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学闹”与“医闹”培德书院校长罢免 一场为了教育的博弈

为了教育的博弈。培德书院风波

北京培德书院国际学校的一名小学四年级女生上课时被球踢到,家长提出不满之后,因与学校‘办学理念不合’等原因,将其开除。随后又涉及书院非法所办小学面临关停,总校长钱志龙被学校辞退等风波。


培德书院,坐落于北京顺义区宁静的罗马湖畔,最近却闹出了一件不宁静的事。

网上的报道如下:“北京一名小学四年级女生Julie(化名)上课时被球踢到,家长提出不满之后,因与学校‘办学理念不合’等原因,Julie被私立学校培德书院国际学校开除。” 随后又涉及书院非法所办小学面临关停,总校长钱志龙被学校辞退等风波。

过程梳理

必达小编简单梳理,该事件几个要点如下:

  1.培德书院没有取得小学办学资质,属违规办学,但家长知晓并认可。

2.四年级女生课上被球击中,家长不满讨说法,对学校提出10条意见。

3.学校约谈家长,双方意见不合,校长以理念不合为由要求孩子退学。

4.学校董事会为息事宁人,决定将校长辞退,校长发声抗议。

5.顺义教委介入,要求违规举办的小学关停。

我印象中的学校和校长

必达亚洲曾经邀请钱志龙校长出席必达峰会,并有幸参观培德书院,新奇地目睹了孩子们在开学典礼上的拜师与开蒙礼,孤陋地在六艺工坊和各种雅致的陈设面前驻足赞叹,在典雅的茶案上品过馨香的清茶,还享用过节气厨房出品的有机餐食。这样的地方令人欣喜若狂,在千篇一律的教育环境里如一处世外桃源,在各种鱼龙混杂的传统文化教育、国际教育中如同一股清流,确实是难得的教育多样化探索之举。

更有幸的是受到了钱志龙校长的亲自接待,近距离地聆听过钱校长讲自己的故事,讲培德的过去和现在。钱校长永远是一副西装笔挺光彩照的长腿男神范儿出现在众人面前,带着学霸的闪亮光环和教育博士的才华从美国归来,却有一颗不折不扣的根深中国办教育的心。必达亚洲团队打心底里赞赏这样的新式教育探索,也对钱校长的教育情怀深表敬佩。在此声明,以上确属个人真实感受,希望中国的教育更好。

学校在家长面前的角色,尤其是民办学校

究竟 谁强势,谁弱势?

家校共育”是一种教育共识。我们也经常看到这样的状况,学校搞活动找家长赞助,学校、老师有难题找家长帮忙解决。

家长参与学校建设有天然的热情,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些家长在学校面前就沦为了弱势群体。学校、老师的嘱托岂敢不从?对学校有意见怎敢提出?害怕如果不积极为学校做贡献,或者对学校提出了不满,会危及到孩子在校的“生存状况”,这是家长最大的软肋。

但是在某些学校和某些时刻,家长教师联合会(PTA,即 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家长委员会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视的。中国的国际学校也大都设立了PTA。在校生的每位家长都可成为PTA的成员,在PTA中,家长们既是参与者,也是组织者。很多校长、老师,对于PTA却是“又爱又怕”,担心没有照顾到每一个宝贝

校长的“一面之词”

培德书院涉事校长钱志龙的一封公开信

校长的公开信

致所有关心教育、关爱孩子的人:

你们好!

这几个月发生了那么多事,我都数不清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作为校长,我多希望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倾注在孩子们的教育和他们的未来发展上,多希望这场注定两败俱伤的风波可以尽快过去,让时间疗愈一切,但事与愿违,如今整个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一厢良愿可以挽回得了。自从新闻一篇“北京一所民办学校小学生被球踢到家长讨说法,校长当场宣布开除”的文字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虽然那就请辛苦大家也听听校长的“一面之词”吧。

 

首先我想说: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开除学生”这个词汇。我在很多公开场合说过:培德是个不挑学生的学校,6,7岁的学童,多写几个汉字,少背几个单词,调皮一点,安静一点,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不会用任何考试去录取或不录取一个孩子。除非是那些由医生诊断过的,有特殊需求的我们还没有十足把握可以帮助到的孩子,我们会慎重决定。“有教无类”一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因为我始终相信: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大人。

