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扎克伯格回哈佛演讲提到的个性化学习离我们还有多远?

QQ截图20170530120206.jpg

(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做演讲)

美国当地时间5月25日,脸书(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回到母校哈佛大学,做了毕业典礼演讲。扎克伯格提到,现在已经到了他们这一代人来定义什么是“公共事务”的时候,为此,他举了一些例子,其中就包括是否能让每个人都能学习的个性化教育(personalized education)。

本文将分享IBM对教育数字化和个性化教育的调研结果,以期为国内教育从业者创新实践数字化教育提供参考借鉴。

1教育数字化现状

面对新科技爆发式的增长,教育系统正面临着整体性失灵的挑战,传统的人才培养模式逐渐无法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也无法满足“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s)个性化教育的需求,教育系统亟待改革与创新。

为了探究教育数字化和个性化培养的现状,IBM对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教育服务提供商、学生等群体开展了访谈调研,并对社交网站上15万余条关于教育的推文进行了分析。

新技术正在整个教育链条渗透发展

新技术正以各种方式渗透在整个教育链条中,为学习者塑造了新的环境,创造了新的学习方式,帮助他们实现更强的学习参与,体验更多的亲身实践,和及时、有效的学习效果评估。

但如果深入分析新技术对教育链条内部环节的影响,会得到更为详实的发现。

IBM的研究结果显示,学习者在不同的教育阶段所使用的数字化服务存在差异,这也导致他们在学习中的行为数据无法持续地在各个教育阶段流通。

QQ截图20170530120455.png

(教育数字化解决方案应用现状)

如图1所示,目前,学习管理系统、适应性学习系统和翻转课堂在整个教育链条均有应用,大规模开放在线学习(MOOC)还未渗透到小学和学前教育阶段,但在其他阶段得到了广泛应用。

MOOC堪称是早期个性化教育的一个典型实践。作为传统课程教学外的补充教学方式,MOOC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学生的个性化学习。在MOOC平台上,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感兴趣的项目和课程,自主规划课程进度。

教育数字化还处于发展阶段

一般来说,对数据的应用和分析可以分为5个阶段,即没有分析、描述性分析、诊断性分析、预测性分析以及决策性分析。

QQ截图20170530120245.jpg

(教育工作者使用各项分析的现状)

注:球的大小代表使用该项分析的人数,虚线球代表人数为零。

目前,数字化在教育系统的应用多停留在状态描述和状态诊断层面,缺乏基于数据的预测分析。

南非大学的负责人反馈表示:

在数据分析链条中,我校目前处于使用数据诊断学生状态的层面,学校的信息系统能够基于学生的行为数据对学业情况作出诊断预警,但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在实际使用的时候,资源不能被充分利用也是诸多学校的现状。英国某教育机构专家称:

学校对以已有系统的使用率非常低。例如对学习管理系统 (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 的功能使用还不到10%,这要求学校更了解自己采购的系统,充分利用系统的功能。

数字化教育面临的挑战

由于缺乏顶层的战略设计,教育数字化还未在整个教育链条中系统地实现。

教学设备和辅助教学系统的采用权更多在于任课老师,而目前教师的主体力量更多是不熟悉新技术的“数字移民”(Digital Immigrants),甚至包括完全不懂新技术的“数字难民”(Digital refugees)。

他们需要经历艰难的学习过程才能有效适应教育数字化,这也成为他们使用新技术辅助教学的壁垒。

再者,许多教师在过往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教学过程中,已经习惯自己讲义的内容,形成了教学方式上的舒适区,对讲义内容数字化、甚至走出自己舒适区的意愿并不强烈。

新旧系统的对接也是教育数字化面临的另一大挑战。顶层设计的缺失导致学校采购系统时大多根据当下的需求,并未进行过调研分析,也未对未来系统的延展性进行规划。学校无法完整地了解学生的整个学习场景,也导致当有新的需求时,新系统不能很好地与原有系统进行打通融合。

直面挑战,提高教育数字化水平

在教育数字化水平整体不高的现状下,新技术的快速更新迭代对教育工作者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以“数字移民”和“数字难民”为主体的教师在新技术的冲击下,很容易彻底失去学习如何提高教育数字化水平的兴趣。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各式各样的措施应运而生。IBM总结调研的结果,发现在教育体系中普遍采取以下三种措施:

技术培训:培训被认为是能够让人在较短时间获得某些技能的有效方法。为了优化培训的效果,诸多学校将以往每学期一周集中培训的方式,改为持续的模块化培训,以实际需求为抓手对相关人员进行技能的培训。

