将学校的运营团队、教学团队和来自Perkins+Will的设计团队整合成一个相互协作的项目团队」。

从斯坦福大学学习空间案例开始发现之旅,将我们获得的灵感与启发转化到美校项目当中,针对我们的项目特征进行设计构思,测试验证哪些设计想法在我们的项目上具有切实可行性,并将这些设计理念融合到设施建设当中,实现创新发展与演进。

我们从“发现”走到“演进”的整个过程大约花了24个月的时间。通过专业咨询与推敲评估,我们明确希望在改造后的空间设置七大功能,即:私密空间、观看空间、数据空间、表演空间、发布空间、团队空间及参与空间。

在上海美国学校校长Sascha Heckmann阐述的理念与原则基础上,我们推导出未来学习空间具备的若干特征。

其中,首要特征莫过于灵活性,空间可以灵活拆分合并,家具桌椅也可以灵活配置」。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可书写的表面,目的是鼓励人们表达想法和互动交流。

我们调查发现,学生们很喜欢这种表达观点和激励沟通的可书写空间。这也是传统方盒教室缺少的功能空间。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小组讨论空间,让学生们有机会探讨和发表想法。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灵活的空间,使学习活动能以不同的形式和各种教学规模进行组织。同时也需要灵活的家具来给予配合。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具有一定私密性的安静空间。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与多种先进技术相结合的空间,方便学生运用各种技术手段进行学习交流。

新的学习环境需要非正式的空间。在项目调研过程中,很多学生都表示希望能够拥有这样的社交空间。

结合案例研究与项目发展目标,我们与设计团队频繁交流,经历了长时间的方案比选与优化提炼,最终形成了方案D的开敞布局。

我们深入思考「在新的学习空间需要如何设置以上七大功能」,比如:如何通过家具布局形成私密空间,如何围绕私密空间组织可书写讨论空间,如何在多个区域设置观看空间,如何迅速合并或拆分空间等等。

Broadway Malyan设计驱动21世纪核心素养的学习空间

Harry Hoodless,英国BM宝麦蓝(Broadway Malyan)建筑设计公司亚太区董事

学校空间的设计,我们希望是一个开放、互动,可以再生的空间,这是我们的追求。如何做到这一点,需要把学生作为中心,让空间围绕着他们和他们的需求展开,这是我们设计21世纪学校空间的要点。我们的设计师拿到一个命题的时候,首先要想到一个学校和一个监狱能否划等号」。

我们在中国的学校空间的演变是从教到学的转变,我们也听到很多教育者的反馈,是否要让学习空间过于复杂

在我们国王学院的图书馆和互动空间整合成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之后的造型,我们可以看到,空间的整合和定位很重要,每个区域到底是一个有目的地的空间还是一个几平米的场地,这些需要动态的考虑。

这是我们设计师的一个步骤,创造一个空间是一个最终的目标,围绕着这个目标的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这里是用于“教”还是“学”,还是“教与学”。我们在过去和学校业主沟通的过程中学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花很多时间听取业主的理念和要求,这是做出一个好学校的重要步骤

在中国设计教育项目的挑战之一,是人们对于国际或中国学校在学习环境和必要的设施方面存在一些先入为主的想法。

这可能会导致非常传统和静态的课堂学习空间,和不必要的装饰预算开支;而不是创造更适合现代教学和学习方法的动态适应性空间。规划和守则限制了设计所需学习空间的类型;价格也是一个大问题,预期的施工价格常常使得建筑物难以按照国际质量标准交付。

设计必须将灵活性和连接性置于最前沿,从而使学习体验能够轻松地适应现在和将来的学生。

被视为学习环境的空间已经扩展到教室之外;例如,更宽的走廊被用作教学空间,楼梯可当做座椅,阶梯教室和接待处还用作休息室。

至关重要的是,设计下一代学习环境的方法并不是一刀切,我们需要优先考虑学生的体验,而空间的设计也与特定的教育机构息息相关。

NAC:二十一世纪的教育需要二十一世纪的校园

Boris Srdar,美国NAC建筑事务所设计总监,美国建筑师学会院士,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副教授

教育建筑项目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理解客户的需求,而在美国,学校往往是公共项目,在设计过程中会有多方团体参与进来,这包括老师、家长、学生、社区成员、学校周边商业经营者、邻居、管理部门……与此同时,还需要理解教学课程、了解学校所在区域,同时也要理解学校对未来的预期。

