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必达专访·邓烨】:创新校园设计和建造的三个问题

学校不应是简单的制造产品,而是一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从创新校园的设计与建设出发,来自中国建筑设计院的邓烨先生,为大家分享他心中理想的学校和教育环境。

创新校园的设计与建设

  •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校?

这是大家都会说的,我们学校要做成什么样的学校?这是大家办学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千篇一律还是要有自己的特色。我设计更多的还是公立的学校,现在从北京来说,甚至从全国来说,公立的学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教学的改革我们可以看到公立学校改善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一种状态。

在2015年的3月3号北京中小学开学的时候,京华时报有登了一篇报道《新式学校超乎想象》,第一个是北京三十五中,这是中关村三小在万柳的校区,还有一个是北京四中,在房山的校区。这三个学校是完全不同的,各自有各自的特点。这个学校是我主要负责的,三小是我们院和美国合作的。三个学校的定位、环境,包括他们的教育理念都是完全不同的。

28

北京三十五中可能有一部分嘉宾已经去过,它位于北京最核心的地方,这边是什刹海,在西城里面,用地上面还有以前老的胡同,还有鲁迅先生刚到北京全家居住的地方,整个风格也是园林式的,这是学校的校门,也是体现出学校的文化。不仅仅是硬性的在书本上的熏陶,也是文化上的潜移默化的印记。

可以看到学校的环境是传统中式,有园林感,旁边有流水,有红色的长廊。这是学校保留下来的四合院,本身处于北京的内城区,有很多传统的要素在里面,也成为学校空间的一部分。

29

这是学校为整个北京市金帆乐团服务的金帆音乐厅,是一个800座的标准音乐厅,整个这些设施也是对社会开放的。刚才罗主任说的,现在可以在教育系统上选课,包括三十五中的很多课程,公共实验室都是可以预约的。

1

这是中关村三小,也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模式,也颠覆了传统公立小学的概念,这是架空的操场,这是篮球馆。这是朝南的作为共享的中庭,贯穿了学校教育3.0模式的公共共享空间,不同年级的学生可以在里面交流,包括和老师的交流。

2

这是三小的小的剧场,也是随时随刻对学生开放,前面的座位不固定,后排有固定座位。学生在课余包括教学活动都可以在里面展开。

3

这是操场之下大的体育馆,包括看台、可以活动的篮球架,都是来提供设施的使用效率。

4

这个是教学的空间,教室由三个单元串和在一起,都可以打开,完全对着我们的,刚才看到的南侧可以打开,三个教室之间的墙也可以打通成一个教室,实现不同的学生之间的交流,也可以实现空间的自由组合。

把这些所谓我们认为的室外的空间变成了学生交流和活动,来进行共享的空间。这是内部大的中庭,像四中已经不完全像传统意义的学校,在建筑形式上,包括内部空间上,更像是我们看到的企业总部,办公楼。这是我们在学校中设计的变化,改变常规对学校的理解,我们可以放到更社会的背景上来看。这些都贯穿了设计师的理念,我们还要把它跟学校的办学需求结合起来,这三个学校代表了目前北京公立学校的变化。

  • 办学标准之下,我们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

5

这是北京某个开发商代建的学校,这是开发商移交之前的状况,这是它的中学,这是最低标准,左右都没有做任何的装饰和校园文化的体现。 这是小学部,小学部做完的装修,这是学校自主装修的情况。可以看到家具包括展示的情况,问题在哪,我们的整个出发点错了,它是用一个完全标准化的就像福特教育的模式,根本的出发点错了,它不是为我们新的教育来准备的。

  • 我们的标准和规范带来哪些问题?
  • 底限成为上限,教学功能和教学环境难以满足实际使用要求。
  • 将教学中相关联环节割裂开,成为毫无关联的局部。
  • 将校舍分为55%到60%的有效空间和45%到40%的无效空间,忽视了公共空间在教学中的功能和意义。
  • 容易千篇一律,大量复制失去特色。
  • 限制过死,缺少可变性,难以适应实际的需求。
  • 学校的建设难以跟上教育的发展。

