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最佳实践| 当下“最潮”教室设计

最佳实践 | 当下“最潮”教室设计

BEEDAsia必达亚洲
什么才是当下“最潮”教室设计?
1. 哈克尼斯圆桌
2. 小组讨论模式中的组团教室
3.学生活动中心
4.小组讨论室
5.学业成就中心
6.咖啡吧
必达将带您一起,仔细对比每一种形式

  教室是学生受教的最主要场所,想象一下如果能在一间“最潮”的教室听课学习,怎么还会有走神无聊之说。而且“最潮”教室还可能引发“最潮”思想。为优化教学,美国的高校已经在教室与教学楼设计方面做出许多根本性改变。或许中国的高校也能从这些改变中吸取经验。

高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和教学技术持续为高等教育带来深刻变革。不断发展的技术和以互动团队为基础、以问题为导向的学习方式的蓬勃发展,时刻影响着教室设计。那些有助于师生间、学生间互动的教室设计得到认可。因为教室设计对学生的学习方式,学生与同伴、老师间的互动方式,以及学生整体的学习体验都会有影响,所以对高校而言,认真思考其教学楼和教室的设计至关重要。

在电脑教学诞生以前,就有前辈尝试挑战传统的以授课为主的教学法。哈克尼斯教学法和由此而来的哈克尼斯圆桌就是早年的一个经典例子。

哈克尼斯圆桌-菲利普艾斯特中学物理实验室

这个项目由哈克尼斯领衔,在1930年至1931年期间为菲利普艾斯特高中设计。哈克尼斯教学法强调引导、促进学生间的讨论,而不是由教师主导课堂,今天它在教育界的意义仍不亚于30年代时。哈克尼斯试图用重视自主学习、批判性思考和团队协作的教学法,取代背诵教学法。根据哈克尼斯教学法,学生在上课前独立学习课程材料,在课上展开讨论,进一步阐述和拓展教学材料。学生不分主次,围坐在能坐下12~18人的哈克尼斯圆桌边,展开自由讨论。这张桌子能让所有学生看见彼此,让教师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教学上,都退出唯一权威的位置。

一个45个座位的组团教室示意图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最新的教室设计试图将哈克尼斯教学法的基本原理应用到更大的课堂中去。应用之一便是组团教室,它兼顾了以授课为主和以小组讨论为主的两种教学法,最多可布置100个座位。小团体教室由可以坐下五六个学生的固定课桌组成。每桌有三个学生直接面向老师,另外两三个可以旋转椅子,或者面向老师,或者面向小组讨论桌。在传统的课堂中,教师固定站在教室前方,但是小团体教室的设计能让教师尝试多种课堂布置和教学策略。在同一个空间里,小团体教室既可以开展授课式教学、全班讨论,也可以开展小组讨论。

小组讨论模式中的组团教室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小团体教室最早是为商科教育设计,之后在包括语言教学等学科中盛行。这类课堂的缺点在于,相比传统课堂,每位学生占用的教室面积更大,而它的优势在于,在非讲课时段,可以用于小组学习和团队协作。

“升级”教室(以学生为中心,倡导主动学习的本科生教学环境项目)实践了组团教室和哈克尼斯教学法基于小组的原则,但在教室布置时比组团教室更松散些,充分利用了最新发展的教学技术。

可分隔的,99座位的“升级”教室示意图

伊萨卡学院自然科学中心

和哈克尼斯教学法相似,它要求学生在上课前完成自主预习,在课堂上讨论对课程资料的理解。而同组团教室一样,“升级”教室中一部分时间是用来讲课的(通常上课刚开始时),大部分的时间是用来做实验,小组讨论解决方案,开展课堂讨论,这些都基于教学软件与模拟教学。“升级”课堂曾被作为对传统授课为主的本科基础物理课的全新尝试,现在已经被推广到全球高校,用在选修人数众多的科学与数学课程中。2015年伊萨卡学院教授发表了一篇论文,论述其自然科学中心“升级”教室项目的开展与成果,该教室可以容纳99人。论文表明在调整课程适应新的教学空间后,学生的学业水平持续远超全国平均水平,反映出学业水平和教室结构之间的关联。

