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必达专访·青山周平、藤井洋子】给孩子自由的空间

文/戴梦馨 人像摄影/骆通
项目图片由青山周平、藤井洋子提供

作为来到中国十年以上的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希望能用设计努力为儿童带来更多的自由的空间,这不仅是对孩子们天性的尊重,也让孩子们通过体验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答案。

青山周平的童年有一个秘密,就藏在从家出发去上学的这段路上。走路上学只需要十几分钟,但是他至今都记得这段并不长的行程。

“日本的房子一般周围会有大概一米多高的围墙,房子和房子之间都是有缝隙的,虽然上学其实是有大道可走,不过我小时候总是更愿意探索这些房子之间的缝隙。”青山周平说。他从小就是个热爱自由的孩子,有些广场、公园虽然并没有给小朋友专门设立玩耍的地方,但是他和小伙伴往往会发现属于自己的玩法,而像游乐园这种地方,青山周平觉得只是看起来很好玩,所有的项目都是设计好的,所以只能按照固定的某种玩耍方式去玩。因此探索缝隙的这十几分钟是他童年最开心的时光。

藤井洋子出生在东京, 但她在小时候却觉得繁华的东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真正让她兴奋的是乡下。她笑着说:“我们一家人到了周末、夏天和冬天的假期就会去一些亲近自然的地方游玩,比如森林、海边。比起城市里的公园,我还是更加喜欢森林和海边,它们更有意思。”

无论是海洋、森林,还是房子之间的缝隙,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都被这些没有特意设计过的空间深深吸引,因此他们也希望把自己童年时热爱的自由」带给孩子们,让他们发现属于自己的乐趣。

13

城市许多地方都被人设计成一次性的,很多大的住宅区都是用统一的想法来一次性设计、一次性施工,里面没有太多的变化。现在城市中住宅区的房子边界都是比较清晰的,空间也比较封闭,对于儿童来说,现在的城市可能更缺乏好的空间。

青山周平来中国已经有十年了,他在北京的胡同里住了七年,这种中国传统的空间布局又让青山周平找到了童年时缝隙的乐趣,他说:“像胡同这样传统的城市空间往往是开放的,胡同里有院子、有树,许多功能不仅仅放在人们自己的家中,有些是在房子的周围。在胡同里,人们的生活范围会有重叠的部分,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胡同就会产生很多不规则的空间,而这些空间就会成为孩子们寻找乐趣的乐园。”

但在新的城市空间里,这样的缝隙越来越难找到了。青山周平的感受是:一次性。“城市许多地方都被人设计成一次性的,很多大的住宅区都是用统一的想法来一次性设计、一次性施工,里面没有太多的变化。”青山周平解释,“现在城市中住宅区的房子边界都是比较清晰的,空间也比较封闭,对于儿童来说,现在的城市可能更缺乏好的空间。”

在这一点上,藤井洋子也有类似的感受,她之前一直觉得日本地少人少,中国地广人多,但后来她发现,尽管坐高铁的时候会看到很多空地,但城市里真正提供给孩子们玩的场所并不多。孩子们的生活状态也让藤井洋子觉得很意外,她说:“在我小时候,放学以后大家就跑到公园、广场上一直玩,玩累了再回家。到了中国以后,我发现大家除了去学校就是去图书馆,到了该熄灯的时候,图书馆里竟然还有人!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中国的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状态和日本孩子们太不一样了。”青山周平补充说:“中国、韩国、日本的高考压力比世界其他国家都大,可是我来到中国发现,中国孩子高考的压力比日本还要大,中国孩子的玩耍时间可能也是最少的。”

14

走入自然环境,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青山周平说:「如果从东京开车的话,去一个比较原始的自然空间并不难。而我观察北京后发现,城市里并没有什么自然环境特别好的地方,即使开车到密云这样北京郊区的地方,自然环境也是差强人意。」