我也确实大言不惭的说过:“培德虽然不挑学生,但是挑家长”。因为办学校不是开咖啡馆,开门就是客。 择校,尤其是民办学校招生这件事和婚姻关系有各种相似之处,是一种非同一般的契约关系。择校的过程再漫长,一旦选好了,你就是打定主意要跟它过下去了。而不是什么事情让你不爽,就从星巴克转会Costa,顾客也不可能要求星巴克使用Costa的咖啡豆。家校双方一定是先得有两情相悦的双向选择,但双方也必须保留放弃的权利,以避免“志不同”或“道不合”的曾经爱人互相绑架,彼此伤害。

 

我在美国做校长的时候,每年要参加一个叫NAIS的年会,全美独立学校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Independent Schools),一个相当于中国的民办教育协会组织。为什么美国的私立学校要自称独立学校?一位退休老校长的演讲,告诉我答案了。一所希望跟公办学校做点不一样的尝试补充义务教育的私立学校,如果要生存、要发展、要最终实现目标,要有足够的坚持和不妥协的勇气。它必须独立于三样东西:正确的或不正确的普世价值观;英明的或不英明的教育政策;正当的或不正当的家长诉求

培德书院致力于新时代新教育的实践与探索,为了我们华人教育的希望,为了我们下一代“顾此而不失彼”的未来,我们秉持着最初的美好理想,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坚定执着地驶向我们认定的彼岸。虽然我们有独到的理念,但我们并不狂妄,也不苟且,始终在不断地试错,及时改错。培德现在是一个只有区区两年多校龄,寥寥不到200个孩子的小学校,在风雨飘摇的教育改革大潮面前,我们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可能面临翻船的危险。如果这时候船上有一个人站出来,跳着脚,强行要求换个方向前进,船长该拿这个人怎么办?面对剩下的一船人又该怎么办?没错,道理上每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利,但前提是不影响妨碍别人受教育的权利。如果家长纯粹以自己的想法出发,不顾大多数人的需求,以消费者的姿态自以为是地提出改良建议,那并不是维权,那是绑架。不幸的是,培德就面临过这样的绑架,甚至现在也正面临着残酷的诋毁和陷害。

某些新闻的标题有点耸人听闻,“北京一所民办学校小学生被球踢到家长讨说法,校长当场宣布开除”,校长没有“当场”做任何决定,更没有宣布“开除”一事。培德没有,也绝不会开除XX同学。从XX离开培德时老老小小悲伤惜别纷纷落泪的那个场面,大家都知道XX是个让人疼惜的、品学兼优且善解人意的好学生,是任何一个老师都可能会忍不住多偏爱些的孩子,也是任何一个校长都会希望抢到手的模范学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一个好孩子离开一所好学校? 校长真的会如此狠心、如此冲动、如此愚蠢吗?

被球踢”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下午(周五),培德副执行长小风老师和我一起与家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对话,整个谈话过程主要是听李利国和丛欣竹夫妇的咆哮和震耳欲聋的拍桌声。在培德深受众人尊敬的、21年前与曾国俊先生共创道禾实验学校的小风老师一开口,就被丛欣竹打断,并大喊“你闭嘴,我最讨厌狡辩!”。至于他们对我个人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人身攻击,我都可以置之不理,公道自在天下人心。在我选择做校长的时候,我的恩师就警告过我,我们会和被医闹行凶者戕害的医生一样,迟早有一天会成为被诋毁、被攻击的对象,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
然而,作为这个学校的当家人,我不能允许李利国、丛欣竹夫妇对兢兢业业教学并受到家长、孩子一致爱戴的老师进行人格侮辱,我不能容忍他们对该班级其他温良开明、充满智慧大爱、只是与他们夫妇意见相左的培德家长们进行人身攻击,我更不能接受这两位家长提出的诸如“马上开除XX老师”,“体育课必须男女分开上”,“山水学简直就是爬雪山、过草地”,“英语课教的太难”,“数学课作业太多”,“语文作业耗时太久”,“上学时间太”,“假期作业太多”,“除了体育老师,其他老师都没有资格带领孩子做体能活动”等等一系列要求。

