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赞赏的这所学校,教会了孩子一件事:从现在开始,干预和改变世界

2008年9月,绿色学校开学了,迎来了98名学生。2012年,学校被美国一家机构评为“全球最佳绿色学校”。2014年9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慕名来访,并对学生们发表了一个演讲,赞扬学校致力于教育年轻一代成为未来世界的绿色领导者。潘基文评价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特别、最难忘的学校。非常感谢你们让世界变得更绿色的担当和远见。”必达亚洲,BEED ASIA


绿色学校(Green School)鸟瞰图

跨界而来的教育家必达亚洲,BEED ASIA

绿色学校(Green School)位于巴厘岛,没错,就是那座享誉世界的印尼旅游岛。

绿色学校创始人约翰·哈代

绿色学校创始人约翰·哈代

2006年,创始人约翰·哈代(John Hardy)为这所学校定名为“绿色”,就是要把绿色、环保作为学校追求、实践的核心理念。约翰·哈代原本是加拿大一位学艺术的学生,因受到巴厘岛悠久的手工传统的吸引,1975年来到巴厘岛,与当地的艺术家共同制售珠宝为生,并让“John Hardy”成为非常有名的高档珠宝和时尚配饰品牌。

2006年,在约翰·哈代和妻子辛西娅进行了几年家庭学校教育(homeschooling、自己在家教孩子)后,他们想给几个孩子选一所真正的好学校,得到的回答是“如果您对本村的学校不满意,邻村还有一所,您可以去看看”。显然,这些学校无论硬件还是课程都让约翰夫妇很绝望。刚好,他们卖掉了经营多年的珠宝企业,便萌生了自己建一所好学校的想法。

尽管约翰是从企业家半道转行而来,但经过10年的坚持,这所学校已然发展成了全世界绿色教育和可持续教育领域最有想象力的典范。

全校400余名孩子,印尼国籍的只占30%,其余70%来自全球42个国家。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能就读绿色学校,不惜举家搬到巴厘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慕名来访,称这是他见过的最特别、最难忘的学校,并赞扬绿色学校培养年轻一代成为未来世界绿色领导者的远见和创举。

名副其实的绿色学校

学校30多座建筑都使用竹子作为主要的材料,辅以石头、茅草、黏土等材料,散布在阿育河边。这些掩映在摇曳的棕榈树和茂密的丛林中、四面漏风的竹亭就是学生们的教室、“体育馆”、活动中心。

没有围墙的教室

没有围墙的教室

其中“主楼”居于学校中央,有三层空间,采用螺旋形屋顶,让自然光线能到达建筑内的每个角落,将人工照明的使用量降到了最低。学生的教室呈圆形,没有围墙,状似斗笠的屋顶覆盖其上,挡雨不遮风,蔽日不阻光,使得室内凉爽舒适,不需要空调。教室的开放设计是让学生与周边自然环境保持最大程度的接触,让学生受到更多自然界的 “干扰”,比如突然来临的热带暴雨,或者一只壁虎爬过地面。学校鼓励教师们把这些“干扰”融入学习中,让学习变得更加有趣和迷人。

此外,秋千、课桌、长凳、图书馆的桌子和书架全都是竹子制成,以体现环保的理念。教室里的白板是用回收的汽车前挡风玻璃制成的。学校没有接入电网,所有的电都来自于校内的太阳能板和溪水推动的水轮机。

因为独创的教育方式,学校吸引了全球43个国家的400余名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有。根据国籍划分,来自美国的学生最多,之后依次是印尼、加拿大、澳大利亚。很多父母为了让孩子读这所学校,不惜举家搬到巴厘岛。

只有项目,没有课程

绿色学校以培养下一代绿色领袖为己任。学校的课程体系(也许叫“项目式学习”更合适)具有三大特征。

第一是追求可持续性。这点从校园和教室设计、食物、交通方式、学习项目都可以体现。

第二是教学生像创业者一样思考,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很多项目不仅需要考虑环境的可持续问题,而且注重企业家精神培养,就是这种特征的体现。常识认为,人们在大学毕业后才可以在事业上大展拳脚。但绿色学校不这么认为,它鼓励你现在就可以做你喜欢的事,哪怕只是一个孩子,也可以从现在就开始改变世界。

