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北大附中“拆墙行动”】设计师董灏、校长王铮分享未来学校形态与设计的思考

本期必达分享带来北大附中未来学校设计案例

建筑设计师董灏:分享北大附中学校空间设计思考与实践

校长王铮:分享未来学校互联网模式下的新形态必达亚洲

北大附中“未来学校计划”总监纪科分享拆墙行动:重新定义课堂形态与学生个性化发展

关于北京大学附属中学

2014年初,Crossboundaries接受北大附中的委托,担任大泥湾校区26000平方米新建教学设施的改造及室内设计负责人

在Crossboundaries介入这个项目的时候,一座包含了体育馆,剧场,以及若干教室及实验室的综合教学建筑的土建部分设计工作已由另一个建筑设计单位初步完成,并且挖掘地基的工作已经开始实行。

空间规划:打破学校批量化设计

近两年,不止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许多内地新一线城市也出现了类似这种看起来“不一样”的学校项目:在杭州未来科技城,一片由15栋不同尺寸的小体量建筑组成的(分别对应幼儿园、小学和初中)的综合性建筑群正在施工,设计方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在两年前还设计了一所带空中跑道的小学(浙江天台第二小学);去年,HHD-Fun建筑事务所完成了天津生态城第一中学的设计,区别于传统教学楼的立方体形态,这所学校的建筑群组呈反向的“S”型。必达亚洲

这些新校园似乎在传递着一个共同的信号——中国教育理念的变革已经进展到需要物理层面的改变来配合的阶段了。

长久以来,中国学校更多是批量化设计。1980年代进入学校的人和现在入学的孩子可能有一点感受是相同的,那就是教室的空间永远是长9米宽6米。在我们大多数人学生生涯的记忆里,一个典型的校园基本都是以一条轴线来创造大致对称的结构——教学空间往往是一个校区的中心——并划分出不同等级的空间,其建筑的外形也多是传统的“方盒子”,这种兵营式或行列式的布局被认为更便于管理

同时,在中国,关于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设也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目前正在遵循的是2015年版《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该标准对日照时间、朝向、班级数、班级人数、教室面积等,都有精确规定。

如果学校的教育理念发生变化了呢

2014年,Crossboundaries建筑事务所接到北大附中的设计委托。校长王铮正在这所1960年创办的重点中学推行他的教育试验:取消班级的概念,实行走课制,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课程;打破学科与学科之间的界限,强调全人教育—在这样的情况下,传统的校舍已经无法满足需求

“这决定了设计上的特点,即建筑内部不应该有明显的区域划分,空间和空间之间应该是一种流畅的、流动的连续”,Crossboundaries合伙人董灏说,也就是说,学生能自由地从剧场走到篮球场,在打球的同时还能看到旁边的舞蹈室在发生什么。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建筑事务所在北京、法兰克福和柏林设有办公室。必达亚洲

除此以外,教室还被设计成了五边形,传统的教室是标准的长方型,一边是黑板,另一边是课桌。“而五边形的特点就是方向感没有那么强,打破了单一的中心化,就是我们说的,空间能够影响我们的使用方式。”董灏说。

连接性:空间的物理以及视觉连接

北大附中对其教学理念的思考建立在对孩子互动性,启发性,以及独立性的引导上。课程安排的策略会跟据学生的年龄段而有所不同:年幼的学生的课程会涵盖较广泛的科目,奠定基础学识;而年长的学生则可根据个人的兴趣及特长而自主选择定制化的课程。必达亚洲

根据这一教学理念的特点,Crossboundaries提出了对建筑及景观设计的一系列改造想法,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创新室内设计理念必达亚洲

设计思路旨在灵活并高效地布置空间,并保证其优秀的空间品质。从原有的常规教学空间中拓展出了美术与音乐等有趣的功能空间,同时运用建筑手法使不同的功能空间之间增加了物理以及视觉的连通性。

走进艺术楼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开阔的多功能空间,可举行展览,活动,或小型演出。当一组活动墙体打开时,可从大厅空间看到多功能剧场内的景象。

Crossboundaries打破原设计中的传统座椅与固定舞台的观演形式,将座椅改为木质阶梯式坐席,由两侧的水磨石台阶提供上下交通流线,弱化“表演者”与“观看者”之间的界线

从东侧首层的入口进入时,处于整个多功能剧场最低处的舞台空间使他们一同沉浸在这演艺氛围中,观察,表达,放空或沉思。而从西侧负一层的入口进入时,访者能够观察到,节节升高的楼梯最终指引向一片造型出众别致的天花。

在非使用时段,这个多功能剧场则承载了“室内小广场”的角色功能。核心的地理位置也使它成为了连接美术,音乐教室,以及体育馆的交通枢纽。体育区域由三个较大的篮球馆及稍小的体育用房组成,提供击剑,乒乓球,瑜伽,体操,及舞蹈等课程。首层的体育馆入口直通体育图书馆,坐在图书馆的壁龛式座椅中,可俯视体育馆内正在进行的体育活动。这一设计使得体育的理论与实践关系紧密,相互促进。