李利国、丛欣竹夫妇反复在叫嚣一个没有办法保证学生安全的校长,没资格做校长。我想说:再富丽堂皇的学校,再神通广大的校长都没有办法保证学生在校期间免受任何的磕碰。我们绝不会因噎废食,为了避免学生在活动中受伤,为了避免担心过度的家长来闹事,就剥夺学生的运动时间,取消春游、秋游,甚至不让孩子课间离开教室。这与我们学校的教育理念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李利国夫妇有一点没说错,培德确实是一所“胆大包天”的学校,我们不但鼓励孩子们利用一切时间和大自然接触,因为我们没有“毒”操场,我们有的是真草坪,孩子们可以光着脚丫子在草地上奔跑翻滚,跌倒爬起;我们甚至允许孩子们攀高爬树,从小爬树的孩子是不会有问题的,反而是那些小时候没爬过树的大人才会心惊胆颤过度忧虑。此外,我们每两周就有一次全天的山水学课,在专业团队的带领下爬的全都是没有水泥台阶的“野山”。这样的学校明显不适合所有家长,但也一定有家长会对我们一见钟情。


我们深知,哪怕老师们再仔细,都不可能避免孩子们受伤,但是我们相信:没有摔倒过的孩子不可能学会奔跑,没有呛过水的孩子也无法学会游泳。很多大人一厢情愿地希望给孩子们提供真空般安全的成长环境,希望他们不吃一点苦,不受一点伤的长大。但我们坚定地认为:一个孩子注定10岁该跌的这一跤,如果非要等到30岁才跌,一定会跌得更惨。我们没有人能够在淘宝上买到“安全”这个礼物送到孩子手里,大人能给予孩子最珍贵的馈赠,就是教会他们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从跌倒的地方勇敢地爬起,怎么求助及自我疗愈,怎么在逆境中不轻言放弃,怎么在绝望中看见希望。

李利国、丛欣竹夫妇既不愿听学校解释,学校也无法遵照他们的要求“改进”,我个人认为最好的结局就是好合好散,各自寻找志同道合的家校共建伙伴,他们去找一家能够完全保障他们女儿安全的学校,我们继续在风雨飘摇中培养可以扛得住风雨的孩子。于是,在谈判一个小时后仍毫无进展、沟通艰难的情况下,我主动建议,甚至是哀求李利国夫妇终结这场互相折磨的缘分。当时这两位家长表示同意,还当场确认了退学费的金额及办手续的时间,事后丛欣竹所说的“校长丧心病狂,利令智昏,单方面宣布开除孩子”,不知这个“利”字从何谈起?

我必须坦言,做出这种决定的过程远比大家想象的痛苦,想起孩子离开培德时的情形,我的心总是揪紧作痛,想到这个孩子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学校上学,我更寝食难安。我们一直抱有“投鼠忌器”的心态,希望不要因为父母的言行失当而让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成为牺牲品,所以才对李利国夫妇在家长群里一贯表现的倨傲态度、蛮横无礼一忍再忍。我在美国做校长三年只开除过三个孩子,至今仍历历在目、耿耿于怀,因为无一例外都是因为父母的问题让孩子遭罪。

双方对话失败后,即使有多位家长建议我赶紧把他们赶出培德、清出家长群,但念及我们终究家人一场,给了他们道别的机会。但没想到他们以怨报德,从10月底到现在,夫妻俩一唱一和,一刻不停地在各种校内家长群及媒体平台上公开诋毁培德的名誉和我的名声,每天@上百家媒体,甚至连美国大使馆和大众点评都不放过。幸而,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的言论几乎是0评论,0转发。我们一直不予理会,不是害怕,也不是没理说,只是不希望子虚乌有的诋毁干扰到学校的正常秩序,不要再像XXX二小一样被推到舆论风口,对无辜的孩子造成二次伤害。

