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HTH 教育领导力院长:通过项目制学习,我们实现的颠覆和创新

(图:High Tech High 教育领导力学院的院长 Laura McBain)

成立于 2000 年,High Tech High 是一所位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每满 400人必须开设新学校,目前在美国有 13 家连锁学校,这所学校没有教科书,完全采用项目制学习(PBL) 的模式,除此之外,在教师培训、学校空间设计等方面都有其独特之处,被比尔·盖茨称之为每一个美国孩子都为之向往的创新学校。

在第二届 LIFE 教育创新峰会上,High Tech High 教育领导力学院的院长Laura McBain 分享了HTH在教育领域的创新。

项目制学习是 HTH 所提倡的教学方式,如何设计一个好的项目,让学生有好的学习体验?Laura 分享了几个原则

  • 一是学术上的严谨性(Academic Rigor),符合学术原则和专业性原则。
  • 二是真实性(Authenticity),必须是真实世界的情境,并且能够应用到生活中,比如社区或者工作环境中真实存在的问题,而不是 Google 一下就能搜到答案的问题。
  • 三是应用性学习(Applied Learning),在做项目过程中,学生需要解决一些非结构性的问题,一起创造一个新的事物,培养学生小组协作、沟通、解决问题等能力。
  • 四是积极探索(Active exploration),让学生积极探索课堂之外的世界,比如田野调查、社区协作等方式。
  • 五是跟成人世界的联接(Adult connections),除了老师之外,与社区的连结和协作,学生的作品需要有真实的观众,而不只是老师。
  • 六是评估(Assessment practice),项目制学习的评估,最主要的方式是展示,每个学生的作品都需要展示出来,而不只是展出优秀作品。另外,有时也会有考试或书面作业,但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让学生反思学习过程,如何改进。

以下整理自  Laura  McBain 的演讲:

大家好,我叫 Laura  McBain,我在 High  Tech  High 工作了 12 年。我是一位教师,同时也是教育领导力学院的院长,我们会和全球的教育家一起探索未来教育的变革

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教育领域的创新,如何在未来在教育领域进行创新和颠覆?我会讲到教育领域的颠覆,包括自我颠覆和对整个教育生态系统的颠覆,所以说所谓创新,我们要有所颠覆

  • 在美国,我们第一个创新是一间教室的学校。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学校只有一间教室,让同学都在这一间教室来上学。
  • 在19世纪的时候发生了另外一项创新,美国成立了“十人委员会”,规定了学校里要教授的课程,对生物、英语、数学等等进行标准化的教学。同时对学生也进行了划分,分为进入高校研究型人才,实践型和技术型的人才。而这个体系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中依然存在。
  • 第三次创新是在50年代到70年代,在那段时间,美国结束了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它背后想法是,基于教育的公平,不管学生的肤色和来自哪里,确保每个学生都有机会来获得教育,能够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我们看到当前的教育创新和教育形态的变化,一开始学生是坐成一排排的,然后围着桌子坐在教室里面。现在电脑已经代替了原来的课本,我们还有创客空间,学生可以在创客空间去制作自己的产品,向公众去出售。但所有的这些创新和颠覆可能还缺了什么?那就是杜威所说的:

我们不是通过经历来学习,而是通过经历来进行反思来学习,学生必须在经历中有所体悟。

所以不管是任何一种学习方式,我们都要充分利用。在过去这些年,我们就认识到如果说你仅仅把教育的策略固定在某一些方式或者工具上,就很有可能会忽视,或者错误地预估学生对于学习的参与度

所以学生在学校里面的学习,不是非此即彼的,他们可以去参与一个项目,同时又可以做实地访谈或者其他的项目,学生有充分的自由度参与到教学的过程中,这样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能力。

HTH 忽略的四个教育公理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发现相对论其实并不难,我所做的只是忽视了几个基本的公理而已。在物理、科学领域做颠覆性的创新,可能需要忽视一些大家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公理。

在High Tech High 学校,我们也秉承了这样的理念,忽视了这样一些大家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公理

  • 学校教育和外部世界是隔离开的,我们认为不是这样的。
  • 根据观察到的学生的能力,对学生进行分离。
  • 手与脑的分离,以及不同学科的分离,我们也是要避免这一点的。
  • 对于教育者、老师也不应该进行分离,应该在职业发展过程中一边学习一边教学,而且教师之间要相互的学习。

HTH 的教育原则

我们的基本原则是,要不断地创新、实验。当然并不是每一次我们的创新都会是对的,但是我们不断地去做,去实践,

一是平等,个性化,我们相信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热情、智慧和选择的自由,所以说必须让他们有选择的自由。

第二,真实的情境,我们要求学生所创造出来的产品要满足真实世界的需求,而不是仅仅根据课本去做。

第三,我们并没有固定的教材和课程大纲,都是以学生与当地社区协作来制定教学的课程,从而让这些课程真正的发挥应有的作用。

我们的校址建在原来的军事基地上面,我们对老建筑进行了改造,把他们改造成充满灵活性的空间,适合学生不断地学习和尝试。

最重要的一点是,校园内有专门的空间来展示学生的作品,因为这反映了他们的思考和想要表达的声音,这是我们最为看重的,通过空间的展示让学生能够激扬他们的思维。

我们是一所非常创新的学校,同时我们让学生做好准备,进入体制内的大学,并且顺利毕业。所以一方面是在进行创新,另一方面又要让学生做好准备,能够顺利地进入到这个体系当中。

