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必达专访·上海纽约大学】来自纽约的紫色风暴融入上海社区

上海纽约大学是国家教育部正式批准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学位授予权的第一所中美合作举办的国际化大学,也是纽约大学全球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上海纽约大学的建设目标是:成为一所世界级的、多元文化融合、文理工学科兼有的研究型大学,成为全球化进程中不同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的典范。

ball4

上海纽约大学的建设与发展之路
IMG_4931

B:BEED ASIA
D:David YEN – 上海纽约大学- 校园及设施运营部主任

B:最近几年在中国大陆出现了多所中外合作办学,包括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深圳香港中文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温州肯恩大学,您是如何看待这一中外作办学的大潮的?
D:中外合作办学将是未来办学的一种大趋势,但是同时也让我产生一种隐忧,因为不同的学校其办学目的和宗旨各不相同,其中不乏以盈利为目的。在我看来,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已经开始产生距离。上海纽约大学是以培养人才为目的的,我校每年的招生人数是确定的,目前上海纽约大学每届招生300个学生,而且我们规定这三百个学生中,150个是国内的学生,另外150个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学生,他们来自世界上46个不同的国家。纽约大学以扩展学生视野来培养学生,我们尽量吸收世界各地的学生来到上海纽约大学,这些的话国外的学生跟国内的学生融合在一起学习和生活,可以把国内的学生的世界观带动起来,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做的话,从这里出来的学生被社会接受的程度会比较高。如果只是为了盈利而办学,那么对学生素质的要求就不会很高。坦白来讲,进入上海纽约大学比进入纽约大学总部会更加困难,因为我们这边严格控制学生人数。

B:之前新闻中出现了土地污染造成师生的疾病,让人心痛。请问在纽约大学在运营维护、后勤管理方面,如何能做到安全、节能、绿色,高效,是否有什么好的经验吗?
D:纽约大学在这些方面都有自己的一套固定的系统,比如说当初建设这栋大楼时,我们把纽约大学总部的一些建筑师,工程师请到上海来,上海纽约大学所有的建筑要以纽约大学的标准来做。首先来鉴定这栋大楼是否安全,第二个是周围是否有污染,水质是不是可以,我们都会提前勘察,勘察好之后,我们才会建设,我们对这些问题是非常严格的。土地污染这种情况在纽约大学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对于现场环境取样并做检查。上海纽约大学的教学楼就是这样建设起来的,之前我们有好几块地可以选择,其中也有工厂搬走之后空出来的地方,我们勘查之后发现不合格,最终选择了这块土地。最初我们的管理团队,包括我在内大部分是从总部派过来的,我们知道总部的标准和要求,要不然那么短的时间,根本学习不来(纽约大学的标准)。

IMG_0034

B:请问上海纽约大学的建设会和中国的一些供应商或者施工单位合作吗?
D:会的,像我们这栋大楼,是和陆家嘴集团的建设公司配合完成的。我们选择要合作的建设公司的时候也是非常谨慎的,我们会选择一些比较优质的公司,当初这栋大楼的建设是和上海建工五建集团合作的,遴选过程非常严格。只有比较优秀的公司我们才会选择,五建集团在国内比较知名的,经过我们跟五建磨合之后,我相信以后他们要去建设美国标准的大楼,他们也已经比较有经验了。

B:对于桌椅这些学校相关的建筑材料和教学设备,您这边的现有采购渠道是什么样的,是会更倾向于美国总部的资源,还是会在本地寻找?
D:我们是秉承尽量入境随俗的理念,我们尽量把资源用在创造本地的就业率上面,所以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进口的,当然,我们会尽量用美国品牌在国内生产制造的,比如现在看到的桌椅,这样的话,就是可以带动国内经济的发展。

B:上次您在2015年必达春季峰会演讲的时候,详细关于餐厅设备的介绍,令人印象深刻,通过餐具上的芯片来计费和管理,效率很高。请问这套装备也是延续了纽约大学总部的操作模式吗?
D:这个没有,这套设备当时国外没有,这个是纽约大学这么久的历史以来,第一次使用的,因为我在上海有一个机会去参观一个展览,觉得这套设备很不错,所以当时就在想着要把这套设备用到上海纽约大学餐厅中,不仅效率非常高,而且非常干净卫生,食堂的阿姨和学生都不需要接触到钱。大家都知道,钱上面可能会有比较多的细菌,这样的话就比较干净卫生,我们也是从卫生安全这方面去考量的,并且使用起来速度也变得很快,普通的餐厅可能需要排很长的队,但是我们这边使用这个之后就不需要排队了。