组团教室和“升级”教室是教室设计最近趋势的两个例子,都融合了哈克尼斯的理念和最新发展的信息技术和教学技术。两者都可以被归为翻转课堂,结合课堂外的自主学习和课堂内的小组讨论、问题探讨。在翻转课堂中,上课和做作业的顺序是颠倒的。学生在课前观看授课视频,或者完成其他网上学习模块,这样课堂时间就可以被用来发起讨论,完成小组练习,或者开展其他项目。哈克尼斯教学法有其局限性,因为一个老师只能教授一小批学生,而组团教室、“升级”教室可以让老师以非讲课的形式同时给100人上课,大大克服了这种低效。

赫文纳楼——沃灵顿工商管理学院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工商管理学院的赫文纳楼是该院本科生最新的根据地,也是应用上述教室设计策略的最新典范。在美国的商学院中,沃灵顿学院规模宏大,大约5000名本科生同时在这里学习,支持30余个学生组织,多个职业与领导力培养项目。最新的教室设计和教学法引领了这幢楼的设计,包括其多个类型的教室。中国的大学可以学习赫文纳楼的创新设计,有效利用教室空间和教师时间。

赫文纳楼自习室边上的咖啡吧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赫文纳大楼是一幢面积5000余平方米的三层教学楼,共有9个教室,一个用于临时会面的学生活动中心,16间小组讨论室,一个大型多功能区域用来举办会议或活动,29个学术指导办公室,一个技术支持中心,一个小型咖啡厅。这些教学空间、学生服务设施和社交场所集合在同一建筑中,丰富了学生的学习经历,有效支持了学院的翻转课堂教学法。

学生活动中心与毗邻的小组讨论室示意图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学生活动中心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把大教室改造成小教室,以支持翻转课堂教学,沃灵顿学院在这方面是佼佼者。以前大部分沃灵顿学院本科生的大课都在大教室上,而现在这些课都在小教室上,让大部分学生通过远程视频会议参与,或者让他们通过播客回顾课堂内容。这种改变所节省的空间被用来建设小组讨论室、辅导中心、学生自习室,以及其他用于个人学习或者小组讨论的空间。

赫文纳楼的小组讨论室向学生全天开放。这些房间可容纳五六个人,大家围坐在桌边,它们建在舒适的自习室周边,靠近咖啡厅。

小组讨论室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赫文纳楼的学生中心为合作学习和独立学习的学生都提供了空间。学生在上课前后聚集于此,吃些东西,然后自习或者组团学习。学生中心动静结合,里面的各种办公家具可以让个人和小组或休息或工作。赫文纳楼的学生中心和边上的小组讨论室丰富了学生的学习体验,为课堂外的学习和合作提供了环境设施。这些设施也为那些通过网络课程,而非传统课堂学习的学生提供了社交平台和身份认同感。

赫文纳楼的二楼是一个学业成就中心,用来支持学生的个人学习需求。在学业成就中心,学生和老师、学业顾问、助教坐在一起。无论学生的专业水平如何,学生都会和老师面对面,获得老师一对一的关注与指导。

学业成就中心示意图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学业成就中心

佛罗里达大学沃灵顿学院赫文纳楼

为了应对不断攀升的录取人数和紧缺的资源,并优化教学,美国的高校已经在教室与教学楼设计方面做出许多根本性改变。中国的高校也能从这些改变中吸取经验。2012年在18000名中国学生中展开的一项调查表明,许多学生正寻求替代以教师为中心,以授课为主的教学法。沃灵顿学院的经验表明,削减大教室所节省的空间,可以被用来重新分配支持一对一或者小组学习,两者都有益于提高学习成绩。这也能吸引新一代学生的积极参与,他们对于以技术为中心、以团队为基础的课堂带来的益处企盼已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最佳实践| 当下“最潮”教室设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