藤井洋子觉得,中国的幼儿园、早教中心这些孩子们室内玩耍的空间设计得都很漂亮,可是她觉得还是应该给孩子们多提供一些自然环境中的游乐场、庭院、公园,「对于孩子们来说,没有室外活动的游乐场是一种遗憾。」藤井洋子说,她认为孩子们应该接触更多自然空间。

 

我们并不会用设计要求小孩子,而是让孩子们玩出不一样的感觉,体验到不规则空间的自由。

在SAKO建筑设计工社,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负责了天津塘沽小学和幼儿园的设计,他们的工作包括方案投标、现场施工甚至选择家具。这是一个住宅区配套的学校,因此开发商希望这座学校可以与众不同,成为一个更独特的学校,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学校本身就是住宅区里引人注目的亮点。

15

16

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希望给在这座学校里的孩子带来自由感,在他们的设计中,这座学校各个角落都可以让孩子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打开方式。这座学校和其他学校最明显的一个区别就是走廊,它的走廊不是直线,而是倾斜的。“普通学校的走廊里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玩耍,也不会让孩子发现什么玩耍的乐趣,走廊不会变成一个活动场所。但是如果这个走廊是稍稍倾斜的,那么斜的部分就会变成孩子们发现、玩耍的空间。”青山周平说。“另外我们在设计时考虑的一个重点是‘小孩子看到这样的设计会怎么想’。其实孩子们很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也喜欢观察别人,可是现在很多学校里,班级之间是分开的,每个年级之间也没有交流。但是在我们的设计里,年级之间就会有一个连廊,孩子们去三年级教室的时候必须经过二年级教室,这就让孩子之间建立了联系。”

窗户也是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选择的一个设计元素。在这座学校里,所有的窗户都为孩子们设计成圆形。“我们发现圆形是小孩子特别容易接受的形状,可能是圆的东西看起来特别可爱吧!”藤井洋子笑着说,“走廊上圆的飘窗可以给孩子们提供一个小的游戏空间,那里能容纳一至两个小孩子。”

其实,这种容纳一两个孩子的小空间在传统校园设计里并不受欢迎。老师们不希望孩子跑到看不见的地方,家长也会担忧,他们尤其注重考虑安全问题。“我们设计时面对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安全和有趣的矛盾。”青山周平说,“很多时候对于孩子来说有意思的空间同时也是比较危险的,我们设计的时候也会面临这样的矛盾,这在中国和日本都普遍存在,也是我们建筑师日常工作中经常感受到的问题。”

其实,孩子们反而希望有自己的秘密基地。青山周平记得那些没人管理的公园里,孩子们在树丛里面玩耍,藏起自己心爱的秘密玩具。“现在公园每天都有人管理,每个地方都没有秘密,每个人都能看到每个角落,可是孩子们也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地方。城市的管理者希望城市是干净、整齐、安全的,没有看不见的角落,没有不安全的因素,但是越是这样,现在城市里小孩子能玩耍的地方就越少。”他说,“学校也是一样,很多学校里不会存在只能容纳一两个人的空间,大家必须都要一起玩,老师们可以很方便地知道学生在哪里、在干什么,但这是孩子们希望的吗?其实,孩子们也希望有自己的空间,所以我们设计的飘窗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用这种小细节给孩子们创造属于自己的空间。”

在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创立自己的建筑事务B.L.U.E.之后,他们也延续了这种设计理念,在设计儿童书店时,属于孩子的秘密基地就在书架里,各个书架里面都可以是他们自己的房间。北京的书店设计主题是彩虹,店里面的地毯是用七个颜色连续拼接成的,彩虹有可能是桌子,有可能是天花板,不同的高度有不同的功能,“我们没有设定某个特定的功能,我们并不会用设计要求小孩子,而是让孩子们玩出不一样的感觉,体验到不规则空间的自由。”青山周平说。

 

