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蜂巢里的童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附属双语幼儿园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

—— 鲁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项目概况

项目名称:华东师范大学附属双语幼儿园

业  主:安亭 · 上海国际汽车城

建设地点: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安驰路569号

设计单位:山水秀建筑事务所

建筑类别:15班幼儿园

用地面积:7400㎡

建筑面积:6600㎡

建筑层数:3

图纸版权:山水秀建筑事务所

地铁11号线安亭站南边正在形成一片新的生活社区,社区的中心是社区教育、文化及商业设施,这座幼儿园是新社区的三所学校之一,也是率先建造的公共建筑,由安亭汽车城出资,在办学上得到德威教育集团(Dulwich)和华东师范大学的支持。

单元与布局

一开始,7400平米的用地要容纳15个班,是颇为紧张的。不过,我们还是想通过这次机会,为现代都市里的儿童设计一个有庭院的幼儿园,给他们留下关于庭院生活的情感和记忆,并通过庭院帮助他们认识自然、认识社会、塑造自己。

庭院的营造需要建筑单元的围合,我们顺应场地西侧的斜向边界,将建筑群的平面布局规划成“W”形,加上自南向北的退台,最大限度地获得西、南、东三个方向的日光。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六边形单元体是适应这一群体形态的最佳选择,蜂巢状的组合能够更好地适应斜边的转折,其内部和外部空间更有活力和凝聚感,也能够消解传统四合院中正交轴线所产生的压力

最终形成的单元体是不规则的六边形,其中三个边等长,这使我们能够根据日照和功能的需要进行更加灵活的组合。

建筑群布局

顺应场地西侧的斜向边界,将建筑群的平面布局规划成“W”形。

六边形单元体

六边形单元体是适应这一群体形态的最佳选择,其内部和外部空间更有活力和凝聚感。

园内的廊道沿六边形边缘设置,进入大门,学生和老师就沿着曲折的廊道行走,经过入口庭院和门厅,经过路径的分岔与合并,经过邻班的教室与重重院落的花草,抵达孩子们所在的班级。

廊道

沿着曲折的廊道进入大门。

入口庭院

经过入口庭院

门厅

经过门厅

校园景观

经过路径的分岔与合并

校园景观

经过邻班的教室

校园景观

经过重重院落的花草

班级连廊

抵达孩子们所在的班级

 尺与度

“尺度”是建筑的永恒话题,我更愿意将这个词拆分开来认识,“尺”是物的尺寸,“度”是人的衡量。同样一个物理尺寸在不同的空间和材质条件下,会给人不同的体验,这就是尺度难以把握的地方。而一座建筑的设计应当细化到什么程度,也可以被称为一种对“设计尺度”的把握。

在为孩子们设计的六边形班级单元里,六个角是顺应墙体转折的扁柱,中心是一根圆柱,结构上与扁柱一起形成框架。教室内的集中活动围绕中心的圆柱展开,分区活动则可以和六边形的外围墙面结合。根据建成后对使用状态的观察,“绕柱奔跑”仍然是孩子们最大的乐趣之一。

由于偏在一边的卫生间和储藏室削减了这个空间的放射性,我们在教室与卫生间之间的隔墙上设计了推拉窗,将空间体验延伸到蜂巢的边界,在隔绝气味的同时也便于老师观察卫生间内的状况。窗台与隔墙内侧的洗手台是等高的,在进行与水有关的活动时,可以打开推拉窗,让洗手台成为内外共用的场所。

活动庭院

教室内的集中活动围绕中心的圆柱展开,临近外墙有专门为孩子设计的凸窗空间,是他们阅读和照料小植物的场所。

教室和卧室

在我们为孩子们设计的班级单元里,没有按照规范要求把空间分割成教室和卧室两个房间,而是将两个房间合并,使孩子们的室内空间成为一个灵活的整体。

室内窗户

区活动则可以和六边形的墙面结合。

室内窗户

根据幼儿园教室的设计规范,窗户的开启把手必须设在1.4米以上,以排除幼儿自行开窗的风险

我们以此为起点,结合幼儿和老师的身体尺度对窗户进行了特别的设计,在离地面30公分到130公分的高度内专门为孩子设计了凸窗空间,成为他们摆放玩具、阅读和照料小植物的场所,凸窗的上方才是手柄高度在1.4米的采光通风窗,这道较高的窗户内凹,方便女性老师控制开启。

特别设计的窗户

对幼儿行为的过度保护是现实的“中国特色”之一。在设计过程中,我们还曾经尝试在室外有活动场地的凸窗上设置推拉窗扇,允许孩子们爬进爬出

这样,除了正式的大门,孩子们可以在户外活动时间用自己的方式自由进出室内外。但这一想法由于规范的限制和管理问题未能实现,凸窗部分的窗户仍然只能做成固定扇,不能开启。

每一层每一间的教室都与室外的分班活动场地直接相连,两个班级分享一个活动庭院。从自己的庭院开始,孩子们可以出发去图书室、音乐室、美术室、游戏室、食堂、多功能厅、小小农场以及其它班级的庭院和教室,室外楼梯使二楼和三楼的孩子能够便捷地从自己的庭院加入到一楼大操场的活动中。

活动中心

退台的设计策略使我们可以在二层和三层设置庭院。

教室

每间教室都与室外的分班活动庭院直接相连,

两个班级分享一个庭院。

庭院连廊

从每个庭院开始,孩子们又可以再次出发。

室内多功能厅

串联在路径上的室内多功能厅

室外楼梯使二楼和三楼的孩子能够便捷地从自己的庭院加入到一楼大操场的活动中。

通过精心的组织,我们将各种尺度的室内空间和庭院空间串联在路径上,使孩子们的每一次“外出”都能够通过庭院获得更多与“自然”和“社会”接触的机会。我们相信这些探索、发现和交流的体验,将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成为他们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限制与突破

论及限制,我们往往想到规范。实际上,规范作为一种职业性的约束,只是建筑师所受限制的一部分,另一部分限制则来自约定俗成的观念,由于观念是潜移默化的,建筑师往往对这样的限制视而不见。

在前文讲述的单元设计过程中,如果一开始就完全遵照现行规范和日照间距,会马上得到一栋坐北朝南的三层板楼,活动场地集中在楼前的空地上,与教室分离,这就是规范导致的一种约定俗成,却和我的设想中“室内外班级活动紧密联系”的初衷大相径庭

因此,我决定在构思伊始暂时把规范放在一旁,而从我需要的空间结构着手寻找适宜的单元,待单元模式出现以后,再结合规范深化设计。在调整过程发现,“蜂巢”单元拥有的六个边界对获取采光和通风有着很大的便利,这更加坚定了我们推进这个几何概念的信心。

无论是规范还是约定俗成,都是基于建筑所需要的基本安全和舒适度,从过去积累的经验和教训中总结形成的,其本质目的是为了保障建筑的基本品质,并非为了限制

建筑师之所以感觉受到束缚,是因为规范在职业实践的过程中逐渐被文字固化,约定俗成也成了日益僵化的观念。如果想拨开屏障寻找新鲜的活力,就必须秉持以人为本的观念、深入了解规范和约定俗成的本源,再从源头及其当下的语境出发寻找恰当的建构语言,这样才有可能超越过往的经验,寻找建筑学新的可能。

▍ 必达亚洲 必达更好的学校建设 BEED Asia

聚焦学校建设领域

选址规划 | 设计建设 | 建材设施 | 科技装备

更多学校设计资讯,关注“BEED-Med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蜂巢里的童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附属双语幼儿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