这是教育需要变革的东西,也是我们设计发生改变。我们在南京、山东、北京也都看到对新的教育环境的要求,包括像之前说到的我们的绿色理念。我们国家对绿色建筑是有要求的,学校作为示范很多要求是达到绿色二星,对用材都有要求。可能我们学校在行为节能、教学理念上,做的很还不够。美国的Leed认证对人的行为有更多的要求,这是很重要的教学环境的一部分。
对于公立学校也好,对于私立学校也好,这是一个时代的需求,而不是用简单的标准来建设。标准一定会有,但不是用机械的空洞的标准来做。

中关村三小的办学理念:所有墙是可以打开的,所有的门也可以打开,提出学校3.0的理念。里面有一些分支的理念,学校中的学校,类似混龄教育的模式,到处都是学校。所有的共享空间都变成了教学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大厅,包括操场、剧场,都是学校的一部分,包括所有为学生准备的一些小环境的空间,还有作为教师的建筑的理念。这里面有很多的地方是没有装修的,露出来设备管线,把建筑作为教学的一部分。大孩子教小孩子,这是跟他的课程有关系,本身是三年级、二年级、一年级,这种混合式的,开放式的空间。在这个学校里,教室的边界很模糊,更多的是作为组群式的融合式的教育环境。

三十五中的情况:由于三十五中的环境非常特殊,当时提出来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教育,一直在强调中国自身的特色,它主要的特点一个是教学改革,开始实行走班制的改革。从十一学校开始,北京市的一大批学校都在实行走班制的改革,为了适应更高的教育需求,三十五中还有8个中科院的高端实验室,包括纳米、计算数学、航空航天,还有很多高校都没有的风洞实验室,还有传统文化上的,像李大钊和鲁迅的精神都在里面,包括金帆音乐厅。
整个学校其实是非常开放的,公共设施一方面是可以对全市的学生预约使用,另外一方面体育设施都是向公众开放的,音乐厅也有很多的活动。
学校不应该是产品,应该是一个艺术品,需要我们定制,需要我们根据需求来做不同的调整,这是一个宏观的。

  • 学校是为儿童服务还是让儿童心怀畏惧?

我们小时候大家都不愿意去学校,一方面与当时的课程有关,另外一方面是教室环境,太简单,太呆板。
我们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强调的是合作共赢,强调的是自然,所以在学校里,我认为有这么几个方面的表达:

  • 儿童的需求需要表达
  • 功能的重构
  • 空间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 科技的体现
  • 场景和空间的体验
  • 与自然的沟通

约翰杜威在上个世纪就在说教育的问题,儿童有四个方面兴趣:

  • 谈话与交际方面的兴趣
  • 探索或发现方面的兴趣
  • 制造东西或建设方面的兴趣
  • 艺术表现方面的兴趣

我们现在所有的教学活动都是基本上还是围绕这四个方面在展开。在三十五中有很多的长廊,基本上是半公共型的学生和交流空间,学生非常多在此往来的行走,包括和老师的交流。这是我们设置的中科院的探究型实验室,这是3D打印和激光切割的教室,这个是金帆音乐厅,我们不仅仅有一个大的音乐厅,还有很多小的排练厅,来满足不同的表演需求。

刚才也提到了项目课程,我们可以看到学校里的课程其实是连续的,本身天然是有很多的联系在一起。我们做一个课程,我们说旅行,可以涉及到语言、历史、地理、美术、音乐,这是相对直接的内容。如果我们放到教学课程来说,场景化以后,我们要做舞台的背景、做表演,我们可能还要动手做我们的服装,做很多的道具。包括种植类也是,从直接课程到间接课程,我自己也在三十五中帮他们做建筑的选修课,教的课程都是发散的,基本上可能讲到建筑的时候有可能会讲到艺术或者美术,有的内容就是从图像,从以前的古画像《清明上河图》讲宋代的建筑,其实课程本身都是联系,它都是发散的,如果割裂来看很枯燥的,如果结合在一起学生的兴趣容易得到提升。

 

这些都跟之前提到的公共空间有关系,公共空间承载了很多内容,既是城市的联系,也是承载着学生交流休憩学习的环境,我们应该转变一个观念,教室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公共空间是我们设计中最重要的内容。这些公共空间到底包括什么?除了看到传统意义上的门厅、大厅,公共走廊、楼梯、图书馆、表演区、室外长廊、甚至外面的广场、种植园地,都是儿童探索自然、探索社会的一种方式,这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很多学生在里面聚集,这是乐成国际学校的图书馆。 我们把公共空间赋
予了使用功能和教学功能,它不再是一个简单通行用的地方,可以是发生很多事件的地方。这是我们设计的一个小学的长廊,希望儿童在交往学习活动都在里面展开,这是公共空间。