为了能让培德平安无事,该道的歉,不该道的歉我都道了;该认的错,不该认的错,我也认了。知道XX同学一直在家没有上学,我们甚至愿意邀请她回来,唯一的条件就是请家长停止对学校办学理念和教育方法的无端干涉和无情绑架。董事会甚至被胁迫无奈,希望校长引咎辞职以息风波。但所有的委屈求全并没有让李利国、丛欣竹夫妇消解心头恶气,他们不但拒绝了我的好意,反而变本加厉、背信弃义地将培德告上教委,摆出一副不置培德和我于死地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既然伤疤已被无情揭开,我们也就不再顾忌。培德确实有“难言之隐”——我们的高年级的确没有小学办学资质。并不是我们不想合法办学,而是因为位于罗马湖畔的校园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幼儿园的规划和设计,这里没有办小学必须满足的200米操场,也达不到每个年级至少2个班这些硬性条件。小学部的设立,是因为家长非常认同我们的教学理念和办学成果,苦苦央求我们在孩子们幼儿园毕业之后仍然可以留他们在这里学习,哪怕我们不能提供学籍。我们全心尽力地为这些有情有义的家长、为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建立一所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新式学堂。
我们从来没有像李利国、丛欣竹夫妇说的那样想要欺骗家长,每一位入学的家庭都会被事先告知培德的“小学阶段”是一个私塾性质的培训机构不能提供学籍。绝大多数培德的家长本来就不是北京户口,也不可能在公立学校读书,或者也并不希望孩子接受应试教育,参加高考,所以这本是两厢情愿的事。李利国、丛欣竹夫妇在把孩子从芳草地国际学校转来的时候,曾经要求我们出具这一证明,芳草地才同意他们转走,有微信记录为证。

我在美国留学九年,四年前放弃绿卡回国别无他念,只是一心想为中国的孩子量身定做一所有情怀、有品质、中西合璧的新式学堂。两年前邂逅培德,被“根深中国,盛开国际”的理念感染鼓舞,受联合创办人李亚鹏和曾国俊先生邀请,接受培德书院总校长一职。用一年半的时间把一所仅有46个孩子、且没有办学资质的学校打造成一个受人尊敬、喜欢的国际化的中式学堂,现在招生已接近200人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由李亚鹏、曾国俊、张黎明等几位临时组成的董事会、教委会却做出罢免校长的决定,并用了“职业道德和操守的丧失”,“严重伤害到培德书院及师生家长”的词汇,引起全校家长的震惊、不解和不满。1月13日下午3:30,董事会代表曾国俊先生会召开说明会,我仅代表我自己和培德书院无辜的孩子和家长向全社会讨个公道。

钱志龙  ( 培德书院校长)

2017年1月12日

▍以上内容由必达亚洲 BEED整理发布

▍资料来源于钱志龙校长的微信

当事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家长的公开信

致培德书院董事长李亚鹏先生的信

李亚鹏董事长:

你好。我们是李琬晴的爸爸李利国、妈妈丛欣竹。在此请允许我们免去客套,开门见山地直抒胸臆。自2016年10月21日培德书院校长钱志龙单方面宣布“从明天起李琬晴不再是培德书院的学生了”以来已过去一个多月了。其间,我们与曾先生见面反映过我们的诉求。并曾委托曾先生将我们的诉求转告于你。我们原本以为今晚能与你见面直接听到你对此事的处理意见。但听曾先生说你有一件急事要处理不能来与我们见面,对此深感遗憾。我们认为有必要给你写此信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澄清事实真相。

一、事情发生的前因

2016年10月20日下午我和琬晴妈妈去培德书院接琬晴放学回家时,琬晴对妈妈说,她在上英语课踢足球时先是被球踢到了大腿,她觉得很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被球踢到了额头和鼻梁骨之间,当时感到眼前一黑,还有一个女同学也被球先是踢到了身上,后来又被球踢到了头,痛得她都哭了。听到此事后,琬晴妈妈立刻分别给钱志龙及金存芳、思颖等老师发私信询问情况。但等了很久却无一人回复。无奈之下,琬晴妈妈便在山岳家群聊里公开质问校方。但仍无校长、班主任和任何老师的回复(注:我们后来了解到是钱志龙通过私信不让任何老师回复)。却莫名地有几位学生家长出现在群聊里为钱志龙辩护。诡计多端的钱志龙躲在后面坐山观虎斗,使事态进一步恶化。琬晴妈妈是掌握很多情况的。万般无奈之下,她在群聊里指出了陈真老师品行不端的问题(注:事实上,此前已有多位学生家长质疑过陈真对女学生不检点的问题,而且,到学校看过陈真上书法课的监控录像。有位已离开培德书院的女学生家长主动在群聊里要求加了琬晴妈妈的微信私信给琬晴妈妈说:当时她要求校方调出监控录像看过后有一种吃了苍蝇一样的感觉。如果诉诸法律,她可作证……)。果不其然,这时,只有在这时,好像才触动了钱志龙的某一根神经,他终于在群聊中出现了,并以命令的口气在群聊里单方面通知我们说:“明天下午3点恭候二位大驾。”这就是酿成后来事态进一步严重恶化的前因!

