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学校信息化建设缺什么?比起技术,或许更缺人才

学校信息化建设的顺利推进与一支高素质、高水平的团队密不可分。

美国高等教育信息化协会(EDUCAUSE)通过对 30161 位在教育信息化领域一线建设者的调研,在 2016 年 4 月发布了第 3 份教育信息化团队行业地图(The Higher Education IT Workforce Landscape, 2016)。参加调研的有效样本为 1188 个,其中 20% 为首席信息官,44% 为中层管理者,35% 为普通职工。有效样本中,91% 来自美国,分布在 692 所学校。

2016 年,由教育部发布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中,便已提出“要在各级各类学校逐步建立由校领导担任首席信息官(CIO)的制度,全面统筹本单位信息化的规划与发展”。

在《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中,教育部又督促要求,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推动各级各类学校逐步建立由校领导担任首席信息官(CIO)的制度,加强信息化专业队伍建设。

这份行业地图将进一步帮助我们理解学校教育信息化团队的构成、运作机制和发展脉络,以下是为大家整理的报告精华版内容。

信息化团队“画像”

男性是中坚力量

从团队成员的性别特征来看,学校信息化团队成员以男性为主。其中,73%的首席信息官和70%的中层管理者均是男性。

不过,女性在学校信息团队中,也正逐渐发挥重要作用。EDUCAUSE近3次调研结果显示,近3年女性首席信息官比例已增加19%。

整体年龄偏大

学校信息化团队中位年龄( 48 岁)比全美同类职业的中位年龄( 42 岁)大 6 岁,这与学校信息化团队的培养体制密不可分。

与其他行业相比,学校人员一般较为稳定,流动性较小,信息化团队多由内部培养而来,在学校教育体系内工作多年。

如何培养“新鲜血液”?

在学校信息化团队成员整体年龄偏大的情况下,如何将既有技术背景又懂得教育规律的“新鲜血液”补充进信息管理团队是学校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此情况下学校大多选择从内部培养信息管理团队。EDUCAUSE 调研结果显示,82% 的首席信息官出自学校教育体系,其中约半数( 52% )由学校内部培养提拔,而 82% 的中层管理者也来自于学校教育体系,其中82%由学校内部培养提拔。

具有技术背景更“吃香”

超过一半( 54% )的受访学校首席信息官曾担任过 IT 高管,包括首席技术官(chief technology officer)、首席信息安全官(chief information security officer)、新闻部负责人(deputy information officer)等职务。

由此观之,担任此类职位时积累的工作经验能够满足学校对首席信息官战略意识、领导能力的需求。

中层管理者的前一份工作多为技术研究与应用相关职位,其中比例最高的是“网络和系统”,其次为“学术研究与教学”,这与学校对中层管理者有较高业务水平需求有一定关系。

行业积累是首席信息官“标配”

时间见证了在学校教育行业耕耘的信息化团队。调研结果显示,大多数高校首席信息官、中层管理者和普通职工均在高等教育领域工作超过 10 年,其中约一半首席信息官更是在学校教育领域工作超过 18 年。

中层管理者的稳定性最好,半数在现单位任职超过 12 年,高于首席信息官。

职位要求越高,学历要求也越高

EDUCAUSE 研究人员认为,学校教育本身就是改善学校信息化建设水平、提高信息管理队伍水平的重要途径,其调研数据也表明,职位越高,对学历层次的要求也越高。

75% 的首席信息官获得了硕士及以上学历,56% 的中层管理者获得了硕士及以上学历。

团队如何协作?

