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谷歌、推特和拼趣员工反思当代教育:学生需要哪些技能才能适应未来工作岗位?

6.pic.jpg

在当今时代,谷歌、推特和拼趣(Pinterest,美国第三大社交网站)是美国和全球的三个主要雇主。如果当今的学生想要申请这些公司的岗位,他们是否掌握了申请时所需要的技能呢?在2017年,学生应具备什么样的硬技能和软技能才能在21世纪的工作岗位上获得成功?那2020年呢?2050年呢?

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教育科技网站EdSurge分别采访了来自以上三个公司的员工阿方索(Alexandrea Alphonso)、格林伯格(Ryan Greenberg)和全(Trisha Quan),探索什么样的技能组合能给学生带来成功的职业生涯。

虽然受访人的观点并不代表他们雇主的意见,但每一位受访者都阐述了自己对于正规教育的贡献和不足、从事科技行业需要具备的素质、硬技能与软技能平衡问题的看法,同时为想要帮助学生应对未来职场的教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5.pic.jpg

阿方索:谷歌教育团队的项目经理,负责将谷歌的解决方案、产品和服务在K-12学区中推广。

格林伯格:推特的软件工程师,致力于构建推特基础设施。毕业于圣母大学哲学专业,曾在智利当了两年志愿者,而后拿到了加州伯克利信息学院的硕士学位。

全: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担任过Salesforce、推特和拼趣的软件工程师,此前也曾帮助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

Q:你们做这些工作都有很长时间了。谈谈你的正规教育在应对就业时贡献了什么,又缺乏哪些?这些经历对你有何影响?

阿方索:稍微说一下我的教育背景,我之前在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研究生物学和非裔美国人…然后我曾在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中担任过场地组织者,我在利用谷歌的技术和工具方面有着第一手经验。

对我来说,选择通过正规教育来学习的知识并不一定需要技术背景或是一门注重技术的学科,但我后来的经历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同的观点。因为有很多不同的途径,你不一定需要通过技术教育进入科技产业。

格林伯格:我完全同意。就教育体系中所教的东西而言,我所知道的许多编程知识都是自学的,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使编程知识更容易接触方面做得更好。专业化的使用软件工作需要不同的东西——意识到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它们能做什么,什么是可能的。

我不认为每个人都需要学位,但我们可以在提供提高人们技术水平的方式方面做得更好。

全:我曾与很多没有正式接受过4年本科计算机科学教育的人一起共事过,所以我绝对同意有很多不同的方式进入高新技术产业。

换个角度看,我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完成了四年的计算机科学课程。我觉得它在让我应对挑战方面做得非常好…比如非常多的编码实践和学了许多算法理论。但我认为我没有足够准备的领域是与行业工作有关的软技能,比如成长心态以及与你如何工作有关的东西。

7.pic.jpg

Q:你们有软技能,然后又有编码之类的硬技能…有没有一个特别的技能,你会希望学生在进入推特、谷歌或者拼趣之前就掌握?

阿方索:对我来说,我认为公众演讲能力十分重要。我想我是在来到谷歌之后才开发了这项技能……我认为这是我们不太重视的一件事情,但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重要的。

格林伯格: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很快就发现人们应该掌握的技巧是清晰地写出好文章的能力。我认为写英语比编写iPhone应用程序看起来更平凡,但它确实给了你比一个只掌握技术技能的人更有竞争力的机会。

“写得好”永远不会浪费,它迫使你理解自己的想法和目标,以及你要完成的目标,并以一种最终与你在计算机编程上所做的工作并行的方式来分解它们。

全:对于“你正在做什么”和“你要达到什么”具有批判性思维很重要。我看到很多刚入职的工程师,特别是在那些大公司里,只是在随大流,就像有人建议他们加入一个团队,而他们只是完成布置的任务而已——他们并不是真正地在思考,“这是我想要的团队吗?这些是我想学的技能吗?”——对你想学什么和你想去哪里有一个好想法显然可以帮助事业发展。

Q:你们从招聘经理或同事那里有听到过关于必要工作技能的发展趋势吗?当人们申请谷歌、推特、拼趣时,无论申请的是技术或非技术岗位,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技能组合来胜任这些角色?

格林伯格:今天我听到每个人都在谈论机器学习。我认为要记住的一点是,现在谈论10年或20年后人们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技能是不可能的。如果以iPhone为例,iPhone从人们可以为它编写应用程序的角度来看连10年的历史都没有。非常流行的Java语言是20年前发明的,但在当时的很多年内并没有受到如此热捧。

我们已经谈到了软技能,还谈到了更传统的人文科学技能,如写作和交流。但是,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培养“不害怕技术的性格”。拥有学习任何东西,甚至是技能型内容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技能。

阿方索:补充一点,我想除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还需要有抗压性。我知道我们教导孩子失败应该被接受,因为这样你才会发现更多的成功……有时在这些失败中,你也会展示出你的成功之处。你是如何从失败中恢复过来,且自信心没有受损,或你如何做到保持心态继续前进?

8.pic.jpg

全:对我而言这又回到了成长心态的问题。我认为这确实有助于你抗压和更快地成长。另外,我认为对于工程师来说,能够用代码在前端和后端工作是一项很好的技能。

Q:许多教师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在编码等技术技能和成长心态等软技能的教学之间达到平衡的问题。你们对这些教师们有什么建议?

阿方索:我认为教师持续利用学生感兴趣和愿意学习的内容十分重要。像是编码、解决问题和写作之类的东西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我会写关于体育的文章,虽然我不是一个铁杆体育迷,但我能将体育与我对科技的热情结合起来,投入到生活和工作中去。

学生们好奇的是什么?他们想进一步了解什么?想一想,然后加上那些软技能和不那么有形的技能,想想怎样才能把这些与学生们的热情串联起来。

全:如果有办法的话,让学生获得和编码或领域内的专业人士接触的机会也十分重要。

Q:全提到了“接触(access)”这一单词,事实上很多科技巨头在员工组成方面仍然相对单一 。当涉及到公平和准入,涉及到让更多女孩和不同肤色学生担任你们三人所做的岗位时,你认为学校能做些什么来改善人才的多样性?

全:有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能够提供相应课程和课外活动。我知道很多都是靠预算和资源来完成的,但是鼓励学生做“次要项目”或其它东西会有助于让他们更多了解实际动手编程是什么样的,或者成为工程师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对学校来说,如果能做到这些基础的事情会有很好的效果。

格林伯格:当我回头看自己的职业生涯时,有一点让我十分担心。我意识到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电脑。这对我来说就像是生命之水。我一直都能使用电脑,并从中学习。因此我认为让孩子们尽早有机会玩电脑,知道能利用电脑做什么,并且早期培养兴趣非常重要。

9.pic.jpg

阿方索:作为一名身处科技行业的有色人种女性,我认为我们必须继续将诸如计算机科学、工作坊、数字素养培训或编码带到这些社区中去。科技方面我们看到的另一件事就是提高对无意识偏见教育的认识。我认为把它作为一个框架,并把这类课程带到课堂中同样重要。

我认为还需要创建与不同文化和社区有关的内容。对于我的文化和社区来说,嘻哈音乐是一件大事,体育也是一件大事。这并不是说你必须成为说唱歌手或运动员。对于音乐来说,你也可以当音乐工程师,音响工程师。对于体育来说,你可以做广播员,也可以成为新闻记者。我认为这只是为文化和社区提供对它们而言十分重要的内容和机会——了解它们并让它们成为学生关注的中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谷歌、推特和拼趣员工反思当代教育:学生需要哪些技能才能适应未来工作岗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