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国际学校受青睐 各路投资者瞄准高端教育市场

北京新开一家顶级国际学校,此事再一次引发业界聚焦,它们的数量虽然不多,却涵盖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层次;它们的准入门槛虽然很高,却让许多富裕阶层趋之若鹜。作为一种高端教育模式,随着需求量的增加,国际学校正引来越来越多教育投资者的青睐。

某教室门口(图片来源于网络)某教室门口(图片来源于网络)

历史短暂

行业发展差距较大

十余年前,提起国际学校还是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字眼;十余年后,国际学校已经遍及全国各大发达城市,它们数量虽然不多,却成为众多富裕阶层竞相追逐的对象。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它们扮演着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按照招生对象来说,国际学校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为解决外国使馆雇员或其他外籍人员子女的教育问题而设立的,它们不招收中国籍学生,如北京京西学校、北京顺义国际学校等;第二种是由民资创办的,兼招收外籍学生和中国籍学生,像北京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校这样的。”北京某国际学校校长范胜武表示,随着近几年国际学校的热捧,一些公立学校也开始办国际班或国际部,但严格意义上讲,它们算不上国际学校。

作为全球信息化时代下的特殊产物,国际学校在我国发展的历史十分短暂,以北京的30余所国际学校为例,除两三所因特殊原因建校较早外,大多数国 际学校的建校时间都在10年内。由于缺乏历史积淀,直接导致了国际学校质量的良莠不齐,行业差距也比较大,反映在学费上,最低每年七八万元,最高的每年 20余万元不等。

“一方面,国际学校的准入门槛各不相同,基本上都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选拔标准;另一方面,国际学校的发展尚处在摸索阶段,既要摆脱传统的教学套 路,又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理念,这难免会出现文化上的差异、理念上的分歧。此外,国际学校在课程设置上还有许多问题,什么才是真正成熟的国际学校?目前尚没 有一个固化的标准。”在谈到国际学校差异化问题的原因时,范胜武如此说。

利弊相存

考验国际学校内功

从字面意义上来看,国际学校的核心吸引力在“国际”二字,因此它们必须走国际化道路。目前,国际学校主流的课程有三类:一是AP课程,即美国大 学预修课程,它被40多个国家的近3600所高校承认,包括哈佛、耶鲁、剑桥、牛津等;二是IB课程,即国际预科证书课程,它主要被美国、加拿大、英国等 国部分高校以及澳洲全国高校承认,在中国只有南京大学[微博]等极少数大学承认;第三种是A-level课程,即英国高中课程,相当于英国的“高考[微博]”,是大部分英 国高校招生的首选。选修何种课程,对应着将会以何种形式进入大学。

“国际学校是体制外学校,没有中国学籍,入校的内地学生必须签署‘放弃中国学籍声明书’,理论上说不是‘中国学生’了。”北京某培训中心主任李锰说。这就意味着,选择就读国际学校,未来基本上只有出国读大学这一条路。但是,国际学校的大学入学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

2011年,在英国顶级名校——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面试中,来自北京国际学校A-level班的一批同学铩羽而归。“名校对学生的英语能力非 常看重,但是在30分钟的面试过程中,面试官的问题有一半我都无法听懂。即使听懂了,也很难完全用英文表述出来。”一位学生说。

“目前,一些国际学校并不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上,而刻意追求生源,甚至肆意降低入学标准,这进一步导致教学质量下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趋利避害的问题上,国际学校仍需苦练内功,真正做到质量为王。

盈利模式单一

或面临隐性风险

在谈到国际学校的生存现状时,李锰表示,多数国际学校都是企业或商人在办学,是按照外企的方式在运作,这让它们难以回避财务问题。对于普通人群来说,国际学校动辄十余万元的学费堪称天价。

“国际学校的盈利模式主要靠学费,有的也会得到大公司的赞助。当然,国际学校的成本也非常高,就师资来说,优秀学校的师生比在1:8左右,这需要大量的开支,且外教及管理人员居多的情况下更甚。除此之外,租金、硬件等成本也高居不下。”北京汉通教育市场部经理吴越说。

单一的盈利模式,注定让国际学校面临着财务管理上的隐性风险,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在这方面,南洋国际学校的前车之鉴尚历历在 目。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南洋教育集团曾投资8000万元,在洛阳建立了南洋国际学校,靠着特殊的营销策略,集团先后在太原、济南等全国多个城市建立了超 过10所国际学校。然而,仅过十余年,由于经营不善,生源急剧下降,直接导致集团陷入资金“黑洞”,多所南洋国际学校相继倒闭,或拍卖变现。

对此,北京某教育集团的一位负责人表示,做国际学校,需要解决土地、教师等各项资源,需要大把的现金流,甚至还要做好10年不盈利的准备。“王府国际 学校背后的法政集团,是做房地产起家的;汇佳国际学校的校长王志泽,是前北京海淀区教育局局长;乐成国际学校背后的乐成集团,也是做房地产的。”该负责人 表示。

竞争化趋势初现

需回归教育本质

上世纪后期国家开放教育领域后,民办教育经历了一个繁荣生长期,进入新世纪后,国家又多次出台相关法规,“鼓励民资进入教育领域”。国际学校作 为民办教育事业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每一次的发展都与政策休戚相关。随着国家政策越来越开放,国际学校或将迎来一波发展新浪潮。

“国际学校有着自己独特的教学理念和办学氛围,以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和国际视野为主,因此受到越来越多家长[微博]的青睐。”李锰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 不断增长,以及高端教育需求者的增多,势必会导致国际学校间出现竞争化趋势。“近期我从国外媒体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很多西方企业家对投资国际学校保持热情 态度,他们已委托了大量的在华媒体做前期的调研工作,瞄准的是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公立学校加入到这个队伍,它们正委托留学中介或者 社会机构入校承办国际班、国际部。”

“国际学校给学生们增加了更多选择,让更多孩子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这是好事;而且,教育多样化本身也是一种趋势。但是,办学者必须深入了解国际教育的本质,不要简单以为在学校面前加上‘国际’二字,就真成国际教育了。”对于国际学校未来的发展趋势,吴越表达出了这样的忧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国际学校受青睐 各路投资者瞄准高端教育市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