B:除了餐厅这部分的创新应用之外,请问贵校对于校园的提升,校园安全等还有其他的领域的一些创新吗?
D:有的,我们这边就是一贯坚持着一种自我勉励的理念,就是我们创新使用的东西,希望其他的学校以后可以借鉴,各个学校之间相互学习,这个也是我们的期望,所以我们在做任何决定,做任何项目的时候,都有在严谨的考虑长远的影响。

IMG_0064

B:那这些新的技术,新的设备,新的材料,以及管理方式,您以往是通过什么途径去了解或者去收集呢?会和其他的学校有交流学习,还是说会跳出学校这个圈子去从更广泛的社会层面找寻吗?
D: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太好回答,因为我从总部过来也就两年多,对于国内的市场也不是很了解,我所带来的都是我在美国35年的工作经验,但是经过这两年我和国内制造商,建筑商的磨合,我觉得国内的制造技术是非常高的,只不过需要先和制造商磨合概念,我还是很喜欢和国内的建筑商,制造商合作的,因为跟他们在沟通上,他们还是比较灵活的,不像国外那么一板一眼,就是说,不见得国外技术就比较好,对于国内的建筑商和制造商,就是需要先把概念传达给他们,沟通好,他们就能配合的很好。

B:我们来到学校,也看到上海纽约大学与传统的大学是完全不一样的,与陆家嘴地区的社区融合的更深入。刚才您也说到纽大的选址是非常谨慎的,那纽大在和周围的社区融合的这方面,有什么独特的选择方法吗?从学校的角度,会主动引导学生进行这方面的交流吗?
D:有的,你如果注意看,纽约大学的选址一定是位于人口密度很高的地方,我们绝对不会选在郊区。之所以要选在人口密度高的地方,是因为我们要和社会融合,我们不要学校和学生自己孤立起来。像当初我们选择这个地址时就是看中这里是陆家嘴金融圈,我们也非常感谢浦东新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与此同时我校也致力于把这里变成一个金融中心,我们学校的金融专业的教授实力非常强,靠他们的经验来帮助附近的一些企业。另外这里人口密度很高,有利于学生和社区融合,有利于学生和一些企业接触。目前我们也在选择新的学生宿舍的地址,我们也是考虑到说怎么跟社区里面融合,和老百姓交流,比如说我们要建一个体育活动中心,可以接受和社区的人们一起使用,我们的学生也比较活泼,同时学生也可以教社区的小孩子英文,互相交流都达到一个好的状态。关于学校主动引导方面,教授倒是不用教,因为教授大部分是从纽约过来的,他们已经有那种概念了,学生方面,我们会跟他们强调,引导他们和社区交流,和社区融合,这样他们毕业后才会产生回馈的概念,国外的学生可能从小就有这个概念,比如美国的学生可能就已经有这个概念了,国内的学生还需引导,这样他们毕业以后才会回馈社会,不把自己封闭起来。明年是上海纽约大学第一届的毕业生,我们也非常期待他们的表现。

B:那么上海纽约大学的毕业生会选择在上海或者国内发展,还是会去往全世界发展?
D:以我们现在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因为我们这个是本科,可能往国外进修的比较多,但是像国内的学生,在国外进修完的硕士生,博士生,以后回国工作的比例也是很高的。

IMG_0046

B:上海纽约大学已经建成两年多,那么在学校建成后运营阶段,会不会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D:当然有的,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不见得都是完善的,我们也正在改进和学习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常去参观一些其他的优质学校,比如像昆山杜克大学,他们有一些好的方面,我们也会借鉴的,毕竟上海纽约大学才建成两年多,还是比较新的,我们还需要和本地的民情风俗磨合,在磨合的过程中,我们会把以前不对的观念改掉,不对的设施改进。就比如食堂,因为我们这边的学生少,国家又多,大概有四十多个国家,大家的口味也不一样,比如清真餐厅,这些是我们当初没有考虑到的,就是说,食堂那么小,怎么把它多元化,所以我们这边的食味也在慢慢的改善,这个是我们每天都在接触到的问题,比如我们这周墨西哥餐,下周中餐,就是不断地更换,以来满足多样的口味,学生也更好的接受。