城市的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学校的需求或者运营,或者我们的收支平衡需要提供更多的容量。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像传统意义上把学校单纯地展开,在地面上平铺,而是要考虑向上空的延展和向地下的延展,这也是符合我们国家绿色建筑节地的要求。这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有限的空间得到了效率的提升;另外一个由于上下空间的存在,教学空间、公共空间变得非常丰富,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机会。

6
这是三小的典型剖面图,上面是操场,下面是运动场,这边都是单元室的教室,这是交流区,它每一层都是叠错的,每一层都有种植的绿化。空间通过综合运用来得到了更大的发挥,一些学校,地下占到非常多,有的学校把地下用到-10米以下,这个在设计中是不是也可以探讨,究竟是往上走更好还是往下走更好。

7

这是三十五中的剖面,当时受限制很多,不能够太多地往上,也用了很多地下。这是篮球馆,做了两个小的,屋顶作为实验室和绿化的温室使用,这边在操场下面做了一个游泳馆,围绕的是采光的中庭。所有的这些空间都是有自然采光和通风,通过结合的方式解决了土地的稀缺问题。
还有空间的多样性和边界的柔化,可以看到三十五中,既有民国时代的建筑,也有老北京四合院,也有新建筑,包括很多的长廊。大家如果走在里面会发现整个空间是非常舒服、非常放松,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像传统学校的压抑感,人是非常放松的,可以很容易静下来,完全脱离了城市的喧嚣。

学校应该更开放。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些办公空间,办公空间的色彩如此鲜艳,更何况学生,儿童来使用。这是商业化空间。学校应该是一个容器,容纳学生教育和成长的需求,这个容器可以变化,可以不断经过装修,或者设备来调整,不应该是一成不变,它应该让孩子觉得很愉悦,而不是很紧张,这是我们学校设计的一个终极目标。

  • 如何建设理想中的学校?

建设学校第一位是筹措资金,钱它是有目的的,一个是我们更多的功能需求,另外一个是公共空间上,更大的公共空间是不可替代的,另外是提高空间的效率,如何通过设计来解决原来割裂的房间,让它变成更高的使用效率,一个功能被复合成多个功能。先进的教学系统,包括我们说的新风系统、弱电系统、智慧校园、包括远程的教育,这也是我想呼吁大家转变的,优秀的设计团队还是需要一定的设计费。最后一个是一个试错的成本,我们不可能保证所有的问题都跟预想的一样,我们要预留调整的经费。

我们呼吁形成这样一个团队,包括学校、设计师、施工方、材料供应商。把我们每一分钱用好,把我们每一个材料做好,质量控制好,现在出的很多问题并不是说设计上想用,或者学校有意愿,还是宏观大的体制的问题。要在学校建设过程中实现全过程和全专业的设计,不应该在学校投入使用后再进行二次的装修,这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学校,建筑,结构,机电,包括延伸的室内设计、景观设计、体育工艺,包括一直提到的绿色和建设信息化模型的设计,这对我们将来运营维护有很多的好处,包括系统和管理都可以用到这个模型。材料的认样和设备的选型,这些都是全流程设计的过程和概念。现在很多地区学校建设已经开始走设计总包的模式。

最后是一个构想,应该有一个更多的尝试,一个教育的实验室,包括我们的学校,包括设计机构、材料商,共同来完成的。研究包括不同年级学生的真实变化,我们的小学生到高中生,他的心智,他对社会的理解,包括身体有很大的变化,不可简单能用成人和儿童来划分,不同年纪都有不同需求。还有一个材料在真实条件下的特点,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好的材料,在不同的学校听到不同的反馈,是不是有条件做一个真实可以测试的样板间。另外一个是新型设备的展示和实施,比如现在北京市教委把所有学校都加装新风系统,这些新风系统,能不能满足学校的使用,哪种运行费用最好,而且对学生是真正无害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必达专访·邓烨】:创新校园设计和建造的三个问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