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Frederiksvej幼儿园:如果让孩子们设计校园会发生什么?

如果让孩子们接管建筑领域会发生什么?

建筑的实用性或许会降低,但一定更加富有幻想与乐趣。最近丹麦哥本哈根的COBE建筑事务所公布了一个建筑项目,是一座幼儿园,它的设计灵感便来源于孩子们画笔下房子的模样。

最近在北欧盛行的一种建筑趋势是将中等规模的建筑分解成几个较小的、山形墙式的部分,以摆脱中等规模项目容易带有的威慑感,不至于让人感到无趣或缺乏魅力。

Frederiksvej幼儿园(Frederiksvej Kindergarten)由丹麦COBE建筑事务所(COBE Architecs)设计,旨在打破传统大型日托机构的建筑环境,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小型的村落

小村落模式:

与城市和谐并能激发儿童创造力的多元化世界

这座为儿童创造的幼儿园打破传统大建筑模式,采用了小村落模式。建筑看上去像是紧靠的11座小建筑,两个冬季花园位于建筑群的不同位置。建筑师为孩子们打造出有趣的小小个性空间可以激发儿童的创造力和学习能力。

如今幼儿园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但是营造出小小的多元化世界对孩子们的成长来讲,始终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这样的设计还可以支持儿童在所有季节的不同类型的活动。

最终的设计楼层多、房间数量大,允许孩子们进行亲密和富有想象力的游戏,并且在所有季节都可以开展各种类型的活动

这不是COBE建筑事务所第一次设计这种众多小房子集合模式的幼儿园,但是Frederiksvej幼儿园的特别之处是它融合了孩子们绘画房屋时经常使用的典型山墙形状,以模糊掉学校这一严肃概念。

为了与孩子们不同的个性相适应,沿着两条与城市衔接的主路设计了很多小而充满个性的建筑群,被称为孩子们的城市,规划中还包括小社区、不同的公共广场和公园。

其他设施还包括体育馆、棒球练习场甚至还有要素齐全的小消防站、住宅、餐馆和市政厅。室外活动场地多而且种类齐全,室内则激发孩子们的活力,不管是安静还是好动的孩子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在音乐、玩耍、安静或热闹的环境中相互交流。

▲  Frederiksvej幼儿园以其所在的街道命名,汇集了公寓楼、别墅以及小型花园等。

COBE建筑事务所的成功归因于他们直接满足了小访客们的需求,摒弃了幼儿园应该如何的先入为主的观念。

作为一个革新的现代建筑师团体,COBE建筑事务所关心建筑和设计,不论是建筑本身还是公共空间,或是大型城市规划。

COBE建筑事务所认为:

通过项目来创造社会的互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创立了一个能够在城市规划到建筑本身以及公共空间中实践各种规模项目的建筑师团体。正是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为人们的生活和社会互动创造了物质条件。

Frederiksvej幼儿园于2016年2月正式由哥本哈根市市长揭幕,这标志着该项目的最终完成。几年之前,一家仅能容纳30个孩子的小型托儿所被拆除,以在原址上新建一所可以容纳6倍儿童数量的幼儿园,这座新的幼儿园被规划为哥本哈根市弗雷德里克斯堡哥地区最大的托儿机构。

COBE 建筑公司与景观学家 Preben Skaarup、工程师 Søren Jensen 以及顾问公司 Learning Spaces 一同合作设计出了一组由铁网为主要材料、使室内拥有充足采光的多目标建筑,并以其别出心裁的特色夺得了 2011 年哥本哈根建筑大奖的最佳公共建筑 Copenhagen Award for Architecture – Best Public Building。

▲  幼儿园的山墙建筑外形摒弃了固有的设计定式,转而从孩子们的绘画中寻找灵感。

谈及设计背后的灵感,COBE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兼创意总监丹·斯图伯嘉德(Dan Stubbergaard)解释道:我们努力创造一种简单的表达方式,模仿孩子们画笔下房子的模样。例如,屋顶线通过隐藏下水道的方式以及精确的材料联结得以保持整洁,精心设计的窗户从视觉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了边框。

该建筑被分为11个小房屋,它们各有自己的排列方向,又相互依靠连接,从而营造出小规模村落的氛围。在幼儿园里,各种游戏活动都围绕着两个冬季花园展开,花园是小范围且个性化的空间,孩子们可以在其中建立自己的游戏天地。