事实上,在今天的绿色学校,最有声有色的项目往往并不是老师设计的,反而是学生自己创造性地干出来的。“拜拜,塑料袋”“绿色巴士”“Nalu T恤衫”等莫不如此。

第三是融入所在的社区。打开校门,走入现实世界,毫无成见地交朋友,而不是孤立地存在,成为一所自我感觉良好的精英学校。

这就是绿色学校的最大特色——让学生们真正走进生活,通过参与并积极应对现实世界的实际问题,寻求切实可行而且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掌握改变世界的本领。

4.jpg

项目1:拜拜,塑料袋

这对传奇姐妹,也许是她们学校最好的名片。

梅拉蒂·维森和伊莎贝尔·维森是绿色学校的学生。3年前的一天,她们发现塑料袋对环境极其有害,而且毫无必要性时,当时12岁的梅拉蒂和10岁的伊莎贝尔决定勇敢站出来,让自己的家乡巴厘岛告别塑料袋。

别以为这是两个满脑子童话故事的孩子随口说说,或者无端臆想。她们真的去做了,清洁海滩、组织百万人签名请愿,甚至绝食抗议,最终说服政府做出在2018年前完成“巴厘岛无塑料袋”的承诺。潘基文也佩服她们的成就,成了她们的支持者。

梅拉蒂·维森(左)和伊莎贝尔·维森(右)

梅拉蒂·维森(左)和伊莎贝尔·维森(右)

 

2015年9月,这对姐妹在伦敦进行TED演讲时,向全世界讲了她们的故事。

TED |《巴厘岛禁塑料袋之行》(<Our campaign to ban plastic bags in Bali>)▼

如果不太方便看视频,我们也整理出了演讲稿。不过,还是强烈建议听听这段演讲,相信你会喜欢上这对自信、成熟、幽默、坚韧的姐妹。

梅拉蒂:巴厘岛——神明之岛。

伊莎贝尔:绿色的天堂。

梅拉蒂:或者是……失落的天堂。巴厘岛——垃圾之岛。

伊莎贝尔:在巴厘岛,我们一天会制造出680立方米的塑料垃圾。这大约有14层楼高。说到塑料袋,它的回收率小于5%。

梅拉蒂:当你们知道这些,也许你们对我们岛的印象已经改变了。当我们知道的时候,我们的印象也变了,我们知道了几乎所有巴厘岛上的塑料袋,最后会流到我们的下水道,然后转进我们的河流,最后流入我们的海洋。而那些没有流进海洋的,它们不是被焚化,就是被乱丢弃掉。

伊莎贝尔:所以,我们决定要做些事情。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做了快三年,尝试在我们岛上的家园,向塑料袋说不。而且我们有相当显著的成功。

梅拉蒂:我们是姐妹,我们在地球上最棒的学校——巴厘岛绿色学校——上课。学校的不同之处,除了它是由竹子建造而成,还有它的教学方式。我们被教导成为今日的领袖,学一些在普通教科书上学不到的东西。

伊莎贝尔:有一天,我们上了一堂课,学习了一些名人,比如尼尔森·曼德拉、戴安娜王妃、圣雄甘地。那天回家的路上,我们达成一个共识:我们也想成为这样的名人。那为什么我们要等到长大时才能成为名人呢?我们现在就想做一些事。

梅拉蒂:坐在沙发上的那一晚,我们开始了头脑风暴,思考巴厘岛现在所面临的问题。而其中一个常常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塑料垃圾。但这可是个大问题。所以我们确定了我们这些小孩实际的目标是什么:就是塑料袋。想法诞生了。

