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达亚洲 BEED Asia 必达 BEED 学校设计
BEED ·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 · 更好的教育环境

【必达专访·仙田满】儿童健康成长需要自然的游戏环境

中国和日本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少子化成为两国共同面对的危机,如何为这些「祖国的花朵」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我们采访了日本建筑学儿童环境研究的先行者、世界级儿童建筑与环境大师仙田满。他投入毕生精力唤起全社会对儿童游戏的重视、在设计中增加儿童的自然体验、培育儿童健全的人格、改善现代社会儿童游戏的环境。仙田满说:“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用设计打造一座让孩子们朝气蓬勃、生动活泼、幸福生活的城市。”


文/戴梦馨 人像摄影/乔彬
项目图片由环境设计研究所提供

1959年,现任的日本天皇明仁天皇和皇后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作为二战后第一场皇室婚礼,日本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位平民皇后,二人传奇的爱情故事也成为全国热议的焦点。这场备受瞩目的婚礼受到了全国民众的祝福,他们从各地寄来礼金,夫妇二人为了表达感谢将这些礼金全部捐出用于儿童设施的建设。他们的决定立刻引发了广大的社会反响,不仅很多民间团体与企业纷纷自发捐赠,日本政府也积极响应,成立了中央儿童福利设施特别委员会负责管理这个专项基金。在多方的努力下,1962年儿童王国在横滨正式动工,这是日本第一个儿童王国项目。

1964年,仙田满刚刚从大学毕业,毕业之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这座儿童王国中的林间学校。这座森林中的儿童园地倡导孩子们与草地、山丘游戏,孩子们还可以住在森林里,学会和大自然相处、向自然学习。

林间学校脱离了死板的教条主义,在当时它体现了非常具有开拓性的教育理念。“仙田满说。面对这样一所打破常规的前卫学校,这个年仅23 岁的建筑师陷入深思:传统的幼儿园和小学设计方法好像不再合适了,到底该如何设计它的建筑与环境呢?

这个问题,开启了仙田满50多年的儿童环境设计探索之路。

65

ゆうゆうのもり幼保園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ゆうゆうのもり幼保園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ゆうゆうのもり幼保園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63

中国的城市跟国外发达国家的城市的差异也不在于某些地标建筑,或者是某些片区,差距就在于大量的建成环境的建筑,无论是旧城、新区还是郊区,很多地方连物质层面的品质都没解决,更不用说精神方面的象征性、愉悦感。

放学以后,孩子们都跑去哪儿玩了?他们都在玩些什么?除了爸爸妈妈们关心这件事,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日本的学者们就对孩子们的游戏环境进行了研究。

东京大学的大屋霊城教授(1890年—1934年)是日本早期的城市规划、园林设计研究的专家,90年前他在大阪的调查是日本最早的儿童游戏环境研究。从此学者们进一步针对公园、儿童游戏场进行思考,在50年代儿童游戏相关研究逐渐形成规模,例如京都大学的藤本浩之輔教授(1933年—1995年)也从教育专业的角度出发进行探讨,大大拓展了儿童游戏研究的视角。

但仙田满查阅了所有的文献资料却发现,建筑专业并没有前辈能够回答他关心的问题:孩子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设计?如何给孩子们设计环境?面对这片空白,仙田满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在28岁时,他已经开始独立进行设计,希望从建筑师的角度为孩子们探索游戏空间和环境。

仙田满开始研究时正值日本的高速经济增长期,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孩子们的游戏环境也在不断地发生巨变。

“我自己的童年是在20世纪50年代,”仙田满回忆自己小时候,脸上不禁浮现笑容,“我有4个兄弟姐妹,我家附近也有很多小朋友,所以,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总是和伙伴们玩各种各样的游戏,例如在大自然里捉迷藏,爬到柿子树上摘果子吃,采集各种昆虫集中养起来。”

