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国际学校需要那么国际吗?

一谈到国内义务教育的学校,建筑师更多的是想到规范;但一般说起国际学校的设计,似乎好像都可以商量

中国所有的日常建筑,都是最常被日的,比如住宅、学校等,都是行列式和组团式之间的拉锯战。

传统学校是教室和走廊的组合(教育1.0),现代学校是教室、走廊和多用途空间的组合

很多学校设计的演进是教学楼向教学综合体或者教学群落的演变(教育2.0和3.0)。现在大部分好的学校设计都是在2.0阶段。

我仔细研究过一些国际学校,除了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优点以外,还是存在一些“新教条主义”,两个版本的不同方式其实都是以功利为目的的短视教育,和以前工厂化的生产区别只不过是工厂生产的产品高级了一些——2.0的酒店化、商务化、房地产化的倾向比较严重(当然国际学校它本身就是房地产行为)。

教育1.0培养出来的是没有生活情趣的学霸;教育2.0培养出来的是政治正确的新贵(我不相信一个在全封闭空调房间长12年的孩子能有多健康,包括生理和心理);教育3.0,是想改良这个从低级生产到高级生产的模式,而希望孩子是有约束的自然生长。

我内心对学校尤其义务教育的理解是自然、自由、自信、自律的价值观培养,在轻松的空间环境里让成长期的小孩子少些束缚,健康发育、心胸宽阔,对自然更加热爱,从而才能对旁人有爱

德富中学的设计,也是在低造价的前提下努力这样营造的。

我曾经因为学校走廊是不是该完全封闭并且集中空气净化的问题跟有四个孩子的刘宇扬建筑师展开了一些讨论,我的原意是用产生污染的方法对抗雾霾,内心不忍。当然有四个孩子的刘宇扬讲述了他太太心疼孩子,在雾霾天气看到孩子去咳嗽的厉害,就不让孩子去了,而且他的家里就有四台价格不菲的空气净化装置常年运行。我非常理解,这就是现实。

国际学校的校长,也跟我这么说过,意思就是如果他不这样做,家长是不会满意的,就跟买房一样,你不贴进口石材搞个英式管家说“May I serve you sir?”根本不好意思收钱。

这也让我想起了住宅设计的发展过程——市场导向与社会均衡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们探讨教育建筑设计的时候跟这个社会很多问题都是一样的,就是两极之间的一种博弈平衡。

德富中学之后,我也一直在关注使用状况,想做一个比较长期的后评估。

现在流行的国际学校多采用IB课程体系,而本次邀请我们设计的XX国际学校是要求在国内课程大纲基础上,引入IB体系的一种新状态,希望既蕴含中国特色,又有国际视野的办学理念。也恰好吻合了我们倡导的教育3.0模式。

基地内一大片的湿地和水体是我第一次到达那里的强烈印象,我觉得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填平它,因为剩下的基地面积足够容纳七万多平米的幼儿园到高中校舍,而校长说,他请了那么多建筑师也不乏著名建筑师,没有一个人想留这块湿地,相反,校方的一些老师在头脑风暴画草图的时候倒是有人这么建议。

以后的设计一直围绕着保留水体和湿地开展,我甚至还提出能不能连跨过水体的路也不要建了,从交通分析上来看,那条路意义不大,想弄掉它,但未果。

我们小的时候生活条件比较差的时候,反倒是亲近自然的,建筑能耗也低。

生活水平提高之后,整个社会处在高能耗高污染的相辅相成恶性循环中,每个明白这个道理的人都在为了自身的贪婪而深陷其中。别人批评这事儿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绝对是有资格说这话的,我自己的办公室在上海的夏天是不用空调的,我只吹电扇。你可以说我吹牛逼,但就是牛逼啊。

人和自然的关系,是教育的起点。

2.0的布局明显是改良型鱼骨状布局,属于鸡贼做法,3.0属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另类做法,但经过德富中学之后,我发现,这是没有问题的。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想用一种模式刷新另一种,而是想说‘这样也可以’!”

拿到基地后的,鉴于甲方也是建筑学出身,省掉了很多解释的步骤。

在日照条件和基地形状的限定下,要把一个幼儿园和K12的小学到高中布置在里面,同时又要完成自己“保留大片湿地”的理想,需要整合功能,而不是分别做一座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和宿舍。甲方还给增加了难度系数:要做一个可以日后改变功能的样板楼。

国际学校的基地东西向非常的长,接近一公里。我想营造一个从西向东依次为集镇、书院、乡村、郊野的气氛的学校。

有人说过:德富中学是设计了一个好建筑,但没有设计一个好教育。我同意。

这个国际学校的特点是,我们一直跟校长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当然,也得承受他不停修改任务书。

关于前面那句话,我现在是这样理解:没有iphone硬件设计,只有ios的软件的话,那是个什么手机?可以自己去联想——我们现在的高配拖拉机确实太多。

在教室组合方面,前面已经分析过了,“豆荚式”是对应中国传统廊式鱼骨状布局的一种模式,也是国际学校和国外学校的流行犯式,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新鲜的是要对应中国规范来设计——好在中国规范里只对主要教室进行了苛刻的要求,而豆荚式的布局是在弱化主要教室的主导作用。

校长和其他国际学校的顾问提出过教室形态形状的可变性,我们也了解到现在的国际学校本质就是老师的工作坊,每个老师有着极大的决定权来布置教室,班级之间、年纪之间甚至学校之间的交流取代了封闭的传统方式——更像大学。

校长和其他国际学校的顾问提出过教室形态形状的可变性,我们也了解到现在的国际学校本质就是老师的工作坊,每个老师有着极大的决定权来布置教室,班级之间、年纪之间甚至学校之间的交流取代了封闭的传统方式——更像大学。

设计初期,校方给了海量资料供我阅读。好在先有样板楼的设计,給消化这些海量信息提供了一个缓冲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设计国际学校“行活儿”的大公司很多,也就是说“所谓会设计合理的学校”,但是我敢说真正在建筑设计上有所追求的还真没有,因为国际学校本质还是个房地产事件,在任何房地产发展初期,所有的营销都会跟我说市场决定一切,所谓市场也不是他们真正研究来的市场,就是看别人怎么好卖就做什么,这就是我们的所谓只有山寨没有创造的市场。

由于教育和建筑的甲乙方关系和确实有些乙方比较差劲导致本应平等的亲密关系不对等,而建筑师在国内永远处于弱势,加上可以永远扣你帽子的规范和教育部门习惯,好的建筑师没有设计这类学校的土壤和空气。

校长发过微信朋友圈,曾经辩证的揭示过教育模式和建筑设计两者的共生关系,这很难得。

教学楼是围绕着院落和错层展开的,这种牵一发动全身的设计确实难度系数高,但过瘾啊。

现在学校的教师宿舍,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课外workshop,我们为此定做了乡村型小联排,好处不言自明。

跟以往的实践一样,我们的工作方法永远是研究与生产平行,只要感兴趣的项目,得知我幸,失之我命,而不是盲目的完成甲方都没想明白的任务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国际学校需要那么国际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