17

18

19

而在上海的儿童书店,设计主题是他们崇尚的自然元素——木头。书架、天花板、墙面,各种地方都是用木头做成的,有些柜子的材质其实是铁皮的,可是铁皮也会用三四种颜色做成木头的感觉,活动室的墙面上甚至直接贴上了树皮,整个空间由木头的各种形态构成,孩子们会在这里发现木头竟然可以有这么多用途。藤井洋子笑着说:「当然,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们在书店里也会有各种贴心的设计,比如活动区域的墙面、地面、天花板都是用地毯做的,孩子们在里面不用怕撞头,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耍。」

20

21

22

23

我们给孩子创造条件,给孩子设计空间,可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给孩子们问题,不要给他们答案。我相信,让孩子们自己去思考,他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35㎡的房间,一家三代五口人居住,怎么在满足居住功能的同时,还能给孩子创造玩耍的天地呢?

这个难题,来自让青山周平成为全民男神的《梦想改造家》节目。走进这个史上最小学区房之后,青山周平看到小小的主卧室里坐着一个小女孩宝宝,他走过去和宝宝聊了起来:平时在哪里玩?宝宝指着这间四人居住的主卧卧室里一张旧床垫,吐出两个字:蹦的。

青山周平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搞明白,在宝宝的指挥下,他放好这张旧床垫,才知道这竟然是宝宝的玩具——蹦床。他和宝宝一起站在这张旧床垫上大笑着玩耍,拉着宝宝的手帮她跳得更高。“我完全想不到床垫是这家人外孙女的一个玩具。”青山周平说,“她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玩的小孩子,但是这座房子很小,她没有自己的房间,也没有所谓有很多玩具的‘儿童房’,但是她在35 平米的房间里找到自己的玩法。对于宝宝来说,旧床垫其实比幼儿园里的游乐项目更有意思,因为这是她自己发现的。”

分享了这个秘密以后,青山周平也从一个陌生人变成了宝宝口中亲热的青山哥哥。她带着这个帅气的日本大哥哥看燕子窝,而青山周平也为她打造了全新的空间。他不希望新的房子变成让孩子觉得没有意思、没有亲切感的地方,所以保留并升级了宝宝喜欢的玩具,他在客厅的地板下面放置了小蹦床,并在四周贴心地装上了防撞条。而在宝宝的小空间里,上面有明亮的天窗保证光线,里面放置着孩子喜欢的秋千,房间里没有放置传统的方形书桌,青山周平给宝宝设计的桌子下面有一块凹下去的空间,孩子不用保持一个固定的坐姿,而是可以把腿放在里面找到自己最舒服的姿势。

24

25

26

27

“有意思的是,我们后来又去看望这家人了解他们后来的生活状态,结果宝宝告诉我们,她最喜欢的空间就是这个下凹的地方,她会自己钻进到这个空间里玩耍。”青山周平笑着说,“对于我们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我们都没有想到的用法。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过程——让她发现。如果我们只是放普通的桌椅,孩子可能不会有任何变化,可是我们给她设计了这样稍微与众不同的细节,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用法。”

这也是青山周平和藤井洋子共同的心愿——让孩子自由地成长。他们希望可以把自己儿提时代追求的自由感带给更多的孩子们:怎样成长、将来如何生活,这都让孩子们自由选择。青山周平说:“我们给孩子创造条件,给孩子设计空间,可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给孩子们问题,不要给他们答案。我相信,让孩子们自己去思考,他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青山周平
B.L.U.E. 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
北方工业大学讲师
2008——2012 SAKO 建筑设计工社 设计室长
2005——2008 SAKO 建筑设计工社 设计师
2005 东京大学硕士毕业

藤井洋子
B.L.U.E. 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
2008——2014 SAKO 建筑设计工社 设计室长
2004——2008 SAKO 建筑设计工社 设计师
2004 日本女子大学毕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必达专访·青山周平、藤井洋子】给孩子自由的空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