然而他关注现代孩子们生活时发现,随着电视、汽车的出现和普及,日本的儿童游戏空间越来越小,孩子们待在户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汽车取代了跑步,电视取代了捉迷藏,这甚至不仅是都市之中出现的问题,哪怕在农村郊区,孩子们也不怎么在户外玩耍了。仙田满从建筑学的角度总结了儿童游戏环境的4 个要素:游戏空间、游戏时间、游戏方法、游戏伙伴。他发现,随着少子化趋势和电子游戏的风行,孩子们的游戏空间越来越少,游戏时间越来越短,游戏方法渐渐失传,儿童游戏集团越来越小甚至趋于解散——总而言之,这四个方面的情况都在不断地恶化。

“我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失去了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仙田满感慨地说,他在大学担任教授时调查了不同年龄、不同家庭背景的人群,归纳出6个游戏空间:自然空间、开放空间、道路空间、杂乱空间、捉迷藏空间、游戏设施空间。在这6个空间里,他认为自然空间和其他游戏空间有明显的不同之处,孩子们可以在体验大自然的过程中获得更加丰富的收获。

“自然里有生命。花儿、蝴蝶、动物,季节不同,生命的经历也就不同,花儿有花开、花谢,蝴蝶要经历卵、幼虫、蛹、成虫的成长才能在天空中自由飞舞,如果家里养的小猫小狗走失了、死了,孩子们一定会感到寂寞、伤心,这样丰富而真切的感受,是绝对不可能从电视、电子游戏中获得的。”仙田满说,“对于孩子们来说,切身地感受生命的变化是一种独特而又重要的经历。复杂的自然体验能够丰富孩子们的心灵,所以对于孩子来说,在自然中和伙伴们游玩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学习过程。没有这个经历,孩子们就不会健康成长。”

作为建筑师和研究者,仙田满希望阻止现代社会中儿童游戏环境恶化的可怕趋势,这也成为他几十年来一直努力的设计方向:改善孩子们游戏的环境。

71

72

73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ゆうゆうのもり幼保園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无论是进行建筑设计还是环境设计,我认为设计师都要站在孩子们的立场上,努力让孩子们的生活更便利,让孩子们组织游戏更容易。这是我在设计儿童空间时首先考虑的事情,我相信对于建筑师来说这也是非常必要的出发点。”仙田满说。

仙田满观察孩子们发现,孩子们喜欢追逐着跑来跑去,他受到孩子们的天性启发,在1980 年左右发表论文介绍了自己对儿童游戏空间构造的理念游环构造,它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成为一个经典的设计理念。仙田满建议为孩子们设计的游戏空间像一个环状,这样就有循回的功能,在安全的前提下这个圆环可以富于变化,让孩子们体验那种高兴到头晕目眩的兴奋感。圆环必须包含一个标志性的地方,有大大小小的聚集场所给孩子们玩游戏,同时要考虑到孩子们抄近道的需求,并设计为多孔可渗透的空间。

“我现在一直致力于幼儿、少儿的空间设计。”仙田满说。他拿起自己最新的作品集,里面收录了30 多个儿童空间设计。“例如在设计保育园、幼儿园时,我意识到孩子们的幼儿期是非常重要的,幼儿期的体验甚至可以直接影响他们今后漫长的人生。因此在为幼儿设计时,必须要注重培育幼儿的感觉,比如说我会在设计的保育园里建立了一个‘刨根问底室’,在解决各种谜团的过程中,孩子们可以一边游戏一边挑战自己,培养他们的心性。”他笑着说,“我虽然目前还没有孙子孙女,但我设计的时候把这些小朋友都当作自己的孙辈看待。”

而对于年龄更大一些的小学生们,仙田满更加强调孩子们的自立精神,在得不到大人帮助的情况下,小学环境要充分发挥孩子们自身尝试与挑战的积极性,他甚至希望孩子们成为设计空间的主角,大胆地发表设计意见。

“虽然我们咨询过管理孩子的老师们,大家都认为孩子们的意见基本上是不可能被采纳的,但是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就已经开始有各式各样的想法,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作为设计师,尽可能地听取孩子们的意见,把握设计方向,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仙田满说。