我们通常都会从理解学校的预期入手,并开始设计。许多时候客户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们不知该如何表达,我们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同他们合作,理解他们对教育的想法。许多时候,我们需要在设计过程中通过对话使客户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期待。一旦建立了预期,我们设计师就能够将其实体化。

如今,「个性化学习」成了她常常遇到的需求,然而,到底个性化学习在学校是怎样的?到底什么样的空间和设施可以支持这样的学习方式?「在我看来,历史上美国的教育系统是在工业革命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工业化导致过去教育也基本上如同工厂生产产品,学生都在用统一的学习方式学习一样的东西。然而近年来,无论是教育工作者还是建筑设计师都开始认识到,学校设计不能够基于工业化。现在我们不应该仅仅思索如何去教,而是应该着重思索学生到底是如何学习的。」

NAC把21世纪学校设计理念总结为7个关键词:个人化、学生导向教育、边做边学、跨学科教育、通用设计、情感和社交教育、社区。

以学生为中心的学校——这是NAC希望创立的学习环境,设计的重心并不是放在学校和教师上面,而是学生的学习方式。通过研究,NAC发现以前学校方面认为学生们都是通过听和看这两种方式来学习的,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有的学生通过看,有的通过听,有的通过做具体的项目,有的则通过自己创作的故事来进行学习。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有着许许多多不同的学习方式。

如果孩子不能按照我们的教育方式去学习,我们就应该按照他们的学习方式去教育。作为设计师,我们的使命就是进行设计,让孩子们可以去学习相应的技能去应对未知的未来,能够从事现在可能并不存在、未来出现的一些新型工作

Woods Bagot在校园中设立校园

Pearl Huang,伍兹贝格全球高级董事合伙人,伍兹贝格设计总监

激发学生创新思维、动手能力与参与性,空间就需要很强的灵活性,可以快速演变来适合教学进程:例如课堂讨论与小组活动。

经过我们在教育领域的长期实践,具体解决方案是,设计一种折叠式多变化的教学空间。通过家具与空间合理化设计来激发学生的创造力,从使用需求的角度,设计基于研讨与活动的空间,可折叠式的教室,跨学科的创客空间等。

在传统的教育空间布局上,以教室为单位分割出走廊与公共区域。现在,伍兹贝格通过教育空间的研究,更加提倡在校园中设立校园。所有的公共空间都可以设计成学习场所,提供更多的社交空间,甚至在社交中依旧可以学习,学习变得无处不在。

为了设计能够培养中国下一代的中小学,我们首先要了解新一代学生的变化,而后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具体的、行之有效的空间决策,使学生的学习、生活表现在环境的促进下事半功倍。

研究表明,现在学生学习和吸收信息的方式更灵活、更聪明、多元化、宽泛和迅速

他们需要一个与之相辅相成的空间,便于协作、充满乐趣、高效且方便灵活。

伍兹贝格本土设计团队在这样的背景下为学生造就了一个欣欣向荣、厚积薄发的学术环境,促成、培育和缔造有想象力的下一代。

在未来的教学活动中,从创造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到模仿和动手能力,学生参与到大量的创造性活动中,适应互动性学习模式。

信息化时代,我们过多的依赖于远程教育、网络学习,而研究发现,真正的教育需要互动。

教学的发展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以教师为中心的模式,转变为以学生为中心“体验式”学习

传统盒子型排布的校园环境已经不能满足于新型教学模式和学生使用需求了

更多有社交粘性的空间被引入校园,受到更多人的青睐。相应的空间配套也需要能够符合跨学科使用,可转换的教室空间由此而生。

现在教育建筑的新趋势是——为未知的未来进行设计

我们设计的教育设施要服务于尚未出现的工作、还没有发明出来的科技,要适用于不断发展的新型教学法。这需要建筑师、教育工作者、教育空间使用者的跨界合作。

以上设计师即将于上海参加学习空间设计者峰会,以开放、务实的氛围,推动各方人士的广泛交流,深度学习全球与本土学校设计案例与趋势,了解教学法变革对于学习空间设计的真实需求,共同探讨更好的教育环境,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来自全球建筑大师的教育探索:为学习空间注入教育灵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