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中国国际学校市场不断升温,那么摩拳擦掌的英国学校们都在考量哪些因素?

640.jpeg

如今中国的国际学校市场机遇众多,英国学校通过授权海外合作伙伴使用其名称和专长来参与国际项目的情况也变得越来越普遍。然而尽管诱人的回报就在眼前,但英国学校在选择是否于中国开设新校区时仍有诸多考量。

积极的反馈

Veale Wasbrough Vizards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洛克(Doug Locke)在研究该领域的趋势后发现,尽管对大多数学校来说,收入仍然是主要目标。但令人惊讶的是,英国学校常常发现非财务利益(如文化和体育联系、师生交流和国际声望)超过了它们的期望。

就反馈而言,大多数较早开启国际项目的英国学校都愿意不断复制这一过程。其原因在于,拥有一系列国际学校不仅能增加潜在收入,随后的项目往往成本也更低,耗时也更短:

· 通常来说,英国的学校需要与项目合作伙伴建立信任关系,因此他们希望在以后的项目中与同一团队合作,从而无需再次经历寻找项目伙伴的漫长过程。

· 英国私校将有一套现成的合同文件。这些文件可能需要修正,以便适合之后的项目,但这一过程会比第一次要快(而且成本更低)。

· 一旦某所英国私校推出了一个成功的项目,该计划对其它投资者就会更有吸引力。他们更倾向于把这家学校看作是一个他们能一起做生意的组织,这会带来更多机会。

洛克表示这类项目的种类越来越多样化。他所在的Veale Wasbrough Vizards律所曾与寄宿学校、走读学校、男校、女校、小学、幼儿园及学院都进行过合作。

“共同目的”

洛克还发现,问题最少的项目往往是那些英国学校和项目伙伴的利益能紧密达成一致的项目。

例如一些英国学校希望对授权许可的学校的运营进行密切控制,而另一些学校则乐于让海外项目合作伙伴在符合双方同意的质量要求下经营海外学校。

同时一些学校会很关心海外学校是否能完整复刻英国学校的运作模式,而其它学校则更倾向于本地化程度更高的运作方式。

洛克表示,他此前曾参加了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副校长(国际)西尼(Nigel Heaney)教授的小组会议。西尼曾作过国际大学分校方面的研究,并使用了“帝国化大学”、“全球化大学”和“本地化大学”等术语来描述大学在推动国际项目时采用的组织形式。

他认为英国私校在“完美复刻英式学校”和教育本地化之间也有类似的选择方式。尽管有时这种选择会受到地方监管机构的影响,但如果英国学校和项目伙伴有共同愿景,项目就可以得到顺利推进。

案例1: “完美复刻”的惠灵顿学院

英国知名私校惠灵顿学院于2011年在天津开办了在中国的第一所国际学校,并于2014在上海建立了第二所学校。

惠灵顿学院国际业务发展总监卡瓦纳(Helen Kavanagh)指出,找到合适的当地合作伙伴建立一所学校是非常重要的。双方需要有理性地保持一致,成为志同道合的伙伴,并清楚地了解自己在伙伴关系中的具体角色。

她表示在中国的两所分校充分体现了英国惠灵顿的DNA,不仅是在环境和基础设施上,也体现在教学方法上。

“保持对惠灵顿身份的认同、保证质量、确保对负责运营这些学校的英国管理机构的问责至关重要。”卡瓦纳表示对惠灵顿来说,这意味着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单单做到这一点学校就花了好几年时间,然后再通过合作伙伴找到合适的开发商。

她表示开发商需要按照他们的高标准建设校园,并强调了从一开始就明确角色和责任分工的重要性。

“通常人们在起初都会满口承诺,但随后会出现干扰,特别是当你有一个只想尽快投资并要求回报的投资者时,偷工减料的现象就会发生,问题也随之出现。”

目前惠灵顿的中国分校只向外国人和外国护照持有者的子女开放。“许多中国家长都希望他们的孩子入学,但他们还没有获得许可。如果当地人能就读,我们完全可以将学生人数扩大到十倍以上。”卡瓦纳说。

640-2.jpeg

案例2:遵循英式教学的赫德学校 

相比于惠灵顿学院,宁波赫德实验学校是一所遵循国际教育模式但接受中国学生的学校 。该校为双语教学,通过在小学提供双课程来满足政府要求,从而获准接纳当地的中国学生就读。

该校的所有者孙涛曾对媒体表示,他设立学校的灵感就是想要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提供面向全球的教育。他希望子女在认同自己中国人身份的同时,能从全球化的角度去学习,并做好就读于西方大学的准备。