75

76

77

昭島すみれ幼稚園 Akishima Sumire Kindergarten

昭島すみれ幼稚園
Akishima Sumire Kindergarten

在一个小学的改造项目中,有一个小女孩向仙田满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希望能在教学楼建一个滑梯,这样就可以从4楼的教室直接滑到操场上了。根据日本相关的法律法规,这种设计是不会被政府允许的,但仙田满并没有因此简单地拒绝小女孩,而是进一步思考:孩子提出的这个要求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这个孩子只是想在休息时间能够快点从教室到操场上去玩儿,但教室设在了4 层,这显然妨碍到了她。」仙田满笑着说,「所以虽然我们没法设计这个滑梯,但我提出了一个建议:为孩子们设计学校教学楼时,楼层要低一些,这样能够方便孩子们接触室外。像4 层以上的建筑我认为就不太适宜用做教室了,如果一定要使用的话,我建议学校把高楼层安排为较少使用的特殊功能教室,而把平常上课使用的普通教室放在低楼层。”

1985年,日本举办了筑波世界博览会,主题是人类、居住、环境与科学技术,仙田满被指名负责位于中心位置的筑波国际科学技术博览会儿童广场,这个广场不仅位置重要,设计上还要体现利用科学游戏的主题。作为总设计师,仙田满和科学家、艺术家共同合作,其中长达360米的科学管道成为一大亮点。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在世博会上看到了仙田满设计的儿童广场之后大为赞赏,他们盛情邀请这位日本的儿童建筑师来到中国,为宋庆龄儿童科技馆设计一个户外的儿童乐园。

当时的中国还处于发展阶段,整个北京机场只有一个航站楼,从机场到市区也没有高速公路。仙田满到达之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参观了北京孩子们的生活环境和儿童乐园,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第一次来北京,但他感到无比亲切。“1985年的北京令我出乎意料,我没想到这里已经建起了休闲游泳场,也有大大小小的儿童游乐场。当时我看到北京孩子们的生活环境觉得很怀念,因为我也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至今还记忆犹新。”仙田满回忆说。

当时的日本电视游戏已经开始售卖、风行,从此日本的孩子们便开始玩起了电视游戏,游戏产业迅速增长,全社会都因为孩子们花费大量时间看电视、玩游戏而感到头疼。中国的孩子们刚刚开始接触电子产品,因此仙田满希望在这样一个时机,通过设计宋庆龄儿童科技馆的户外儿童乐园让孩子们走向户外,用自己身体游玩,在游戏中进行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学习。

他和北京的设计师们共同合作,为孩子们打造了一个户外的游戏场,用红砖做成的墙壁组成了一个个圆形的空间,将现代科技原理形象化地展现在儿童面前。虽然当时的施工技术水平有限,但这里成为很多孩子童年美好的记忆。直至今天,还有家长在网络上赞赏这是一个寓教于乐的好地方,有位熊爸在论坛上写道:有一个地方十分值得一说,那就是适合团体游戏的声音迷宫。这是个红墙建筑,可容几十人捉迷藏,从东边喊,可能因为奇怪的声学原理,声音会从西边出来,所以尽管藏好大喊吧,哈哈!很难捉到你的。由于乐园已经年久失修、疏于管理,这位父亲在结尾遗憾地说:真的很奇怪——这么好的地方、这么值得游玩并具科普教育意义的场所,怎么会这么荒凉呢?

但不会荒凉的,是孩子们童年的记忆。当年在这里玩耍的孩子们长大后还在怀念这片曾经的乐土,微博上一个叫密斯荷兰豆的账号分享了乐园的图片,特意写上了仙田满的名字,他说:“我小时候都自己坐车去玩……这是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地方。”

82

83

昭島すみれ幼稚園 Akishima Sumire Kindergarten

昭島すみれ幼稚園
Akishima Sumire Kindergarten

孩子是国家和地区的未来,他们会创造我们的未来。如果社会不能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提供条件,那我们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呢?