二、与钱志龙见面谈话的实情

2016年10月21日下午3时,我们按照钱志龙规定的时间准时赴约。我们本想通过与钱志龙的沟通使学校在管理上能有所改进。没有想到钱志龙完全不承认校方有任何错误,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注:后来,经多方了解,许多事实证明,他自鸣得意地用“挑家长”的伪教育工作理论,逼走了很多高素质的家长和孩子。致使有的孩子至今失学在家。这是钱志龙的惯用伎俩。钱志龙根本不懂教育。他没有任何教育理念和教育理论。他逢人就讲培德就是培德,却说不清楚什么是培德。他整天热衷于记者采访、出书,利用培德书院书院这个平台操作自己,完全不把精力放在研究教育上。钱志龙在今年秋天新学年开学的家长见面会上40分钟的演讲连什么是课程设置都说不清楚,完全暴露了他是一个伪教育工作者的真面目。这件事先谈到这里。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讲。)另外,钱志龙的所谓道歉信10条中除去第2条之外,基本是或歪曲事实或断章取义。

关于第1条,完全是他编造的谎言。我们可以负责地说:我们没有说过“绝对”、“任何”。我们只是说过:保证学生在学校的安全是学校的基本责任。我们并没有说留白时间学生出了安全问题也让你负责。孩子在上课时被球踢到,我们私信询问情况的权力都没有!钱志龙连起码的道歉都没有!他算什么教育工作者?!他完全是封建专制!

关于第3条,我们说的是:足球是对抗性比较激烈的运动。四年级开始男孩子的力量已在增强(我还举了我四年级的踢足球一脚踢出的力量已达到20公斤的例子),对抗性的运动男女生尽可能分开。不分开也可以,但要教给踢地滚球,不要往高踢。难道这不是合理的建议吗?!

关于第4.5.6.7条,这是以前提出让学校注意各科老师在布置作业时要互相协调一下,后来老师已有改进。10月21日当天与钱志龙谈话时根本没有提及。他别有用心地把这1条夸大为4条加进来,好像在暗示我们提出那么多过分的要求使他失去了理智吗?!这简直太荒唐了!!!

关于第8.9条,更是歪曲事实!我们只是说:把英语课上成体育课也可以。但你起码要让体育老师来指导一下。这难道也不对吗?!难道智商已低到连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的地步吗?!他完全是在欺骗你!

关于第10条,我们更是善意的建议。我们从安全意识的角度提出应让更专业、更有经验的团队参与进来。这完全是为培德好。因为今年立秋之后的山水学课曾在山里遭遇过瞬时雷雨冰雹。当时天气预报报的晴天。市内也确实是大晴天。所以,校方只让老师和学生准备防晒服。结果老师和孩子都被浇了个“落汤鸡”。有的孩子第二天就病了。但这件事我们一直都没有抱怨过任何人。只是从安全存在隐患,提醒校方注意的角度提出这一问题的。难道这也要栽赃于我们?!钱志龙是何居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顺便附上钱志龙所谓道歉信编10条:

1.必须绝对保证学生的安全,不受任何伤害

2. 陈真老师性骚扰女学生,必须马上开除

3. 四年级之后体育课必须男女分开上

4. 英语课的内容太难

5. 数学课的作业太多

6. 语文作业耗时太久

7. 寒暑假期作业太多

8. 除了体育老师,其他老师都没有资格带领孩子做肢体活动

9. 英语课不可以踢足球

10.山水学是“爬雪山、过草地“,有太多不可测的风险

三、结论

在此,我们想强调的一点是,无论10月21日我们在与钱志龙的谈话中情绪是否激动都是在讲述事实和道理。而钱志龙却是触犯了法律。

钱志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八条:“学校应当尊重未成年学生受教育的权利,关心、爱护学生,对品行有缺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应当耐心教育、帮助,不得歧视,不得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开除未成年学生”;同时,钱志龙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七条:“对违反学校管理制度的学生,学校应当予以批评教育,不得开除”。

