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幼儿园设计应该考虑哪些问题?

本文内容来自张迦弈:

一年前开始参与《深圳市幼儿园设计指引》的编制,这本指引的具体内容可以参见文末连接。这篇文章想讲一讲这本指引在编写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相关的部分思考。

1、幼儿教育的目标辩论

想做一个好的幼儿园,不管是老师还是建筑师或者是家长,我们都先需要明确一个好的幼儿园的基本原则,简单的说,就是什么样的幼儿园才是好的幼儿园。

大体来说,对于目前的学龄前教育目的观点主要可以分为两个方向:一个观点认为幼儿园应该是让幼儿顺应天性自然成长,还是另有一种观点则认为幼儿园阶段应该侧重于培养学龄前儿童适应社会化生活的能力。

大概在一年前,我们都在微信上被一篇介绍日本幼儿园文章刷屏,讲的是日本的一家专门从事幼儿园设计的事务所——手塚建筑研究所做的相关幼儿园设计。

最著名的是这个,屋顶上是一个开放的活动场地,同时围绕着树木做了大量采用网兜保护的活动空间。

屋顶上手冢先生按照建筑的规范做上防护,但是园长提出,不希望有防护措施,让孩子们玩儿,掉下来会掉在网兜里(汗),这个设想最后没有在屋顶的跑道上实现,而是采用在了这些树木上。

对于这家专门从事幼儿园设计的事务所来说,他们对于幼儿园设计是有态度的,让我们看看他们的态度:

我的观点是不要去控制他们,不要过分保护他们,他们需要跌倒,也需要受一点伤,那样会让他们学习,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毫无疑问,从手冢贵晴的观点和他的设计中明显反应的是更偏向于让小朋友们在具有良好的保护情况下进行自然发展的。而对比幼儿园园长的态度,则可以看出,园长并不太在意建筑上所认为的安全防护,而是在自然发展上走的更为极端,他认为不需要护栏防护,可以让小朋友摔下来掉在网兜里。

看完日本,再来看看我们的邻居香港,在香港教育局官方推出的学龄前教育手册里明确了幼儿园的责任。

因应幼儿潜能和发展的需要,为幼儿提供照顾和学习所需的经验,藉此激发幼儿的学习兴趣,培养幼儿在德智体群美五欲的均衡发展,为生活做好准备,成为积极主动终身学习且富责任感的公民。

最后再来看我国的,2012年的教育部印发的学前教育目标中,明确提出:

“幼儿园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奠基阶段。城乡各类幼儿园都应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地实施素质教育,为幼儿一生的发展打好基础。“(总则第二条)

可以看出我国对学前教育的认定和看法是:学前教育是青少年教育的起步阶段,他与其他的小学中学阶段的教育没有区别。而在幼儿教育目标里则更为明确把具有社会能力与自理能力作为了最为重要的目标:

  • 1. 身体健康,在集体生活中情绪安定、愉快;
  • 2. 生活、卫生习惯良好,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
  • 3. 知道必要的安全保健常识,学习保护自己;
  • 4. 喜欢参加体育活动,动作协调、灵活。

可以看出,我国与香港的幼儿教育都是更为偏向社会化生存能力的。如果说要做一个幼儿教育的目标图标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分为两条轴线:

一条是教育轴线,两端分别是:自由成长—社会技能。另一条是建筑轴线,两端分别是:安全防护—个性发展。

我们对应之前表达的四种完全不同的幼儿园目标态度能够得出这样的一个分布:

  • 1,香港标准,注重社会技能培养但是幼儿园要体现个性发展。
  • 2,大陆官方要求,在安全防护下进行学前社会技能训练。
  • 3,手冢贵晴先生的目标,保护措施下的自由成长。
  • 4,日本园长的目标,极具个性特色的幼儿园并且完全保证幼儿的自由成长。