伊莎贝尔:我们开始研究,这么说好了,我们了解得越多,我们越明白塑料袋一点好处也没有。而且你知道吗?我们根本不需要它们。

梅拉蒂:在很多其他地方举办的“向塑料袋说不”的活动深深激励了我们,从夏威夷到卢旺达,还有几个城市,比如奥克兰或都柏林。

伊莎贝尔:所以我们把想法转换成发起“拜拜,塑料袋”活动。

梅拉蒂: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办活动,这让我们学到很多。第一课:你不要全都自己一个人做。你需要有一个志趣相投的孩子们组成的大团队,所以我们成立了“拜拜,塑料袋”工作组。志愿者团队来自于从全岛范围内召集的孩子们,包含国际及当地学校。跟他们一起,我们开展了一系列多层级的活动,主要是一些线上线下的签名请愿书活动,以及在学校举办的含有教育寓意及鼓舞人心的演讲,我们也在市场、节庆、海滩清洁活动上提高大众的意识。最后,但同样重要的一点,我们给大家分发替代塑料袋的袋子,比如网袋、可循环利用的报纸袋,或是100%有机材料袋,这些全是当地岛上的自发团体制作的。

伊莎贝尔:我们运作了一个试点村,包含800户家庭。村长是我们第一个朋友,他很喜欢我们的T恤,这很有帮助。我们专注于建立顾客意识,因为那是需要改变的一点。村庄有三分之二的区域已经成为无塑料袋区域。我们第一次尝试邀请巴厘岛政府参加活动时失败了, 所以我们想:“嗯……如果有一百万份签名的请愿书,他们应该就不会忽视我们了,对吧? ”

梅拉蒂:对!

伊莎贝尔:但是,大家认真算一下,100万个签名,是不是1000乘以1000啊?(笑声)我们碰到瓶颈了——直到我们学到了第二课:跳脱框架,另类思考。有人曾经说过,巴厘岛机场每年要迎来1600万人次的出入境旅客。

梅拉蒂:但我们怎么才能进到机场里面呢?所以就有了第三课:坚持。我们前往机场,我们通过门卫,然后去找他的上级的上级,然后是办公室经理助理,然后是办公室经理,再接着……我们没成功,又向后退了两步,我们想,好吧,我们又回到门卫这里了。经过了几天的敲门,一直以小孩子的身份进行,我们最终找到了巴厘岛机场的商业部经理,然后我们向他讲演了“巴厘岛的塑料袋”的内容。他人很好,他说:(模仿他的声音)“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要说什么,我要授权给你们,你们可以在海关及移民局后面收集签名。”(笑声,掌声)

伊莎贝尔:我们在那里的头一个半小时,就已经拿到快1000个签名了,很酷吧?第四课:你需要社会各界精英的帮助,从学生到商业经理到名人。多亏了绿色学校强大的吸引力,让我们一直有名人可以访问。潘基文让我们懂得了联合国秘书长是不会签请愿书的——(笑声)即使我们小孩子好好地请求。但他答应要传递这些讯息,现在我们跟联合国合作得相当密切。

梅拉蒂:珍·古道尔让我们懂得了一个人的网络力量。她是从一个叫“根与芽”的团体开始的,现在她在全世界有4000个团体。我们是其中之一。她真的很能鼓舞人心。如果你是扶轮社的一员,很高兴见到你。我们是社友,我们组成了国际扶轮社最年轻的部门。

伊莎贝尔:我们也学到很多关于耐心的东西。

梅拉蒂:如何处理挫折。

伊莎贝尔:领导力。

梅拉蒂:团队合作。

伊莎贝尔:友谊。

梅拉蒂:我们也学到更多的关于巴厘岛人民以及巴厘岛文化的东西。

伊莎贝尔:我们也学到了承诺的重要性。

梅拉蒂:过程并不总是顺利的。有时候,要实践你说过的话确实会有点困难。

伊莎贝尔:但在去年,我们真的做到了。我们去印度演讲,然后我们的父母带我们去拜访以前圣雄甘地的私人住所。我们学到了绝食抗议的力量,他的确达成了他的目标。是的,就在旅行结束前,当我们再次与父母亲碰面时,我们两个做了相同的一个决定,并跟他们说:“我们要绝食抗议!”(笑声)