虽然它的外观很熟悉,但这个17000平方米的建筑提供了一种并不典型的学校体验,创造了更亲密的空间感受。“我们想在幼儿园自己的课堂上创造出它本身来,为孩子的成长提供最好的配置,且这个环境能够促进他们学习和发展创造力。

Frederiksvej 幼儿园为孩子们提供建立小的个性化的游戏空间的机会,然而与此同时,一个完整的清晰的组织机构具有高度的优先权,已经被建立了出来。

孩子是我们最有价值的资源,因此为他们提供良好且安全的童年非常重要。目前幼儿园的建设趋势是面积变大,但我们认为更为重要的是应当为这些在幼儿园中度过大部分时间的孩子们营造亲密感,并创造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小世界。

这座幼儿园有突出的弧形曲线墙与葱郁的屋顶花园。建筑外表皮特殊的材料,其形式和色彩与周围的建筑有相当的呼应,同时在色彩上保持了幼儿园建筑的特色。

多样性一直是建筑设计的关键,我们已经设计出一系列能满足孩子们在各个季节开展各种各样活动的房间。

▲  建筑师采用了独特的金属网结构作为建筑表面材料,可以保证光线的充足射入,在夜晚则呈现出独特的光影效果。

Frederiksvej幼儿园为孩子们提供了建立小型个性化游戏场所的机会,与此同时,连贯一致和清晰的机构组织也得到了建筑设计团队的高度重视。

建筑两端的中庭连接着不同的楼层和房间群。中庭也可以作为集合之处,孩子们、幼儿园员工和家长们可以在此举行会议。

连贯而简洁的设计是该建筑的关键概念。山形墙的概念也被用在室内,小型的房屋状模块包围着小厨房、寝室、游戏室和婴儿更衣区,而环绕中庭的山形房屋状区域则创造出诙谐的游戏空间。

房屋以不同的方向排列组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分支将花园分为更小的户外区域,同时最大限度地允许自然光进入;花园里还设有6个较小的房屋,被用作独立的库房以存放玩具、婴儿车和其他工具。

建筑内有两个联系各个功能空间的大厅,这两个大厅也能成为儿童的玩耍处或者幼儿园员工和幼儿父母的非正式会议处。

Frederiksvej幼儿园的个性化小空间建立在统一和高度有序的基本空间的基础之上。

▲  厨房、摇篮、游戏室和更衣区分布在各层,采用连贯而简洁的设计语言,山形墙的形态在室内也随处可见。

为了保护孩子们的安全,楼梯以及走廊旁边都安装了护栏设施,透过护栏,可以看到对面很多飞翔的白色纸蝴蝶,甚是美观。在每栋建筑的最后都有两个中厅,连接到不同的楼层和不同类型的客房。

幼儿园的主体建筑中诸如厨房,游戏室等房间均具有独立封闭的空间结构。11个结构体错落有致排布,表面的色彩显示了他们的功能,白色的体量作为幼儿园的公共空间而存在,黑色的体量中的功能空间则较为独立,主要是教室和相应的服务空间。坡屋顶允许更多的阳光进入大楼。整个幼儿园与周边的社区和谐的融为一体。

这一教育中心调和了开放型绿地、小型郊区别墅和密集城市街区的规模。该项目的设计并不是将幼儿园视作对环境的干预,而是将其看成不同高度建筑之间的一个小型单位结构,使该幼儿园恰如其分地适应其背景环境。

设计将私人化的、可识别的设计表达与大型综合机构的优势相结合,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充满童真的幼儿园,并为在此工作的成年人提供了绝对的功能性。

▲  幼儿园内分布着诙谐的游戏空间,随处可以成为孩子们的嬉戏场地。

作为建筑师,斯图伯嘉德在新近发行的出版物中解释道,我们必须拥有解读、缓和、交流的能力,并且能够把很多人联系在一起。今天的建筑业不仅关乎草图和建模,它还需要巨大的内外联系技能,我们必须要能够管理庞大的预算,协调复杂的物流和社会状况。

目前,Frederiksvej幼儿园可容纳182名孩子,年龄跨度从婴幼儿时期直到6岁。灵活性和简单性可能是建筑师们的座右铭,但对Frederiksvej幼儿园的182名孩子来说,这座建筑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它是一个充满乐趣的地方。

更多学校建设资讯可关注:BEED-MED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Frederiksvej幼儿园:如果让孩子们设计校园会发生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