说了这些之后大家应该对各个地方的幼儿园教育理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一定会有人说大陆的标准真是腊鸡啊,这不是压制幼儿发展么。可是别忘了,我们现在在看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在这个思路下发展起来的,我们的不幸福和不快乐也并非都源于幼年的不幸吧,相反如果没有在幼儿园的基础化训练,大量的小朋友是无法适应小学的学习生活的(还记得有一个叫学前班的东西吗)。

列举这些价值观的判断,不是要一定得出一个谁是谁非的结论,不同的教育理念,会影响到幼儿园的教育方式与建筑设计形态,对于参与到幼儿教育和幼儿园设计中的人来说,我们需要尊重每一种价值判断,并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得出平衡而合理的结果。

2幼儿园的现状

事实上在深圳市工务署组织的本次幼儿园图集的工作坊时,也曾经专门用过一次工作坊的时间讨论幼儿园设计的价值观与设计目标,那么我们可以顺着这些价值判断去做一些深入的研究。

因为学龄期儿童身体与心理发育的特殊性,势必造成幼儿园与学校是完全不同的设计,而我国学龄前教育的长时间缺乏足够投入与认知也让幼儿园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中。

(举个栗子:在我们图集编写的最后阶段,因为出现了小学毒跑道的问题,导致在图集中有领导提出要求禁止幼儿园采用木地板,原因是木地板容易霉变虫蛀影响到幼儿身心健康,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结果却建议采用水磨石地面,这就完全错误,学龄前儿童身体还比较薄弱,明显不能够适用中小学的标准采用水磨石地面,所以,这就是不太了解学龄前儿童特殊性盲目套用中小学标准造成的错误。)

我们一起来看一组数据:

截止2014年统计数据,全国学前教育学校19.9万所,其中公办幼儿园6.5万所,占比32.8%。深圳市全市共有1313家幼儿园,公立幼儿园共计63所,占比4.8%。

全国来看公立幼儿园资源缺乏,深圳更是严重缺乏,公办园数量仅占4.8%。上海暂时没有查到统计数据,但是我们去上海考察调研的时候了解到的情况是公办园入园需要摇号,明显,公办园数量也存在不足。

根据广东省物价局指定的收费标准,一级幼儿园720元每月,各园可以在此标准上进行适当调整,目前深圳市公办园收费标准大约千元每月,每个学期在4000-5000元左右,私立幼儿园学费的差异则较大,大部分能够达到公办园标准与教育水平的私立园的收费则是每月5000+,每个学期大多在2万以上,即便收费高昂,依然供不应求。

 

在大量的考察走访中,即便是大部分公办园的校舍也并不完善,空间狭小,不能够满足正常的教学需求。根据建筑规范和教育规范,一个班不超过30人,但是几乎每一家幼儿园均存在超员招生的问题。甚至在我们发出的调查问卷中,对班级人数超标问题不加掩盖,可见,超员问题已经形成常态。

这背后一方面是优质教育资源的极度稀缺,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也极度加剧了教育奢侈品化的趋势,愈发的导致教育资源的缺乏。

3普遍化的精英教育

现在的问题其实很具有中国特色,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独生子女的结果无形中造就了中国奇怪的教育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普遍化的教育奢侈品化。

全世界各国出生率曲线,出生率与经济增长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稳定的反比关系,红色波动最大的是中国,近几年稳定在大约1.7,紫红的是印度,也降到了3以下,蓝线是美国,绿线是德国,黄线日本。数据来源:googledata–世界银行数据全世界各国出生率曲线,出生率与经济增长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稳定的反比关系,红色波动最大的是中国,近几年稳定在大约1.7,紫红的是印度,也降到了3以下,蓝线是美国,绿线是德国,黄线日本。

数据来源:googledata–世界银行数据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中国在长久的计划生育之后生育率是不可能进一步提升了,即便国家出台了大量有利于二胎的政策,事实上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面临着人口问题,但是目前为止无法解决,我认为中国也一样,就像卫计委每次出新政策都认为会有大量的人生二胎,结果寥寥无几。