梅拉蒂:你们大概可以想象到他们惊讶的表情。我们说服了好久,不只我们的父母,还包括我们的朋友及老师。伊莎贝尔和我都很认真看待这件事。所以,我们跟一位营养师碰面,然后我们达成了共识,每天日出到日落都不吃东西,直到巴厘岛政府愿意见我们,来讨论如何阻止在巴厘岛上使用塑料袋。

伊莎贝尔:我们的用印尼语叫作“mogak makan”的绝食抗议,开始了。我们运用社交媒体来支持我们的行动。就在第二天,警察就到了我们的家里和学校。这两个女孩在搞什么?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借由绝食抗议来要求政府做事——这样我们可能会坐牢。但是,你看,有效了,24小时之后,我们从学校被带走,然后被护送到政府办公室。

梅拉蒂:而市长就在那儿——(掌声)在等着跟我们见面说话,他全力支持和感谢我们对巴厘岛的环境与美丽所付出的努力和关心。他签署了一项承诺,来帮助巴厘岛人民“向塑料袋说再见”。现在我们是朋友了,而且我们还定期地提醒他及他的团队他所承诺的事。而且真的,最近他公开表示并承诺,到2018年,巴厘岛将会是个无塑料袋的岛。(掌声)

伊莎贝尔:而且,我们的支持者之一,巴厘岛国际机场计划在2016年前完成无塑料袋政策。

梅拉蒂:别再分发免费的塑料袋了,携带自己的可重复使用的袋子,是我们下一个要改变大众观念的讯息。

伊莎贝尔:我们的短期活动“同一座岛,同一个声音”就是关于这些的。我们会检查并认证哪些是由他们自己申明的无塑料袋区的商店与餐厅,然后我们会在他们的入口处贴上这个贴纸,并在社交媒体及巴厘岛重要的杂志上公布他们的店名。反之,这样就会凸显那些没有贴纸的店家。(笑声)

梅拉蒂:那么,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告诉你们这些呢? 好吧,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对我们一起合作所达成的这样的成果,感到很自豪。但也有部分原因是,我们学到了小孩也能做有意义的事。我们能让事情成真。伊莎贝尔和我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分别只有10岁和12岁。我们从来没做过商业计划,我们没有固定的策略,也没有隐秘的议程——我们仅仅有我们眼前的一个理想,以及一群和我们一起奋斗的好伙伴。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停止这些塑料袋继续包围破坏我们美丽的家园。对于做世界需求的改变者,孩子们有无穷的能量和动力。

伊莎贝尔:所以我们想给在这个美丽又充满挑战的世界上所有的小孩一句话:去做吧!去做些不一样的事。我们不会告诉你这会很简单。我们会告诉你,这很值得。我们小孩子虽然仅占世界上25%的人口,但我们才是100%的未来。

梅拉蒂:我们仍有很多事要做,但即使知道如此,我们也不会停下来,直到您抵达巴厘岛机场时,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是:

两人:“欢迎来到巴厘岛,你有要申报的塑料袋吗?”(笑声)谢谢! (掌声)

梅拉蒂和伊莎贝尔,这对半荷兰半印尼血统的姐妹,让创始人约翰和辛西娅夫妇非常自豪。约翰评价说:“她们勇敢的行动正是辛西娅和我当初创办这所学校时梦寐以求的。”

如今,这对姐妹的行动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拜拜,塑料袋”已经在美国纽约、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很多地方作为榜样进行推广。

项目2:绿色巴士

“绿色巴士”(Bio Bus)是学校又一个有声有色的项目,目的是减轻使用过的食用油(二手油)对环境和人健康的威胁。

一般情况下,这些食用油一部分被倒进了下水道,最后流到大海里污染环境,还有些则被不法商贩简单加工后出售,被一些贪便宜的居民和餐馆买去再次使用,危害人们的健康。注意到这种现象后,绿色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们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些“二手油”尽可能地收集起来,防止它流到海里,或者再次到餐桌上。

用二手油生产的清洗液

用二手油生产的清洗液

 