运维与服务是主要工作职责

虽然调研数据表明,首席信息官与中层管理者均将一半时间投入到“运维与服务”上,但 EDUCAUSE 研究人员认为,首席信息官与中层管理者会在很大程度上会对其所在机构的战略方向产生影响,他们有 30% 时间投入到“IT部门工作规划与创新“。

在协作完成部门工作规划与创新任务时,学校首席信息官的工作重点多在与其他部门的协调上,而中层管理者的工作多在具体实施层面。

高效沟通能力最重要

在报告中,EDUCAUSE 列出了 16 项学校信息化团队成员需要具备的能力,并对这些能力的重要度和满足度进行了调研。

其中,“重要度”用来评价学校日常信息管理工作对这一能力的需求程度,“满足度”用来评价团队成员对这一能力的掌握水平。

如果同一能力的“重要度”高于“满足度”,说明高校日常信息管理工作对这一能力的需求度很高,但团队成员的掌握程度并未达到预期,需要采取措施提高。

综合来看,学校信息化团队认为工作中最重要且满足度最高的能力是“高效沟通能力”,但“高效沟通能力”、“内部合作关系管理能力”和“影响他人能力”等尽管是团队成员亟需的能力,但掌握水平却远不如预期。

进一步按人员职位进行分析,承担管理职责较多的首席信息官和中层管理者,对各项技能重要度排序的重合度较高,他们认为“高效沟通能力”重要度最高。普通职工则认为“精通技术”和“复杂项目管理能力”最重要。

这也侧面佐证了如下观点:“ IT 部门管理人员不仅仅需要技术能力,更需要关系管理、工作规划、预算管理等管理相关技能”。

人员供给不足成挑战

首席信息官、中层管理者和普通职工均认为,在工作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学校整体IT从业人数不足”,这个问题对首席信息官而言更为显著。

此外,“财政资源不足”、“任务优先级不明确”和“所在部门工作人员不足”也是信息化工作推进中面临的重要挑战。

表1 学校信息化团队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

如何提升团队竞争力?

不断学习是保证信息化团队整体实力重要途径

例如,能提升个人职业水平的“阅读学校领域发展动向相关新闻”和“阅读IT领域发展动向相关新闻”,就是所有信息化团队成员参与度最高的职业发展活动。

“导师指导”在首席信息官群体中参与程度并不高,但在中层管理和普通职工群体中的参与度却比较高,其中 65% 的中层管理者在近两年至少寻求过 1 次导师指导,这与中层管理者相对首席信息官工作年限较短、管理经验较缺乏有一定关系。

表2 学校信息化团队的各类职业发展活动参与度

参加研讨会是管理层提升职业水平最有效途径

什么是提升职业水平最有效的途径?首席信息官和中层管理人员均认为是“参加高等教育信息化主题的研讨会”,而普通职工则认为是“参加正式技术培训课程”。

除此之外,首席信息官也从“加入同行圈子(包括正式与非正式)”和”阅读高等教育领域发展动向新闻“中获益良多,中层管理者则更愿意通过“获得他人指导(包括上级、同事等)”提升个人职业水平。

表3 学校信息化团队各类职业发展活动的有效性评价

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信息化建设在教育领域逐渐成为主流需求华东师范大学信息化办公室主任沈富可认为,学校信息化建设是个漫长的探索过程,国内学校在短时间内还难以达到国外大学信息化团队的规模。这就要求学校去积极探索首席信息官体系的运行模式,借鉴国外信息化团队建设的经验,分析首席信息官、中层管理者和普通职工培养与协作的模式,设计出符合中国特色的信息化团队建设制度

Reference: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2016. 教育部门户网站。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的通知。教育部官网,http://dwz.cn/5AZsoq

The Higher Education ITWorkforce Landscape,2016. EDUCUASE Center for Analysis and Research.

华东师范大学沈富可:信息化团队建设要有工匠精神。中国教育网络,http://www.dwz.cn/5O6yPQ

* 本文图表数据来源均为The Higher Education ITWorkforce Landscape,2016. EDUCUASE Center for Analysis and Research

本文转载自一读 EDU,作者北京研究分站王成敏。

变的永远是技术,不变的永远是人文精神。教育不是工厂的加工设备,也不是商业物流的沟通,人的能力和情感体系不能通过技术、工具完全实现。

“名校长”心中的教育信息化变与不变

未来课堂不是老师一个人在讲学生听,而是大家都在做都在学,老师和学生的界限会模糊。未来学校可能更多的是基于线上和线下教师与学生相互学习的学习共同体,从封闭的校园到开放的校园,打破固化的组织形态,采用弹性学制和扁平化的组织架构,根据学生的能力而非年龄来组织学习,根据学生的个体需求提供灵活的教学安排,打破现有的学制,加强不同学段之间的衔接,更好地满足当代学生自主发展的需求,为学生提供可以选择的、支持个性化发展的更加精准的教育。”谈及信息技术给教育带来的教育变革,人大附中校长翟小宁预言。