独生子女带来的结果就是,一个家庭会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在这个孩子身上,在一二线城市尤其突出,无论多高的学费即便是工薪阶层也会砸锅卖铁凑足,因为一旦这个孩子教育失败那么家庭几乎就可以肯定彻底失败了,这样就一步步推高了教育成本,所以任何教育都会毫无例外的变成精英教育。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中国目前教育投资一定的情况下,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应该是建造出大量的平价但是质量一般的公立幼儿园保证大部分人的教育,让小部分有钱人去享受私立园的优质教育;还是用相同的投资建几所优质公立幼儿园,让一小部分人也能够平价享受到优质的教育,同时以此为表率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来整体提升幼儿园质量。

4、做一个平衡

在最早几次幼儿园工作坊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出过通过工业化的手段大批量建造标准化的幼儿园,但是这个方案很显然不被大多数设计师接受,原因并非出于经济或者教育因素,而是大家认为幼儿园需要有个性,而工业化的手段是在扼杀个性。(我认为此处大部分设计师的角度有局限)

大部分幼儿园的园长也认为幼儿园需要有个性,但是一位对幼儿园建设非常有经验的老园长认为在现行的幼儿园人事制度下,幼儿园个性化的工作应该交给每个园长通过对幼儿教育活动的个性化实现,而不是通过建筑的个性化实现:因为国内公立幼儿园的均由任命决定,定期轮换,上一任园长的理念不一定与下一任完全一致,建筑上的个性化会导致后面的园长工作难以开展,也就是说她认为建筑应该是具有普适性的。

即便是价格昂贵的私立园也存在同样人事管理的问题,大部分私立园均由专业的幼教机构托管,园长也会定期轮换。

有个性就不能够采用标准化工业化的方式去建造,但是非标准化的东西一定是贵的,要花钱的,这就是一组显而易见的矛盾,一般来说,私立幼儿园不涉及财政投入,只需要在投资额度下尽力做到个性即可,可以不用去考虑个性与共性的问题。

但是对于公立幼儿园就必须平衡好这个问题,因为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钱,需要得到一个最优的结果。政府的投资到底应该怎么去花,是盖一个100分的幼儿园还是盖十个60分的幼儿园?

在这个问题上上海市率先做出了尝试,他们选择的是盖一个100分的。近几年,大舍建筑在上海嘉定做出了几个非常优秀的幼儿园,成为了建筑业界争相学习的对象。

↑上海嘉定新城幼儿园

↑上海东方瑞仕幼儿园

这几所幼儿园我们都去考察过,从建筑设计的角度上来说,非常优秀,甚至比绝大部分国外的幼儿园都好,不是那种玩概念的设计,而是实实在在的推敲过的。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这个建筑的另外几个维度:

【1】超大的面积,说实话这个幼儿园的建筑容积率和覆盖率恐怕已经接近大部分欧美的幼儿园,非常宽松的用地条件,是在除了上海之外任何地方都很难做到的,深圳大部分同等规模的幼儿园用地只有他的三分之一,全国其他城市和地区相信也不会太好。

【2】造价,每平方造价5000以上,而在深圳,目前大部分通过财政拨款进行建造的公立幼儿园仅有他的一半不到。

这几个幼儿园不仅远远高出了深圳的标准,甚至也高出了上海其他幼儿园的标准,在我们的考察过程中,园方的管理人员也承认因为硬件条件突出,导致家长对于这几个幼儿园过于热情,每年均需要摇号入园,录取比例极低。

事实上一旦变成这样,就会出现很多社会问题,必要优质资源的缺失就一定会导致有人从中谋利,这并不是道德沦丧的问题,而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利益问题。

几个月前怒斥医院挂号贩子的姑娘依然能够说明问题。稀缺资源如果没有合理的制度保证就一定会被转化为经济利益。幼儿园也一样,我上中学时在各地普遍出现的中学择校费,这几年也陆续出现在优质幼儿园上。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是不是觉得国家教委把幼儿教育的个性剔除在学前教育的目标之外好像有一些道理:一些出于经济层面和社会层面的道理。