于是,2015年4月,绿色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成立了这家叫“绿色巴士”的社会企业。他们定制了专门的罐子(取名“杰瑞罐”)收集二手油,然后委托岛上的一家企业加工成生物柴油。用这些生物柴油作燃料,这家企业在学校周边开起了公交车,旨在为绿色学校学生和周边居民提供更绿色的交通,提升村民的健康水平,也为学生提供实地学习和锻炼领导力的机会。如今,他们已经拥有3辆绿色巴士,每月仅仅运送本校学生就超过1200次(意味着每位学生每月乘坐约3次)。

用二手油生产的清洗液

用二手油生产的清洗液

 

2016春季学期绿色巴士路线表

读读他们2016年春季学期的工作小结,就知道学生们在这个企业中收获究竟有多大。

-1月20日-

新学期又开始了,绿色巴士又开始了。学生、老师、实习生忙着为绿色巴士设计APP、网站、产品等。因为事情太多,所以被分成不同的小组,以加快进度。周三的课上,学生们已经准备发布绿色巴士的官方网站了。大家在爱因斯坦教室进行着各种头脑风暴,畅所欲言各自的网站主题和网页设计灵感,敲击键盘声也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忙着迄今最激动人心的项目:交换计划。也就是与本地居民、外资酒店、风景区、饭店结成伙伴关系,用绿色清洗液(也是用二手油生产的)来交换它们使用过的食用油。

2016年春季学期,绿色巴士有3条线路,(时刻表如下)。

-1月28日-

本周我们的网站已经有了域名和主机。网页在制作中,几周内能看到。我们正在与香港科技大学的团队一起开发绿色巴士的APP。它能提升我们的绿色巴士的服务水平,也有利于我们收集使用过的食用油。

我们还在与“酷酷纽带”项目合作,一起努力把思邦村(Sibang)变成巴厘岛最绿色的村子。

-2月3日-

通过实验新的原料,绿色清洗液的配方越来越多,最后希望能做成块状的肥皂。

今天,我们实施了二手油的交换计划。Ubud镇的6家餐馆加入我们的计划,用使用过的食用油交换清洗液。我们将给这些餐馆一个证书,表明他们对绿色交通的支持。他们也可以选择,在绿色巴士里用小旗子做广告。

绿色巴士的网站很快就要完成了。学生们在实际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图形设计、编写代码、写作、网络知识、展示信息等等。

-2月16日-

2月11日和12日,我们代表绿色学校参加了2016年巴厘岛清洁能源论坛,“拜拜,塑料袋”的两个姐妹也去了,我们共用一个展位。这个论坛是个国际性的论坛。

很激动,绿色巴士的乘客达到了350人,空前的高。相信以后还会更高。这是我们第三辆巴士投入使用后取得的成绩。

-4月13日-

绿色巴士这个社会企业运行整整一年了。前几天,推出了多种块状肥皂的样品。

-5月12日-

今天,我们不是1组,而是2组去收集二手油。一组去赛奴尔(sanur),一组去长古(canggu)。共收集了288升。不少吧。

但是,上周我们共花了72个小时收集,这是个新纪录,共收集400多升。我们自己都对这个成绩很吃惊。

昨天,又有20多人加入了绿色巴士公司。感谢欧德曼斯餐馆(Old Man’s),过去2周捐献了300升使用过的食用油。300升足够我们的一辆绿色巴士跑至少一个月。

我们的杰瑞罐很充裕。

-5月27日-

前天,我们去了长古村,30个人,乘坐2辆车,回收了228升二手油。

昨天,为了准备5月28日的演讲,有人不断地练习演讲词,其他团队成员则辛苦地为制作的300瓶清洗液装瓶、清洁、贴标签。

今天,我们在学校停车场举办了“巴厘岛最绿色洗车”活动,用的是自己生产的清洗液,洗车的水不是随意流走,而是用来灌溉草坪。每辆汽车的清洗价格是50000卢比(约合人民币25元),摩托车是20000卢比。

我们明天要到农贸市场去销售绿色巴士的T恤衫,并分发更多的杰瑞罐。

回头看看,真是沧海桑田啊。当初,仅仅是几个学生为了得到科学课的学分,去制作清洗液。如今,绿色巴士发展成一个持续运营的公司,五脏俱全。一开始,我们只是偶然有时间卖卖清洗液,现在是能够有组织地在岛上不同的农贸市场销售多种产品。从只有1辆公交车,到现在的3辆。从无人知晓,到现在Earth Hour、TED等很多机构邀请我们去参加活动、演讲。