当时我明确提出:既然双方谈不拢,那就都保持克制,过一段时间再说。但当时钱志龙利令智昏失去理智地当场单方面宣布:“从明天起李琬晴不再是培德的学生了。”这件事已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无论钱志龙如何狡辩,这都是事实上的“开除学生”!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的人不配在教育部门任职!即是你不解聘他,他也应该引咎辞职。听曾先生说你信佛,是一个慈善厚道的人。佛是惩恶扬善的。保护了恶人就是对无辜者的犯罪!在这件事上我们的女儿李琬晴是事实上的受害者。你如果只站在钱志龙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就是对一个无辜受害者家庭的犯罪!同时也是对教育界的犯罪!

最后,我们想郑重地对你说:我们愿意看到你和曾先生对此的公正处理,我们也是顾及培德才投鼠忌器的。同时,我们也郑重地对你说:我们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力。

顺颂安康!

琬晴爸爸妈妈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凌晨五时

办学资质的风波

针对培德书院小学部没有资质、面临关停的情况,多位接受采访的家长表示事前知晓“没有资质”这一事实,“对学籍不在乎”;也有家长表示让孩子在这种学校读书“确实存在风险”;还有家长已经着手为孩子办理转学手续了。

顺义区教委和钱志龙等培德书院校方工作人员进行了约谈。培德书院“幼儿园是审核备案,批准它成立的”,而小学是“没备案、报批的”,他们也是看到“舆情”和新闻报道后才知道培德书院非法办学的。

有9位培德书院四年级学生的家长表示,他们知道培德书院并没有办小学的资质,入读的学生也没有学籍。在谈到没有学籍问题的时候,一位家长说:“大部分家长都是知道这个情况的。”

一位从广州搬迁到北京的家长说:“我们在下半年从广州举家搬到北京,大儿子在培德上四年级,小儿子上一年级,我们在报读考察时,校长就当着二三十个一起来考察的家长说明学校暂时因为场地面积问题拿不到办学资质,也没有学籍。”

“也许你不知道在国际学校圈,很多家长对学籍并非是主要考虑因素,学校的教学理念才是我真正在意的。”

走进培德书院

李亚鹏首次以培德书院国际学校董事长的身份在教育圈亮相,并获得中国教育公益突出贡献奖。在当天“大家说”的演讲环节里,李亚鹏不仅与现场观众分享了在小女儿李嫣教育上的点滴心得,也分享了为何创办培德书院这样一所书院式国际学校。

罗马湖畔的培德书院罗马湖畔的培德书院

顺义区罗马湖畔,湖气氤氲,垂钓者两三,沿堤岸前行,一方门面引人注意,门牌上写着“培德书院”。新浪教育小编虽有过无数探校经历,但当进入这所学校时,仍立刻被别样的气质吸引。

培德书院入口前厅,一眼望去,桌子、椅子、书架全是现代设计感的实木手工家具,质朴的原木色显示着与大自然的亲近,“书房”、“私塾”、“工坊”的字样让人恍惚穿越了时代。由艺术老师带领着孩子们布置出的立冬节气广场,传统的文化气息更是吸引人。


寒露时节老师带孩子们做的各种腌菜寒露时节老师带孩子们做的各种腌菜

听钱校长介绍培德书院成立于2014年9月,是一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底蕴,引领孩子探索自我本质与实践的现代书院式国际学校。学校占地十余亩,“L”型布局。目前幼儿园和小学一共有80几位孩子,满额是200位。诺大的校园即便对200个学位来说也显得略为“奢侈”。走廊里的墙上贴满画作,或山水、或写意、或是生活趣味很浓的艺术小品,总有路过的学生、老师停下来欣赏片刻。“美育是熏习的过程,我们将艺术、美铺陈在校园里,我们不需要告诉孩子什么是美,我们知道这些一定会进入他们的眼睛里和心里。”陪同参观的培德书院艺术总监施一说道。

