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从创客成长到数字化制造:学校创客教育如何开展?

六月七日晚八点三十分,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创客实验室负责人,新华创客教育之父胡铁君教授登陆必达亚洲社群,进行线上语音直播课程,以下是直播过程全内容转述以及原声语音记录:

首先是胡铁君教授的自我介绍

胡教授:三年的创客教育模式的摸索,从遇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铸造出对创客教育发展的信心。

从小是一名创客的胡教授,不到七岁入门无线电技术,从求学到高中毕业一直保存这一本无线电书籍,17岁已经自行组装一台电视机;在懂与不懂之间的兴趣动力,勤于动手的实践能力积累以及对业余爱好的热爱让他在读书求学过程中能够学有余力完成课程。

将爱好带到大学,将业余变成为专业,到大学毕业后的海外留学,从海归学子再成为上市公司经历过三次IPO的执行董事,退休后继续业余爱好的发烧友创作;这一段算是对教授经历的总结。

在胡教授退休后,应中山大学新华学院第一任院长,张院长的邀请,来到新华学院,组织建设这个新华创客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一开始的建立,是得益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原子微观实验室的文化概念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的影响。

也是通过这个概念的联系与实现,还有一些繁琐的流程工作之后,成功与MIT联系并与之合作,成为其认可的创客实验室;

当然创客分支是多种多样的,好比衣食住行;在我们身边最了不起的创客,其实就是厨师;为什么呢?每一位厨师的目标,就是通过材料(需要找),方法(需要摸索),工具(通过实践)将一份美味的菜肴做出来;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完善的创客项目完善过程;必达BEED www.beed.asia

而新华创客主打的方向就是数字化制造

从创客成长到数字化制造

从步入新华创客教育开始,这门课程的第一步摸索,是想通过指导学生通过数字化软件建模的形式实现,以开拓思想为主,不限于年级学系;“跨学科创意挑战课程”应运而生。

然而这门课程从一开始就遇到一个难题:建模对于不同专业的同学会有不同程度的困难,实现起来教书难听课烦,这并不是这个创客课程想要的效果;而从与麻省理工学院学习过程中,慢慢开始处理这个尴尬的状况:

  • 1,传统教学难以实现开源开放,课程在教育部并没有过多限制也让我们可以放开手灵活来做;于是乎引导同学兴趣,围绕兴趣目标学习而不是应试压力学习就是我们的方向;接下来实现是通过项目管理流程的学习来制作作品:通过项目管理方式学习,这个项目管理如同一个产品的实际流程需要的所有项的实现;课程中教师无需多讲,需要的是引导学习;
  • 2,学习过程无需书,需要一个资源库;通过这个资源库实现项目积累,资源共享形式,不仅只有课程资料,同学的制作项目资料还收集了大量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全球创客设备作品实现,同学在学习时可找到更多方法完成;
  • 3,传统教学方法的一对多模式,是一种面向过程的教学方式,用于创客难以成功;因为创客,不能有框架锁死自己;方法材料工具想法都不能有过多的束缚;为了让学生合理地实现想法;假设班上的同学想法多,用不同工具方法实现,这样的话那位教师是无法应付过来的,那我们就要好好考虑了,接下来会仔细分析;

先说说那些第一次来到创客实验室的同学,他们在踏足大学前的9年义务教育以及高中准备高考都有是为了考个好大学的准备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的创客动手能力一直被钝化,不敢做想象中的事;当然这个对象群体并不是所有的学生,但是很大一部分的学生;必达BEED www.beed.asia

另外,这些同学本身的时间管理方面,存在较大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们考虑到同学的基础,所以我们就让同学们按照项目管理的方法,学习针对项目的时间应如何安排,如何安排时间去学习,如何安排处理问题的方法,学习他人优势;通过项目发展的方法弥补自己遗失的过去缺陷;

创客教育困境与全球化联接

数字化制造,需要让师生掌握的一些数字化制造的工具方法以及实现项目记录管理,当然这两方面是很难实现的;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想要成为一名全面的创客需要掌握的技能点数量以及实现任务实在多,所以说创客教育本身就存在一个问题:创客教师难找

创客本身没有边界,对于教师的要求就更大了,这也并不是要求老师所有都懂;当然,判断一个老师的好坏并不是通过教学成果的好坏来判断,创客教育需要的是这位老师为学生的引导性学习

在课程中,需要的是一个联系,于是课堂第一课就开始建立微信群;一方面监督,一方面学习交流;通过互联网,通过互动,带动课程的运转;另外实验室有一个科创中心团体,这个团队是由学生组织建立,可以协助实验室发展,参加大学生学业期间的相关比赛。

所以除了老师,还有社团同学可以一起协助参与的同学学习,而实验室设备配备了相关二维码链接,可以通过扫码模式获取设备使用说明以及专门擅长使用该设备的同学的联系方式,通过以同学带动同学,我们的教学组织团队就很大了;

通过fablab全球组织的协助,创客教育学习并不一定需要书本的模式学习,来到实验室上课的同学都能拥有一个自由发挥的空间,遵循数字化制造的课程规则实现;

譬如建模过程,譬如软件使用,我们只是列举建模工具,而不限制选择;昨晚的节课过程中,同学们分享课堂的感受,简单总结这门课是成功的;希望能与其他创客教育学校实现数据库资源共享,实现一个教育资源共享,那么创客教育就能越来越广泛了;

创客教育发展困难解决方案

对于中小学的创客教育呢,根据教育部的指引,是仿照美国的STEAM教育的方向,STEAM主要是中小学方向,教师指导学生学习,引导学生的兴趣培养;而这方面的重视程度是应该提升的;

根据联合国的一些相关指标建议,中小学的STEAM教育应该更快的普及;因为STEAM教育有益有助于国家的新一代科学家的培养。当然创客教育去到大学就应该是另外一种模式了,数字化制造就是其中一样,在大学里面的数字化制造和工业级别固然还有一些差距,但通过多年的累计,这方面相信是能够有所改变的。

通过上面的创客实验室以及创客教育建设,想表达的是创客实验室的建设发展,是需要共同发展的,由学生组织,社会人员,国际力量一起参与发展的;

创客教育 Q&A

Q1:@Ferrie Hu 胡教授好,您在中山大学开设的课程名称是什么?面向哪些专业?必修还是选修?

A1:该课程名称全称为:“跨学科创客创意挑战设计课程”,面向所有年级专业的选修课;

Q2: @Ferrie Hu 每年的课堂容量有多大?

A2:一般是50-60人每堂;

Q3:@Ferrie Hu 胡教授您好,想问一下,学校开设的创客课程,对学生的评价如何做的?

A3:通过项目课程的完整档案编辑以及项目完成后的课堂展示作为分数的评价,而对于部分作品未完成的同学来说呢,影响分数的绝对性因素并不是作品完成与否,而是这个过程;

Q4:@Ferrie Hu 胡教授您好,现在很多高校的创客空间都是线下实体的空间,您对建立线上的网络创客空间有什么看法吗?

A5: 线上线下的问题,其实我觉得不一定是有一个很严格的区分。像我们现在我们学校这个创客教育其实是两个都结合在一起的。线下的话,我们有一些机器在那里啊,线上的话。这样的话我们就利用互联网进行信息存储交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从创客成长到数字化制造:学校创客教育如何开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