职工指导计划:主要针对具有“技术头脑意识”(tech-savvy)的青年教师。许多学校通过“数字冠军”、“伙伴计划“、学习小组等形式来提高教职工的数字化水平,其中学习小组的成效较为明显,且能持续增长。

“布道效应”:主要针对年纪较长的老教师。为了刺激老教师学习应用新技术,许多学校将使用新技术授课青年教师的授课地点安排在老教师的授课地点附近,让他们感受数字化教学方式对学生课堂表现的积极影响,进而激发他们使用新技术的兴趣。

2助力学生个性化成长

学生的个性化成长在近年来得到广泛关注。IBM的研究人员认为,教育系统正处在同质化教育向个性化教育转变的关键时期,基于数据的分析工具和认知系统的使用加速了这一转变。

这也要求教育工作者尽快探索和实践满足这一需求的育人模式。接受IBM调研的英国某高校教师表示,学校在商学院实践了个性化学习模式。为了实现个性化培养,该校为学生建立了信息详实的个人学业数据库,通过使用认知系统帮助学校更好地了解每个学生的优劣势,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干预。

什么是认知系统?

认知系统的核心是先进的分析能力,能够在状态诊断的基础上,对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预测,并提供解决方案,回答教育工作者经常需要面对的“会发生什么”和“我该怎么办”这两个重要问题。

对教育工作者来说,认知系统的使用意味着能够及时有效地为学生提供深层次的专业指导。然而,认知系统并非代替他们的工作,而是起到“教学助理”的作用。IBM的调研结果显示,使用这类新型“教学助理”有如下益处:

■ 通过建立招生数据库,精准定位优秀生源,降低学生的辍学率。

■ 精准定位需要辅导的学生。

■ 通过缩短发现问题的时间,提高教育干预的效率。

■ 通过分析学生的学业情况,准确诊断造成学生学业失败的原因。

■ 确保学生达到理想的学习水平。

“教学助理”如何与教师通力合作?

每个学生的学习基础、学习能力和学习方法都不尽相同,影响他们学业成功与否的因素太多,教师也很难准确判断到底是哪个因素造成学生的学习效果不佳。

不过,认知系统这一新型的“教学助理”可以对症下药,它改变了教师以往的教学模式,实现了从“一对多”同质化教育到“一对一”沉浸式、个性化学习的转变。

在以往“一对多”的教学模式下,教师很难全面关注到每个学生的情况,造成部分学生的学业失败。然而,在教学助理的帮助下,教师就能全面掌握每个学生的情况,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成长体验。

QQ截图20170530120302.jpg

(授课方式变化过程)

个性化学习的实现,离不开“教学助理”与教师的通力合作。

合作模式。接受IBM调研的教育工作者普遍认为,“教学助理”与教师应该明确分工,各施所长。作业批改、考试阅卷,学生常见问题答疑等需要重复完成的教学工作应由“教学助理“来完成,以便减轻教师的工作负担,将他们解放出来,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学生的成长,及时为有问题的学生提供辅导。

如何持续改善学习体验?

认知系统在不同学习阶段的应用满足了学习者个性化的学习需求,然而,由于数据的孤立,我们往往无法准确知晓学习者自身纵向的成长情况。

对此,IBM的研究人员认为,从学前教育开始,为每个人建立终身学习的数据档案不失为一个持续改善学习体验的方案。他们认为,这个数据档案应该包括学习者的行为数据、不同阶段的学业成果数据等。

就这个想法,他们与教育专家和工作者进行了交流。一位美国中学负责人称:

在新生报到前夕,我们总是很仓促地了解他们的特点,弄清哪种教学方式更适合他们。如果能够提前获取这些信息,我就能更全面地了解我的学生,更从容地为他们制定有针对性的教学和管理计划。

此外,终身学习数据档案的建立也为认知系统提供了多元化的应用方向,例如全面的个人职业顾问系统。也就是说,基于终身学习数据库,认知系统通过综合分析个人的兴趣、学业水平、技能水平等,对个人进行精准职业规划。

数字化风暴正在席卷各行各业,教育也不例外。面对挑战,教育工作者应尽快行动,适应变化,探索创新育人模式,设计出符合“数字原住民”成长特点的个性化培养路径,积极拥抱教育数字化带来的发展机遇,通过认知系统等新技术助力学生的学业成功和个人成长,实现由“一对多”同质化培养到“一对一”个性化培养的转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扎克伯格回哈佛演讲提到的个性化学习离我们还有多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