节气广场的一个角落挂着孩子们喜爱的画节气广场的一个角落挂着孩子们喜爱的画

孩子们更换衣服的柜子上也满满是艺术家的作品孩子们更换衣服的柜子上也满满是艺术家的作品

茶座、蒲垫在任何一个角落随处可见,一壶茶、几个杯子随意摆在原木方桌上,似乎在等人坐而论道。“茶对于培德的孩子是知止,是动静的一种转换,是呼吸的节奏。”

培德随处可见的茶席

  沿学校教育馆走去,金工、木工、陶艺、制书、造纸、染织等六大工坊依次排列,工具、作品在工坊中排列着。这是学生最喜爱的地方,“以我手,敲其行,依我心,筑其韵”,木头、石块、贝壳、水果、树枝、种子、叶子,都是最好的原材料。打磨、组合、雕刻、制浆、沉淀、风干……学生在每一道工序中慢慢体会;木屑味、树枝的粗糙、纸浆的浑浊……触觉、嗅觉、味觉逐渐内化成孩子生活的一部分。


教育馆前台教育馆前台

陶艺工坊陶艺工坊


手抄纸工坊手抄纸工坊

老师带着孩子们在上陶艺课老师带着孩子们在上陶艺课

在培德,孩子们依节气生活,依循节气会有生活美语、节气艺术、音乐游戏、体适能等课程,另外有山水学、工坊、书法、茶道等特色课程。


孩子们的书法课孩子们的书法课


麦地里的孩子们麦地里的孩子们


孩子们的大草坪孩子们的大草坪

  “三代塾学”的亲子共学共享模式是培德书院的教育理念,为了让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培德书院为父母设置了很多可以参与的环节,如学习陶艺、参加传统文化讲座。同时,招收学生之初,培德书院要求父母承诺每个月贡献6小时义工时间。钱校长坚信“言传身教永远是最好的教育”。

真正的国际化首先是认识自己

在国际学校遍地开花的北京,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底色的培德书院格外显眼。培德书院钱志龙校长以自身求学和工作经历向新浪教育阐述了他眼中的国际化。钱校长北大(微博)就读本科,2003年去美国留学(微博),毕业后留美做校长,回国后先后在公立大学和私立国际学校担任重要职位。今年9月,钱校长正式加入培德书院。

钱校长丰富的教育经历使他深谙中西教育方式的不同,近几年低龄留学的兴起更引发了他对国际教育体系的思考。“很多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把他们送出国,或者送到国际学校,但是为此这些家庭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孩子与父母的沟通出现问题,对自己母国文化一无所知……难道让孩子无限接近西方就是我们追求的国际化?”

在钱校长困惑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台湾的道禾实验学校,遇到了创始人曾国俊先生。20年前,曾国俊先生为了给自己女儿找幼儿园,遍寻台湾,发现没有一所符合现代华人教育的学校,为此他亲自创办了一所幼儿园。办一个现代书院式的人文生态村落是曾先生的目标,为此几年前他买下台湾苗栗县三义乡180多亩地,开始了将传统儒、道融入教育哲学,将琴、棋、书、画变日常教学内容的实践。而培德书院正是曾国俊先生和李亚鹏先生在2014年夏天共同创办的。

“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可以用别人听得懂的方式讲我们自己的故事,这才是真正的国际化。”钱校长说。

在他看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未来学生完全可以通过网络超国界学到各种知识,未来的教育一定不是需要被某种机构认可与认证。“在学到各种知识之前,我们的学生有必要先学好自己的文化。”

家长与学校共同的探索之路

  近几年,教育资源丰富的北京出现了各种类型的国际学校,原版引入的纯国际学校、与本土课程结合的“中国化”学校、双语学校……培德书院这样一种执着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校多少显得多少有些“鹤立鸡群”。

选择培德书院这样一所具有理想主义色彩学校的家长是一个什么群体呢?

“培德书院不是复古的课堂,是传承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尝试与探索,它用东方哲学探究教育本质。“根深中国,盛开国际”的实现除了需要金钱的支持外,更需要的是学校与家长共同探索的勇气。我们的家长不仅有北京的也有不少外地的,但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对美有一定的追求,认可中国传统文化。过去的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向西方求取各种教育模式,可是在我们的土壤、我们的文化里,应该长出一个属于华人自己的教育,这也正是培德努力在做的事情。”钱校长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学闹”与“医闹”培德书院校长罢免 一场为了教育的博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