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大咖观点 | 对话李大维】创客眼里的创客教育

创客,通俗来说就是创意加科技的制造派,是通过互联网将自己的创意变成产品的造物者。李大维说,不必把“创客”过于神化,其实人人都可以是“创客”,完全来自兴趣、发自内心。

下文来自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的“对话”专栏,对话嘉宾为李大维。

李大维。
李大维,台湾人,中国创客文化教父,中国第一家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联合创始人。曾参与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交互式多媒体项目、迪斯尼虚拟世界、日本IT企业项目和facebook的社交应用设计,是Arduino著名图形化编程软件ArduBlock项目的开发人。现为中国创客教育联盟理事长、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主任、创客大爆炸联合创始人、Hacked Matter智库联合创始人。

2013年4月,国内知名教育创客吴俊杰在媒体上发表文章,首次使用了“创客教育”一词。有些教育专家引经据典,认为国外并没有创客教育(Maker Education)之说,是生造的词语。对于这一点,您是怎么看的?

李大维:国外也有类似“创客教育”这样的概念,但由于国外在教育改革方面并不积极,“创客教育”也没有成为一个系统。

就像之前讲的,创客的出现是一个大时代的现象,创客运动的本质也是教育,可以理解为创客教育是科技、工程、艺术等教育专业的业余化。创客运动并没有向学校提供形成体系的课程,创客空间也仅仅是提供松散组织的工作坊。这些工作坊看起来很像原来已经成体系的STEAM教育和“做中学”。

我想,在国内“创客教育”这个词代表的是已经在推动的创客方面的教育工作。就像3D打印并不是新的科技,而是一个具有30年历史的老技术,原来叫做增添式生产工艺,一个非常无聊、无趣的名字。但自从叫了3D打印,有了开源的3D打印机版本之后才流行起来。所以,出现“创客教育”这样的名词挺好的,能更好地推广。

记得在一次微信朋友圈的讨论中,你曾经提出“创客是不能教育的”观点,能具体说说你的理由?

李大维:因为我认为创客不是一个特定的族群,而是一个大时代的现象,是智能硬件制作的大规模业余化的产物。既然创客是现象,我们当然不能教育,而应该考虑如何利用这一现象来影响教育。

谢作如:在2014年温州的首届青少年创客文化节上,您做了主题为《创客,让孩子触摸真实的世界》的演讲。美国著名的地平线报告中,也多次提到“基于真实世界的学习”(即实景学习),并认为这是未来趋势。

你能简要说说创客和实景学习之间的关系吗?

李大维:实景教育的目标就是让学生体验真实的世界,创客活动打开了一个让学生可以利用智能硬件进行创作的机会,学生“造”的物,是真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物,这是最真实的体验

谢作如:2015年,随着创客变热,创客教育也随之兴起。很多之前做机器人教育、科技培训,以及辅导学生申报专利的机构或组织,都摇身一变成为了创客教育机构。《中国财富》在9月份的创客教育专题中,特意指出创客教育不等于科技发明。对于这一点,您是怎么看的?

李大维:因为创客火了,创客教育也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大家发现创客玩的内容也和现有的机器人、科学发明挺相似。于是大家就靠过来了。

但是,创客运动绝对不是科技发明。科技发明是对一个专业进行深入的研究,从而产生新的发明。而创客教育是对现有技术的大规模普及和应用

一般来说,科技发明课程也好,机器人课程也好,都是培养精英的课程,只有少数的学生可以参加。而创客的出现是一个去精英化的过程,同样是玩机器人、造物,任何有兴趣的青少年都能参与,是以兴趣为出发点,可以模仿,可以微创新,可以做有趣而“没用”的东西,而不是以科技突破和发明为出发点。

谢作如:据我了解,有很多学校了解到创客教育后就很希望能实施,但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入手。例如,校长们不知道应该让哪一个学科的老师去做创客教育。请您提提建议。

李大维:我们谈的创客,其实是一个动手做东西的过程,做和智能硬件、开源硬件相结合的“物”。由于智能硬件的开发越来越简单,让很多人都可以参与。所以,创客教育的重点并不在于学习智能硬件的原理,而是学习如何应用这一技术。