多功能与多用途

教学楼二至四层的常规教室也得到了相应的改造调整。必达亚洲

改造后的教室空间,因其形状及教学设施的设置,给师生提供了多种交流互动的形式。借助一系列可折叠移动的墙体,教室空间也可自由组合拆分,根据需要设置空间的大小

折叠墙体在开启时亦可为中间的走廊空间引入自然光。储物柜,架子,水池,白板,多媒体,及壁龛座椅等功能融入隔断墙中,丰富空间的同时提高了空间的利用效率及使用灵活性。交通空间与多个教学空间时而视觉相连,使学生们能够开阔视野,受到新事物的启发。壁龛座椅提供空间让人们稍作停歇,也可一同交流分享知识技能。在不同功能空间之间建立物理及视觉连通性是此次改造的主要目的与特色。而空间内颜色的运用则在视觉上很好的支持了这一系列的空间过渡。必达亚洲

拆墙行动:将个性化进行到底

今天,世界上还并没有一所公认的未来学校的样板,大家对于“未来学校”的定义也众说纷纭。从民国到现在,中国学生所经历过的一直是固定课程、固定班级、固定寒暑假、固定同学、固定评价、固定桌椅,这些是几百年来都没有变化的。然而我们也会发现一个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变化。现在的学生、家长以及生活和社会形态与以前不一样了。未来的学习以及成长一定是从需求出发,而需求一定是从学生自身而来。必达亚洲

在一次教育大会上,北大附中校长助理、“未来学校计划”总监纪科做了这样一个比喻:如果学校是个超市,以前是老师把菜买好,把饭做好喂给学生吃;而未来学习者会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食材,自己买菜,自己做饭,自己吃。”必达亚洲

并用下面这张图描绘了未来学校的学习新形态:左边这幅图是计划经济时代下的学习模式,一个老师发布同样的作业发给所有学生,这是一个起源于“工业化”时代下的模式,有产能,但效率和效果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而右侧会是未来的趋势,需求是自己发生的,让学生认识到学习是自己的事情,无论是线上线下,学生都应是自主的,而不是被动的。“自主,这一词,在未来的学习和社会里,很重要。学校所有的设计和设置,都要服务于这个目标。

纪科指出北大附中这些年来一直进行的“拆墙行动”,从结构上打破班级、年级成立书院,从空间上取消几年几班而改为专业教室,从理念上将校外资源引进来并将学生带出去,都基于这一出发点

在未来学校里,课时和班级的概念同样不再那么重要,而是强调学习进度、学习资源以及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例如学生需要讨论的时候大家会自主组队讨论,需要校外考察的时候学校给找资源,甚至不一定有寒暑假的概念,或者上午、下午、晚上的概念。还有一点是学校会更强调项目制学习而不仅仅是学科性的学习,因为一个人想做自己想做的项目时,他的学习动力和创造动力才是最足的。必达亚洲

在北大附中博雅学院院长,“未来学校计划”教育教学负责人孙玉磊眼中,北大附中的未来学校会是“将个性化进行到底的学校”,我们要让每个人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

“北大附中的未来学校还是希望基于学生的想法和已有的经验去做出来一个真正个性化的、由学生自己掌握学习进度,将附中本部正在做的改革进行的更彻底。这个学校建起来,会通过学生、家长、教师意见的不断整合,经过技术的支持,在发展中不断更新和迭代,逐步成长。项目制学习会成为主体,线上线下混合式学习是实现的主要手段,而实体学校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意义就是为学生提供知识资源的整合、人与人交流学习的空间,以及那些线上无法取代的场景 。”

王铮:探索互联网模式下的教育新形态

“教育如果希望实现了个性化,让学生有不同的发展方向,老师就要进行个别化的教学,然而在没有互联网和信息化支持的条件下是不可能充分开展的。”必达亚洲

近日,在微软•北大附中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上,北大附中校长王铮表示,在没有围墙、跨越时空的互联网模式下的学习,学生跟老师是平等的自主学习关系, 个性化、多元化的发展将会成为教育的一种新形态。而北大附中一直提倡的“打破围墙”,就是要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吸纳先进的教育信息化技术,将更多优质的校外企业资源引进来。

据了解,北大附中与微软联合构建的“未来学校“信息平台将通过Office 365提供的教育混合云服务,实现从学校管理到一线教学,从学生的课堂学习到家校沟通在统一平台上的高效协作。在“联合实验室”中,北大附中将借助微软最新的Office 365、Office 2016、Sway、Mix、OneNote课堂笔记本、微软家校通、必应学术搜索等技术开展试点,探索高效互动的教学模式。比如,通过数据反馈,合理优化学习内容和组织管理;促进自组织学习,让自发学习和自组织生态随处可见;同时实现个性化学习,可以在走班选课的基础上走得更远一些。

同时,联合实验室希望做到真正有意义的开发,不是封闭的、单线程的、不可逆的,而是开发团队能够进驻到学校,和老师在一起,和学生在一起去了解“学习”,去研发满足教学需求的技术平台,也为微软本地化产品提供实际场景 。必达亚洲

北大附中校长王铮坦言,北大附中这些年没有做简单的复制和扩张。而如果借助于一些互联网的产品,北大附中的优质资源有可能走向推广。因此,这一次北大附中在“做”的未来学校,将依托信息化技术,在一个新的机制体制和新的环境条件下来做这样的尝试。必达亚洲

▍ 必达亚洲 必达更好的学校建设 BEED Asia

聚焦学校建设领域

选址规划 | 设计建设 | 建材设施 | 科技装备

公众号:必达更好的学校建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北大附中“拆墙行动”】设计师董灏、校长王铮分享未来学校形态与设计的思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