“如果你希望孩子可以在众多世界一流大学中做出选择,如果你想让他们在那里生存并获得成功,那他们就需要尽快开始学习英语。”

作为一所双语K-12学校,除由中国老师教授中文和数学外,该校小学阶段的所有其它科目都由外籍教师用英语授课。从10年级开始,学生会主要通过英语学习来准备IGCSE考试,随后完全通过英语学习迎战A-level考试。

该校与英国知名的赫特伍德豪斯公学为姐妹关系,并借鉴了后者中学阶段的教学方法和它的教育哲学,还聘用了一位外方校长。和中国的许多学校不同,宁波赫德并不注重考试。“我们的教学也注重性格建设,因此我们提供了很多课外活动,”孙涛说道。

“我们借鉴了英国教育的寄宿制度、团队运动和音乐教育,从而帮助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和抗压能力。”孙涛表示,这些也是学校招生火热的原因之一。“我们的英文授课部分提供了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具有很强的纪律性和教育传统,也受到了美国、加拿大以及英国大学的认可。”

“你信任自己的合作伙伴吗?”

英国的相关从业者认为,惠灵顿和宁波赫德实验中学都受益于成功的“英中伙伴关系”。国际律所Harris Moure的中国商业专家吉普夫(Arlo Kipfer)就表示,“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在中国创立一所私立学校也是非常困难的工程 。我们的客户就和中方机构一次又一次地误解过这类企业所涉及的法律问题。”

他表示英中双方都需要在项目初期就搞清楚相关规定。“这意味着要确定各方打算建立哪种学校。英方必须选择是否保留对学校的全面运营权,还是愿意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学校的控制权。”

来自EduReach(一个帮助英国私校拓展海外市场的机构)的约翰逊(Rick Johnson)表示,这也是一个信心问题。“最根本的挑战是,你信任你的合作伙伴吗?这并不容易评估,因为有时对方并不按我们的规则行事——开发商可能会降低预算,或者想方设法让当地的其他合作伙伴出局。中国投资者可能声称他们拥有实际上还没有到手的土地,他们会在找到感兴趣的合作方后才与当地政府谈判。”

他同时提到商标盗窃问题也不容忽视,“一些英国的学校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已经失去了对自己名字(在中国)的所有权。”此外,约翰逊还提到了语言、时差、文化、法规、成本、土地采购、招聘、营销和建筑设计等问题的可能性。

“有一点需要警惕和重视的是,这不是英国,强制将我们的教育方式推广到另一个国家是行不通的。”约翰逊认为,“把英国的气质和原则入乡随俗”是让英式国际学校获得成功的更好方式。

声誉问题与风险

与此同时,对于很多正在观望的英国学校而言,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当海外分校出现问题时,会对学校声誉带来潜在危害。尽管到目前为止,这还没有成为是一个“大问题”,但几乎所有参与国际项目的英国学校都对可能涉及声誉的问题加倍小心。

其中的逻辑不难理解,虽然海外学校的某个小问题不一定会损害英国私校的声誉,但更可能的是,某所海外分校中的某个问题可能会损害整个连锁机构的声誉,这更容易对经常将国际学校的声誉作为共同话题的学生家长产生影响。

此外,并不是所有的英国私立学校都将国际项目看作是个好选择。很多学校担心设立授权学校需要耗费很多时间,需要一个大型项目的管理团队。特别是在学校高层领导的出现变化时,启动一个新项目的风险显然过高。

因此也有一些学校正在考虑直接在英国建立一个面向国际学生的学校。这种类型的项目同样可以实现授权型国际学校的许多目标,包括利用学校的专业教学经验和国际声誉来增加收入,而又无需扩大现有学校规模,同时还能创建一个国际化的校友团体,在未来进一步提高国际声望。例如著名的坎特伯雷国王公学就正在本校区旁建设一个国际学院,预计将于2018年9月开学。

640-1.jpeg

着眼二三线城市

与中国同行一样,英方也预计未来在中国很多二三线城市,即很多在英国不为人所知的中国城市中看到更多的授权型国际学校。2014年的世界人口报告表明,当时中国就已有62个超过100万人口的城市。

当然同样的情况也预计会出现在迪拜、阿布扎比和多哈等中东城市,那里的外籍社区和政府都有类似需求。英方也同样关注着这些目标市场的监管规则变化。

“我们预计市场将继续变化,英国的学校将不得不灵活思考,以便充分利用这些机会。”洛克表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中国国际学校市场不断升温,那么摩拳擦掌的英国学校们都在考量哪些因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