目前,学校里面的小学劳技课程(以上海为例)已经包含了动手做东西的课程内容,只要将智能硬件融合进去,学生原来的作品就具备了简单的智能。在此基础上,教师还需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分享”过程和作品。我们希望看到互联网上有越来越多关于智能硬件信息的分享,学生在劳技课上并不需要自己去编写程序,而是能从网上下载现成的代码,并整合到自己的作品里。

例如,学生在劳技课上做了一个很漂亮的灯笼,灯笼里面有距离传感器,可以判断前面有没有人,从而决定是不是要把灯笼点亮。做灯笼的过程现在的劳技课已经有了,而开源硬件的导入应该要通过某个专用的网络空间,教师提供传感器和智能硬件的电路连接方式和源代码,让学生照猫画虎做一遍,就能让普通的灯笼变得智能起来。

做创客教育,除了要开设创客课程外,校园创客空间也是必不可少的,就像一所学校要开体育课,是绝对不能没有操场一样。尤其是我国现在分工细化,劳动力低廉,造成很多家庭不再拥有一些基本的“造物”工具,如手工锯、热熔胶枪之类。那么,学校就很有必要提供这样的场所。

建设一个校园创客空间需要多少费用,需要买哪些工具?有没有创客空间的标准?请说说您的建议。

李大维:学校建立创客空间需要提供基础的工具,包扩开源硬件、数字生产工具等,可以让学生的创意快速成型,想法得以落地。这些工具从几万块到几十万都有,各学校应该量力而为

创客空间应该建立一个标准的开放操作方式。目前,学校创建创客空间最头疼的部分是工具的标准,不同的数字生产工具如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的操作程序都是厂商独家的,学生到其他创客空间的时候(如从小学升到中学,中学升到大学),需要重新学习这些机械的操作。更令人担心的是,有些创客空间由于种种原因失去了厂商的技术支持后,就没有人知道这些机械怎么操作,造成了严重的浪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今年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SZOIL)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比特与原子研究院开始合作,在国内推广Fablab的开放开源标准。这些标准包含了一套对数字制造工具控制和使用的开源管理软件。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学校可以接受这套开源软件,让学生在不同的创客空间中可以无缝对接。

我始终认为,创客运动的核心就是教育,只不过是面向大众的教育。Arduino被誉为“创客神器”,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互动作品。为了让更多人学习Arduino,你和何琪辰以新车间名义开发了ArduBlock,为青少年学习Arduino打下了基础。有些创客类的企业,也推出了一些面向普通消费者的编程软件,如DFRobot的WhenDo,就是一款用iPad给Arduino编程的工具。据我所知,您所在的“创客大爆炸”项目最近推出的Smart Node,也是图形化编程软件,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李大维:创客关注的就是智能硬件开发的普及化,普及化需要更好的工具,适合非专业技术人员使用的开发工具。几年前,我们开发Ardublock就是希望把开发的技术门槛继续降低。

现在Smart Node的开发同样延续这一精神,选择了思维导图的形式进行编程。Smart Node最主要的改进是底层采用了运算能力更强大的平台——Intel的爱迪生,不再满足于单片机简单的控制应用,而加入了电脑视觉、人脸辨识和语音辨识等大数据运算的功能。让普通人用拖动模块的方式,就能应用更多高深的技术。

您想给所有在做创客教育和即将要做创客教育的老师说点什么?

李大维:在政府、社会的关心下,创客教育被炒得很火。同时,创客代表的大时代机会是人人都可以参与物联网、智能硬件的创造机会。物联网硬件在未来十年会有爆炸性的成长。我希望能和更多的老师一起讨论、交流、合作,培养出中国物联网的人才。

【必达峰会】拓展中国学校建设市场

【免费工具书|学校建设】索取必达亚洲杂志

【数据分析】德勤发布《教育行业数字化调研》

【趋势解读】解析崛起中的十大教育信息技术

【学校信息化】解读波特兰特许学校云储存案例

【学校信息化】台湾自然科学教学移动学习探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大咖观点 | 对话李大维】创客眼里的创客教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