华南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胡钦太补充说:“信息技术驱动下的智慧教育发展带来了6个方面的变化,第一,教学技术的变化;第二,教学结构的改变;第三,场景和时空的变化;第四,对学生学习数据的采集与分析,最终实现学习的个性化定制服务;第五,学习的交互体验;第六,教育决策的变革。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教育的每个环节都可以运用新技术来改造。“互联网带来的教育变化之一是,教师、学生都可能成为课程的供给者,教育的跨界与协同成为必然。”也因此,互联网将成为更多优秀教师展示才华的舞台。

信息技术正在越来越多地改变教育细节,但技术并非全能。

互联网在改造教育的同时,却并没有撼动中国教育目前面临的弊病——教育的应试化倾向。

张志勇认为,信息技术给教育发展带来极大推动,但由此也出现了教育“信息化陷阱”。“在互联网教育时代,中美两国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差异,国内很多在线教育企业都在利用互联网技术帮学生解题、提高分数、背单词,用互联网技术把应试教育做到极致,而国外已经将风向瞄准了为互联网时代重新设计学校,重新建构教育,推动未来学校的诞生。”在张志勇看来,在教育现代化的过程中,我国教育价值观的转型,仍然是一个重大挑战。

“没有教育结构性的变革,没有学校形态的变化,其实互联网很难颠覆现在的教育过程,实现信息技术和教育真正的深度融合。教育不像商业模式那么简单,必须要有学校形态的变革才能带来真正的变革。”朱永新表示。

智能教育不是给教师的大脑简单地装上机器,更不是用教学机器人来取代教师,而是将基于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教育技术嵌入教育教学过程,借助人类教育技术的革命,最大限度地解放教育的生产力,更好地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张志勇接着朱永新的话说,今天我们的教育需要培养的是电脑和机器无法取代的人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把主要核心目标放在知识体系的传承上。

“‘互联网+教育’无法替代或者完全替代教师的作用,教育要向学生推送生命的气息,而向学生推送生命气息最直接、最温暖的方式,还是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家庭、学校、社会、团体的作用永远不可或缺。”论坛上,翟小宁表达自己的观点。

翟小宁举了人大附中毕业生、共享单车企业创始人戴威的故事。戴威在大学时加入了骑行社,在参与社团活动中发现人们对自行车的使用很不方便,于是就有了共享单车的创意。

我们要有越来越多的新创意来促进社会的发展,因此,我们培养的学生一定要拥有面向未来的技能、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大爱精神、德才兼备的未来公民,我们要培养的是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脊梁、人文和科技相交融的跨界创新型的全球化人才。”翟小宁认为,云教育、人工智能、互联网,对学习方式的改变是巨大的,可能是颠覆式的,甚至会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但是教育的本质是亘古不变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应该是关注生命的、关注心灵的、关注精神的,这是技术做不到的。”

人类教育变的永远是技术,不变的永远是人文精神。教育不是工厂的加工设备,也不是商业物流的沟通,人的能力和情感体系能否通过技术、工具完全实现?我想是不可能的。”张志勇说,在互联网时代,数字鸿沟很快就会消失,也就是说每个人获得知识的差异、机会成本会越来越小,在获取资源的公平性上会越来越大,但是最大的鸿沟是积极性鸿沟,每个人主动学习的积极性的差距,恐怕靠技术很难解决。

张志勇表示,在信息化时代,教育面临三大挑战———学习的碎片化,学习者的专注度下降以及在海量的信息知识学习面前,学习能力和批评性思维下降。“这三个挑战恰恰是技术本身代替不了的,它需要教师的高度的专业和情感投入、智慧投入去解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学校信息化建设缺什么?比起技术,或许更缺人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