B:如果要在其他的地方再建一所纽约大学,您觉得在建设方面有什么地方会比上海纽约大学更好的点吗?
D:单单规划来讲的话,我们这栋大楼设计的是五层楼以下是教室,六楼以上是办公室,我们现在觉得这样设计好像不大对,以后的话,我们就会设计成低年级的教授办公室在下面,高年级的教授在上面,这样就不用教授来回跑,这是目前我们发现到这栋楼设计的遗憾,当然还有其他方面有待改善。但是学生和老师已经进来了,所以再改的话可能也不太现实,也会很难操作,但是我们也会吸取经验,将来每建一个新的建筑我们都会不断改进。

B:您刚才说,新建的宿舍楼,体育馆这些建筑,也会在这周边寻找地方,是吗?
D:是的,我们目前也还在寻找过程当中,没有办法离得太远,不可能说,教学楼在这里,体育馆在川沙那边,这样的话太浪费时间和精力,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我们学校有五年计划,现在也正在走五年计划的路线。

B:当今中国传统的教室和十几年前的教室并没有什么区别,可能只是桌椅黑板好一些,但是对于更多新的教学理念互动方式方面还是存在不足,上海纽约大学在教室布局设计方面有什么独特的理念吗?
D:有的,等一下我可以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们的教室,我们的教室除了个别的教室有固定的桌椅外,其他的教室的桌椅都是带有轮子的,之所以带有轮子,是因为每一位教授的教学方法是不一样的,这样方便根据教授的需求来调整,还有就是我们有些教授有时可能在美国,有时候是需要远程教学,所以我们的设备是比较先进的,跟传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IMG_0049

B:当今的 3D打印、虚拟现实、MOOC 开放式在线课程等方面的技术都有了很大发展,请问贵校在这些新技术的运用上有一些好的案例吗?这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获得的呢?
D:如果有新的产品出现,我们会尽量尝试新的产品,比如说我们现在已经有在使用3D打印,虚拟现实等这些新科技和设备,我们上海纽约大学在技术设备这方面是非常先进的,尤其是在大数据储存方面,我们学校是非常快的。这些技术和设备我们还是坚持入境随俗的理念,能在国内找到的,我们还是会尽量使用国内的。这些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大部分是教授推荐而来的。

B:对于上海纽约大学未来的发展,贵校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D:从人事管理方面来讲,我们这一批从纽约过来的行政管理人员,我们把管理经验传授给国内的优秀人才,等培养好之后,我们就会回到纽约总部。经过这几年的培养,可以让国内的优秀人才知道纽约大学的管理标准,让他们继承学校的优良管理传统。
从硬体来讲的话,我们的追求是求质不求量,我们上海纽约大学一届的学生是300个人,一半是国内的学生,一半是国外的学生,我们最多放大到500人,就不会再扩招了,我们这边的硬体也是配合学校的政策,既不浪费空间,也不过分拥挤。

B:上海纽约大学的教学楼建成之后,还会对设计师、材料、设备方面有后续的需求吗,会更倾向于国际品牌吗?
D:当然有,这栋大楼的设计有采用美国总部的设计师,和上海这边的公司,上海这边的这家公司在纽约已经和我们有过合作,他知道我们的需要和标准,到这边之后,当地也设有分公司,他们也比较了解这边的风俗民情,他们可以很好的把我们纽约大学那边的概念和当地的情况结合起来,这样的话配合度也很高,其他一些工程的话,我们的原则也是倾向于用具有国际观的当地的建筑设计公司。

B:对于中国教育相关的,或者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的发展,您可以说一些寄语吗?
D:我认为,如果家庭条件允许的话,还是希望能够小孩子送到有国际观的学校。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已经不能局限于国家的概念,世界现在是一个地球村,培养孩子的国际观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国内一线的城市,国际观更是重要,孩子有国际观的话,比较容易被大企业接受,像我们学校的学生寒暑假的时候,周围的大公司都会非常乐意接受他们去实习。所以如果条件可以的话,还是尽量让孩子们走出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必达专访·上海纽约大学】来自纽约的紫色风暴融入上海社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