-6月2日-必达亚洲,BEED ASIA

前不久,凯尔老师(Kyle)的绿色数学班(green math class)上的学生科洛夫、玛雅和索菲去参加了一个5分钟左右的创业项目的比赛。他们展示的内容就是如何用二手食用油来生产环保清洗液。必达亚洲,BEED ASIA

结果,这个项目很被看好,赢得了一笔风险资本外加创业指导。接下来,他们要完善清洗液产品、批量化生产,以及制订营销计划、设计包装和品牌、批量销售。

于是,凯尔老师就向帕克·戴夫(Pak Dave)发出邀请,让他来担任教练,对学生进行创业和商业指导。帕克·戴夫和他的妻子、也是合伙人的莎拉,一直都是创业家。他们创办了几家兴旺的企业,并在加拿大著名的风险投资类节目《龙潭虎穴》担任创业教练。

没想到,戴夫真的接受了邀请,来到了绿色学校。现在,他的两个孩子分别在绿色学校读4年级和6年级。

“让我们决心来绿色学校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创业背景。很多孩子的家长都有创业的经验,对创业感兴趣的孩子也非常多。创业热情是很多家庭的共同特征。”戴夫说,“我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如果某个孩子心中藏着创业家的火苗,我能够让它熊熊燃烧。”

戴夫特别欣赏凯尔老师的绿色数学班,“与班上的任何孩子交谈,都是非常奇特的,孩子们都非常喜欢这个班。许多孩子都尝试着做出自己的产品”。

戴夫老师正在做一本手册,介绍创业的思维方式和基础的商业实践。他的公司每年雇佣250名15到25岁的年轻人,主要从事销售工作。给这些年轻人提供指导是他在商业中最喜欢的事情。必达亚洲,BEED ASIA

期末了,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希望戴夫老师2016-2017学年能在绿色学校待更长的时间!

项目3:T恤衫Nalu

与梅拉蒂和伊莎贝尔姐妹一样,今年15岁的达莉(Dali)和12岁的芬因(Finn)姐弟也是约翰和绿色学校的骄傲,他们也有着特别的故事。必达亚洲, BEED ASIA

先听听姐姐达莉的自述吧——

2011年,我和家人到印度旅游,到了炎热、灰尘很大的印度中部。我父母作为志愿者,去那里的学校担任按摩治疗师,于是我在操场上交上了一些朋友。我们一家特别喜欢这个地方,每年都会过去。

当我13岁时,我发现那里有些事情特别奇怪,也不愿意看到。很多也是13岁的朋友,突然就从学校消失了。原来,学校不再让他们读书了,原因仅仅是他们买不起一件校服。继续了解才知道,在这些地区,政府只为12岁以下的学生付学费、书本费、餐费和校服费。必达亚洲,BEED ASIA

但12岁之后,贫困地区的很多孩子就失学了。作为在西方长大的我们无法理解,校服这么简单、这么便宜的东西,对于贫穷孩子的生活有如此巨大的影响。我的这些朋友,男孩往往到工厂去做童工,女孩则很快就当上了妈妈。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一切。我想帮助他们,为他们提供一件校服,好让他们留在学校里。

2015年初,这对姐弟在绿色学校成立了一家社会企业,销售T恤衫,并为之创立一个品牌——Nalu。他们制订出“1:1”的计划,每卖出一件T恤衫,姐弟俩就向印度的贫困孩子捐出一件校服。

达莉姐弟展示他们的T恤衫

达莉姐弟展示他们的T恤衫

不过,姐弟俩可不是只会打感情牌。为了做好T恤衫,他们亲自设计和裁剪,并学会用纯天然染料染色。

“你买我们的T恤衫,一方面穿上非常好看,另一方面是种善举,感觉也非常舒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赞赏的这所学校,教会了孩子一件事:从现在开始,干预和改变世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