5、建筑的问题出在哪里

近几年大量幼儿园均开始走了开发商代建的路子,建完之后移交教育部门进行统一管理,这种思路说好不好说坏不坏,明明应该是政府的投资,但是政府花式甩锅,开发商被迫接锅,有良心的开发商会认真对待(一个优质的幼儿园能有效提升住宅配套品质,这才是部分开发商愿意认真对待的根本原因),也有没良心的开发商糊弄了事,这种处理方式很有中国特色,不管有没有问题先做起来再说,有问题后面改。

让我们看看官方发布的截止2013年的统计数据,关于深圳幼儿园的一些基本信息(以下数据均来自深圳市统计局官网)

我摘取其中一些关键数据来做一个分析,我把他们做成了折线图,先看看深圳市的幼儿园学生数量:

没什么问题,符合我们的认知,学生数量大幅增加,招生人数也跟着增长,15年内翻了四倍,再看教师人数:

也没有什么问题,随着学生数量的增加,教师人数也急剧增加。那么我们对比一下增长率:

明显能够看出,教师人数与在校生人数的增长常年超过10%,甚至有两年接近20%,学生的增长率略高于教师增长率,而幼儿园数量的增长率仅有两年在10%以上。

所以说幼儿园数量的增长完全跟不上幼儿数量的增长。我们再看一组数据,老师数量与学生数量的对比。

师生比常年稳定在1:7上下,这也是一个极限数据,和我们调研的情况基本一致,大部分幼儿园的园长与老师反映在一个25-30人的班级里标准配置两名老师两名保育阿姨,或者三名老师一名保育阿姨,总之必须要四个成人轮班才能保证一个班级幼儿全天的看护与教学。

那么在学生数量与教师数量增长率大幅高于幼儿园数量增长率的情况下我们对比一下平均每个幼儿园的教师数量,就能发现:每个幼儿园的教师数量几乎翻了一倍,从2000年的20人到现在的40人。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每个园的学生数量,从150人上涨到接近300人,按照中国幼儿园的建筑与教育标准就是:大量幼儿园从6班的小型幼儿园扩大为10班的中大型幼儿园。

也就是说,目前每个幼儿园都是通过增加班级数量和增加班级人数的方式来满足不断增加的适龄儿童入学需求。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我们在考察深圳市公立幼儿园的过程中发现,几乎所有幼儿园均存在扩班的现象,通过调查问卷的统计,今年差不多有30%的公立幼儿园仍计划扩招,但是幼儿园建筑在设计之初是有严格的班级数量控制的,在建筑规范中,不同规模的幼儿园所需的配套规模是完全不一样的,6班的小型幼儿园与9班的中型幼儿园与12班的大型幼儿园配套差异非常大,如果在平级中扩大,幼儿园的相关教育与后勤配套尚能够维持,但实际上,大部分幼儿园的扩大已经超出了平级扩展,变成了跨级扩展。

以厨房为例,不同规模的厨房面积差异在30平方上下

同样,不同规模的幼儿园教师办公的配置也完全不同,另外这个面积标准在实际使用中也已经证明是大大的不足。

而在建筑规范中,幼儿活动单元的设置不能够在3层以上或地下室,所以增加的班级只能占用原有的室内活动室或者教师办公室进行改扩建,这样三层以下的活动空间不断减少,各园不得不在屋顶进行大量加建,来满足正常活动教学的要求,在考察过程中,几乎每一个幼儿园在屋顶上均建有简陋的半露天活动场地,园长与老师甚至建筑主管部门也都已经默认了这种空间利用方式,而实际上在城市建设管理规定中这些加盖部分均属于违建。

大量幼儿园在屋顶层加盖了这样的铁皮棚子作为半室外的活动场地。

挤压的教师办公室的面积,也造成了教师办公空间的拥挤与不适,甚至大量幼儿园的教师备课,开会,教具制作,甚至食堂这样的功能都集中在同一个空间里,非常的局促。

所以国外那种一两层,有超大活动场地的幼儿园大家看看就好,对于国内幼儿园的设计并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

这就是中国幼儿园和外国幼儿园的对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幼儿园设计应该考虑哪些问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