仙田满的儿童设计与研究获得了世界级的声誉,2001年到2003年,他开始担任日本建筑学会会长,但也逐渐意识到仅靠实实在在的建筑是无法改善儿童环境的,生活环境、生活习惯、儿童成长相关法律、社会保障系统……这些都需要各界人士参与共同改善。2004年,仙田满在卸任建筑学会会长之后创立了儿童环境学会,这个学会不仅包含了建筑学,还将教育学、保育学、儿科医学等专业结合起来。通过跨学科的综合研究,儿童环境学会向日本政府、地方政府提出改善儿童环境的各种建议,仙田满举例说:”学会建议在城市当中应该设置更多的、完整的儿童游乐场,然后和孩子们一起制定相关条例。 而在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造成了严重的灾害,特别是福岛县由于核辐射的问题,孩子们基本上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都无法在户外游玩。在这期间,学会提出全社会需要重视孩子们游戏的重要性,我们的建议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通过大家共同努力启动了各种项目改善了当地孩子的游戏环境。“

在日本,儿童游戏环境面临的新压力来自民众。日本的居民们习惯了安静的环境,他们认为孩子游戏时声音过于吵闹,现在社会上甚至出现抗议活动,保育园、幼儿园也经常接到周边居民的反对与投诉。仙田满对这种社会倾向感到十分担忧,他觉得这种国民运动体现日本社会并没有意识到儿童游戏的重要性,也没有意识到儿童游戏空间、时间的减少会带来危害:”孩子是国家和地区的未来,他们会创造我们的未来。如果社会不能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提供条件,那我们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呢?“

”据我了解,中国应该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仙田满说。他经常受邀来到中国演讲,觉得当今中国和日本面临着非常相似的境况,高龄化、少子化成为两国共同面对的危机,”我们如果再不去思考、改善孩子们的游戏环境,很可能将来随着儿童数量减少,我们再也没有机会改变这一切了。
“作为一名毕生致力于儿童环境的学者和建筑师,仙田满希望和中国的建筑师们交流、合作,”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用设计打造一座让孩子们朝气蓬勃、生动活泼、幸福生活的城市。“

85

86

87

ちぐさこども園 Chigusa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

ちぐさこども園
Chigusa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

 

  • ゆうゆうのもり幼保園
    Yuyu-no-mori Nursery School and Day Nursery

90

悠悠森林幼儿园及保育所位于横滨市港北卫星城,它是横滨市第一家幼儿园与保育所一体化的教育机构。为了实现保育所「以儿童为核心」的教育理念,仙田满着重设计了各式各样的场景激发孩子们游戏的天性,让孩子们自主进行游戏活动。直通顶棚的2 层空间里布置了猫步大小的格子网,这是孩子们充分发挥想象进行各式各样游戏的核心娱乐场所。在日本,幼儿园基本上是对外封闭的,家长将孩子送入至指定位置后就不允许进入了,仙田满在这座幼儿园的入口处设计了一个多用途教室,方便孩子、家长、教职员之间进行交流。

  • 昭島すみれ幼稚園
    Akishima Sumire Kindergarten

91

昭岛市紫罗兰幼儿园位于昭岛市郊外的住宅街道中,8 幢保育楼采用全木结构,游戏楼的设计灵感来自紫罗兰,显得动感十足,它也是这座幼儿园的象征。办公楼是独立排列的,之间有走廊连结,各个楼都是面向中间的庭园,形成了一个孩子们生活的小部落。仙田满希望在这里营造一种自然而又立体的悠闲教育环境。

  • ちぐさこども園
    Chigusa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

92

千草幼儿园位于群马县沼田市的高台,大大的屋顶与周边的连山相互协调,像扇形一样展开的木制吊顶将幼儿园的大厅与教室整体无缝覆盖,保育教室面向庭园并包裹着大厅,孩子们可以自由地进出。南面屋顶上的连廊设有游戏道具和楼梯,用樱花树与庭园相连接。屋顶上还设置了游泳池,形成了幼儿园中的第二个庭园。


仙田满

仙田满

建筑师,原日本建筑学会会长,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仙田满环境设计研究所创始人,日本儿童环境协会会长。他长期致力于环境设计、环境建筑、儿童游戏环境的理论研究及设计实践,提出地球环境建筑、环游结构等影响深远的理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ED 必达亚洲 » 【必达专访·仙田满】儿童健康成长需要自然的游戏环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Better Educational Environment Dynamic 必达更好的教育环境

关于我们 About BEED必达市场 BEED Markets