「HTH在教育领域的创新和颠覆 

创新,其实就是要颠覆学生和老师的思维模式,就像芝加哥大学的卡米尔老师说的,如果没有颠覆,一种思维方式就会保持不变。

所以学生在创造的过程中,有机会通过参与项目来获得全新的体验,来思考他们是谁?他们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

可能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我的一个朋友就说过,如果说一个学生经历过一个成就卓越的时刻,他完成了一个自己之前想象的并不能完成的工作,他的一生都将彻底改变。

比如一个叫奥斯汀的学生,他是在爱德华州一名二年级的学生,他画的蝴蝶,画了六稿,经过了这样的过程,他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认为自己可以变成一个艺术家。

当然项目也可以是科技类的课程,比如说做这个齿轮,做这个齿轮的项目,比画蝴蝶花费的时间更长,但是原理都是一样的,让学生有机会进行自我探索,所以在理科以及人文领域会有这样的项目。

其实我并不惊讶学生能够完成这些项目,我觉得真正重要的是通过长期的参与这个项目,让学生能够经历一个具有启发性的时刻,重新认识自我。这些项目都是协作式的,跨学科的,也有一些非常复杂的项目,

在这个项目当中,让学生在这些图片找一些固定的地标。可以看到图片所在地是和当地的经济情况密切相关的。这个项目是学生通过协作来完成,而且他们要去提出之前大家都没有提出过或者想到过的问题。也就是说,关于社会公平、社会公正,如何让所有员工能够享受到同等的机会。

另外一个关于物理的项目,创作一本儿童物理书。在这个项目中,每一个学生都要描述牛顿力学的原理和过程,把它视觉化,最后还有一个小测试。最后他们要去画出一本书来,其实创作一本书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而是要在这个项目的过程中让学生思考,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中需要物理?物理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的?如何存在的?他们在写书的过程中都可以进行颠覆性的思考。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的项目,比如说做一个艺术展去关怀那些老兵等等。这些创造和项目,不仅是改变了艺术展的观众,同时也改变了参与其中的学生。

刚才梁先生谈到了北京的共享单车,我觉得是很好的例子,我们让学生做了很多创造性的研究,根据观众的需求,他们会设计问卷,然后去设计这个展览。在这个过程中,锻炼了学生的观察能力、研究能力、创造能力、创造作品的能力、修改作品的能力、以及最终展示的能力。

我相信这些技能在他们生活工作中会非常有价值。通过这样的项目,不仅锻炼了学生的能力,同时还改变了他们对自身的认识,改变了他们对于自我未来的规划。

所以我们有一些学生在后来变成了艺术家,变成了创作者、作家。所以说不管是通过工具还是思维的创新,最终我们希望能够改变学生的思维方式,让他们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相信提供更多的机会给学生去创造,去改变自我,在未来他们就越有可能对社会和世界做出贡献。

在我们学校不仅仅去改变学生,同时还要改变成人,我们的教师

所以说我们就思考改变教师和学生的过程,我觉得第一步要强化自己的优势。

在每一个项目中,我们首先会问你哪个部分进展的很顺利?我们不会一上来就说哪不行?哪出了问题?因为这个会打击创新和创造的积极性。然后我们也会提供机会,让学生和老师自我相互的学习、相互指导。 如果老师希望学生完成一个项目,老师需要先完成。

13 年前我们创立了High  Tech  High学校,当时并不知道具体怎么做。

所以当时我们就想这个学校既可以是一件已完成的创始杰作,同时又可以是未完成的作品,我们既可以完成创新,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改进,这就是为什么 High Tech Hig h依然存在,我依然能在这里工作,我依然能不断地进行改进和提升。

所以我们学校倡导的是项目式学习,是展览、实习、对真实世界有价值的活动等等。其实我们学生和老师都有很强的归属感,因为我们是小班授课和周围的社区有紧密的联系,学生和导师之间有联系,这样让学生充分体会到我个人以及所做的工作对于这个学校和社区是有意义的。

而且我们会创造更多的机会让学生有更强的归属感,比如说学生主办的会议、咨询活动和学习成果的展示,让他们体验到这种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的过程。而且还要思考在完成了项目基础上,如果能够下一次做的更好?

学校作为一个平台,能够给学生创造这样的机会,让他们不断地挑战自我,在下一个项目中做的更好,帮助他们不断地提升自我认识。

我相信其实教育的变革应该是从在座的各位老师、各位学校管理者做起,创新并不是我们在这个会场上说说而已,应该从每个人自我做起,你应该要放弃一些东西,放弃一些原有的想法,要摒弃一些固定的思维定势,我们可以采取项目式的学习,可以采取学生作品展示,以新的方式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

也就是说你必须要着手去做一些事情,必须要真正的开展一些项目,必须要真正的有这个体验,当然不可能是完美的,当中有一些曲折,但是只要你动手去做,就能不断的持续的去改进。

最后我想用这句话来做一个结束:也就是说你在创新的过程中,就像在游泳一样,如果你感觉到有点呼不上气了,脚底踩不到这个水池了,在这个地方你就真正有一番作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HTH 教育领导力院长:通过项目制学习,我们实现的颠覆和创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